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八五章 道爷让我来找你
  这才是他此来亲自出马的真正原因,想见到那个要见女儿的人。

  罗芳菲:“见到了,但不是什么人,是一只银皮妖狐。”

  罗秋脸颊绷了绷:“那妖狐对你说了什么?”

  罗芳菲:“没说什么。”说罢施法查探莎幻丽的身体情况。

  罗秋瞬间一脸肃杀,“丫头,连你也要欺瞒你爹吗?”

  罗芳菲惊悚抬头,被他吓一跳,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父亲身上隐隐有杀气浮现,“爹,我没骗你,真的没说什么。”

  罗秋显然不信,“费尽心思要见你,已经和你见了面,见了面能一句话都不说?”

  罗芳菲:“是见了面,我也想知道那妖狐为什么要见我,可那妖狐根本没办法说话。”

  “没办法说话?”罗秋一怔,狐疑道:“什么意思?”

  罗芳菲思索着回道:“那妖狐一直未睁眼,似乎一直在沉睡。据抱着她的人说,说那妖狐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挖去了自己第三只竖眼,说什么伤了根本,一年只能短暂醒来片刻什么的,我也搞不清怎么回事,但见到那银狐的竖眼位置的确有伤疤。”

  罗秋喉结略有耸动,闻听此言可谓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神情变幻不定。

  见父亲神色不对劲,罗芳菲惊疑道:“爹,你怎么了?你好像很关心要见我的人。”

  罗秋回过神来,“你是我女儿,我也是担心有人对你不利…那个抱着她的人还跟你说了什么,详细说给我听。”

  罗芳菲想了想,沉吟着说道:“那人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话,说什么见过我小时候,还说那只银狐也见过我……”她把具体谈话内容重复了一遍。

  罗秋边听边观察着女儿的神色反应,听完后问道:“就说了这些?”

  罗芳菲:“就这些,话没说完您就出现了,把他们给吓跑了。”

  对于自己女儿,罗秋还是了解的,也许是从小养尊处优,向来没什么城府的人,有假他能看出来。

  确认没有说谎后,瞅了瞅女儿抱扶着的莎幻丽,略关心了一句,“她没事吧?”

  罗芳菲:“没事,只是昏迷了。”

  罗秋:“你先带她回去。”说着环顾四周。

  罗芳菲愕然:“爹,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我知今天的事情你不会瞒莎如来,告诉他,今天的事情不许对任何人提起。你先走。”罗秋最后的态度很坚决。

  既如此,罗芳菲也只好挥手将空中盘旋的飞禽招了下来,携带着莎幻丽一起纵身而起,驾了飞禽迅速离去。

  目送女儿远去了,罗秋再次环顾四周,孤零零一人,神情中竟流露出几分萧瑟,喃喃自语着:“果然是你,你竟还活着,你若是真为女儿好,最好不要再打扰…”

  目光突然一撇,只见远处有数人飞掠而来。

  待人接近方看清,皆穿着缥缈阁的服饰,是缥缈阁的人。

  一般的缥缈阁人员也没机会接触到他,他不认识。就算他见过也未必记得,缥缈阁那么多人,他记不完。他一看便知是妖狐司的人,此时在荒泽死地的人也只有妖狐司的人。

  估计是被之前巨大的打斗动静给惊动了,是来查看动静的。

  还不待双方接触答话,罗秋突然挥袖一扫,澎湃法力席卷而出,沼泽中掀起一道巨大泥龙呼啸而去。

  落下的几人迎面撞上,大惊之下施法拼命抵御。

  轰!当空被撞几人皆狂喷出鲜血,纷纷砸落,一个个重伤挣扎着陷入了沼泽之中。

  罗秋大袖一甩,腾空泥龙崩溃,如山崩般将那几人给彻底埋了。

  他不想缥缈阁的其他人见过他出现在此。

  折腾后的沼泽咕咕冒泡,除此外,四周寂静。

  四周看了又看,没再看到妖狐现身,他其实很想见见那个和女儿见面的妖狐,但是他知道,目前的情况下肯定是见不到了。妖狐遁入了地下深处,他法力再高也束手无策,否则狐族也难在这沼泽安身。

  嗖!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个黑点急速消失在了远空,破空而去的音啸声远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来无影,去无踪。

  “孤岛”远处水面的一团草丛后面,躲藏其间的一颗脑袋终于动了动,松出一口气来,正是牛有道。

  脑袋上糊满着泥巴掩饰,事发过程他一直在远远偷窥,罗秋突然出现,令他一动都不敢动。

  那排山倒海的威力,那随手扫灭缥缈阁诸人的恐怖力量,看的他心惊肉跳,九圣的实力他今天算是亲眼见识了。

  边上泥水涌动,黑云冒头钻了出来,叹道:“走了。”

  牛有道看他一眼,发现他口鼻有血迹,问:“你受伤了?”

  黑云:“罗秋的实力太可怕了,我们已经算是逃得及时,还是被沼泽中的震荡余威给伤了,小伤,问题不大。”

  牛有道关切道:“老族长没事吧?”

  事情是他安排的,若是因为他让老族长受了伤害,他难辞其咎。

  黑云:“放心,哪能让老族长受伤,伤了自己也不能让老族长受伤害,我拼尽全力护着,没事。”看了看四周天空,依旧是心有余悸的样子,“没想到啊,真把罗秋给惹来了,辛亏你提醒,我们一直警惕着,否则凭罗秋的攻击速度,我们怕是难逃一劫。”

  没事就好,牛有道松了口气,也看了看四周,也依然是心有余悸。

  倒不是他算定了罗秋会来,只是小心谨慎防备着有这可能,别人不懂信中内容,罗秋应该是能看懂的,牵涉到银姬,罗秋不是没有法驾亲临的可能,遂提前叮嘱了一下。

  也正是因为怀疑罗秋可能回来,他才来此观望,没想到罗秋真的来了,还看到了罗秋出手。

  罗秋一出手,令他心头沉重,看这样子,蝶梦幻界的银儿似乎也未必是其对手。

  念及此不禁问了一句,“若是老族长用上了狐仙果,恢复了真身,能挡住罗秋吗?”

  黑云摇头:“老族长当年就说过,她不是罗秋的对手。九狗控制着天下,集天下修炼资源为己用,过了这么多年,修为应该胜过当年,而老族长目前的情况,肯定是越发不如了。”

  牛有道:“如此说来,就算得到了狐仙果,也只能是突破到元婴境界得个长生不死,论实力还是比不上这些个精修多年的老家伙。”

  “长生不死?”黑云愕然道:“谁说得到了狐仙果就能长生不死?”

  牛有道亦愕然:“修行界传言如此,难道不是吗?”

  黑云:“狐仙果筑体,对你们人来说,改善肉体是能长生,却难逃天道一劫。这是你师傅商颂当年说的,说服用狐仙果得不了永生。你师傅见识广博,法力能破碎虚空问道上苍,自有慧眼,他说不行,应该不会有错。”

  牛有道:“那能活多久?”

  黑云:“不知道,有人能说清楚吗?狐仙境和你们人间联通也不过几百年的事,只怕连九狗也不知道狐仙果的极限在哪。当然,狐族和你们人不一样,你们人服用了的确能延寿长生,可狐仙果对我狐族却没有延寿的效果。”

  ……

  罗芳菲带着人回来了,一落地,等候中的莎如来立刻上前扶了女儿,问:“你没事吧?”

  这话问的罗芳菲高兴,女儿遇险回来,莎如来关心的不是女儿,而是她,好像她在他心目中比她女儿还重要似的。

  殊不知,莎如来知道自己女儿肯定没事,罗芳菲自己尽往好事上想了而已。

  她笑着摇头道:“没事,幻丽也没事,只是昏迷了而已。”继而看了看四周戒备的人,凑近莎如来耳边,低声道:“父亲亲自来了。”

  莎如来一惊,迅速四处观望,不见人,问:“在哪?”

  罗芳菲:“不清楚,我带人回来时,父亲还在原地,让我先回来了。”

  莎如来内心有些紧张,问:“师傅在碰头地点出现了,他岂能放过狐族?”

  罗芳菲:“父亲一露面就出手了,把那些妖狐给吓跑了,那些妖狐跑得快,否则父亲肯定不会放过。”

  听到没揪出什么来,莎如来略安心,又问:“芳菲,狐族非要见你作甚?”

  “我也搞不清楚,感觉有点奇怪……”罗芳菲一点没做隐瞒,把当时的情况说了。

  细节过程令莎如来暗暗惊疑不定,觉得这事背后绝对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罗芳菲不知他想法,目光落在莎幻丽身上,“走吧,幻丽没事,咱们带她回去修养吧。”

  莎如来环顾四周,“要不要等师傅一起回去?”

  罗芳菲:“等他作甚?不用等了,等到了也不会和咱们慢慢一起回去,他来回的快,好心等来了,他恐怕还要嫌我们累赘,肯定也是甩开我们先走。放心,不会有事,天下有几人能拦住他?”

  ……

  崇山峻岭之地,一只灰翅雕落入茫茫大山深处。

  跳落地的袁罡再次观察四周地形,确认没错,是这地方,却不见碰头的人。

  “吼!”山间突一声咆哮声起,灰翅雕惊的腾空。

  袁罡猛一回头,旋即如猎豹般嗖嗖蹿向猛兽咆哮的方向。

  翻过山涧,钻进一处溪谷,只见一块大石上,一只似狮非狮的金毛猛兽正对着下落的夕阳,余晖下毛色金灿如霞。

  大石下的溪边,一名邋遢男子抱着酒壶畅饮,悠然自得的样子,正是赵雄歌。

  袁罡走了过去,蹚入溪水中,硬邦邦站在了赵雄歌的对面,看那酒鬼。

  赵雄歌抬袖擦了把嘴,醉眼惺忪道:“什么事不能在书信里说,非要约我见面?”

  袁罡面无表情道:“道爷让我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