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二四五章 魔典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好!”元从点头,立刻交代魏多执行。

    魏多匆匆将情况编写,放飞了传讯金翅,之后又立刻联系了宋国在齐京的密探。

    之所以有此联系,是因为一行的飞禽坐骑交给了对方看管,现在要让对方送达指定地点去。

    将一切事情办妥后,魏多返回,这边立刻再将那马夫送入马车。

    几人登车后匆匆离去,直接出了京城,抵达约定地点后迅速乘飞禽坐骑而去,马车则送给了碰头的宋国密探。

    ……

    妖魔岭,已经落脚在“天都客栈”的牛有道和云姬出来了,在此地城中溜达。

    一座开山而建的城,主体颜色是黑色,与摘星城等地的人文氛围果然不同,如其地名,大多是妖魔鬼怪在此买卖交易,四海的妖魔鬼怪也大多云集于此。

    牛有道和云姬都易容了,云姬甚至是扮成了男人模样。

    进出客栈时被一群散修围上的情形,是何等的眼熟,令牛有道有些精神恍惚。

    没搭理那些散修,继续前行时,云姬问了声,“有心事?”

    牛有道叹了声,“想起…还有件事没做!”

    云姬问:“何事?”

    牛有道摇了摇头,云姬也就不问了,在一起一段时间后,也如同管芳仪的感触一样,问不到的就不用再问,问了也不会有答案。

    其实这次,管芳仪是想跟着一起来的,但牛有道不肯,惹得管芳仪颇有些不高兴。

    然牛有道不带她自然有不带的原因,如今管芳仪基本上已经是茅庐别院表面上的领头人物,贸然消失有些惹眼,而云姬则不一样,一贯低调,有些日子不见也没关系。

    妖魔岭城中一阵闲逛,两人进了一座商铺,留仙宗的商铺。

    逛商铺是假,取东西是真,柜台前打出了暗号,掌柜的也没多说什么,一颗密封的蜡丸给予。

    牛有道拿了东西就走,掌柜的也不知怎么回事,也不知对方身份,也不打听,总之是遵上面的法旨行事,有人送来东西,又有人来取东西而已。

    拿到东西的两人出了城,在一偏僻之地捏碎了蜡丸,里面一张纸,摊开一看,是一幅简易地图。

    以妖魔岭为坐标,仔细对比了一阵后,两人改道而去,遁入了苍茫起伏却几乎是寸草不生的山峦深处。

    两人最终来到了一处雪山峡谷,在奔腾咆哮的河流中端找到了一处断崖裂缝。

    落在断崖裂缝外,闻到里面飘出的一股酒香,牛有道微微一笑,示意云姬在这守着,自己闪身而入。

    云姬倒是习以为常了,知道这人背后四处沟通着,不知还藏有多少秘密,见什么人、干什么事都不奇怪。

    裂缝内部是一处天然的空洞,有雪水顺着上部裂缝滴滴答答,永远滴落着。

    外面寒冷,洞内却有一股恒温似的暖意。

    洞内深处有一只月蝶翩翩,幽幽光亮下,是一处山壁石窝,窝里一个酒鬼侧躺,正抱壶畅饮,正是赵雄歌!

    牛有道先在洞内四处搜查了一阵,最后才闪身落在了石窝旁,看着眼前的这个醉鬼。

    赵雄歌醉眼闪烁,盯了他一眼,不知来者身份,自顾自饮。

    “好久不见了。”牛有道轻笑一声。

    一听这声音,送往嘴边的酒壶僵住,赵雄歌一双醉眼似乎瞬间清醒了,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牛有道抬手伸向后脖子,揪起一层皮,扯下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真容,笑眯眯看着对方。

    赵雄歌的表情顿时很精彩,犹如凡人见了鬼一般,两眼珠子差点没蹦出来,转瞬又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指着他,“你…你…你……”竟说不出完整话来。

    牛有道呵呵道:“我怎么了?喝醉了还是怎的,这么快就不认识了?”

    他正欲迈步走近,赵雄歌突指着喝斥道:“你别动!”

    牛有道愣住,只见赵雄歌围着他转了两圈,站到正面后,酒壶系在了腰上,竟伸双手在牛有道脸上一顿揉搓。

    被一大男人这样,牛有道受不了,两手扑开对方的非礼,“你哪来这毛病?我明说了吧,本没打算露面见你,但有些事情我不露面你怕是不肯对袁罡说实话。我问你,你怎么知道川颖是乌常的人?”

    一听这话,赵雄歌顿时确认了,也明白了,就感觉之前袁罡的手段不一般,也奇怪茅庐别院的人离开紫金洞后为何没按牛有道生前的约定来妖魔岭,反而在南州府城落脚了,感情背后还是这厮在作怪,在掌控局面。

    一切疑惑到此,都迎刃而解了,怪不得还会想办法帮上清宗谋后路!

    “你竟然还活着?”赵雄歌满脸的难以置信,眼中真正是透着惊喜。

    牛有道:“怎么听你这话好像巴不得我早死似的,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不成?”

    赵雄歌又抓起酒壶,痛快地连干几口,方摆手道:“我不是这样意思,只是…我得到的消息确认你已经死在了圣境,九圣还亲自验明了你的尸体,怎么可能有假?”

    牛有道:“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应对。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知道川颖是乌常的人?”

    赵雄歌的惊喜神色消失的很快,“这和你没什么关系,记住小心些那个川颖便可。”

    牛有道:“什么叫和我没关系,你知不知道,川颖在圣境找过我,表现的很热情,接近我的意图很明显,如今又找上了唐仪,这背后肯定藏有什么目的,我不清楚,但你肯定知道些什么。”

    赵雄歌沉默了一阵,徐徐道:“我知道的事情和你无关,不要多问,卷入了对你没好处,这是我和乌常之间的事。”

    牛有道乐了,“我说赵师叔,到了现在,你还认为我和乌常无关?我假死逃出圣境,已经是和九圣对着干上了,别说乌常,只要知道我还活着,九圣没哪个会放过我。”

    “我再重复一遍,你听好了,我现在已经和九圣对上了,双方交手,我处于绝对的弱势,所以才不敢出来见人,如今乌常的手已经伸到我边上来了,我若不掌握情况的话,我若不知道乌常为何这样做的话,擅自帮上清宗会是什么后果?一旦做出错误的决断会害死很多人的。”

    “你起码得让我心中有数吧?我心里若一点底都没有,还敢去帮上清宗吗?”

    赵雄歌不吭声,闷声灌酒,牛有道也不急,看着,等着。

    好一阵后,赵雄歌忽吐出一口气道:“乌常在找一样东西。”

    牛有道立问:“什么东西?”

    赵雄歌:“魔教秘典!”

    牛有道狐疑,“凭乌常如今的实力和修为,早已超越整个魔教,区区魔教秘典值得他如此在乎,且如此拐弯抹角吗?”

    赵雄歌:“魔教有个秘密传说,魔典其实是武朝开国皇帝商颂的皇后离歌所著,魔典上有离歌记载的一些秘术。离歌失踪前,将魔典交给了身边的一个心腹侍女保管。那侍女便是魔教的开山祖师,也是魔教的第一任圣女,此后魔典由历代圣女保管。”

    “乌常权势凌驾整个魔教后,欲破坏魔典由圣女保管的规则,想拿到自己手上参研其中秘密。然而上一任圣女死后,魔典便失踪了。因我和圣女的关系,乌常一直怀疑我知道魔典的下落。为此,乌常在我身上,下尽了工夫,对我用尽各种折磨,也未能探到魔典下落。也许是怕弄死了我,再也无法得知魔典的下落,不敢对我做的太过,才放了我一马。”

    “前前后后的,乌常在我身上使过的办法太多了,耍尽各种心机。川颖接触唐仪,你那边突然传消息打探他们的谈话内容,后又告知说你根本没有托付过川颖,加上他进出圣境的身份,我立刻猜到是乌常的阴谋。”

    “你刚才说川颖之前在圣境接近过你,我就越发能确认了。不管是之前接近你,还是现在接近唐仪,恐怕皆因看出了我在乎上清宗,想以上清宗为针对我的突破口。唉,当年上清宗差点遭遇灭顶之灾,我也许不该出面照拂,继续和上清宗保持距离的话,他也许就不会盯上上清宗。当年的出面,对上清宗来说,也不知是祸是福,也只能是能保一时算一时。”

    “原来是这样…”牛有道若有所思点头,摸着下巴嘀咕道:“竟然是离歌留下的密著,这风声要是传出去,九圣怕是要抢的打破头了。”

    赵雄歌斜睨,“你想害死我尽管泄露出去便是。可你别忘了,我知道你还活着。”

    牛有道呵呵道:“行啦,我们就别互相威胁了。对了,那魔典在不在你手上?”

    赵雄歌:“不在!我不是魔教的人,魔典怎么可能在我手上?”

    牛有道忽嗤声道:“少来这套,别人也许不清楚,我却是清楚的很,魔典就在你手上!”

    赵雄歌:“你喜欢瞎猜,随便。”

    牛有道:“我瞎猜?我问你,郡主脸上的鬼脸是怎么回事?”

    赵雄歌:“魔教秘术所致!”

    牛有道:“鬼的魔教秘术!我看是魔典上的秘术吧?真要是一般的魔教秘术,凭商淑清的丑脸名声,魔教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能瞒得过魔教的人?能瞒得过乌常?还有,鸦将炼制之法是怎么回事?连他妈乌常都不知道的破绽,你居然知道怎么破解,你糊弄鬼呢?”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