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四六章 大将军在此!
  不管他怎么说,赵雄歌显然是打死也不承认,慢悠悠道:“那只是我听说的,究竟能不能破解我也不能确认。”

  牛有道乐了,袖子一翻,单掌托出一物,“看看。”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只见是一块圆形石头,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赵雄歌狐疑道:“什么?”

  咔嚓!牛有道干脆自己给捏碎了,掌中圆形石头碎裂四落,一颗闪烁着活性红光的心形物出现,令两人所站的石窝位置都被红光笼罩,此物还浮荡出一种沁人心脾的芬芳。

  赵雄歌愕然:“什么?”还是不知是什么东西。

  “你还真是没见识。”牛有道随手抛了过去,“我从圣境带出来的,仔细瞅瞅。”

  赵雄歌一把接住,翻看着,反复闻着,目光落在果蒂上后,两眼猛然睁大了几分,“这…这难道是无量园里的…”

  牛有道一脸讥讽道:“这得亏你的破解鸦将之法,不然还真没办法弄到。”

  赵雄歌无语,也没听说无量园失窃,加之牛有道假死脱身,他还以为牛有道还未成功使用破解之法,故而抵赖,没想到已经得手了,之前死不承认的话似乎有些编不下去了。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面对这种东西,他也有些不淡定了,“袁罡那边联系我时,我就猜到你在打无量果的主意,还真给你偷到了。可若真是无量园失窃,哪能如此风平浪静?”

  牛有道:“能让九圣发现吗?若被他们发现了,圣境将会在第一时间封闭,我还出的来吗?树上的东西已经被我调包了,只要一时间没发现,我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轻易露馅。”

  赵雄歌翻看了下手中东西,难以置信道:“调包?如此显眼的东西长在树上能调包?”

  牛有道:“雕虫小技,不值一提。现在,魔典在你手上,你总抵赖不过去了吧?”

  赵雄歌立生警惕,“不在!”

  牛有道呀了一声,“我说赵师叔,你这人有点不地道啊!死不承认有意思吗?”

  赵雄歌掂了掂手中物,“这东西若真有那么好偷的话,还能轮到你?还有,你居然能从圣境内逃出来,若说没圣境里的人配合,你自己相信吗?种种迹象显示,你未必就不是乌常派来的。”

  “我?”牛有道指了自己鼻子,“你还真敢想,你居然怀疑我是乌常的人?”

  赵雄歌:“那你如此关心魔典作甚?”

  “我去…”牛有道有些哭笑不得,还真别说,按对方的说法,乌常对他用尽心思,自己还真有嫌疑,摆了摆手道:“好了,我也不要什么魔典,我只问魔典在不在你手上。”

  赵雄歌一口咬死,“不在!”

  牛有道:“狗屁的不在!魔典里究竟记载了什么,我一概不知,我也不信这魔典能改变什么,否则在你手上多年,你也不至于克制不住乌常,所以我对这魔典一点兴趣都没有。我问魔典在不在你手上,是因为,若在,你不可能没看过。我只是想向你讨教,商淑清脸上的鬼脸该如何化解。”

  赵雄歌疑惑道:“这个对你来说,重要吗?”

  “重要吗?”牛有道好笑,说实话,对他来说还真谈不上什么重要,扪心自问,商淑清长那鬼样子,他还真看不上,就算长的再好看又如何?凭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还找不到好看的女人?关键是,他对商淑清没一点男女之情的感觉。

  可奇怪的是,总感觉欠了商淑清什么,也许是因为伺候自己多年,坐视不顾有违自己的为人。

  加上因自己的原因令商淑清来了个终身不嫁,如今商淑清没事还去自己的衣冠冢前一坐就是好久,搞的他有些闹心。

  话题纠缠在了魔典上,是恰好赵雄歌吐露了魔典之事,他想干脆帮商淑清解决掉那个麻烦,让商淑清早点嫁了自在,自己也就省心了,否则商淑清一直吊在那,搞的他也一直吊那闹心。

  这事他自己都解释不清楚,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重不重要不关你事,我只向你求个破解鬼脸之术。喏,拿这个跟你换,你不吃亏吧?”指了指对方手上的无量果。

  赵雄歌看了看手上的果子,之后竟毫不犹豫的随手扔了回来。

  牛有道一把接住,连这个也不要?无量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愕然道:“什么意思?我说赵雄歌,喊你一声师叔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我不管魔典在不在你手上,我也不向你讨要魔典,我对那东西没兴趣,我说了,我只要个破解鬼脸的方法而已,这也不行吗?”

  赵雄歌略摇头,盯着无量果说道:“我突破到了元婴境界就能是九圣的对手吗?不是我不想要,而是乌常对我盯的很紧,我现在还不能用这东西,一旦被乌常发现我修为突破到了元婴境,会连累很多人,上清宗更是在劫难逃。能让川颖接触你,说明他很清楚你我的关系,我突然突破了,你只怕就藏不住了。”

  牛有道怔住,忽有点佩服这酒鬼了,送出无量果以来,无论是宫临策还是钟谷子都难以抗拒此物的诱惑,都会觉得冒再大的风险也值得,唯独此人能毫不犹豫的拒绝此诱惑。

  他现在似乎有点明白了这位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能扛住乌常对魔典的索取。

  “这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你比我更需要。”赵雄歌指了下他手中的无量果。

  牛有道叹了声,“树上十二颗果子都被我摘了,我也不差这一颗。”果子又顺手扔了回去。

  接住果子的赵雄歌愕然,“十二颗都被你给调包了?”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如何能做到。

  牛有道点了点头,“没有你的办法,也得不到此物,你出力了,这东西就有你一份。至于你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我建议你藏好,等你觉得你什么时候合适使用了,再用也不迟。”

  赵雄歌也笑了,确切地说,是内心里对牛有道的欣赏,这可是无量果,可不是一般东西,如此轻易说送就送了。

  笑罢,又默了默,从腰间脏兮兮的挎包里掏出一块脏兮兮的黑布,将无量果给包裹了个严实,又塞进了挎包里,忽给出一句,“鬼脸,我破解不了,除了商淑清自己,别人怕是难以帮她破解。”

  话题又回来了,牛有道立问:“什么意思?”

  赵雄歌:“鬼脸其实是一道符咒,一道阴符!”

  牛有道:“阴符?不懂!”

  赵雄歌:“鬼脸是我对你的说法,在魔典上的记载名称为:大将军在此!”

  牛有道狐疑:“还是不懂!”

  赵雄歌:“直白点说,鬼脸其实是一道兵符!”

  牛有道顿时惊疑不定道:“阴符?兵符?难道是驾驭阴兵的兵符?”

  赵雄歌颔首:“应该是这样。”

  牛有道大惊小怪道:“我说赵雄歌,你把话给说清楚了,什么叫应该是这样?是不是这样,你不清楚吗?”

  赵雄歌:“说能驾驭世间一切阴魂有点过了,但驾驭自己亲手所炼制的阴魂还是没问题的…因为对你师傅东郭浩然的信任,我当年酒后感慨之余,无意中说漏了嘴,结果没经住你师傅的苦苦哀求,我将鸦将炼制之法告诉了他。鬼脸,也就是兵符,也就是号令鸦将的兵符!”

  牛有道惊讶,“东郭浩然会炼制鸦将之法?”

  赵雄歌默默点了点头,“乌常炼制的那点鸦将,操控那么点鸦将,还谈不上手握兵符!何况他知道的鸦将炼制之法本就不全,几代前的魔教圣女因当时形势所需,改造炼制之法后炼制出了一些守卫鸦将,乌常掌握的便是此法,并非完整的真正的鸦将炼制之法。”

  “何谓兵符?能调遣千军万马的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兵符!乌常那点把戏差的远了。手持兵符者,大将军在此,如大将军亲临,号令之下,千军万马,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方为真正有效的兵符!”

  牛有道神情抽搐,“也就是说,商淑清手握驱使千军万马阴兵的兵符?”

  赵雄歌:“大概是的。”

  牛有道:“你没喝醉吧?这种事能乱说吗?你居然跟我说大概是的?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就不明白了,据我所知,当年的宁王商建伯有三个儿子,哪个都比商淑清年纪大,他怎么会把这种兵符交给一个当时还是婴儿的女儿身?”

  赵雄歌:“听起来是有些不合理,但其实很合理,这种事不敢走漏半点风声,商建伯几个儿子都大了,突然变成鬼脸会不会惹人疑?你不知兵符炼制的秘密,所以不能理解,我却是清楚的,经常上战场面临生死的人,掌握这种兵符也的确是不合适,没有比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且是闺中女子的人更合适。”

  “你要知道留下魔典的离歌本就是女人,男子阳气太重,取阳气太重的精血不适合炼制阴魂,女子的精血反而更合适。当我听说商淑清因东郭浩然治病变成一张鬼脸后,我就知道了,他们已经启动了‘大将军在此’的兵符炼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