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九三零章 回礼
  “竟是因为天火无极术…”

  议事大殿内,听闻了严立的禀报后,宫临策若有所思的嘀咕着。

  几位长老亦如此,各露出思索神色。

  宫临策回过神来后,朝严立含笑点头道:“这几天严师弟在牛有道身边跑来跑去,着实辛苦了。”

  严立谦虚道:“谈不上什么辛苦,份内之事,应该的。”

  “严师弟,这事办的不错。”元岸夸了一声,复又对宫临策道:“掌门师兄,严师弟提供的消息很重要,也算是点醒了我们,这个昆林树看似只是天火教一般的弟子,实则对天火教的意义不一般,看来不仅仅是练成了一个火魅遁影…有此人在手,大有可为啊!”

  严立摇头:“我知道元师兄的意思,不过牛有道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天火无极术虽好,可哪怕是专研火性功法的天火教,三代之后也只有这个昆林树练成了,难道这东西我们还比得过浸淫此道的天火教不成?由此可想而知,这功法就算落在了我们的手上,意义也不大。”

  长老傅君让摆手:“话虽不错,可对天火教的意义不同。天火教必然不会放弃此人,断不会让他落在牛有道手上为奴,真要如此的话,天火教怕是要寝食难安,也必然会找我们索要此人。”

  长老尹以德沉吟道:“天火教真要施压的话,这人我们怕是留不住。燕国维持这么大的局面,战马的新老替代离不开齐国,人,我们怕是想不给都难。不过,倒是可以以此好好谈谈,这次天火教不出点血怕是不行了。”

  长老元岸颔首,“我正是这个意思,我们上上下下一堆人帮着牛有道忙活了一趟,如今看来,也不算是白忙。”

  严立迟疑道:“诸位师兄的意思我懂,可那夫妻二人按照赌约是属于牛有道的人,是牛有道的奴仆,牛有道能轻易把人交给我们处置吗?”

  长老莫灵雪道:“严师弟,你这话就不对了,他牛有道现在是紫金洞的长老,关系到紫金洞的利益,他必须服从大局,也要为大局着想。”

  严立:“又是为大局着想?当然,也的确应该是要为紫金洞大局着想。可咱们屡屡给他扣这个帽子合适吗?上次那么一折腾,他在北州还以颜色,这次再搞…我直说了吧,东御宋国不是南州势力倾力而为,燕国早就垮了,西征赵国也是南州人马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将赵国灭国也是牛有道暗中联合了晓月阁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不但避免了燕国之危,还为燕国攫取了巨大的利益。”

  “国战交锋之际,陈兵边境防范韩国的人马也是他的势力主导。他那一系的势力屡屡立下大功,战后不见什么好处,我们反而压制他的势力扩张,还想把持他的财路,还总是让他为大局着想,北州的事,已经是他发出的警告。咱们再继续搞的话,将心比心,换了大家,能忍一时,谁能一直忍下去?我和他接触的多,对他颇为了解,这家伙绝对不是吃素的,一旦展开反击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来。”

  莫灵雪道:“严师弟,我怎么感觉你在帮他说话?”

  严立:“师姐,我不是为他说话,我是觉得他挖空心思捏住那夫妻二人,必有所图,我们念叨的好处,难道他不知道吗?他又不傻,相反还很精明。”

  宫临策挑眉道:“你的意思是,他捏住那夫妻二人就是想从天火教那边谋取好处?”

  严立:“掌门师兄,咱们都知道天火教一旦施压,很难不把人给交出去,他难道不知道吗?不为谋取好处的话,他犯得着白忙活这事吗?他提出那苛刻条件,钱复成他们不想答应,他还在背后想尽办法激得他们答应,这正常吗?他像是被逼无奈才答应应战的吗?明摆着是设了个圈套让钱复成他们往里钻,没好处,他能这样干吗?”

  宫临策:“你开始好像不是这样说的,你说他只想摸清这事里面有什么猫腻。”

  严立有点讪讪道:“我估计他一开始也不清楚这事,我现在只是尽量把他往坏了想,那家伙多怀疑怀疑是没错的。至少眼前的利益已经看到了,他还能轻易罢手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众人皆沉默思索,不得不承认严立说的有道理,好处基本已经到手,这边再截取这好处的话,等于是抢劫,牛有道肯定不答应。

  关键是,赌注上白纸黑字写明了那夫妻二人的归属属于牛有道,不是紫金洞的,是牛有道个人的,牛有道才是真正能对那夫妻二人做主的人。

  真要把牛有道给惹火了,牛有道一句话就能把人给放了,牛有道才是那个能把赌约作罢的人,牛有道才是那个掌握赌约结果的人,到时候鸡飞蛋打,谁都别想得这好处。

  当然,砸锅的事牛有道未必敢做,可话语权在牛有道的手中,总之那是牛有道的人,要他的人肯定要牛有道同意。

  莫灵雪道:“他身为紫金洞长老,紫金洞的好处,自然也就是他的好处。”

  严立苦笑:“师姐,看来你还不了解他,那小子…师姐,你信不信,你只要这样说了,他立马反过来问,他身为紫金洞长老,他的好处难道不是紫金洞的好处?”

  殿内又陷入了静默中,关键是你没办法从牛有道手上硬抢,也硬抢不了,人家不是孤家寡人,人家有自己的庞大势力,人家是带着势力入门的,由不得你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当然,招收人家,就是看中了人家手上的势力给紫金洞带来的利益。

  如今牛有道手上的势力也可以说是紫金洞的势力,人家也没说不是紫金洞的势力,可关键那股势力不听紫金洞的,只听牛有道的,牛有道也必然是要死死捏在自己手上的。

  牛有道能乖乖将这股势力上交给紫金洞才怪了,别说牛有道,换了这里任何人都不会答应。

  哪怕牛有道嘴上说听从宗门的,可只要牛有道心里不愿意,那股势力必然就不受紫金洞控制。

  大道理就是这样,身为紫金洞的弟子,所有的一切都归于紫金洞,可谁的手里还能不捏点自己的话语权?

  偏偏你现在还不能对牛有道乱来,牛有道现在是堂堂正正的紫金洞长老,在没有干出出格的事情之前,谁敢无视门规无缘无故软禁、胁迫或杀害试试看?

  一旦妄动牛有道,牛有道下面的势力必然要慌乱,担心被清洗,动了牛有道也必然是要清洗牛有道的势力换上放心的自己人来掌控,那股势力哪怕是为了自保,也绝对会勾结逍遥宫或灵剑山趁机介入,到时候这股属于紫金洞范畴的势力也得鸡飞蛋打,得不偿失。

  而且牛有道的势力确实庞大到了一定的地步,不仅仅是一个商系人马控制的南州,凭紫金洞的势力已经很难以雷霆之势快速摆平。

  紫金洞做不到,逍遥宫做不到,灵剑山也做不到,除非三家联手才能没有后患,可紫金洞不可能联手另两家来砸自己的脚、拆自己的台。

  就算不论这个,一个群体也有一个群体的规则,有维系这个群体的体系,不能谁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对紫金洞长老硬来、乱来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场的都是紫金洞长老级别以上的人物,如同严立说的,去圣境的事,推荐紫金洞弟子,不可能把长老推荐去。

  维护有些规则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谁也不想破坏一些规则搞得有一天落在自己头上,在场的在没有合适的理由之前,谁都不会说出可以对长老乱来的话,哪怕心里有歪念头,不到不得已也不会说出来。

  同样的,牛有道成了紫金洞的一份子,也不敢明目张胆违背门规,至少他的势力还没有大到能以一己之力对抗门规的地步。

  “早知道,当初让他成为本派长老的事就该多斟酌斟酌。”莫灵雪嘀咕了一声。

  众人瞅了她一眼,这说的是废话,不给予足够的好处,人家能投靠你紫金洞吗?

  众人又瞅了瞅宫临策,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是掌门。

  宫临策斜了莫灵雪一眼,但也没多说什么,知道她只是情绪上的发泄。

  大家正琢磨这事该怎么处理时,外面有弟子来报,说闻墨儿来了。

  宫临策立刻挥手示意,让进来。

  众人也知道,闻墨儿表明上说是宗门安排给茅庐别院那边照顾牛有道日常和负责两边沟通的,实际上还担负着监视牛有道的作用。

  此来应该是有关于牛有道那边的事。

  果然,闻墨儿前来行礼后,禀报道:“掌门,龟眠阁那边,负责钟老日常的巨安师伯,从后山采了一篮鲜果子送给牛长老便告辞了。之后,牛长老又命人操办了一桌酒席回礼,亲自带人送往了龟眠阁,请龟眠阁的那些师叔师伯品尝,并告诉他们,以后谁想吃了,随时可以去茅庐别院。”

  待闻墨儿退下后,莫灵雪奇怪道:“回礼回上一桌酒席,是个什么名堂?”

  “咳咳!”严立忽干咳两声,这事他最有发言权,干笑道:“师姐可能不知道,我是经常在茅庐别院混吃混喝的那个,你们还真别说,牛有道那家伙小日子过的滋润,过的不是一般的讲究,简直是活出了境界。郡主给他梳头,一群和尚打理他的饮食,那边晨钟暮鼓、郎朗诵经声荡涤心境不说,酒席说是天下一绝也不为过,确实怪好吃的,搞的我现在吃其他酒菜都没了滋味,三天两头想往他那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