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五二章 不负忠义之人
  继而又对元从拱了拱手,“劳烦将缥缈阁找到你们的详细经过说来听听。”

  这也是他此来最关心的事,实在是因为事情非同小可。

  如同贾无群所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邵平波是投靠了缥缈阁,还是借了缥缈阁的势。

  若是借了缥缈阁的势还好办,背着缥缈阁干这种事对方也不敢声张。

  若真是缥缈阁的行为,缥缈阁派来找他们的人失踪了,那这边的麻烦可就大了去。

  元从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即将经过详细道来,牛有道揪住细节问了问。

  确认详情后,牛有道若有所思一番后,又问:“抓的人还没开口?”

  元从:“知道说出来活不了,用尽手段,死活不说,讨价还价谈条件,非要我们将他带去了摘星城或者无边阁之类的地方才肯说。”

  牛有道哦了声,“人在哪,我去看看。”

  元从偏头示意了一下,牛有道顺势看去,看到了不远处山崖下的一个山洞,立刻走了过去。

  贾无群和元从都跟了过去,魏多左右看了看,也小跑着跟了过去一看究竟。

  进了山洞,只见靠石壁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浑身血迹,已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了,可想而知之前遭受逼供受了多大的罪。

  见到进来的几人,难以动弹的那个马夫露出一脸惨笑,也闭上了双眼。

  牛有道居高临下打量了一下,见折磨成了这样还不招,可见为了保命还真是豁出去了。

  他慢慢矮身蹲在了马夫的跟前,“说吧,说出来,我答应饶你一命。”

  马夫又慢慢睁开了眼,嘿嘿一笑,“又来一个,看来是大人物出面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敢相信。不用费工夫了,我说了,只要把我带去摘星城,无边阁、冰雪阁或是妖魔岭都行,只要带了我去,你们问什么我答什么。”

  牛有道自然明白他要去那些地方的用意,只有去了类似邀月客栈那种地方,他才能找到保命的机会,因为他们不敢在那种地方擅自动手。

  但牛有道怎么可能带这种人去那种地方,说白了,这种人不可能留活口。

  “你叫什么名字?”牛有道又问了声。

  马夫呵呵道:“问出名字好去查么?你觉得我会说吗?”

  牛有道微微一笑,伸手捏住一片破布,已经和伤口血痂粘在了一起的破布,突然一扯。

  “嗯…”马夫疼的一阵闷哼,但闭上了眼睛。

  “骨头还挺硬,好好歇着。”牛有道拍了拍对方的脸,起身而去。

  贾无群三人相视一眼,继而也出去了。

  到了外面,元从走到牛有道身边问道:“你不想办法审一审?”

  牛有道略摇头:“这样都不肯招,我们又对他一无所知,找不到弱点,再审也没什么意义。”

  元从:“就这样作罢?”

  牛有道:“我既然来了,自然要想想办法,不能白跑一趟。”

  说话间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份卷好的地图,当场抖开了,是一幅大幅的七国地图,途中准备的。

  旁人相视一眼,不知他要干什么。

  牛有道却东张西望,最终走到一面较平的石壁前,将地图张贴了上去。

  元从走来问:“干什么?”

  牛有道反问:“人是在齐京找上门的?”

  “嗯。”元从点了点头。

  牛有道立刻屈指一弹,一缕劲风在齐京位置打出一个小小破洞来,继而又问:“你们是什么时候离开晋国京城的,又是什么时候在齐京被人找上门的?时间尽量准确些。”

  元从不解其意,但还是回道:“六天前在晋京用过午饭后出发的,三天前早晨被找上门的。”

  牛有道闭目估算了一会儿,再睁眼,四周一看,伸手虚抓一把,一根树枝飞来,落入他手后施法扫干净了分叉枝叶,做成了一根笔直的木棍,之后对比地图,在木棍上标上了刻度。

  再后,以齐京为中心,贴上木棍,依照对照刻度估算了一下,在某刻度对照的纸张位置刺破一点。

  然后木棍一扔,后退两步,五指张开对着地图虚抓,唰一声,地图上以齐京为中心的一张圆形纸片脱离了地图,飘落在了牛有道手上。

  牛有道晃了晃手中纸片,“希望能有作用查出找上门两人的身份。”

  元从疑惑,“这就能查出两人身份?”

  牛有道回头一看,结果见贾无群面露若有所思神色,遂笑着考较道:“想必先生已猜到一二。”

  元从亦回头看向贾无群。

  贾无群略默,之后上前俯身,捡起了地上标有刻度的木棍,然后走到了元从身后指划,同时亮了亮手中木棍,“先生可是以木棍刻度计算人员行进抵达的距离范围?”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牛有道笑了,“就知瞒不过先生。不错。”

  贾无群再写:“我等离开晋京,到齐京被找上门,中间时日周折,如何能准确计算距离?”

  牛有道略摇头:“无须太过精准,且以你们离开晋京的时间为准,再以你们被找上门的时间为截至,取其量。对方找你们的前提肯定是发现你们离开了晋京,待发现你们在齐京,过程中必以金翅来往传讯,中间波折所耗时间再加上布置,足以耗费一天时间,所以大可以减去一天。”

  “对方若真是缥缈阁授意的找你们,没必要大老远派人长途奔波,对方若是私下行动,无公事也不便调用缥缈阁的飞禽坐骑。也就是说,找你们的人放宽了计算,最多也是在齐京周围的两天马程之内,对方出动的缥缈阁人员必是这个区域内的人手。”晃了晃手中圆形纸片。

  元从恍然大悟。

  贾无群亦面露赞赏神色,再写:“受教了,王爷身边果然是藏龙卧虎!”

  牛有道摆手,“先生谬赞了,雕虫小技而已。”

  元从却不解道:“你是想找出这个区域消失的缥缈阁人员吗?缥缈阁内部的事,如何查?”

  牛有道看着手中截取的圆形地图,淡然道:“很好查!我不信缥缈阁内部每天都有人消失。缥缈阁内部突然有人消失了,不可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内部必然有寻找的动静。锁定了这个区域,找合适的人关注一下便知。”

  此话一出,贾无群神情一凛,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不仅仅是邵平波,商朝宗背后也有缥缈阁的人!

  元从也是若有所思,也猜到了,对此他倒不意外,牛有道能从圣境内逃出,背后没有缥缈阁的人配合是不可能的。

  牛有道瞥向贾无群的神色反应,“先生,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些事情没必要太过担心害怕。”

  转而离去,找了地方,亲笔在地图背后写下密信,然后折好,扔给了魏多,“即刻发出去!”

  这是让袁罡转发给莎如来的东西,让莎如来盯住纸片范围上的便可,否则全世界的范围太大。

  魏多照办执行。

  稍候,元从又走了过来对牛有道说,“贾先生有事找你。”

  牛有道看向贾无群,笑道:“先生何故如此客气?”

  贾无群伸手在元从背后写到:“先生,王爷可是派了人去丞相那边?”紧盯牛有道的细微反应。

  此话一出,牛有道静默了,商朝宗没派,他派了,而且是派了致命的高手去,贾无群显然猜到了什么。

  见他不吭声,贾无群立马一掀衣衫下摆,当场跪在了牛有道跟前,磕头,一磕到底不动,伏首在那。

  元从看看跪着的人,又看看牛有道。

  另一边抓住金翅的魏多愣住了,怔怔看着这一幕,不知发生了何事。

  牛有道上前,双手扶起了贾无群,“先生何必行此大礼?”

  贾无群面有惨笑,再次伸手在元从背后书写,元从代言:“某自小在紫府长大,紫府对某自小以家人相待,衣食住行等样样不曾亏待,紫府即吾家,丞相等人即吾家人,家人有难如何能弃之不顾?求先生,求王爷放过丞相!”

  他很清楚,这边一旦以他的名义接近紫平休,紫平休必不疑有诈,紫平休做梦也想不到这边敢对缥缈阁下杀手,一旦局势有变,南州必痛下杀手灭口,不让南州暴露在缥缈阁面前!

  而他如今不说被控制吧,这边不让他跟外面联系的话,他连想走出这茫茫大山都困难,根本没办法提醒紫平休那边。

  牛有道淡淡微笑道:“先生多虑了。”

  没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贾无群指划急写:“倘若真是缥缈阁派出之人,我难逃一劫,相府亦受牵连,丞相也不必眷恋相位,请先生及时将丞相等人带走安置便可,不必杀害。先生,若能保全紫府家人,贾无群必肝脑涂地投报王爷,请先生开恩!”写罢竟又跪下了,眼中已噙有泪光,再次磕头在牛有道跟前。

  如今的情况下,一切联系都被控制着,他也跑不了,真的是没了办法才如此相求。

  牛有道脸颊绷了绷,忽回头喊道:“魏多,过来。”

  魏多立刻愣愣着跑了回来。

  牛有道当场用了纸笔,再写下一封密信交予,“一起发出,立刻发出!”

  “是!”魏多接了,与之前的一起卷好,塞进了金翅脚筒内,双手一送,将金翅放飞于天际。

  “已按先生吩咐传讯王爷,王爷器重先生,亦不负忠义之人,必会照办!先生可安心请起。”牛有道再次俯身,双手将跪着的贾无群再次扶起。

  PS:晚上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