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三八章 这不是回京成亲来的
  邵平波意味深长的“哦”了声,转而走到少年面前,露出比见之前一路任何人都客气的神态,恭恭敬敬拱手行礼道:“见过赵公子,下官正在督办里通敌国奸细一案,还望公子不要妨碍。”继而从袖子里翻出一面令牌给对方看。

  赵玉君指向自己母亲,怒道:“话说八道什么?里通敌国奸细和我母亲何干?你们可有证据!”

  邵平波恭谦道:“只是带回去问话,还请公子不要干扰办案!”

  赵玉君:“笑话!无凭无据,凭何抓人?”

  邵平波:“公子这是非要阻挠不可吗?”

  “一切等家父来了再说!”赵玉君转身喝斥道:“来人,速去官署通告父亲…”背后突唰一声响,他自己亦僵在了原地,缓缓低头,看向自己胸口冒血的部位,一截带血剑锋!

  邵平波腰间宝剑突然出鞘,已一剑刺穿了其心窝。

  赵府的人惊呆了,黑水台的人也惊呆了,就连邵三省也懵了,谁都没想到,谁又能想到邵平波竟敢直接对赵公权的儿子下杀手,而且是当场突然拔剑而杀!

  “君儿……”被押的一名美貌妇人突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欲挣脱束缚抢救儿子,然却被人给控制的难以摆脱。

  邵平波抽回杀人剑,赵玉君噗通倒地抽搐着,鲜血在地面流淌。邵平波手中剑在其身上拭了拭血迹,而后面无表情的将宝剑归鞘,冷眼扫过四周,“再有抗拒者,同此论处!”

  赵府上下在场的人皆吓得战战兢兢,无尽恐惧感袭来,皆闭嘴,之前还有叫嚣者。

  那撕心裂肺哭喊的美貌妇人已是眼白一翻,晕了过去。

  “大人,这…”一名黑水台人员惶恐近前,邵平波抬手打住了他的问话。

  “大公子!”邵三省亦惶恐近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副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纸笔!”邵平波吩咐了一声,之后抬手指向不远处走廊摆放花瓶的高几。

  邵三省立刻让人去取纸笔来,同时让人把那张高几搬了过来。

  高几摆在了邵平波跟前,纸笔也送到了,邵平波偏头示意了一下,“继续办你们的差事。”

  黑水台人员当即将抓捕的人员陆续押出去,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邵平波竟俯身以手中笔去蘸地上赵玉君的鲜血,然后站在高几前落笔纸上写字,竟以赵家幼子的血来当笔墨。

  前些日子的阴雨散去,好不容易来的好天气,然阳光明媚下,一袭披风,且风度翩翩的男子竟站在尸体旁以人血写字,赵府上下不知多少人感到不寒而栗,再也没人敢摆赵大人家的气焰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邵三省凑近邵平波身边,极为忐忑道:“大公子,您这样做,如何向陛下交代?”

  “这封书信就是给陛下的交代,这些人逼宫陛下,也该知道轻重了!”邵平波下笔平稳,不疾不徐道:“赵大人不是在朝堂上叫的欢吗?我那口血不能白吐,总得有人付出代价,拿他儿子的血来偿,也算是勉强凑合!”

  邵三省很是不安,“您这样的话,满朝上下不会放过您的。”

  邵平波:“你从哪看出他们打算放过我了?我不杀,我不反击,他们就能放过我不成?我越是忍气吞声,他们越不以为然!既然容不下我,既然非要把我往死里逼,既然非要跟我对着干不可,那就来吧!”

  “老邵,不让他们怕,不让他们长长教训有所忌惮,他们今后将越发肆无忌惮!我也不想走到这一步,如今我已没得选择,是他们逼我的!就凭他们也想扳倒我?不是我小看他们,一群碌碌之辈而已!”

  邵三省沉默了,想想,的确是这个理,心情也渐渐沉稳了下来,问:“事闹大了,陛下很快会派人来阻止,后面的人怕是不好动了。”

  邵平波又俯身蘸血,起身落笔再写,“你放心,陛下会坐视的。”

  信写好了,搁笔,揭起带血的纸张吹了吹,递予,“死人了,必然要惊动陛下,不给陛下个交代是不行了。密封,命黑水台立刻转呈陛下!”

  “是!”邵三省艰难应下。

  信卷好塞进了一只金属小筒内,打了封印,而后一黑水台人员揣了信在身,快速跑出赵府,飞奔上马,直接纵马去了皇宫。

  不一会儿,邵平波等人出了赵府,一群人上马再次赶赴下一家。

  庭院中间,一具尸体静静躺那,一群下人不敢靠近,赵公权的正室夫人也吓坏了,由媳妇太叔氏搀扶着陪着,皆心有余悸。待到回过神来后,正室这一房的人才发现,除了这一房,另三房只要在家的全给抓了,不管男女老幼。

  就在邵平波等人走后没多久,就有数骑飞奔而来,内史赵公权在护卫的陪同下匆匆返回。

  其实邵平波等人一来,一掀开动静,就立马有人悄悄翻墙跑了,跑去向赵公权通风报信去了,接到了消息的赵公权这才紧急返回。

  “老爷,您怎么才来啊……”管家一见他,噗通跪下了,当场嚎啕大哭。

  “哭什么哭,怎么回事?邵平波人呢?”赵公权怒斥,也的确是怒了,一听到消息就怒了,好一个胆大的邵平波,竟敢闯他这个内史大臣的家来找事,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忽看到不远处倒在血泊中的人,有些惊呆了,难以置信着快步上前,看清了死者面容后,惊呼跪地抱着,“君儿!君儿!法师,法师,快救人,快救人啊!”

  还救什么救,不用救,一看就知道没救了,旁人只能上前劝他节哀。

  小儿子,大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赵公权真正是痛彻心扉了,也是一场嚎啕大哭。

  家中就这一个儿子未婚娶,当初朝堂之上,七公主逼婚,他尚不肯,想不到如今竟在家里遭人毒手。

  悲痛欲绝之下,赵公权竟起身揪住一位家中的护卫法师,“竟连我家人也护不住,竟容人在我家行凶,我养你们干什么吃的?”

  那修士为难道:“大人,对方气势汹汹而来,来者皆是黑水台的人,又手持陛下令牌,我等不知何事,不敢擅动,也不敢动他们啊,伤了他们分毫的话,怕给大人惹麻烦啊!”

  也得能伤的了才行,太叔雄派去随行保护邵平波的人皆是修士中的高手,岂容他们妄动。

  赵公权一把推开他,咆哮道:“谁杀的,是谁杀了我儿?”

  管家痛哭道:“是邵大人,是邵平波亲手所杀,他当众拔剑,一件刺死了公子!”

  “啊!”赵公权一把揪住胸口,心口揪心的疼,挥手指向一群修士,气坏了,“你们,你们立刻去,立刻去给我把他给抓来,老夫要手刃这狗贼!”

  众修士面面相觑,一人答话道:“大人,那可是黑水台的人,整个京城,除了陛下,无人敢擅动啊!我们不敢呐。”

  管家上前扶住了赵公权:“大人,二夫人、三夫人和四夫人,还有几位公子和小姐都被邵平波给抓走了,邵平波手上握有人质,不可妄动啊,现在得想办法救他们啊,大人,快去找陛下吧!”

  “陛下?是,陛下,走,老夫要进宫……”赵公权一声咆哮,疾步而去,竟没留心到正室夫人那一房尚在。

  ……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

  御书房,陶略匆匆闯入,大惊失色模样。

  案后忙于批阅文书的太叔雄抬头瞥了眼,“何事慌张?”

  陶略苦着脸道:“陛下,邵大人带着黑水台随行直接闯入了内史赵大人家,当众杀了赵大人的小儿子!”

  “啊!”太叔雄大吃一惊,手中笔惊的啪嗒落下,猛然站起,怒道:“他疯了吗?不是让你盯着他吗?”

  陶略一脸为难:“据下面人报,邵大人突然拔剑出手,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谁都没想到他竟敢亲手在赵府行凶,都没来得及反应…陛下,这是邵大人派人呈报的血书。”

  “血书?什么东西?”太叔雄一把将信抢到手,打开一看,果然是血字,但字迹工整,不像是逆境情况下的血书,没看内容,忍不住先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的确闻到一股血腥味,问了句,“什么意思?”

  陶略提醒道:“下面人报,邵大人在赵府要了支笔,当众蘸了赵大人幼子的血,写下了这封给陛下的呈报!”

  “这家伙是疯了还是活得不耐烦了?”太叔雄震怒,再看血书内容,渐渐的,脸上怒色竟慢慢消了,看完,血书慢慢垂下了,目光一阵闪烁,忽冷笑一声,“这不是回京成亲来的,而是来找满朝的人算账来的,他吐的那口血,看样子是先算在了赵公权儿子身上!”

  陶略试探道:“陛下,老奴先看了眼这血书内容,不敢擅作主张,因而没有命黑水台的人阻止邵大人继续。陛下,您看,是不是要传话阻止?”

  “阻止?阻止什么?一帮狗东西,竟敢逼迫于孤王,也是该有人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太叔雄晃了晃手中血书,“还是咱们这位邵大人的手段厉害啊!孤王还真是没看错人,这一回京,就行雷霆手段横扫,孤王倒要看看那帮逼宫的家伙能不能挡!好戏还在后面,这婚事,怕是要泡汤了!”

  ps:今晚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