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六八章 二道坡前
  不但大量修士豁出去拼命了,而逼入绝境的卫国大军更只能是一往无前。

  不管多少修士倒下,不管多少将士倒下,都在疯狂往上冲。

  这是不计伤亡的打法,呼延无恨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打算再考虑卫国的死活了。

  大量修士开始拼命,开始不惜代价,甚至搬出了十几张天剑符来狂轰。

  晋国修士当中立刻有人释放了几张天剑符抵御,没能挡住对方更多的狂轰,很快便被一批修士攻上了一道坡,双方修士立刻厮杀在了一起。

  攻破之处,等于是一条没有阻力的捷径,后方将士立刻拼命冲上来,慢慢将缺口撕开。

  “对方不要命了,一道坡守不住了,敌众我寡,没必要做没意义的牺牲。传令,撤往二道坡驻守!”高品一声令下,拨转坐骑而去。

  远处观战的呼延无恨看到了大军的流动趋势,淡然道:“坡宽有限,敌军无法在坡上聚集太多人马,我方的人一旦攻上去,瞬间要从仰攻变成俯冲,一道坡应该可以拿下了!”

  一旁将领哈哈大笑道:“果然还是要拿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才肯卖力!”

  呼延无恨:“一旦高品弃守一道坡,那我们就不要高兴的太早了,高品现在得了金爵的‘真传’,采用了金爵的打法。根据之前的地形情报,真正危险的地方应该在二道坡!”

  远处一道坡冲击缓慢的人马,突然加快了逆流速度,似乎狂涌向了坡顶。

  痛快攻下了,也就意味着一道坡守军真的可能弃守了,呼延无恨左右的将领面面相觑,看来真的被上将军说中了。

  一将问:“三道陡坡的地形都相似,二道坡危险何在?”

  呼延无恨漠然道:“二道坡下多了片树林,按金爵的打法,应该要砍树了!”

  前方攻破,大军加快了向前推进的速度,呼延无恨驱马前行。

  砍树?左右将领再次面面相觑。

  另一片人群中的玄薇等人见一举便攻下了一道坡,也不禁与三大派掌门面面相觑。

  这些人发现,果然还是得要豁出去拼命才行啊,看看这效果,摆在眼前啊!

  灵虚府掌门常临仙啧啧一声,“置之死地而后生呐,这个呼延无恨果然还是有一套的,照这攻势,三道坡大有拿下的希望!”

  三位掌门都忍不住有些兴奋起来,再次传令,命各派弟子们用命。

  玄薇也兴奋,因为真的看到了一丝希望。兴奋之余也有些愤怒,怒卫国将士们不争,若早这般卖力死战,卫国焉能落到如此地步?又何必被人给用刀架在脖子上羞辱。

  从一道坡上骑马驰骋而下的高品,一路率众疾驰后撤。

  冲过平原,接近二道坡树林时,高品忽对一器云宗长老挥手,做了个“砍”的手势。

  那长老点头,立刻飞身而去,招呼上了一群修士遁入林中,阻拦先一步抵达的卫国修士。

  待呼呼而来的晋国人马冲过之后,晋国修士边打边退,手中剑气狂劈乱砍,将一棵棵树木给砍倒。

  山坡下绵延一片的树林中,近三分之一的树木倒下了。

  二道坡上号角声起,晋国阻拦修士开始全面后撤。

  卫国修士追来,二道坡上的箭雨和钢矛嗖嗖而出,那钢矛一根根下来真可谓是开碑裂石之势,从天上兜罩下来,顿令卫国修士死伤一批,也把这些人给压制的后撤,纷纷躲避在未倒的树木后面,等待后方大批人马赶到,好等弓箭手展开反压制。

  卫国人马冲来了,在横七竖八乱倒的树木中穿行,速度变缓了不少。

  骑马冲上一道坡的呼延无恨放眼远远眺望二道坡方向,冷笑一声,“果然如此!”

  见到乱七八糟的山林,一将道:“果然砍树了。大帅,难道要火攻?”

  呼延无恨嗯了声,“敌军防御工事重地在三道坡上,此地砍树,当借火势。”

  另一将惊道:“大帅,一旦火起,便是人间炼狱,既知,为何不下令撤回?”

  呼延无恨:“因我不想让齐国儿郎白白送死!”

  话音刚落,二道坡上已经是火光飞射,火箭纷飞,火油罐抛投,树木助燃,瞬间在斜坡下酿成一片火海,陷入火海中的卫国人马那叫一个凄惨,果真是如人间炼狱般。

  高品骑马坡上,远远眺望一道坡方向,貌似自言自语道:“呼延无恨,可敢来否?”

  一道坡上,玄薇等人纵马过来,玄薇惊叫:“上将军,还不下令后撤?”

  呼延无恨沉声道:“前面那片森林,我反复计算过,范围不够,火势不够持久,只要修士奋力开辟火道,将士用力冲击,定可一举杀上去!”

  灵虚府掌门常临仙大声道:“为何不等火势灭后再冲?你这是想借晋军的手将我卫国人马赶尽杀绝不成?”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笑话!”呼延无恨不屑,抬手指向两侧,“你看坡道两翼,山势相夹,晋军早有部分人马扼制,不让我军攀登。如今晋军主力在正面,一旦我方在此干耗等火灭,晋军必分兵上山。”

  “眼前两山夹坡之地,人马云集过密,无法施展开来,倘若晋军分兵上山从两侧夹击,你可想过后果?”

  常临仙无言以对,守正阁掌门藏丰怒道:“那就让人马先行后撤,让人往火海里冲算怎么回事?”

  呼延无恨立刻指着他鼻子怒斥,“荒唐!我军若撤,你还想重夺一次一道坡不成?高品为何退守此地设防,你当他是傻子不成?三道坡真正的要害在两翼,他只需少部人马便能把守住三道坡两翼,而一道坡坡宽有限,重兵难在其上布阵,一旦正面守不住,他只需两翼分增兵力夹击,弓箭手居高临下射击,我军便成了活靶子!”

  “他若再配以正面进攻,轻易便可夺回一道坡,可反复后退再进攻大量消耗我方兵力!现在就是要趁他还未分兵两翼,才有可能一鼓作气将三道坡攻克!”

  藏丰亦被说的无言以对。

  呼延无恨陡然喝道:“传令前方大军,稳住阵脚推进,不许卫国将士后退,擅退者杀,逼其冲击!”

  一声令下,齐军推进,大肆刺杀或射杀后退的卫国将士,逼得卫国上下将士不得前冲寻找生路。

  卫国三大派此时也只能是相信呼延无恨的,命卫国修士拼命开辟火道。

  前方的惨像令玄薇双目含泪,跟在一旁的唐仪亦揪心,上清宗亦有一部分弟子冲杀在前。

  此时此刻,卫国这些人都明白了,呼延无恨行此招,是不愿拿齐国将士的性命去填,而是要拿卫国将士性命去开路。

  卫国修士拼命施法灭火,开辟火道。

  而火刚灭,上方飞来的火箭,还有砸下来的油罐又再次将火势燃起,冲进来的卫军将士身陷火海凄嚎。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血肉所产生的焦臭味,浓烟滚滚升空,卫军一时死伤无数,包括被齐军射杀的。

  强行开辟火道的修士也渐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将烧焦的树木给施法震碎,果然令火势快速减弱。

  面对齐军的杀戮催进,卫国将士终于找到了活路,踩着烫脚的焦炭拼命朝二道坡上冲去。

  坡上箭雨和钢矛再次瓢泼而下,令惨叫声不断,地上不知倒下多少尸体滚下陡坡,下面的人还在踩着尸体往上冲。

  “呼延保!”呼延无恨忽一声喊。

  其长子呼延保立刻驱马出列,近前拱手道:“末将在!”

  呼延无恨手指二道坡,“高品守军有限,不会跟我们硬碰消耗兵力,他真正的防御重地在第三道坡,稍候大军全力压上,他必然下令后撤,意图退守第三道坡固守,而后分兵两翼夹击。他在诱我深入,却不知这是我军夺下三道坡的良机,你命骁骑军做好出击准备,一旦晋军弃守二道坡,骁骑军立刻突击,趁晋军未全面撤回拦截,逼第三道坡守军来援,混战局面一旦形成,以我兵力优势三道坡必破!”

  三大派掌门相视一眼,又看到了希望,听了一席话,发现论打仗还得是这帮人才行。

  “末将遵命!”呼延保拱手领命。

  面对下方的死伤惨像,高品面无表情,见惯了这种场面。

  一名修士从掠过的飞禽身上飞落,落在二道坡上,禀报道:“大帅,前方一道坡后方,骁骑军正在集结!”

  “知道了。”端坐马背的高品挥了挥手,待人退下后,冷笑:“看来金爵这办法还真管用,熬,熬到对方熬不住了自然而然就会迈错步。居然想在山地用骑兵来对付我,呼延无恨,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把高某给放在眼里!”

  抬头看了看空中巡弋的敌军飞禽,回头道:“太叔长老,现在可以通知法师们做准备了。”

  “是!”一旁长老点头,正欲离去。

  高品又抬手拦了下,指了指上方,“上面可有敌方的眼睛盯着呢,一定要等到我军后撤时混在后撤将士中动手,切不可让敌方察觉。面对大势,呼延无恨撤兵回齐已成定局,能否在其后撤前将其重创,就在此战,务必妥当,否则休怪我不给长老面子,军法可是不认人的!”

  长老嗯道:“高大人放心,一定竭尽全力办妥当了,若有失误,甘领军法!”

  高品点头,“好!拜托了。”

  PS:两万五千票加更奉上。发了月票红包的可加我微信公众号:YQCWXH,有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