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二四三章 你不是简山月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侍弄花花草草的贾无群察觉到了,回头看了眼元从,目中略有疑问。

    元从低声道:“我们的住址没有外泄,不会有人主动找上门。”已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并挥手对魏多示意了一下。

    魏多立刻闪身到了门口,通过门缝朝外查看。

    咚咚敲门声已响起,魏多回头朝这边做了个手势,又摇了摇头,表示有两个人,但不认识。

    元从略摆手,示意不要理会,想装作院内无人,希望对方能自行离去。

    然“咚咚”敲门声一直响个不停,待到敲门声停止,却见门栓咣当一声自行跳开了,明显有人施法打开了。

    门也被直接推开了,一人径直闯入,魏多立刻闪身拦住,问道:“来者何人?”

    门外,一辆马车堵在门口,一人进来了,还有一人坐在车辕上貌似车夫,冷眼斜睨院内。

    刚质问一声的魏多似乎瞬间没了阻拦的底气,闯入者步步入内,魏多步步后退着。

    待到角度能看清了,元从这才发现,对方扬手亮出了一面牌子,代表缥缈阁人员身份的牌子。

    找上门的是缥缈阁的人?元从瞳孔骤缩,目光下意识扫了眼四周,担心是不是暴露了什么,是不是冲自己来的。

    贾无群手中的一株杂草捏紧了,面色凝重。

    他对缥缈阁可谓有别样的印象,且印象深刻,那些人不想讲道理的时候根本不理会任何道理,他的舌头就是被缥缈阁拔的,那痛苦滋味,那情形,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

    来者一手后挥,门自动关上了。

    逼退了魏多后,来者一拉腰带,敞开了外衫,露出了掩饰在内的缥缈阁服饰,手中牌子也朝元从这边亮了亮,问道:“贾无群?”

    贾无群松落了手上的的杂草,点了点头,口不能言,只能是拱手行礼。

    元从和魏多也默默拱手行礼,倒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这天下还没什么人敢假冒缥缈阁的人。

    当然,也有过,不过最后的结果基本上都无一幸免于难,缥缈阁可谓是不惜一切代价缉拿,基本上都死得很惨。

    来者收了身份牌子,又重新将衣衫裹好,遮掩住了里面穿的缥缈阁服饰,之后才漠然道:“劳烦三位跟我们走一趟。”

    元从问:“敢问尊使所为何事?”

    来者道:“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径直走向了魏多,大喇喇的出手,在魏多身上连点几下,封禁了魏多的法力使用权,而魏多亦不敢有丝毫反抗。

    来者继而又走向了元从,同样的,快速出手,封禁了元从的法力,元从目光闪了闪,也未反抗。

    来者又伸手搭在了贾无群肩头,施法查探了一下,发现的确不是修士,也就撒手了。

    将修士都给制住了,对方似乎也放心了,偏头示意了一下,“走吧!”

    他自己先转身而去,打开了大门,在门口等着。

    贾无群看了眼元从,元从微微点头,且在他后背轻推了一下,示意听对方的。

    三人走出小院,来人把他们三个赶上了马车,之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车帘子一放,车夫吆喝了一声,驾驭着马车出了巷道,来到了街头,一路而去,无暇京城繁华,直抵城门。

    正逢战时,盘查较严,然车夫亮出了一块不知从哪弄来的通行令牌,盘查之人立刻放弃了盘查,直接放行了。

    出了城,马车越跑越快,车夫挥鞭催行的声音连连,车轱辘抖的厉害,车内也越来越颠簸了,法力受制的人也须抓牢了才能坐稳。

    贾无群不时查看车内陪同的缥缈阁人员的神色反应,时皱眉头,在琢磨缥缈阁的人到底所为何事。

    魏多更是满头雾水,心中略有惶恐。

    元从自我感觉最是心中有数的,怀疑是冲自己来的,若真是冲自己的话,只来两个人未免说不过去,因搞不清缥缈阁究竟有何布置,加之又在齐国京城内,人多眼杂,不敢轻举妄动。

    琢磨了好一阵后,元从还是忍不住问了声,“尊使召见,所为何事?”

    陪同的缥缈阁人员冷冷看了他一眼,“闭嘴,不要多话!”

    元从、贾无群、魏多相视一眼,皆沉默了,心中各自揣摩,皆在等最后的结果出现。

    马车跑了足有半个时辰的样子,车内人突然感觉到马车减速了,并拐了方向,通过荡动的车窗帘可以看到,马车竟下了官道,竟强行颠簸进崎岖不平的山中。

    也无法在山路行进,马车只是拐入了一处山坳,能遮挡外界直接看到的视线后便停下了。

    车帘一掀,陪同者跳了出去,在外喊道:“下车!”

    车内人能看到车夫已经下车了,正高度警惕观察四周的样子。

    车内三人不得不从,一个个陆续下了车,也一个个打量着四周。

    谁知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元从已被人抓了一只胳膊腾空而起,另一人则抓了贾无群和魏多飞跃紧跟。

    山中一路蹿行,没一会儿便遁入了深山之中,最后落入一处僻静山谷,被抓三人也又被松开了。

    三人打量这山谷中的环境,明显是人迹罕至之地,又不见其他人,真心不知为何把他们带来这。

    马夫负手盯向了贾无群,“贾无群,缥缈阁有话问你,问什么答什么,不得有任何隐瞒。”

    贾无群拱手点头,表示遵命。

    马夫问:“晋国,七公主逼婚邵平波是否是你在背后唆使?”

    此话一出,三人皆有些意外,把他们带到这偏僻地方就为问这事?

    元从目光闪烁,心中狐疑,难道不是冲自己来的?

    贾无群愣了一下,略犹豫之后点了点头。

    马夫问:“目的何在?”

    贾无群指了指自己嘴巴,又指了指元从。

    马夫显然知道他的情况,“嗯”了声,同意了。

    元从走到了贾无群身前,感受到指划内容后,代言道:“据我所知,缥缈阁不会干预世俗之事。”

    马夫淡定道:“并非干预,而是缥缈阁之惯例,只为掌握情况,不要多想。”

    原来如此,贾无群点了点头,也不敢隐瞒,也知道被缥缈阁盯上了瞒不过去,因为事情的最终目的还是要爆出来的,这个时候欺骗的话,回头不但是他脱不了身,只怕整个丞相府都要受牵连。

    指划在元从身后,将目的老老实实交代了出来。

    马夫听后又问:“若不能逼死邵平波,下一步你准备如何?”

    贾无群又老老实实将下一步的计划给交代了。

    知道了这个结果,马夫和另一人相视一眼后,再问:“你与邵平波无冤无仇,为何害他,何人指使?”

    贾无群:“南州商朝宗!”

    魏多心中暗暗狐疑,不是赵雄歌么?难道在说谎骗缥缈阁?

    马夫惊讶:“焉敢胡言乱语,你怎会替商朝宗办事?”

    贾无群苦笑,又将商朝宗如何把他秘密骗去详细经过讲了下。

    元从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他两眼,也是现在才知道牛有道是怎么弄出这位的。

    洞悉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马夫盯向了元从,问:“你是何人?”

    元从沉默了,他是何人,不能说!

    唰!对方突然出手,一把撕下了元从脸上的假面,露出了真容,正是紫金洞已逝太上长老钟谷子!

    整个人没了从前垂垂老矣的样子,精气神各方面都显得年轻了不少。

    只这一瞬间,元从目中瞬间闪过凶光,两眼略眯了起来,冷眼扫过四周后,又快速观察着四周。

    手上扯了假面的马夫愣了一下,讶异道:“我见过简山月,你不是简山月,你究竟是何人?”

    不但是他,另一位也对钟谷子陌生的很,两人都没见过钟谷子。

    没见过也正常,钟谷子是紫金洞太上长老,平常本就不太轻易露面,更何况后来长期躲在龟眠阁。

    别说他们,就连魏多和贾无群也没见过他,也不认识。

    元从不言不语,倒是深吸了一口气,后背渐渐弓起。

    马夫怒了,“看来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非得给你点颜色才肯招认!”突一爪扣向元从肩膀,欲施以惩处。

    然后背略弓的元从突然挺胸,一股慑人的强悍气息荡开来。

    马夫大吃一惊,抓去的五指悬在对方肩头寸许,竟难以再进分毫。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元从单掌一翻,已迅若雷电印在了他胸口。

    咣!马夫狂飞而出,一口鲜血当空狂喷,撞在了山壁跌落在地吐血不止,已是难以动弹。

    “你”另一缥缈阁人员大吃一惊,自己可是亲手在对方身上下了禁制的,怎么回事?

    他很快意识到了不妙,对方的实力太强悍了,伙伴在对方面前竟无招架之力,自己又岂是对手,迅速闪身而逃。

    元从五指虚空一抓,自己的假面归来到手,人影瞬间闪离原地,顷刻间追上了逃者。

    逃者还未逃出山谷,人在半空发出一声惨叫,元从单爪轻易破了他的护体罡气,老鹰抓小鸡似的,五指插进了他的后背,直接连皮带肉抓住了他的脊椎骨在手。

    不带任何迟滞的人影凌空闪身倒回原地,看得魏多倒吸一口凉气。

    嘎嘣!元从捏碎了手上的脊椎骨,随手将逃者投掷在地,快速冷眼扫视四周。

    贾无群惊呆了。

    魏多至少还看清了怎么回事,贾无群却只见人影忽闪几下,两个缥缈阁人员已经重伤在地,这变化跟做梦似的。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