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九五章 没能瞒住
  见到心不在焉逗小孩玩的商淑清,商朝宗假装诧异一声,“清儿也在?”

  “哥!”商淑清起身,行家庭内部的简单见礼。

  商朝宗:“我刚看到傅公子来了,在前院大厅内等你呢,快去吧。”

  “啊…”商淑清有点着急起来,倒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她的家教和她的为人人品,认为让别人久等是失礼的事情。转而对凤若男告罪一声,“嫂子,人来了,我先过去了。”

  凤若男笑眯眯,“嗯去吧,诶,慢着,等等。”又喊住。

  商淑清止步,不解道:“嫂子还有什么吩咐吗?”

  凤若男上下打量她一眼,问:“你就准备穿成这样去见傅公子?”

  商淑清一听头都大了,有点怕了这位嫂子,每次跟傅君兰见面,只要被这位嫂子撞见了,非要她换衣裳不可,不换都不行,关键所换衣裳都是她自己觉得很尴尬的衣裳。

  嫂子每每都要她换那比较修身、比较能体现身段的衣裳。

  她明白嫂子的意思,希望她扬长避短,希望她尽量展示好身段的优点给人看。

  可她总觉得那样有些不妥,怕给人遮丑的感觉,另就是感觉那样穿有点放荡且不雅,感觉未婚女子那样穿不合适。容貌已经丑了,她不希望自己为人也让人给看轻了。

  “没事,这样挺好的。”商淑清敷衍一句,转身就要走。

  “你等等。”凤若男二话不说,直接把手中孩子扔给了商朝宗,不是说说的扔,而是真的扔,双手一投就扔了出去。

  幸好商朝宗习惯了这位女将军出身的夫人,知道骨子里的一些东西难改,配合默契的双手接了,抱着孩子转圈逗着。

  快步而上的凤若男一把抓了商淑清的胳膊,“走,换衣服去。”

  商淑清很为难,“嫂子,真不用了,傅公子还等着呢。”

  “让他等着去,等一会儿怎么了?”凤若男没好气一声,硬是将商淑清给拖走了。

  商淑清的力气哪拗的过这位女将军的力气,那是能一枪挑翻奔马,拳脚打翻丈夫的女中豪杰。

  此等女儿家打扮的事,商朝宗不懂,也不掺和,当做没看见。

  周围居然看不到带小孩的下人,他只好继续暂时先带着。

  等了那么一阵后,凤若男回来了,商朝宗牵着儿子问道:“清儿去见傅公子了?”

  “嗯,过去了。”凤若男接回儿子,问:“茅庐别院那边叮嘱好了?”

  商朝宗叹道:“我也是没办法。叮嘱好了,跟红娘说了,红娘也答应了,会叮嘱下面人,一旦遇见了清儿,不会透露道爷的死讯…”言及此,默了默。

  毕竟相处久了,凤若男察言观色感觉有些不对,问:“难道有什么不妥。”

  “没事!”商朝宗摆了摆手,表示有事先走了。

  其实是想到了道爷假死的事,想起那边的叮嘱,虽不知这次的假死牵涉的事情有多大,但刻意叮嘱之下肯定有原因,只好也瞒了凤若男未提。

  而凤若男一声招呼之下,之前躲起来的下人又都纷纷出来了,偌大个王府怎么可能没人带小王爷……

  厅堂内,蓝若亭依旧陪着傅君兰聊天,眼界格局相差太远的两人间聊天,对蓝若亭来说其实也别扭。

  商淑清的窈窕身影一出现,蓝若亭如释重负,立刻站了起来,呵呵笑道:“傅公子,郡主来了。”

  “蓝先生!”商淑清先对蓝若亭行礼,蓝若亭拱手回过。

  傅君兰又对她行礼,“郡主。”

  商淑清又对他端庄有礼,“傅公子。”

  绕来绕去,有点繁缛,礼不可废嘛。

  蓝若亭捋须笑道:“郡主,傅公子,蓝某还有点事,先行告退,你们聊。”拱了拱手,快步离开了。

  商淑清声音柔美道:“让傅公子久等了,您是小坐一会儿,还是出去走走?”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傅君兰是真不愿坐这了,忙道:“已经坐了好一阵了,还是出去走走吧。”

  “请!”商淑清展臂,不卑不亢相邀。

  出了这里,两人直奔后花园,还是老情况,七国间起了战事,为谨慎安全故,商淑清不便离开王府,每次都是傅君兰亲自登门来访。两人一直是见一次面后约好下一次的见面时间。

  去往后花园的途中,商淑清道:“刚才公子说坐了好一阵,很早就到了吗?”

  傅君兰的回答倒是一五一十没有隐瞒:“也没很早,守时到的,刚好遇见王爷他们,一起进的王府。”

  守时到的?商淑清默算了一下,“那也很久了,实在是抱歉,清儿这边有点事耽搁了,着实不应该让公子久等。”

  傅君兰:“无妨无妨,能有机会与蓝先生长谈,也算是受益匪浅,难得的好机会。”

  商淑清有些意外,“一直是蓝先生陪着您聊天吗?”

  傅君兰:“是…也不是,稍微和王爷交谈了几句,之后蒙蓝先生看得起,着实聊了一会儿。”

  商淑清颇感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试着问了句,“聊什么呢?”

  傅君兰:“就一些家长里短。”没好意思说婚事。

  当然,也没说错,有关婚事的话题很短暂,蓝若亭也不知该跟他聊什么,大多时间都是聊一些家长里短来打发时间。

  “家长里短?”商淑清内心多少有些讶异,她是一个很聪慧的女子,眼界见识都不是寻常女子能比的,蓝若亭是什么人,她自然是知道的,这种人时间宝贵,能一直和傅君兰家长里短的聊这么久,似乎有点不寻常。

  她没有贬低傅君兰的意思,出身背景的差距是明摆着的,短时间内难以弥补,她能理解,需要慢慢来。

  哪怕是她商淑清自己寻常和傅君兰会面聊天时,也能感受到这份差距带给傅君兰的浅薄。如此一来自然也导致傅君兰的话语有些不恰当,譬如忍不住书生意气点评天下时,傅家之前吃了些苦头,对时局有自己的感受。

  所言其实很肤浅,掺杂个人情绪较多,说白了就是无知。

  不过商淑清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最多也只是莞尔一笑,不会让傅君兰感到不舒服。

  可她意外的是蓝若亭这大忙人也能把时间花在啰嗦这些上?

  也只是好奇多问了一嘴,尽管仍然心有疑虑,但并未追问到底,怕会显得自己有咄咄逼人的味道,会给人遭受逼问的不舒适感。

  商淑清知道自己该跟傅君兰这种层次的人聊什么,话题岔开,回到了城中的日常生活中,譬如哪家新开的铺子如何,谁家店铺里的果子更好吃之类的。

  这方面,傅君兰倒是点评的头头是道。

  谈到哪家的酒菜好吃,傅君兰似乎真遇上了一家不错的,着实一顿夸。

  “能得傅公子如此夸赞,定是美味佳肴,有机会要去见识一下。”商淑清语调温婉顺话,其实那家铺子一开张,王府内就有人买来了让尝鲜,这城中真正算的上美味的,怎么可能有王府没有见识过的。

  心绪也略有些飘,说到那家的美味佳肴,又怎么可能比得上茅庐山庄那群和尚的手艺,茅庐山庄的美味佳肴才真正是天下一绝呢。晨钟暮鼓,虔诚僧侣素手奉上的美味佳肴,那意境也远不是街头巷尾之地能比的。

  她又何尝愿意聊这种街头巷尾酒肉飘香的事,她没那么庸俗,宁愿聊些女人穿着打扮之类的也比较能符合女人聊天的喜好,奈何女人的这些傅君兰也不懂,聊这个肯定聊不下去。

  可既然已经这样了,傅君兰既然已经是家人认定的对象,她也默认了,心知自己将来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只好曲意投缘,尽量让傅君兰感到舒适。

  “茅庐别院那些人都来了,就在这城中住下了……”

  王府很大,两人终于走到后花园门口时,隐约有人谈论的声音飘来。

  商淑清闻听一怔,突对傅君兰欠身抱歉了一声,之后加快了步伐。

  花园口子上的绿荫长廊内,两名修士对坐喝茶,听到脚步声逼近,停止了交谈,回头一看,见是商淑清来了,两人站了起来,客气了一声,“郡主!”

  商淑清见礼后,问道:“我刚听二位法师说,茅庐别院的人来了,来了城中吗?”

  两人面面相觑,上面交代过了,不能在这府内议论牛有道的死讯,聊茅庐别院的事,应该不在此例,可茅庐别院和牛有道有牵扯,也不知被商淑清听到了合不合适。

  “郡主听错了。”一修士客气一句,没多话,回头给了另一人一个眼色,两人提了茶壶就此离开了。

  商淑清怔住,傅君兰走入,问:“郡主,怎么了?”

  商淑清转身问:“刚才傅公子可有听到他们说什么?”

  傅君兰默想了一下,“好像说茅庐山庄吧,说什么在城中住下了。不,好像是茅庐别院,我只听说过茅庐山庄,不知是不是听错了。”

  连他也听到‘茅庐别院’字眼,商淑清便确定了自己没听错,可让她奇怪的是,谈及茅庐别院有什么不正常吗?看起来像是避讳自己,似乎不愿对自己多说。

  还是那句话,她是个聪慧的女子,立马联想到了前面,之前嫂子的行为就让她感到有些奇怪,王府内居然能缺带小孩的下人?还有蓝先生,那个大忙人居然有闲心跟傅君兰长时间聊家长里短。

  另就是,茅庐别院的人来了,凭自己和茅庐别院的交情,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她越想越不正常,旋即对傅君兰欠身有礼,“傅公子,请稍候。”

  “好,我在这等您。”傅君兰拱手应下,目送一脸抱歉的商淑清步履匆匆而去。

  快步而行的商淑清直奔凤若男那,来到时,小孩还在外面玩,凤若男在屋里。

  问过下人王妃所在,商淑清直闯屋内,一见愕然抬头的凤若男,直接问道:“嫂子,茅庐别院的人是不是来了?”

  凤若男放下手中的刺绣,素布上的鸟绣的跟鸡一样,讶异问道:“你从哪听说的?”

  “我刚听到了府内两位法师的谈论。”商淑清一口咬定,未说没得到确认。

  凤若男眼珠子一转,当即笑道:“茅庐别院的人是来了府城,有什么问题吗?”

  商淑清不高兴了,“那为何瞒着我?”

  能调兵遣将的人差不到哪去,凤若男貌似诧异,一句话拐了过去,“谁瞒你了?这不是你约了傅公子嘛,一旦告诉了你,不是怕耽误你二人的约见嘛,现在王府内事,还有什么比你两人更重要的事吗?”

  PS:黄五姨到!今天算是破了我更新记录。其实真没水,是否剧情需要往后看,字量也很实惠,诚意满满别误解。谢新盟主“黄连上清媛”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