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一七章 风云在即,早做决断
  就在南州自己的地盘上,东西送给贾无群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贾无群收到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翻弄一看,整个人的思绪迅速陷入了进去,翻来覆去的看了许久。

  待到醒过神来,发现天已经黑了。

  “邵平波…”

  一盏孤灯,屋内徘徊,对文卷上的内容,贾无群看后是感慨良多的,竟然是有关邵平波的。

  有些信息平常是很难获得的,也是看了当事方提供的信息后,才知道了当初牛有道与邵平波交锋后北州是怎么易主的幕后过程,又是怎么追杀被逃掉的,邵平波人就在齐京,连昊云图参与了动手都被邵平波给跑了。

  也是现在才知道卫国玄薇姐弟之争、齐军通讯中枢被攻破、齐国皇室中毒、太叔欢儿委身陈长功、西门晴空中毒等一系列事情都是邵平波在暗中操弄。

  贾无群真的很感慨这个邵平波的破坏力,手段可谓狠毒!

  而那个牛有道显然也不是吃素的,邵平波这样的人能被牛有道给逼得弃北州而逃,被逼得不得不长期蛰伏,由此就可见一斑。

  还有那个鬼医弟子,居然是邵平波妹妹邵柳儿当初的情郎,遭了邵平波的毒手未死反成了鬼医弟子,现在人在齐京,可身边却早早被牛有道给安插了人。

  这两人斗法之精彩,长久以来的你死我活,令贾无群叹为观止,发现两人简直是死对头啊!

  而如今牛有道死了,贾无群有种想问问邵平波的感觉,你寂寞否?

  更令贾无群奇怪的是,商朝宗这边居然连牛有道在鬼医弟子身边安插耳目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费解!这一切都和宋国无关,商朝宗提供这些给自己,究竟想让自己干什么?

  徘徊思索良久,停步在案旁,手在桌案上轻轻敲击着,最终稍用力一敲,似乎做出了决定,走到了窗前,双手推开了窗户,搬了一盆花草放在了窗台上。

  他又在窗口徘徊等待。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有人来了,领了他离去,带他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最后进入了一处偏僻地的民宅院子里,民房窗内灯火亮着。

  钻出马车四处看了看,车夫伸手示意他进去。

  跳下马车,缓步来到门口,单手一推,门自开,只见屋内坐着一人,正是那个之后商朝宗身边未再见过的王啸。

  而桌上,已摆好了他习惯使用的文具,且有墨香,连墨都给他研墨好了。

  牛有道起身,伸手道:“先生来了,请坐。”

  贾无群顺手关门,慢慢走到桌旁坐下了。

  牛有道执壶为他斟茶。

  贾无群观察了一下他的动作,率先执笔蘸墨,书写:王爷身边以前没你这号人,茅庐山庄以前也没有你这号人,云姬的手下竟能代表王爷?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看了看,牛有道微笑,示意请用茶,“跟着云姬只是掩饰,我本是宁王身边的人,王爷从燕京脱困后,我便一直潜隐在王爷身边,这次牛有道遇难,茅庐山庄的人群龙无首,王爷授命我暗中介入引领,以免茅庐山庄的人失控。”

  是这样?贾无群琢磨了一下,袖子里抽出文卷,推到了对方的面前后,提笔再书:给此物观看,不知何意?

  牛有道拿了东西,在手上随便翻了一下,问:“都看过了?”

  贾无群点头。

  啵!牛有道双手轻合,一叠纸瞬间化作了粉尘,飘向了一旁。

  这一手无异于显露了自己修士的身份,贾无群略眯眼盯着。

  牛有道:“先生既然看过了此中内容,就应该知道,晋国下定决心倾力攻打卫国,必然是因为有所把握,为何有把握,因为有卫、齐内乱种种做铺垫。那么答案显然,是邵平波促使的。”

  “如今西边战场局势,卫国已无力,基本只剩齐国与晋军抗衡。战场上的交锋,呼延无恨与晋国不是第一次交手,屡次挫败晋军,前番高品吃败,差点命丧呼延无恨之手,呼延无恨的能力可见一斑。齐国有呼延无恨,此战恐怕短时间内难以分出胜负。”

  “然明刀明枪不可怕,怕就怕有人会在背后作乱。文卷,先生看过了,当知邵平波的手段。事已至此,邵平波必不甘心失败,以邵平波的为人,必有歹计介入。”

  贾无群提笔写下:与我何干?

  牛有道:“给邵平波找点麻烦,让他从战场局势中分心,自顾不暇!”

  贾无群手指敲了敲纸板,意思很明显,还是那句话,与我何干?

  牛有道:“王爷的意思是,太叔欢儿,王爷希望太叔欢儿嫁给邵平波。”

  贾无群一愣,不难理解其中用意,邵平波献策害得太叔欢儿委身给了陈长功,如今陈长功死了,这边要让太叔欢儿嫁给邵平波,这不是要让邵平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故意恶心死邵平波吗?

  想明白后,神情略显抽搐,表情显得很精彩,提笔写下:想不到王爷竟有如此恶趣!

  牛有道:“与邵平波相关的详细情况,都已经提供给了先生,凭先生的能力,此定是小事一桩!当然,如果先生愿意彻底把邵平波给解决掉的话,王爷更没意见。不过先生肯定不愿过度纠缠此事,所以并未做此指望。”

  贾无群:招某来,就为让某行此事?

  牛有道点头,“不错!就这事。”

  贾无群:王爷自行此事便可,为何要找我?

  牛有道平静道:“吴公岭,王爷不会放在眼中。紫平休,王爷更不会放在眼中。倒是先生,王爷很是欣赏。宋国,王爷迟早要取,也迟早是王爷囊中之物!”

  贾无群:未免大言不惭,王爷龟缩南州一隅之地,连燕国尚不能驾驭,焉敢说宋国是囊中之物?

  牛有道:“潜龙在渊,先生小看了王爷,燕国朝廷只是摆设,王爷想取,随时可得。说这些没意义,不妨这样,燕国各地官员,只要是商建雄的人,先生看哪个不顺眼,尽管说出名字,王爷立马给你换了!”

  此话倒是令贾无群一怔,目中有惊疑不定神色,若说是假的,对方言语中的自信却不像是说谎。

  贾无群不跟他扯这个,再书写:王爷厚爱,贾某心领,然贾某身份不能行此事,恕难从命!

  牛有道:“先生的难处,王爷理解,先生牵涉到丞相,行此事也就牵涉到了宋国。不过刚才说了,王爷不会把吴公岭和紫平休放在眼里,他们参不参与,王爷不在乎,王爷在乎的是先生去不去做。先生若愿意,只需自己去办便可,至于护卫人手方面,王爷会派高手保护,一定保证先生的安全。至于会不会牵连到宋国,那就要看先生自己的本事了。”

  贾无群再提笔。

  牛有道却抬手打住,“好了,先生,王爷不会强人所难,先生无需急着答应。先生想现在回宋国也行,天亮了再走也行,如何决定,先生且先回了宋国好好思量。人回去了,没了其他顾虑,也就能安心考虑了。王爷有耐心等先生的答复,不过…最好是在西边战事出现王爷不想见到的结果前,晚了,就没意义了。”

  贾无群讶异,这就要放他回去?若真如此的话,那答不答应的主动权可就完全掌握在了他的手中了。

  牛有道起身了,伸手送客,“先生自行出去,马车会送先生安全返回。”

  贾无群略默,忽还是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两个字:窦海!

  放下笔后,贾无群起身便走。

  窦海?牛有道略皱眉,这名字眼熟,随后反应了过来,方州刺史,正是商建雄的心腹封疆大臣,级别可不低!

  明白后微微一笑,头也不抬,盯着纸板上的字道:“先生,天下风云在即,紫府迟早要受波及,你又能潜隐到何时?当紫府不得不面对时…言尽于此,盼先生早做决断!”

  手抚门栓的贾无群略顿,略偏头听完了劝告,之后抽开了门栓,大步而出,直奔马车,扶车跳上,钻入了车厢内。

  车夫也坐上了车辕,鞭子一抽,吆喝了两声,驾马车而去。

  一路颠簸中,端坐在马车内的贾无群沉默不语。

  屋内灯火旁,盯着纸板的牛有道慢慢偏头看向了门外夜色,忽大袖一扫,灯灭,书写板以及纸张皆粉碎。

  一条黑影从屋内蹿出,掠向了茫茫夜色中。

  当牛有道身形在城中街头再现身时,已经与云姬碰面在了一起,跟班似的,跟着云姬回到了落脚点。

  管芳仪正等着呢,见到两人回来,立刻迎向了云姬,笑道:“云姐姐回来了?”目光却瞥了瞥后面的牛有道。

  云姬略点头,与之擦身而过,尾随的牛有道低声给了句,“让猴子来见我。”

  管芳仪停步了,之后改道另去。

  外出归来的二人一回到屋内,牛有道立刻钻入了修炼的里间,静默等候着。

  没多久,袁罡来了,推门而入,站在牛有道跟前,不问,等话。

  牛有道平静道:“传消息给高见成,方州刺史窦海,我不管他想什么办法,总之三天之内,让窦海从方州刺史的位置上滚蛋!”

  袁罡:“还有吗?”

  牛有道:“没了。”

  “知道了。”袁罡立刻转身而去。

  PS:感谢新盟主“繁章”捧场支持,你干嘛散成那样赏,集中飘红不好吗?今天更新到这,容我调整一下作息,猜我明天会不会继续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