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一二章 杀之!
  他答应过她,会带她离开的,她没能及时跟他走,只是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但他的承诺不会变,等她事了。

  玄薇笑了,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的笑,“连你也认为卫国输定了?”

  西门晴空不知该如何回答,这场战争的胜负对她来说也许重要,但是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内心甚至有些小自私,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希望这场战争早点结束,哪怕是卫国输了。

  可他不能这样说,他知道玄薇在乎什么,知道玄薇在穷尽最后的力气,希望能挽回。

  他也想过要帮玄薇,可是面对这如云高手掺杂的千军万马山呼海啸般的冲杀,他砸进去也只能溅起一朵大点的浪花,他无能为力,帮不了玄薇什么,讨不了玄薇的欢心。他的能力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凭一己之力尽力保护她!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玄薇惨笑,她何尝又不知道卫国差不多已经完了!

  虽然卫国目前仍有不少领土还未被晋国攻占,可那是地域广大的原因,晋国短时间内不可能一下全部占领。

  然许多要隘重地,已经被晋军攻占,未被占领之地也被切割隔离了,被晋军死死掐住了各地疏通的咽喉,未被占领地的人马很难大规模集结起来。

  事实上,朝廷对整个卫国已经失去了组织能力。

  兵荒马乱的,朝廷对卫国百姓来说,也已经失去了意义,谁的兵马到了,谁能威胁到他们的性命,他们就战战兢兢听谁的,哪还会管什么朝廷。

  一群随军的朝臣百官,拿不出有效解决办法的百官,这个时候也许还不如一群士兵来得有用。

  而玄薇这个曾经在卫国权势滔天的女相,如今的卫国女皇陛下,也是前所未有的卑微。

  她每天都要传书给各还未占领地的臣子,与臣子忆往昔,讲旧情,联络感情,甚至不断封官加爵,空许承诺,将来胜利了以后会如何如何的不会亏待。说白了,就是希望那些领地的臣子们坚持住,在求他们不要降!

  而那些臣子们也是一些虚与委蛇的回复。

  玄薇也很清楚,那些至今未降的臣子并不是对卫国忠贞不二,也许有一小部分是的,但真的是少数。

  到了你死我活,全家人甚至是下面一堆人要丢性命的时候,都是权力场上的人,都是利益场上的人,哪还有什么忠贞可言?暂时不降的原因,是仍在观望,是因为齐国出兵相助了,是因为呼延无恨的作战能力,令那些人不敢轻易做出选择,怕选错了边一失足成千古恨,不敢冒然做出选择。

  当然,也有自抬身价的原因,想从晋国那边获得更大的许诺,再坚持坚持,希望晋国那边能给予更大的好处。

  也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尹除杀陈长功的事情暴露出来后,对卫国一些人心多少还是产生了影响。一个陈长功的死,迟滞了卫国的全面倾倒,这也是当初邵平波气得砸东西的原因。

  晋国那边不惜代价补救,大肆封赏陈长功的妻子和儿子,陈长功那尚年轻的儿子已经封了大将军衔,赐高官厚禄,做给卫国摇摆不定者看的。

  种种事情,玄薇心里都清楚,可她还是不得不低下身段去做。

  一个对卫国失去了组织能力的朝廷,对齐国已经没有了太多作用,你组织不起更大的反抗力量,你们这些人对我齐国还有什么用处?我齐国还需要耗费力量去帮助、去保护你们吗?

  呼延无恨敢杀卫国百官的家眷,甚至公然射杀卫国朝中大员,而昊云图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已经是对卫国最大的警告和警醒。我齐国杀了又如何,你卫国又能怎样?一旦没了价值,你们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而那些未占领地,就是玄薇的最后希望,也是齐国对玄薇这伙人看中的最后一点价值,一旦呼延无恨大军打开了局面,希望玄薇等人还能拉来那些地方势力的相助。

  现在随便一个齐军将领跑来,都敢对卫国首席大臣金令赞训斥,金令赞还得挤出笑脸来解释。

  一位齐军将领杀红了眼,嫌卫国人马作战不利,害死了他不少弟兄,带着一身的伤跑了来,真正是当着一群人的面骂卫国三大派的掌门是干什么吃的,骂三大派掌门是废物!

  三大派自然是愤怒,抓了那位又敢怎样?敢杀吗?

  现在齐军是在帮卫国打仗,是在帮卫国三大派收复失地,是在舍命保三大派的利益,不让三大派做丧家之犬,你杀人家齐国战将试试看,真要杀了,三大派不拿出一些人的性命做交代,这一关是过不去的!

  将士们在沙场上浴血奋战,在拼命,军心士气非常重要,士气壮则敢死战,士气败则如山崩,一个战将死在这些人的手里,呼延无恨不给下面将士们一个交代都不行,也必然要找他们这边要交代!

  考虑到后果,最终,三大派不得不忍气吞声将人给放了,丝毫不敢怎样。

  什么位列缥缈阁,什么高高在上,形势不如人,在这个时候毫无尊严可言!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试问这种情况下,玄薇如何能不能放下女皇的架子和体面去求人?

  来都已经来了,还能怎么办,玄薇不再与西门晴空多言,面对唐仪道:“你们也不该回来的,来了就走不了了,这个时候,三大派是不会让上清宗离开的。”

  唐仪一怔,起先不明,之后明白了,的确是不该回来。

  上清宗是玄薇身边的人,属于心腹之列,若连玄薇身边的心腹随扈法师都跑了,对仅剩的军心士气影响会很大,在这要命的关头,三大派岂能放她们走?

  之前走了也就罢了,没办法,现在回来了,三大派就不可能放他们走。

  “你先下去吧。”玄薇道了声。

  唐仪凝视了玄薇一阵,发现这位憔悴了许多,满头青丝中甚至有了白发,也知道与西门晴空久别重逢还有话私下说,她不宜在边上,拱了拱手告退了。

  出了大帐,唐仪正心情沉重着,思索着上清宗该何去何从,忽听到附近帐篷内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报应!报应啊……”

  声音熟悉,像是玄承天的声音,她走了过去,帐篷外的守卫见是她,知道她是玄薇的人,没有阻拦。

  掀开帐篷一看,发现的确是玄承天,被一根铁链锁着,玄薇的丈夫昊丞在边上,正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似乎想捂住玄承天的嘴。

  昊丞见到进来的玄薇,顿显尴尬。

  见到西门晴空回来了,昊丞有些害怕,不敢呆自己帐篷里,又不知该往哪钻,后来觉得这里可能比较安全,遂钻了进来,与玄承天随便聊了两句,说漏了嘴,透露了卫国目前的处境。

  获悉卫国快灭国了,玄承天不自责,反而认为是玄薇一手造成的,哈哈大笑,狂呼是玄薇的报应!

  他这大喊大叫的,惊动了附近不少人,突帐帘一掀,灵虚府掌门常临仙黑着一张脸进来了。

  “为何大呼小叫?”常临仙喝斥。

  铁链栓着的玄承天哈哈大笑,“常掌门,你看看你们干的好事,把那贱人扶上位又如何,自作孽,报应啊……”

  唰!常临仙陡然拔剑,一道寒光出手。

  “呃…”玄承天顿时喊不出来了,瞪大了双眼看着他,嘴唇颤抖着,“你…”

  常临仙手中剑已刺穿了玄承天的心窝,鲜血从其胸口汩汩流淌而出。

  一旁的昊丞震惊!

  唐仪亦大吃一惊,“常掌门,你干什么?”

  “竟敢乱我军心!”这就是常临仙的答复,宝剑一抽,归鞘。

  之前被西门晴空搞的丢了面子,本就心情不佳,结果又听到玄承天胡乱叫嚣,一怒之下,杀之!

  玄承天对三大派来说,本就没了什么作用,若不是玄薇念姐弟之情要保,三大派早就处置了。

  口中用力咽气的玄承天瞪大着双眼倒地。

  “你!”常临仙一转身,指向了一旁战战兢兢的昊丞,“把他给锁起来,严加看管,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许带走,一旦有人强行带走,立刻杀之!”

  齐军那边之前就索要过昊丞,不管什么借口,总之就是想把昊丞从这边带走。

  别的东西都好说,哪怕是三大派被齐军羞辱,也能咬牙忍了,唯独带走昊丞这件事上,无论是卫国三大派,还是卫国上下的朝臣,都不答应!

  局面到了这个地步,齐皇昊云图的这个儿子,已经成了他们手中唯一能捏住的针对齐国的筹码,至少呼延无恨身为臣子,多少都要考虑下这位皇子的安全。

  再不济,捏住了昊丞,至少也能令齐军不敢太过妄为。

  昊丞紧张的不行,想躲,“你们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谁敢妄为,我齐国大军不会放过他!”

  一名弟子上前捉小鸡子似的揪住昊丞,另一名弟子则解下了玄承天身上的锁链,两人联手,顷刻间将昊丞给绑了。

  目睹了这一幕,唐仪心情极为沉重,离开了一段时间,许多情况不知道,可眼前的一切说明了问题比她想象的还严重,卫国的局势该是到了何等危急的地步,常临仙连玄承天都敢毫不犹豫下杀手了!

  正这时,一名小兵掀开帐帘入内,对唐仪拱手道:“唐掌门,外面…”目光注视到倒在血泊中的玄承天后,惊呆了。

  常临仙冷目一扫,怒道:“什么事?”

  小兵结结巴巴道:“外面来了一人,自称是川颖,求见唐掌门。”

  PS:感谢新盟主“银城书韵”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