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二二章 审问
  听他这么一说,黑云发现还真是这么个道理,见识过这位沼泽中遁行的能耐,遂放下了阻拦的胳膊,笑道:“不嫌,倒是你们不少人类嫌我们是妖,只要你不嫌弃,想住多久都行,饿不着你。”

  牛有道:“人是什么?妖是什么?没有人,又哪来的妖?”笑语盈盈之后,闪身而去。

  黑云倒是因为这话愣住了,在商颂没有打通两界通道之前,在人类没有进入这个世界之前,狐族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妖的称呼,不知道人妖之分,直到人类进来了,狐族才不知不觉接受了自己是妖。

  现在回头一想,曾经的狐族就像人间的人一样,狐族觉得自己面对这个世界的众生就是这个世界的狐。

  他慢慢回头看向了牛有道消失的方向,眼神复杂,从对方的话中感受到了一种平淡而真正的认同,没有任何矫情、做作和虚伪,狐族被打压了这么多年……

  星夜疾驰,飞掠在茫茫沼泽的牛有道不敢耽误,必须抢在秦观和柯定杰被缥缈阁的人找到之前先找到。

  之前他是不担心的,现在情况有变,他没想到缥缈阁的人会介入。

  不被缥缈阁的人找到,秦观和柯定杰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一旦落入缥缈阁的手上,一些问题两人怕是不知该如何向缥缈阁回答,一旦被缥缈阁把两人给弄惶恐了,还不知会说出什么话来。

  也许不敢说自己杀了缥缈阁的人,可若是回答的和他现在准备的有出入的话,他现在的一切准备都白费了。

  之前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没对二人做这方面的准备。

  他有点奇怪,缥缈阁的人这个时候和历练的人混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是各路人马都出现了这种情况,还是单独他们这一路?

  总之不管是什么情况,他都要未雨绸缪先堵好自己这边的漏洞,防范于未然不会有错的。

  他一开始进入荒泽死地时,没任何条件,为了达到目的有点不顾后果,免不了留下了破绽,创造出了条件后则在竭尽所能,想尽办法化解。

  斗转星移,黑夜过去,迎来光明。

  烈日西降,又迎来黑暗,渡过黑暗又见光明。

  途中,除了偶尔停歇恢复一下消耗的法力,剩下的时间可谓马不停蹄一路疾赶。

  幸好他不是盲目寻找,早已给秦、柯二人拟定了路线,加之有狐族的帮助,可谓直奔目标而去。

  半下午时分,牛有道于半路上精准拦截下了秦、柯二人。

  彼此都是红色衣裳,很显眼。

  见到前方草丘上的牛有道笑脸迎人,见到那招牌式的动作杵剑而立。

  在这茫茫荒泽流浪、心情别有一番煎熬的二人有些喜出望外,赶紧闪身到牛有道身边行礼,“长老!”

  一直见不到牛有道人影,两人心中很是不安,万一以后都见不到呢?此时见到,六神无主的心大定!

  牛有道抬手示意免礼,开口便问:“途中可曾遇见缥缈阁的人?”

  狐族提供的消息有一定的迟滞性,不得不多问一嘴。

  两人愣了一下,不知什么意思,继而双双回道:“没有。”

  牛有道松了口气,四周看了看。

  秦观问:“长老,我们未曾发现晁敬等人的踪迹,您可有发现?”

  “没有!”牛有道简单直接一句,挥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山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站这里太显眼,跟我来。”

  三人先后飞掠而去,没一会儿陆续遁入了那座山林。

  老规矩,秦观和柯定杰先把沼泽地中突兀冒出的小小山林给搜查了一遍,之后返回碰面报正常。

  老规矩之后,柯定杰叹了声,“奔波了这些时日,不见人影,晁长老也不知有没有回去,若是没回去,怕真是出事了。”

  牛有道大手一摆,“不管他了,晁敬的失踪本就和我们无关,我尽力找了,问心无愧,别人爱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去。现在另有事情告诉你们,我途中寻找之际发现了我们那路人,发现缥缈阁的人找到了他们,正跟他们混在一起。怕你们不知情撞上去,我没露面,先过来找你们通个气,你们心里要有个准备。”

  此话一出,两人心惊肉跳,秦观紧张道:“缥缈阁的人找他们作甚,长老,莫非是发现缥缈阁的人失踪了?”

  牛有道:“你们不用紧张,死无对证的事,没有任何目击证人,也没有任何证据,帐算不到我们头上。”说罢摘出了一只口袋,扔给了二人,“你们把东西分一分。”

  两人不知何物,扯开袋口一看,才发现是一些妖狐竖眼。

  两人愣住,面面相觑,柯定杰狐疑道:“长老,你猎杀妖狐了?”言下之意很显然,你不是不让得罪狐族么?

  牛有道:“不是我猎杀的,是我抢来的。当然,我们自己不能说是抢来的,要说是自己猎杀的。我接下来的话,只要你们照做便不会有任何问题,所以你们听好了、记好了……”

  一番缜密吩咐之后,又让两人重复应答了一遍,牛有道才坐下了。

  累了,这两天为了抢在别人前面找到二人,几乎都在奔波,法力消耗也不轻,真的累了,身心皆疲,一坐下便进入了调息打坐的恢复状态。

  此时有了人护法,也终于可以安心恢复了。

  熬过一夜,三人再次启程,再次悠哉晃荡在这茫茫荒泽中,直奔和大队人马汇合的目的地。

  为了保证面对缥缈阁人员有充足的法力来应对,一路走走停停,时常休整恢复。

  待他们赶到目的地时,天已经黑了,但山林中有火光,三人冲火光地点而去。

  抵达后,果然见到了晓月阁、凌霄阁和四海的人员聚集在一起。

  见到牛有道回来,几家的人手也都陆续站了起来,都显得很安静。

  牛有道一眼盯向了缥缈阁那些人,一脸愕然的样子,似乎不知怎么回事。

  秦观和柯定杰偷偷相视一眼,发现牛长老的话没错,缥缈阁的人果然在这里。

  玄耀等人也陆续从篝火旁站了起来。

  昆林树突然出来,落在牛有道身边,“道爷…”

  奈何话刚出口,玄耀示意下的一人已经闪了过来,拦下了昆林树,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并将他给带开了。

  牛有道观察了一下众人的反应,尤其是昆林树欲言又止的反应,明显是想告诉他什么,令他意识到了,这些缥缈阁的人恐怕还真是冲他来的,究竟因何而来,他仍在琢磨。

  玄耀已经领着人过来了,漠然审视着问道:“你就是牛有道?”

  牛有道拱手道:“正是在下!不知尊驾是缥缈阁的哪位贵人?”

  玄耀淡然道:“玄耀,缥缈阁管事之一,奉轮值掌令丁先生的法旨而来,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话毕,也不管牛有道同意不同意,挥手示意了一下。

  左右立刻上来两人,直接将秦观和柯定杰给带走了问话,两人一步三回头地看向牛有道。

  “你跟我来。”玄耀扔下话转身而去。

  牛有道不便拒绝,只好跟上了,同时发现三名缥缈阁人员围了过来,将他困在了中间位置,似乎要防范他逃跑,令他内心里暗中提高了警惕。

  再看看火堆旁的各派人手,发现那些老熟人似乎都有些心虚,不敢与他目光直视。

  将人带到了篝火旁,玄耀停步转身,负手而立,上下审视着牛有道,忽问道:“晁敬去哪了?”

  牛有道愕然道:“不知道,突然失踪了,我这些日子也一直在寻找他们。”

  玄耀:“找到了没有?”

  牛有道:“没有!玄管事此来莫非是为这事来的?”

  玄耀:“是我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我。我所问之事,据实答来,敢有任何欺瞒,后果自负!”

  牛有道:“不敢欺瞒。但凡玄管事所问,定知无不言。”

  玄耀:“听说你想杀晁敬?”

  牛有道:“早先是有过那想法,他知道一点我的**,不过被太叔山城捅破后,也就打消了那个念头。”

  玄耀:“晁敬突然失踪了,是不是和你有关?”见牛有道要回话,又抬手阻拦了一下,“你放心,你们的私人恩怨,缥缈阁没兴趣,只是找你核实一下情况,和你有关尽管承认,这里没人追究你的责任,要追究也是万兽门找你算账,缥缈阁不会插手,说吧!”

  牛有道:“玄管事,天地良心,我是有过杀晁敬的念头,可晁敬的失踪真的和我无关。”

  “是吗?”玄耀冷笑一声,“晁敬有个孙子,名叫晁胜怀,你有没有对他干过什么?”

  晁胜怀的事,牛有道一直悬着心,进了圣境后,不知外面的情况,也不知外面有没有得手,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如今听到这话,他一颗心安下了,知道应该是得手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内里放心,表面却显得有些犹豫,闷了一阵不吭声。

  “嗯?”玄耀鼻腔发出威严质问声。

  牛有道叹了声,“当着玄管事的面不敢说假话,不瞒管事,我之前短暂离开过圣境,回了紫金洞后,曾布置过人手暗杀晁敬,至于有没有得手,我也不知道。这也是我们的私人恩怨,缥缈阁不至于因此而问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