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二零章 寿终正寝
  “等人?”管芳仪好奇,“等谁?”

  牛有道笑曰:“不可说!”

  管芳仪顿时一脸不爽,扭头而去……

  候命?收到南州消息的紫府二人纳闷,不知南州那边究竟是什么意思,不是要赶在西边战事尘埃落定之前么?

  贾无群之所以答应,不无因为战事的原因,知道邵平波在那场战事中的作用后,他多少也有牵制一二的用心,诸国包括宋国在内都不想看到晋国轻易坐大。

  “之前限期先生答应,如今又让先生候命,候到何时也没个准信,先生可知南州深意?”紫平休忍不住一问。

  对坐的贾无群微微摇头,落笔写下:高深莫测!

  没办法,这边也只能是暂时等待,这一等就大半个月过去了……

  而在贾无群等待期间,茅庐山庄众人的临时落脚点下面的地道,云姬也弄好了。

  牛有道等人进入地道查看之际,袁罡来到,一份密信送上,“那边的消息来了。”

  牛有道接了密信一看,陷入了凝思。

  管芳仪趁其不备,突然出手,一把将密信抽到了手,倒要看看这两个人背着她搞什么鬼。

  此举,惹得袁罡冷眼扫来,管芳仪注意到了,不管,赶快看一眼再说。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晓,竟是川颖在卫**营外找到唐仪时的大致谈话内容。

  管芳仪下意识多看了袁罡一眼,心里多少有些意外,当初牛有道让她弄这谈话内容,她说没办法,牛有道便找袁罡,她还有些不高兴,谁知,这死猴子还真把谈话内容给弄来了。

  她暂时还不知赵雄歌与上清宗有联系渠道,自然不知是利用了赵雄歌。

  看过内容,管芳仪问:“道爷,你真托付了川颖关照上清宗?”在外面不敢称呼‘道爷’,地道中不用担心隔墙有耳,可放心了。

  牛有道沉思中微微摇头。

  管芳仪就觉得不太可能,之前牛有道对她说过,觉得川颖那人不对劲,哪敢轻易托付事情,遂奇怪道:“那这川颖往自己身上揽事是何用意?”

  牛有道依旧摇头,徐徐道:“这个川颖果然有问题…只是,这位到底想干什么?打着我的幌子关照上清宗…我竟摸不着丝毫头绪,他究竟在图谋什么?之前找我,我死了,又找上清宗,难道之前找我也和上清宗有关?上清宗又能给他什么…”

  思之再三,还是摇了摇头,实在是想不通。

  他转身走到了密室桌案旁,小勺舀水滴于砚台中,拿起墨块,轻轻研墨,“猴子,回复那边,告诉他,我并未托付川颖此事,不知川颖目的何在,川颖此举必有所图。问问他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若不知道,让他的人紧盯上清宗的情况,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袁罡:“知道了。”

  牛有道坐下,提笔蘸墨,写下几行内容,揭纸递予,“告诉他,这个人给我,让他安排一下,回头我的人会去接应。”

  袁罡接纸一看,回了句,“你不是看不上他么?”

  管芳仪好奇,欲伸头看信上内容,袁罡顺手翻转回避,不给她看,气得她瞪眼。

  “猴子,你什么时候学会废话了?”牛有道面无表情一声。

  袁罡当即不再废话,转身而去。

  ……

  妖魔岭,魔宫后山,阴云密布之下的悬崖峭壁上,金毛吼在酣睡。

  一只酒葫芦在腰,一封书信在手的赵雄歌面色凝重,目光缓缓从书信上抬望向前方光幻变化的乌云,嘴中嘀咕,“川颖…是他的人……”

  ……

  啪嗒!柜子上,挂在墙壁上的一根竹签掉落。墙壁上的挂榫一缩,竹签自然掉落。

  云姬听响回头,看向了牛有道,而牛有道已转身而去,进了密道,直奔密道深处。

  袁罡已在地道密室中笔直站立等候,见他来了,手上密信递出,“赵雄歌的回信,问题可能比你想的更严重。”

  牛有道接信查看,只见信上写着:要的人,上清宗有人会配合安排。经你提醒,可确认,川颖是乌常的人,今后与上清宗接触务必小心!

  “乌常?”牛有道大吃一惊,这世上名叫乌常的人,就算有其他同名的,能让赵雄歌不加区别提出,肯定是指天魔圣地那位。

  正因为如此,越发让他感到惊奇,乌常一开始派人接近他,他死后又派人去接近唐仪,究竟想干什么?

  乌常想干点什么的话,犯得着如此拐弯抹角吗?

  更令他惊奇的是,川颖是乌常的人,居然娶了雪落儿,这背后的深意究竟是何,令人不寒而栗。

  一阵沉默后,牛有道抬头道:“川颖找唐仪,我们连点头绪都没有,可经我们一提醒,他立马知道了川颖是乌常的人,可见他一定知道一些情况。猴子,你立刻再联系他,问他,乌常为何盯上唐仪,问问这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袁罡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迅速执行去了。

  然而这次详问的消息,赵雄歌只回了一句话:无须再问!

  之后便不再回复任何相关的问题,其他的事情都有回复,唯独这事不再搭理。可见除了提醒他们小心之外,并不想让这边知道的太多,令牛有道对此事陷入到惊疑不定之中。

  反复考虑之后,牛有道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合适的机会亲自找赵雄歌谈谈,不然有些事情赵雄歌根本不放心袁罡他们,不会透露风声。

  ……

  天气晴朗,碧空万里。

  紫金洞,龟眠阁内,忽传来沉闷“嗡”声,外面守卫修士闻声皆回头看去。

  紧接着,一道法力震荡的苍迈之声徐徐传出,“愧对紫金洞历代先师,钟谷子伏首拜别!”

  此话一出,守卫弟子大惊,然龟眠阁大门严令封锁,没人敢擅闯进去一看究竟。

  消息很快传到紫金洞掌门宫临策耳中,宫临策匆匆而来,整个紫金洞高层全被惊动了,纷纷赶至。

  宿老春信良站在封印的大门外,出声道:“师兄,师兄,师兄……”

  连唤十余声,阁内未有任何动静,春信良转身面对众人,面色沉重道:“掌门,下令开关吧!”

  宫临策断然道:“开关!”

  立刻有弟子领命上前,撕开封印,破除门锁,大门敞开,一群紫金洞高层快速入内。

  很快,里面传来悲嚎声,“师兄啊!”

  当天,整个紫金洞白丧处处,紫金洞太上长老钟谷子寿限终结,天年享尽,逝去了。

  巨安等人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举丧期间,消息传开,不管之前恩怨如何,钟谷子乃寿终正寝,对天下修士来说,恩怨不停,厮杀不断,你争我夺,能寿终正寝的人不多,天下各大门派皆派人来吊唁。

  燕皇商建雄亲赴紫金洞拜祭,南州商朝宗亦赶来,只不过两人故意错开了不见。

  ……

  宋国境内,小元山,巡视至附近的宋国丞相紫平休登山。

  小元山,乃丹榜排名第八高手简山月之隐居地。

  早年,简山月争强好胜,为出人头地,杀性甚重,双手沾满血腥,登上丹榜后,不知何故,突然洗心革面隐居。

  也的确是隐居,一处茅庐,仅两名侍女陪同,再也不理会外界的恩恩怨怨。

  这次宋国丞相亲自来访,简山月虽不愿理会,但顾忌对方的身份,加之隐居在宋国境内,不得不露面会见。

  两人一番密谈,谈了什么,外人不知。

  紫平休离开的当晚,一蒙面人悄然光临小元山茅庐,掳走两名侍女,简山月追入山中。

  待简山月追至,发现两名侍女已毙命,愤而与蒙面人交手。

  两人仅一个照面错身而过,简山月面带悲愤,倒地不起。

  至此,小元山茅庐蒙尘,再也未见主人归来。

  ……

  南州府城外,一辆马车出城,驾车者乃易容后的袁罡。

  马车内,牛有道、管芳仪和云姬。

  来到城外一处安静地的山脚,早有两人等候,一名男子无人识得,自称名叫元从,另一人正是从宋国京城接来的贾无群。

  马车内,只有牛有道一人钻出跳下,与贾无群拱手见礼,“有劳先生奔波。”

  贾无群转身示意,元从上前,贾无群伸手指在元从背后书写,元从代言:“先生还有何吩咐?”

  牛有道问:“之所以劳先生途中顿停此地,是想当面问问先生,此行还有何需求,可提出来,我尽量想办法。”

  贾无群指写,元从代话:“邵平波非寻常之辈,先生不觉得给予的护卫力量太过单薄?”

  牛有道笑了,“先生大可放心,王爷不会拿先生的性命开玩笑。先生的身份背景,邵平波不至于明下杀手,至于暗下毒手,元从先生的真实身份乃修行界真正的高手,足以保护先生安全,就算遇上打不赢的,带先生逃跑保命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另一人只是安排给先生的随行仆人,干些杂活,照料先生衣食住行。”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但愿如此,我没什么需要了。”元从话毕,贾无群手指也从他背后放下了。

  “好!那就不远送了。”牛有道点了点头,又对元从恭恭敬敬行礼道:“元从先生务必保护好贾先生的安全,切不可轻易离开贾先生身边。倘若遇上难解之事,可向贾先生问计!”

  PS:感谢“eason逆向行驶”的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