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零一章 腹中藏物
  出无量园时,一行人又被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连丁卫都老老实实配合着。

  总之是进出此地的人几乎都得是空手进出。

  出了无量园,目睹无量园很神奇的凭空消失后,丁卫一行率先驾坐骑腾空而去,牛有道立刻令人追上。

  待其追到,丁卫瞅着牛有道问了句,“怎么?你还想跟我去大元圣地不成?”

  “您不回问天城?”牛有道问完之后发现自己问了句废话,谁说对方一定要回问天城,问天城是他牛有道的落脚地方,又不是人家缥缈阁掌令的固定落脚点,那只是人家手下的一个部门而已。

  丁卫没理他,率众径直远去,总之没有朝问天城方向去。

  “……”牛有道一阵纳闷,感觉被丁卫给耍了,敢情丁卫之前的要不要跟他一起离开并不是一起回去,仅仅是一起离开无量园而已,感觉就是要把他给弄出无量园。

  出都出来了,也没脾气,挥手示意秦、柯二人另换方向而去。

  回头看看大地上那块烧焦的痕迹,牛有道调侃了两句,“怎么样,开了眼界吧?无量园整个修行界能进的人不多,有幸见到无量果的人更是稀少,足以成为你二人将来的谈资。”

  柯定杰苦笑道:“长老说笑了,无量果…这种事我们就算回了宗门也不敢随意拿来当做谈资。”

  秦观叹道:“也不知哪个狗东西那么大胆,居然敢火烧无量园。”

  牛有道嘴角略抽,抬头看天……

  途中,秦、柯二人担心的事情又出现了,两人又被牛有道给扔在了路上。

  提前有此担忧也实在是被扔习惯了,习惯了还担忧只因等待的过程太过无味,还得小心躲藏怕被人给发现。

  目睹牛长老驾驭飞禽单独而去,秦观唉声叹气道:“不知长老究竟想干嘛。”

  柯定杰冷不丁回了句,“敖丰!长老进无量园不会是想见他吧?”

  秦观回头,两人目光对视,都有同样的怀疑。

  别人不知道牛长老和敖丰暗中有勾结,他们两个却是知道的……

  荒泽死地的一处山林中,一只黑狐钻了出来,化作了狐族长老黑云。

  “来了。”盘坐的牛有道打了声招呼,也站了起来。

  黑云走到跟前,“又有事?”

  牛有道:“我刚从无量园出来。”

  “啊!你进了无量园?”黑云吃惊不小,见对方点头承认了,不免担忧,“你能进去,干嘛还要让我们冒险放火烧一次?还有,你这样进出就不怕引起怀疑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牛有道:“不出所料,无量园内戒备森严,我和敖丰的接触都在关注中,不能有任何小动作。无量园内不是说服敖丰配合的地方,火烧把他引出来碰面是对的。至于怀疑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没把握我不会进去。”

  “敖丰那边我已经沟通好了,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狐族地头蛇的本事了……”

  与敖丰联系的具体计划由此详细对黑云娓娓道来,并进行了缜密细致的商议。

  一切沟通妥当后,黑云舒出口气来,面有担忧神色,“当年我们能在罗秋的眼皮子底下与老族长联系,对他传递消息自然也没什么问题,我有把握不让无量园的人发现,就是不知敖丰会不会配合。”

  牛有道:“会不会配合,试过了才知道。他身为督无虚的徒孙,轮到无虚圣地值守阵门时还是有些优势的。”

  黑云颔首:“我这边会尽快派人过去跟他建立联系渠道。”

  牛有道:“这事,我们失手不起,所以务必小心谨慎。”

  黑云:“你放心,论对这方世界的了解程度,没人比得过我们,我们虽然打不赢九狗,但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干点偷偷摸摸的事还是没问题的。哪怕是为了老族长能重新恢复,我们也会谨慎小心的。”

  牛有道嗯了声,“说到对这世界的了解程度,刚好有一事需要你们去办。”

  黑云:“什么事?”

  牛有道:“海域所产的七色宝珠,听说过没有?”

  黑云:“你说的可是海里的虹蚌所产之物?”

  牛有道:“没错,就是那东西。”

  黑云稀奇:“那东西除了好看也没什么作用,最多充当一些夜明珠的作用,充当夜明珠还嫌照明乱了颜色,也就用来点缀色彩最合适,你要那东西作甚?”

  牛有道:“我自有用处,东西弄到了你会知道做什么用。你派人去海中采集一些,记住,要红色的。”

  黑云:“这个简单,顶多费点事,但很安全。”

  牛有道:“事情往往会在不重视的细节上出问题,细节上的问题也往往是致命的,不要马虎大意,还是要谨慎些,不要让人发现。”

  黑云:“你放心,对了,要多少?”

  牛有道:“七色宝珠我见过,有几颗应该够了。不过我见过的大小不足以作为论证,为了稳妥起见,弄十颗吧,这事尽快安排。”

  黑云:“好,我回头就安排人去操办,到手了立刻给你送去。”

  牛有道摆手:“不用给我送过去,就留在你这。另外在你这里准备一处密地,我要用。密地里再准备一些材质坚硬的木料,还有石头,玉石也要些,对了,还有树脂。”

  黑云狐疑:“这些都简单,不会有问题,随时可以备好。”

  “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东西准备齐了立刻联系我。”牛有道就此告辞。

  ……

  门楼牌坊上,“无量园”三个字赫然醒目。

  牌坊位置也正是防护大阵打开后的出入口位置,敖丰站在了牌坊下,今天轮到无量园内无虚圣地的人当值了。

  两个人当值,另一个名叫危野,能被派来看门的,身份地位可想而知。和敖丰被派来看门不同,敖丰是在接受变相的惩罚,危野则的确是因为身份地位的原因。

  两人如往常一般当值,可危野发现今天当值的敖丰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徘徊在牌坊下的敖丰似乎一直在观察外面。

  “敖先生在看什么?”两人徘徊错身之际,危野终于忍不住客客气气地问了句。

  之所以客气,还是因为敖丰的身份背景,现在也许倒霉了,可人家毕竟是督无虚的徒孙,说不定哪天又能管他了。

  敖丰心中一凛,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行为可能在对方看来有点反常。

  然而他实在是忍不住,牛有道说了会派狐族联系他,会让狐族把消息传递到阵口,还说什么留心观察他就能发现。

  发现什么?牛有道连他哪天当值也没问,怎么联系他也没告知,外面又看不清防护阵内的情形,他想不通狐族如何能联系上他。

  他也害怕,害怕闹出什么动静来被人给发现了,试问他如何能不加强对外观察。

  “唉,出了这么大的事,圣尊震怒,不可再马虎了,否则你我吃罪不起。”敖丰找了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危野一听,神情一肃,也跟着打起了精神。

  敖丰应付过去后,继续严密观察外面,门口?狐族会把消息送到门口?这是在开玩笑吧?门口一带还算开阔,尤其是门口十几丈外的地方都被烈火给涂炭了一遍,少了遮掩的障碍,有什么东西接近越发容易被发现,狐族怎么可能把消息送到门口?

  可是牛有道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接连冒险的举动就为开这种玩笑,那可真成了玩笑。

  可他看来看去,实在没看出什么异样,只发现一只落在外面草枝上的甲虫时而飞起转悠两圈。

  难道是派甲虫传递消息不成?他自己都觉得荒唐,谁还能远距离操控甲虫不成?

  看守大门的责任异常枯燥无味。

  半下午的时候,一只大型飞禽临空,俯冲降落在外,来者是天魔圣地的长老,亮出了乌常的通行令牌。

  危野立刻走到牌坊侧旁小门悬挂的一口钟下,抓绳当当摇响了挂钟。

  很快,轮值的无虚圣地人员成队赶到,阵门旋即开启,一群人出去对来者进行严密搜查。

  关注搜查之际,敖丰目光突然一动,发现门外落在草枝上的甲虫突然飞了起来,飞了进来。

  谁也没有关注的一只小虫子进来后直接落在了敖丰的身上。

  敖丰抬手,不动声色地将衣服上的甲虫攥在了掌中,握在掌中略施法查探,查探之后心中咯噔一下。

  甲虫的体腹之中藏有东西!

  他迅速抬眼扫视外界,甲虫不可能认识自己,他可以肯定,外面某个地方肯定藏有妖狐。

  牛有道不知道自己哪天轮值,外面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形,而这甲虫能直扑自己,说明外面某个地方有狐族一直在盯着,阵门开启后见到了阵内的自己立刻驱使了甲虫找他。

  可是看来看去,也没看出妖狐藏在了哪个地方。

  经过严密检查的天魔圣地一行放行入内,出去执行检查的人员也全部退了回来。

  大阵再次封闭,牌坊下又恢复了平静,徘徊过来的危野嘀咕了一声,“最近好像天天有人来。”

  敖丰叹道:“毕竟刚出了这么大的事,无量园内部看似没什么事,可谁也不敢保证不会没事。担心无量果有失,九大圣地每天不派人来确认一次的话…换了你,你能放心?”

  此话说出后,连他自己也意识到了,牛有道那一把火烧的,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方便进入无量园跟他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