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二六六章 锋芒尽敛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晋国七公主和邵平波即将大婚的消息,已在天下传开,且婚期将近。

    尽管邵平波已经放出消息,说太叔欢儿是清白的,可又有几人相信?

    北州刺史府内,邵登云闷在屋内不语。

    管家羊双陪同在旁,静默良久后试着问道:“老爷不便前往,不如老奴代老爷送份贺礼过去?”

    “贺礼?还送贺礼?我不送副棺材过去都是好的!”邵登云冷笑一声,旋即仰天长叹,“丢人呐,孽子啊,给祖宗蒙羞啊!”

    他如今也算是名门大户,太叔欢儿出了什么事可谓人尽皆知,传言太叔欢儿还是被邵平波给害的,邵平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成了天大的笑话。邵家娶个那种女人,对他的观念来说,没办法迈过心里那道坎,这消息一出,他都没脸见人了。

    虽说父子两个似乎早已切断了父子关系,可这种笑话还是不可避免的波及到了邵登云,背后一些议论免不了。

    同样的,邵柳儿也不能避免,皇室女眷中以此当做笑话对邵柳儿指指点点。

    邵柳儿同样没有送贺礼,兄妹关系如何不说,晋国如今和齐国是死敌,两国正在交战,邵柳儿不好做什么。

    更重要的是,如今有些事情已经不是秘密,皇室中毒后,校事台捉拿邵平波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据传皇室中毒十有八九就是邵平波搞的鬼。

    碰上这么个哥哥,邵柳儿压力很大,皇室女眷对她的冷嘲热讽不少。

    对此,邵柳儿也恨透了邵平波,下毒连自己的丈夫也不放过,她再也不信了邵平波的鬼话,说什么当初让她嫁到齐国来是为她好之类的话。

    ……

    公主大婚,百官来贺,整个晋国京城都热闹非凡。

    繁缛过程之后,便是那洞房花烛。

    一切礼仪归于平静,洞房内并排坐了两人,新娘子娇俏,邵平波似乎不适合穿花色太鲜艳的衣裳。

    其实邵平波的年纪也不小了,和兰贵妃差不多。当然,比之陈长功小多了,也好看多了,长相上,陈长功那把年纪的大老粗没办法跟邵平波做比较。

    太叔欢儿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还有几许忐忑和紧张,也有种做梦的感觉,反反复复、一波三折之下自己竟真的嫁给了邵平波。

    花烛灯照下,邵平波忽问道:“公主恨我吗?”

    太叔欢儿针锋相对,“那你是真心愿意娶我吗?”

    邵平波:“你若不恨,我便真心相待。”

    太叔欢儿银牙咬唇不语,突一只手伸来,挑起了她的下巴,只见一张英俊的脸凑来,吻在了唇上,心跳加速中顺势跟着倒下了……

    次日,邵平波是牵着太叔欢儿的手出新房的,贺喜声一片中,众人目光下,新娘子满脸娇羞,一夜之间便被降服的服服帖帖,也不知受了什么甜言蜜语,似乎对往事已释怀。

    邵三省目光复杂,有点不知大公子是怎么想的,不过看起来,大公子待七公主是极好的。

    邵平波也的确是在太叔欢儿身上花了心思的,也必须要花心思,已经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扫平一切内患,避免腹背受敌的情况再次出现。

    试问太叔欢儿又岂是他的对手,邵平波真把心思用在了她身上的话,摆平她根本不成任何问题。

    府中上上下下的人都来拜见女主人,宫里跟着来的宫女太监受了兰贵妃的吩咐,发红包,出手很大方。

    邵平波也让邵三省给太叔欢儿带来的人、今后就留在这里伺候的人发红包,这边的出手比起兰贵妃来寒酸了不少,邵平波也没什么钱。

    当然,赚钱对邵平波的眼界和能力来说,根本不成什么问题,然他志不在此。

    应付完了这里,一对新人离开了府邸,奔赴皇宫。

    还没进宫,宫里就知道了这边在路上。

    皇宫内,无论是太叔雄还是兰贵妃,一直从头到尾关注着动静,都想知道邵平波待自己的女儿如何。

    获悉太叔欢儿很好,太叔雄和兰贵妃依然有些不放心。

    待见到了太叔欢儿本人后,女儿那羞涩幸福模样令皇帝和贵妃都松了口气,方知下面人的密报不虚。

    女儿高兴,太叔雄算是去了一块心病,皇帝之外他毕竟为人父,因此颇为欣慰,遂重赏!

    皇后也有赏。

    兰贵妃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对女婿是越看越满意,也生怕惹得女婿不高兴虐待自己女儿,招呼之周到无需多说,回头又吩咐人送了一堆礼去邵府。

    当然,太叔雄是什么人?多少怀疑邵平波是故意做作,命黑水台秘密监视。

    另一方面,在邵平波对太叔欢儿的利用之下,太叔雄终于对朝中大臣动手了,目标选中了内史赵公权!

    于私,邵平波和赵公权有杀子之仇,两人之间的恩怨很难轻易化解,而女儿又嫁给了邵平波。

    于公,则是上次逼宫的账,太叔雄肚子里是憋了火的,早就有震慑之心。

    赵公权不知一场逼婚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

    公主大婚过去没几天,黑水台就搜罗到了赵公权的一些罪证,提供给了赵公权的政敌,黑水台自己是不好跳出来的。

    罪证一揭发出来,震动朝堂,赵公权锒铛入狱,赵府抄家。

    器云宗有人出面求情,然拿出了铁证的太叔雄背后站着的是器云宗掌门太叔飞华,当朝揭发出来的事情又如何能保?都这样的话,还要不要规矩了?出面之人也只挽救下了自己女儿和外孙带回器云宗内照顾,余者尽诛!

    邵平波要化解与满朝大臣的敌对关系,唯与赵公权的杀子之仇难解,为免后患,遂除之!

    接下来的日子里,邵平波和太叔欢儿之亲昵恩爱,实在是羡煞旁人。

    一起走马观花,一起同舟游玩,一起读书,一起抚琴,邵平波更是手把手的亲自教太叔欢儿画画,可谓朝夕不离。

    邵平波如同变了个人一般,似乎沉醉进了温柔乡里,太叔欢儿哪经得起邵平波的手段,已是幸福的找不到北了,把那些本指望看笑话的皇族女子给羡慕的。

    然而这样一来,太叔雄开始郁闷了,他待邵平波如同国士,是盼邵平波以国士报之的,“晋图天下策”一直在他心中,可献策之人却整日里沉醉于恩恩爱爱不愿去前线,不愿去为朝廷效力是几个意思?

    兰贵妃也开始不安了,她是巴不得女婿位高权重为倚靠的,现在变得不求上进了可如何是好?

    陶略跑到邵府暗示提醒了几次,该干活了!

    邵平波以身体不适婉拒,就是不去干活又能把他怎样,他现在娶了太叔欢儿,太叔雄一时也难对他发作。

    被推出去做了挡箭牌的太叔欢儿听说丈夫在前线累得吐血了,吓得不行,第一个不答应再让丈夫去前线,太叔雄和兰贵妃本还让她劝劝邵平波。

    劝什么?太叔欢儿觉得现在的日子就挺好的。

    后来兰贵妃也当面劝邵平波,示意他要求上进。

    邵平波听听就好,回头该干什么照样,拉着太叔欢儿没事就往朝中各大臣家串门子。

    那些大臣本不想搭理他,然你可以不待见邵平波,总不能不待见公主吧?虽然心里可以不把公主当回事,表面上还是得守规矩的。

    登门拜访各大臣家时,邵平波吐露心声,决意做个安乐驸马,就算有功也不受,希望诸位大人能在朝堂上支持。

    他愿意放弃与大家争权,诸大臣自然是乐见的,既然没有利益之争又何必惹得皇帝不高兴,于是双方的关系快速融洽了,很快便尽弃前嫌,常邀来往。

    可这种事情哪瞒得过黑水台的耳目,太叔雄闻知后大怒,招邵平波进宫怒斥。

    邵平波推说接连吐血,实在是心力难熬之类的,之后更鼓动太叔欢儿进宫哭诉。

    面对刚娶了自己女儿的邵平波,太叔雄竟拿他没办法!

    邵平波锋芒尽敛,得到消息的牛有道不知邵平波搞什么鬼,他对朝堂上的事不擅长,遂求教贾无群。

    贾无群也同样搞不懂邵平波在干什么,总之邵平波明显是借着娶邵柳儿快速摆平了内部的矛盾,想再借由晋国内部发动对邵平波的攻击,难度很大了,现在晋国那边没人愿意再跟邵平波过不去了。

    可邵平波放弃了权力也是事实,因此贾无群也搞不懂了,只能是继续观察……

    家事国事天下事,高品借着对峙之机,终于全面扫平了卫国摇摆势力,彻底稳固了后方。

    加之晋国再一批重兵的集结成功,且正式开拔向前线,给呼延无恨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而高品的严防死守又令他迟迟无法攻克!

    中军帐内,面对地图的呼延无恨终于下定了决心,在齐军防线的一点上,手指重重点击了一下。

    他手指这么一点,于是许多人的命运被改变了。

    齐军设宴,邀卫国群臣前来赴宴,呼延无恨相邀,众人也不敢不从。

    平常有来往,卫国群臣未设防,人一到齐,齐军骤然发难,暗藏之人马蜂拥而上,卫国群臣瞬间被刀斧加身。

    桌凳翻倒一片,惊哗声一片,卫国群臣惶恐。

    此时,帐帘一掀,设宴的主人终于露面了,身披战甲的呼延无恨不疾不徐地走了出来,手扶腰间宝剑,冷目环顾现场,不怒自威!

    ps:感谢新盟主“111明月照我心111”捧场支持。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