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九七章 一声道爷,惊心动魄!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内心的紧张,哪是随便一些话就能安抚的,傅君兰强颜欢笑,现在走人也未免太怂了点,也会让郡主看清了,遂点了点头,“回头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还望郡主多多提点。”

    “不会的,公子行事有度,不会有事的,按寻常待人行事便可。”商淑清笑着宽慰一句。

    马车内陷入了短暂的平静,商淑清想了想后,又出声道:“茅庐山庄的主人牛有道,人称道爷!山庄上上下下的人,包括我哥和嫂子他们都是这样尊称的。”

    “其实我在茅庐山庄呆了不少年,从青山郡茅庐山庄开建以来,我就常住在茅庐山庄。不瞒公子,住在茅庐山庄期间,我几乎可以算是道爷的侍女…”

    闻听此言,傅君兰一愣,似乎有些呆住了,侍女?

    “每天道爷早起时,基本上都是我为道爷梳头盘发,我侍奉道爷为道爷打理头发已经有十多年了。说十多年也许有些过了,道爷会有经常外出不在山庄的时候,一出去就好久。道爷修炼闭关的时候也常有,许多时候早上也见不到他。还有就是我有时也会回到哥哥这边常驻。所以算下来的话,为道爷打理头发好几年时间还是有的。”

    商淑清的神色间似乎在回忆往事,又似在观察傅君兰的神色反应。

    听完讲述,傅君兰神色有些牵强,“郡主…郡主的身份怎能干这些杂活,做他人侍女?”

    商淑清:“没人勉强,是我心甘情愿的。早年的情况也特殊,一开始我们兄妹的确是有求于他,希望能得他助力,我因而自降身份为侍女,后来则是习惯了。傅公子放心,我虽在道爷身边行侍女事,双方却未有任何逾越,道爷颇有君子古风,未曾有任何无礼之举。”

    有些事情,她想了想,还是说清楚的好。

    其实这梳头做侍女的事,无论是哥哥商朝宗,还是嫂子凤若男,都有意或无意的提醒过她,不要告诉傅君兰。

    对大户人家来说,有侍女很正常,侍女伺候男主人也很正常。

    可同样也有件事情也很正常,侍女与男主人接触久了,容易出现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

    不说别人家,就拿她哥哥商朝宗来说,她隐约知道一些,伺候哥哥的近身侍女似乎都被哥哥给临幸了。

    这事嫂子好像也知道,但嫂子持家久了似乎越来越会拿捏分寸了,一直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的时候就不知道,可若是哪个侍女有了非分之想,嫂子下手也不客气,找个理由就处置了,哥哥理亏,含含糊糊也不敢说什么。

    她身为旁观者,是能看出一点名堂的,只是不过问,也当做不知道而已,那不是她该过问的事,问清了大家都尴尬。

    不但在王府,在各大户人家类似这样的事情应该是常事,都是表面上遮掩不提而已。少女时,母亲教她女德,就提及过类似的事情,教她将来面对时该如何处理。

    哥哥嫂子让隐瞒,她知道是为她好,可话到茅庐山庄的头上了,她还是自作主张决定说出来,不想隐瞒,否则哪天暴露了出来,只怕越发不堪,担心越发说不清楚。

    其实当初商朝宗等人放任商淑清为牛有道梳头,又何尝不是希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日久生情发生点什么才好,只是结果让人失望而已。

    她查看傅君兰的反应,是想知道傅君兰的想法,如果能接受就继续,如果实在难以接受,又何必勉强人家。

    似乎怕对方不信,商淑清指了指自己的脸,“蒙公子不弃,道爷是看不上我这种的。”言下之意是牛有道看不上自己这种丑八怪。

    傅君兰也只是恍惚愣神了一下,旋即忙摆手道:“郡主不用解释,我相信郡主。只是…”犹豫了一下,声调低了几许,“为免影响郡主清誉,这事还是不要让我家人知道的好,家里有些人见识浅。”

    商淑清怔住,明白了对方话里深层次的意思,傅家虽远不如王府这边,可多少也算是南州的大户人家,大户人家的儿子娶别人的侍女为正妻不是什么光彩事,传出去免不了有人会在背后乱嚼舌头。

    心头黯然,不过脸上还是努力微笑道:“蒙公子不弃,好,清儿知道了,听公子的吩咐。”

    傅君兰灿烂一笑,似乎无事。

    可接下来,车厢内显得有些安静,商淑清思绪中透着对未来的茫然……

    “清儿!”外面突传来熟悉的呼唤声,还有马蹄声,车窗帘忽然被人挑开了。

    车内两人看去,只见王妃凤若男在车窗外的马背上,伴行着,提剑挑着帘子。

    “嫂子,你怎么来了?”商淑清讶异。

    凤若男低头内瞅了瞅,对里面仓促行礼的傅君兰笑道:“傅公子不必多礼!”之后才回商淑清的话,“我也许久未见过茅庐山庄的人,人既然来了咱们的地头,于情于理我都该见见,正好与你们同往。”

    实际上,这是商朝宗思量后担心有什么不妥,决定让自己老婆来出面把握一下局面,免得生出什么意外来。

    牛有道说了,不要接风洗尘,暂时保持一点距离,他频繁过来不合适。

    但凤若男这个女主人出面却是最合适不过了,男主人不设宴接待,已见保持距离的用意。凤若男却是承了牛有道人情的,当年他和凤若男关系很僵时,许多人都知道,茅庐别院的人来了,凤若男念情以个人身份设宴款待一下是合适的。

    王府离招待宾客的馆所不远,没多久便到了。

    一行下马的下马,下车的下车,门卫也认识,迅速有人通报去了。

    虽是商朝宗的地盘,可这里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擅闯的地方,尤其是牛有道的情况,不宜让外部修士多观察,何况紫金洞修士不知情,正是紧盯茅庐别院一行用意的时候。

    一应护卫修士都被拦在了门外,连傅君兰也被误拦了,还是凤若男和商淑清解释了一下才放行。

    规矩这么严,搞的傅君兰越发紧张了。

    商淑清也有点意外茅庐别院的戒备心,与她熟知的情况似乎有点出入,以前只要是她出面,陌生的丫鬟都能随时免查带入茅庐山庄的……

    厅堂内的牛有道等人正在谈事,获悉凤若男和商淑清来了,而且商淑清还带来了未来的夫君,牛有道给了云姬一个眼神,云姬立刻起身,牛有道立刻亦步亦趋跟在她后面离开了。

    牛有道目前的身份是渡云山的人,名叫王啸,是云姬的跟班手下。

    云姬在茅庐别院一贯低调,不引人注意,又随时能见管芳仪等人,这个掩护身份是最合适不过的。

    两人出了正厅,去了一旁的亭子里,牛有道有意背对了大门方向。

    管芳仪也出了正厅,见到凤若男等人来到,立刻笑容满面步下台阶迎接。

    面无表情的袁罡继续站在台阶上,他不习惯迎来送往的那些客套。

    让人意外的是,看了下院内情况的商淑清忽然目光一定,落在了一侧亭子方向,目中露出欣喜神色,竟改变了去向,直奔亭子而去。

    走来迎接的管芳仪愕然,发现小姑子突然走偏的凤若男亦错愕。

    什么都不懂的傅君兰左右摇摆不定后,竟也跟在商淑清的后面去了。

    管芳仪和凤若男皆停步看去,台阶上的袁罡也怔怔看着。

    坐在亭子里的云姬似乎有些坐不住了,挪了挪屁股,低声提醒道:“几个意思啊?那个郡主过来了。”

    什么?背对的牛有道也有些愕然,不去拜见管芳仪那些个正主,往这来干嘛?商淑清应该知道茅庐别院的行情才对,什么时候跟云姬的关系好贴了不成?

    饶他聪明也一时想不清这里面的道道,他还没反应过是怎么回事,走到他后面的商淑清已经对着他后背行礼,带着几分喜悦之情唤了声,“道爷!”

    这一声道爷,那真是惊心动魄,袁罡、管芳仪、云姬还有牛有道都傻眼了,什么情况?

    道爷?愣在原地的凤若男傻傻看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商淑清不知道,她却是知道,牛有道已经死在了圣境。真相如何,商朝宗也没告诉她,她不知道。

    别说他了,庭院里若隐若现的茅庐别院护卫也都被这一声“道爷”给惊着了。

    在场最震惊的人就是牛有道本人,可谓吓得肝颤,这要是传出去会死人的!

    他硬生生站在那不敢动了,几个意思?是叫我吗?

    转念发现这是傻念头,这一群人当中,能让商淑清喊道爷的还有别人吗?什么情况?难道商朝宗那傻逼没保守秘密?

    这也能看个背影就认出来?管芳仪紧张的不行,她也怀疑是商朝宗没保守秘密。

    一声“道爷”几乎令全场静止,几乎鸦雀无声,唯独一个傻乎乎的傅君兰什么都不知道,也跟在一旁傻乎乎行礼了,“小生拜见道爷!”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牛有道慢慢转身了。

    见无回复,商淑清还很高兴的说道:“之前不知晓,原来道爷从圣境回来了,我…”话音戛然而止,愣住!

    PS:感谢“eason逆向行驶”献大红花捧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