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五一章 贾无群,反手再击!
  邵三省走了过来,“大公子,怎了?”他看出了邵平波脸上的阴冷和不快。

  邵平波:“他让咱们以后尽量不要再和他联系了。”

  邵三省“啊”了声,“为何?”

  邵平波冷笑:“他已经是越陷越深,有本事就杀了我,不敢鱼死网破就由不得他!”回头道:“他在拿柳儿威胁我……”把掌柜的刚才的提醒说了遍。

  邵三省顿时满脸忧虑。

  ……

  一斜坡上,齐军稍作试探性进攻,便如潮水般退下了,留下了一些零星尸体。

  稍候,高品来到前沿阵地,亲自查看自己布阵后的抵御效果。

  挨着前沿巡视了一遍,确认问题不大后,又对守将再三叮嘱了一番要点,这才率众返回了中军驻守地,如今已挪窝到了一处空弃的小镇,镇上最好的一处宅院充当了临时中军帐。

  条件虽然有限,但比之住帐篷内还是好多了。

  回到挂满地图的屋里,查看各路消息情报后,看到一份来自黑水台提供的敌军动向后,高平想起了什么似的,忽问道:“邵大人如今身在何地?”

  副将道:“暂未知,他的行踪一向保密。大帅何故关注他的下落?”

  高平唉了声,叹道:“这位邵大人果然是好本事,回到京城一顿横扫,顷刻间摆平了那些麻烦,可他把朝中那些人得罪的有些狠了。我曾当面指出过他的弱点,提醒过他,他未在朝堂上呆过,不知真正之深浅,可他不听劝呐,非要跟那些人较劲,何苦来着。”

  “他这次是痛快了,可朝中那群人又岂是好惹的,尤其是一下得罪这么多,这些人一旦联手,连陛下也得让步三分,你等着看吧,那些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反扑!这位邵大人手段过激,易遭反噬,可惜不听劝啊!”

  副将道:“大帅担心他的安全?只是黑水台那边的事,咱们也不好打探。大帅若是真想知道,不妨上书陛下问问。”

  高品摆手,“我不是担心他的安全,得罪了这么多人,我保不了也不敢保,否则会给咱们自己惹上没必要的麻烦。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一旦被朝中那群人逼得走投无路了,恐会投奔他处。”

  正这时,一将入内,又递来一封消息,“大帅,京城那边的消息。”

  高品接手一看,忽哼哼冷笑一声,递予那副将道:“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反扑已经开始了,比我想象的快多了!”

  副将接了密信看后,亦摇头叹息,“朝中大人们真是好快的速度啊!”

  高品:“吃了那么大的亏,赵公权的儿子都被他杀了,一群人若是不反击,若是不打下邵平波的嚣张气焰,面子往哪搁?”

  副将面色凝重道:“他们斗来斗去没关系,只是此时乃与敌国交战之际,后方内斗成这样,万一误了战事可如何是好?”

  高品指了指他,“你呀,还是太年轻了一点。那些人和我们军人不一样,对那些人来说,若是无法在朝堂站稳脚,就算我们为晋国打下了整个天下又与他们何干?若是一群人连个邵平波都对付不了,让下面人怎么看?下面人都是墙头草,再加上他背后有陛下支持,一旦将来陛下重用这位邵大人,风向便有可能一面倒,瞬间成势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副将若有所思。

  高品忽沉声道:“立刻传书陛下,希望陛下能把他给看紧了,这位邵大人乃毒士,我不希望看到他投奔他国报复,恐对我大军作战不利!”

  “是!”副将拱手领命,雷厉风行,迅速执行去了。

  ……

  晋国文桑郡,校场上,一群新征的青壮中,几名或胳膊或腿有残疾的人被清点了出来,之后又有瞎了一只眼的之类的被清点了出来。

  郡守一看,似乎气炸了,气呼呼来回徘徊了一阵,最终停步在一青年跟前,指着其鼻子怒斥,“谢大人,这就是你负责征来的兵?”

  谢大人虽然看着年轻,但脸上已有沧桑感,面色凝重道:“大人,是下官失察!”

  郡守怒斥:“这就是你的借口不成?前线大战,事关我晋国生死,你却将这缺胳膊少腿的送往前线,是你活得不耐烦了,还是想害死我?”

  谢大人忙道:“大人,之前绝无此事发生,昨日里下官听闻新修的水渠出了事,匆匆赶往,一时未能顾上这边,还未来得及查验,待查验后定会剔除!”

  “查验?”郡守挥手怒指那些点出来的残疾,“傻子也能看出他们有问题,这还用查验?征兵的人是你安排的,我不找你问责找谁?来人,给我拿下!”立刻有几名衙役如狼似虎般冲来。

  “大人!大人……”谢大人不甘大喊,然郡守根本不听辩解,一挥手直接让人拖了下去。

  类似的事情不仅仅是发生在此地,在晋国多地同时出现,要么是征兵的负责人出事,要么是管理钱粮的人出了事,要么是说了不该说的话被人检举,要么是贪污受贿被人举报。

  总之这些人都有个共通点,全部是邵平波当年从北州费尽心思带来的学生。

  消息很快传到了宫中,御书房内的太叔雄一看奏报便知是怎么回事,气得拍案而起,黑着一张脸在御书房内来回踱步。

  ……

  苍茫山林深处,一只大型飞禽落下,溪畔垂钓的贾无群回头看去,见到跳下的人是南州的王啸,当即收了钓竿站起。

  来者自然是牛有道。

  见到元从,牛有道先恭恭敬敬行了礼,之后才走向贾无群。

  魏多怔怔在一旁看着,不知来人是谁,但看出了另两位与来人都认识。

  “先生辛苦了。”近前的牛有道对贾无群拱手。

  贾无群拱手回礼,苦笑摇头,之后伸手,元从立刻到了他身前,为其代言:“有负王爷托付,何来的辛苦。”

  牛有道呵呵道:“先生自谦了,邵平波狡诈,能脱身不足为怪,无法一蹴而就,再战便可!”

  贾无群:“缥缈阁插手了,怕是难办。”

  牛有道抬手,“不急,也不用慌,有问题解决问题,一件一件来。我此来正是奉王爷之命前来了解详细情况,先生之前布局之精妙我已知晓,却仍被邵平波给逃脱了,详细经过可摸清?”

  贾无群:“已让宋国驻晋人员搞清状况。”指划放开,对元从示意了一下。

  元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牛有道。

  牛有道接手查看,里面大致记载了邵平波返回京城后的一连串动作,看完后颔首,略有唏嘘道:“原来如此,我道他如何破的局,切入点竟是各府家眷进献的香油钱。”

  贾无群又指划在元从后背,“是我失算了,竟没看到留下有一个如此大的空子给他钻。”

  牛有道摆手:“先生不必自责,谁又能想到?我之前也未想到,也以为他无路可逃了,那厮临机应变的能力确实强悍,说实话,连我都很佩服他。话又说回来,他若如此好对付也活不到现在。不过我相信凭先生的能力,一时失算不算什么,只要重整旗鼓,定能挫败此獠!”

  这次元从出声了,“贾先生获悉邵平波脱身的消息后,已经再次反手给予一击!”

  牛有道哦了声,又有些惊疑不定道:“缥缈阁的事尚未弄清,先生又再次出手合适吗?”

  元从:“不用担心,这次不一样。先生只是授意了宋国驻晋京的人员向那几位受辱的大臣透露点风声,指点了一下反击的方向,让他们针对邵平波从北州带来的那些学生下手。”

  “学生?”牛有道略显疑惑,“邵平波此人心狠手辣,会在乎那些学生?”

  贾无群略摇头微笑,又伸手在元从背后写划,“不然!邵当年经略北州,扫除腐朽,铁腕治吏,一些新鲜之举,某在宋国亦有所关注。开设学府培养新风学子,下达北州各地历练,不顾一切逃离北州却依然不忘将一些学子带走,带走者应是他精挑细选培养出的干将,不愿舍弃!”

  “观其种种,邵此人颇有理想抱负,虽不择手段,却有兼济天下之雄心。”

  “那些学子历尽艰辛,久经磨砺,已成器,只待邵掌握大权,便可为其雄心之班底。既是邵逃离北州亦不舍之物,当击之。邵此人,驽马之躯,却怀麒麟之志,年长日久苦耗之下,早已心力憔悴,不堪受激,连绵发力,积少成多或可将其击垮。击其不舍,或有意想不到之妙。”

  “另,所抓之人不肯吐露真相,无法确认邵是缥缈阁的人,还是借了缥缈阁之势,行此事看是否有人相助,兴许可一探虚实,为我等后续应对或许可提供些许佐证!”

  牛有道微微颔首,以邵平波心狠手辣的行事风格,他不太信那群学生就能羁绊住邵平波,但贾无群既然这样说了,他也没必要辩解,反正也不影响什么,看看后面的情况再说便是。

  继而又对元从拱了拱手,“劳烦将缥缈阁找到你们的详细经过说来听听。”这也是他此来最关心的事,实在是因为事情非同小可。

  PS:感谢“王二愁”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