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二二四章 火神显灵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有贾无群在,本收敛着官架子低眉顺眼陪同的麦德满瞬间精气神上升,转瞬便摆出了代表一国的使臣架势,不冷不热道:“贵妃和公主乃女眷,我等自然是不便打扰,可就算是本使去皇宫拜见晋皇陛下,陛下也会拨冗一见,也没有随意逐客的道理。郭大人,本使代表的是宋国脸面,贾先生的身份之尊贵你也知道,你把我们大老远给领来,到了山下又一句不巧,这是又要我等滚回去吗?莫非这便是晋国的待客之道?”

    贾无群两手一背,低头看着脚下。

    诸国间来往注重礼仪,郭文尚略有尴尬,把客人领来游玩了,结果到了山脚又给带回去的确不合适,别说国与国之间的礼仪邦交,就算是普通百姓家也没有这样的待客道理。

    而他能来亲自陪同也是有原因的,贾无群出现在卫**营与宋国使团的人碰面已经引起了晋国这边的警觉,这个不太露面的“隐相”突然跑到战场上去了,又突然来了晋国,也不知是不是宋国那边有了什么打算。

    总之这个时候,战事已经打到了这个地步,晋国是不希望他国有太多修士力量介入战事的,否则对晋国的力量消耗太大,晋国不愿看到。

    到了郭文尚这个地步的人,游玩哪会放在心上,陪玩都是有目的的。

    把这个贾无群领来了,火神庙没看上,又让他回去,的确不太合适。

    不过郭文尚脸上笑容不改,双手摁了摁,“麦大人,误会了,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想必七公主的事情你们也听说过,这个时候贸然冲撞不合适,我只是有些顾虑而已,还是要先打声招呼的。稍安勿躁!”

    他转身拉了守山将领到一旁,与之耳语嘀咕了一番。

    之后便见那守山将领迅速离去,一路飞奔上山通报去了。

    麦德满悄悄瞥了眼贾无群的反应,心中暗暗啧啧,发现这位隐相果然不凡,从决定见那位七公主开始,又是火神庙又是郭文尚的,引子可谓一路顺手埋下来,一路烧下来皆在其算计之中。

    不出宫的七公主被诱出了宫,出了宫也难见到,又预设了郭文尚这一手,若没这郭文尚,今天怕是连上山都难。

    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的事,在这位隐相的手中可谓等闲化解。

    亲眼见识了贾无群的本事,他发现这位隐相不来做出使的使臣有些可惜了。

    山下客人在等候。

    山上偌大个火神庙中倒是冷冷清清,香烟缭绕,四周是零星戒备的侍卫。

    主殿内,兰贵妃和女儿太叔欢儿正跪在面目狰狞的火神雕塑下虔诚祷告,面容虔诚的母女二人皆貌美。

    前来通报的守山将领到了主殿门口,被门外等候的太监伸手拦下。

    守山将领朝内瞅了眼,发现正在祷告中,的确不宜打扰中断,遂与太监嘀咕耳语了几句。

    太监微微点头,略摁手,示意其稍等。

    殿内旁立肃穆的庙祝,往门口多瞅了两眼,将门外动静尽收眼底。

    母女二人祷告完毕起身,兰贵妃招手示意了一下,立刻有宫女近前,奉上天下钱庄的金票给庙祝。

    “我母女二人上山,兴师动众,叨扰了贵庙,一点香火钱略表心意。”兰贵妃示意庙祝收下。

    “贵妃娘娘言重了。”庙祝双手接了金票,先行礼谢过兰贵妃,又对太叔欢儿行礼,不过礼后却送了句话给太叔欢儿,“观公主气色,当远嘈杂之人,多近清净之人,方可心清神安避开厄运!”

    不管皇室还是平民,对这些迷迷叨叨的说法总是心存几分敬畏的,否则也就不会有这火神庙的存在,这母女两个也就不会来这里。尤其是这庙中掌管,身上或多或少总会给人一种迷离色彩感,易拐人感思。

    庙祝突然冒出这话来,似乎切中了什么,本欲转身离去的兰贵妃当即止步,请教道:“敢问庙祝,何为嘈杂之人,何为清净之人?”

    目中略有期待,她心中的凄苦实在是无处可倾述,本以为自己女儿是陛下的掌上明珠,将来定能嫁个好郎君,女儿既能得幸福,自己年老色衰后也能有个依靠,谁知陛下绝情,竟让女儿委身给陈长功。

    需知她也不过才三十来岁,陈长功年已五十多,却要娶她的女儿,让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喊她娘?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她也向太叔雄哭求过,那可是你最疼爱的女儿啊,你怎能忍心?

    可是没用,一句话不慎,还惹来太叔雄的震怒。她也知道,事关国运之战,这群男人尔虞我诈,搅起的跌宕风云中,她一妇道人家就是这风云中的一片叶子,随风起落,说什么都没用,最后不得不从。

    最后不得不面对现实之下,也只能自我安慰,陈长功年纪大就大些,一旦立下大功,多少也算是个依靠。

    可谁想,尹除那老混蛋,竟不把公主放在眼里,竟无视皇命,不肯让陈长功和公主脱离险境送回也就罢了,竟还亲手将陈长功给杀了!

    她闻知消息后,如遭五雷轰顶,女儿这般之后还如何嫁人?稍微有点地位的男子,谁敢娶她女儿?

    她当场就晕倒了,醒来后哭泣,也找到皇帝哭泣,求皇帝严惩尹除,恨不得皇帝灭尹除九族才能泄心头之恨。

    哪知皇帝只是黑着一张脸,没有严惩尹除的意思不说,还警告她,不准哭,不得对任何人提及尹除杀陈长功之事,还命她严令身边的人不准泄露半字,否则就让她一张嘴永远也开不了口!

    之后更是大肆封赏陈长功的妻儿,简直视女儿的遭遇如同无物,如同送给陈长功的玩物一般,皇帝这般绝情,这样做,让女儿情何以堪,让她情何以堪?

    女儿回来后,亦整日里以泪洗面,皇帝连看都没来看过一下。

    连番不幸遭遇降临,闻悉来火神庙祭拜能焚毁厄运,不管是有用还是没用,不管女儿愿不愿意,她都硬拉着女儿来了,希望,祈祷火神能消除厄运。

    此时听得提醒,不免心弦一动,想求得真解。

    庙祝平静回道:“祸出口出,人言可畏,多话之人必多事,清净之人寡言!”一副言尽于此的样子,躬身送客。

    兰贵妃似懂非懂,心里琢磨,可不是祸出口出、多话之人必多事么,若不是那个邵平波多事乱说,女儿焉能遭此劫难?人言可不是可畏么,如今不知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她们母女的脊梁骨。

    至于清净之人寡言,她有点不明所以。

    “谢大师示言!”兰贵妃也略欠身谢过,之后母女二人出了大殿。

    一走出,等候在门口的太监立刻上前禀报道:“贵妃娘娘,李将军有事禀报。”

    兰贵妃看向守山将领,问:“李将军,何事禀报?”

    李将军上前拱手道:“大行令郭文尚郭大人领宋国贵客前来火神庙游逛,贵妃和公主行驾在,已经封锁南陵山,郭大人请娘娘开恩,放一行上山。”

    兰贵妃有些意外,“什么贵客竟有劳郭大人亲自陪同?”

    李将军:“贵客乃宋使麦德满,不过郭大人告知,真正的贵客是宋国‘隐相’贾无群,事关国事,望娘娘体谅。”

    兰贵妃脸上神色略有不满,听这话里的意思是,她这个贵妃娘娘不放他们上山还不行了。

    然而不高兴归不高兴,她这个娘娘只是地位尊崇,面对国事的话,她与郭文尚之间,还真的只能是郭文尚说的算,真要误了什么国事,她是吃不消的。

    “什么隐相,这是个什么官职?贾无群是个什么人,本宫为何从未听说过?”兰贵妃皱眉问了句,让她低头,她总得知道是哪位主吧,不可能连谁都搞不清楚就轻易低那个头。

    “这…”李将军沉吟道:“末将也不知是什么人,但看样子不是一般人。娘娘,郭大人能亲自陪同,并对其客客气气,应该并非儿戏。”这是在提醒对方,不要在这种事上较劲,讨不了好,会吃亏的。

    他也得了郭文尚的嘀咕提醒,事关国事,不要让贵妃娘娘坏事,否则陛下那边怪罪下来,你李将军不知轻重是吃不消的。

    倒是一旁的一位老太监出声了,“娘娘,这个隐相贾无群,老奴倒是略有耳闻。”

    兰贵妃哦了声,“说来听听。”

    老太监道:“此人乃是宋国丞相紫平休家中的供奉,传言紫平休盘踞宋国相位多年,背后有赖此人出谋划策,对宋丞相颇有影响力,因此有‘隐相’之称。隐相只是外界传言中的称呼,并非是官职,听说此人并无任何官职傍身,前宋皇牧氏曾招他进朝为官也被他拒绝了,乃一介白身!”

    兰贵妃一听神情略肃,贾无群她不知道,但紫平休焉能没听说过,那可是在宋国位高权重多年的丞相,牧氏皇权倒后依然能位居丞相之位不倒,其在宋国的地位可想而知,而这个贾无群却对紫平休有影响力,难怪了。

    一旁又有一位随行护卫的女修士出声道:“这个贾无群我也略有耳闻,此人曾不知天高地厚跑到缥缈阁胡言乱语,结果被缥缈阁将舌头给连根拔了,扔去了喂狗,成为一时之笑话,被人戏称为贾无舌!”

    “啊,拔了舌头喂狗,竟有这种事?没了舌头,那岂不是成了哑巴…”兰贵妃忍俊不禁,然笑容又忽一怔,不知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眼正殿内高高在上的威严慑人的火神雕像,又慢慢回头看向女儿。

    沉默寡言的太叔欢儿闻听此言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正好看向母亲,见到母亲眼神,她大概知道母亲想到了什么。

    “难道真是火神显灵了…”兰贵妃嘀咕了一声。

    PS:感谢“一尘喜欢老跃”的小红花捧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