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七四章 什么乱七八糟的
  袁罡此去的意思很简单,当初自己做下的错事要负责任,他觉得冯官儿落得如此和他有关。

  更令牛有道火大的是,袁罡居然在信里说,让牛有道不用管他,说这是他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

  显然也知道牛有道现在需要潜隐,不宜露出任何马脚来。

  “混账东西,为个女人不管死活了!”牛有道一掌将信拍在了桌上,气得够呛,能让他生气的人真不多,袁罡算一个。

  实在是袁罡犯起傻劲来的时候,他拿袁罡没脾气。

  管芳仪在旁哼哼道:“为个女人怎么了?这才叫真男人,不懂护着女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其他的不说,猴子这点我是佩服的。”

  “护,他拿什么去护?你还有脸说?”牛有道指着她鼻子怒斥,“你干什么吃的?人走了一天才发现?”

  管芳仪立马瞪眼道:“腿长他身上,我管得着吗?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向来不听我的。再说了,是你天天逼着我修炼,我闭门修炼中,哪知道他什么时候走了,他连你都瞒,走之前还能跟我打招呼不成?”

  牛有道怒极反笑,“我说红娘,我逼你修炼?你是在帮我修炼不成?不想修炼也行,那个果子还我,我送别人去!”

  “别呀!”管芳仪立马一脸的笑眯眯,摁下他手,“你看你,遇见事干嘛沉不住气,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好好解决不就是了。你放心,我发现后,已经立马让五梁山在宋京的人盯住了。”

  牛有道:“五梁山盯住有屁用!”

  管芳仪:“怕什么,宋京你不是有人么?你传个消息给贾无群不就完了,凭丞相府的能量,在宋京还有什么事情是摆不平的。”

  牛有道:“你觉得贾无群适合帮猴子出头吗?生怕别人不知道贾无群跟南州的关系是不是?”

  管芳仪:“那我亲自去一趟行不行?”

  牛有道来回徘徊一阵,突挥手道:“算了!既然他自己找死,那就让他去死好了。”

  管芳仪愕然,“不是吧,你真忍心对猴子撒手不管?”

  牛有道反问:“天生要上树的猴子管的了吗?是杀了,还是拿根链子拴着?”

  管芳仪难以置信,试探道:“真不管呐?”

  牛有道略默,之后叹了口气,“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猴子明面上毕竟是王爷的人,真有什么事的话,宋国那边不敢乱来,猴子跟宋国也没什么仇,让五梁山盯着,有任何异常立刻上报。”

  “切!刀子嘴,豆腐心。”管芳仪一脸不屑地扭身而去。

  “没一个省心的!”牛有道对着她那扭走的背影骂了声。

  ……

  宋国京城,一栋幽静庭院外,背着三吼刀的袁罡朝大门方向一步步走来。

  如同他的性格,很生猛,直接露面奔冯官儿的软禁地来了。

  “什么人?”门口两名士兵拦住了,门后立刻有穿着凌霄阁服饰的修士晃悠着看了眼外面。

  袁罡抬手,指向院子里的修士,沉声道:“你,过来!”

  那修士一怔,慢慢走来,站在了门口台阶上,居高临下审视着,问:“大红脸,找我?”

  袁罡:“我找冯官儿,劳烦通报一声,就说旧友前来拜访。”

  那修士好气又好笑,但是看这位的气势不一般,问:“她旧友多的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见的,你是何人总得报上名来吧?”

  袁罡:“燕国南州,茅庐山庄,袁罡!你告诉她,若不见我,我就把事情公开!”

  “你就是牛有道手下的袁罡?”那修士意外。

  袁罡:“是我!”

  那修士奇怪,“你怎么会认识冯官儿?”

  袁罡:“这不关你的事,速去通报。”

  那修士上下审视一阵后,扔下话,“等着!”转身走了。

  没多久,对方在院子里再次露面了,出声道:“放他进来吧!”

  门口守卫放行,待人进了院子后,那修士却要求检查,检查后意外,“你不是修士?”

  袁罡:“不是!”

  那修为无语,心想,你不是修士刚才拽什么拽?

  他听说过牛有道手下有个叫袁罡的,但具体的不清楚,不知道不是修士。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跟我来。”修士招呼一声,将他带到了后院。

  后院亭子内,旧人面目依旧,依然风姿绰约,如花似玉,冯官儿站那等着他。

  再见袁罡,冯官儿脑海中闪过那不堪的一夜,有点羞臊难耐,本不想见的,对方却说什么公开。

  一男一女见面,相视无言。

  倒是那修士出声了,“先把刀交出来。”

  袁罡看向他,没有交予的意思。

  冯官儿出声了,“师兄,没事的。”抬了抬手,示意给他们一点谈话的空间。

  那修士哦了声,“那你自己小心。”又多看了袁罡两眼才离去,站在了远处盯着。

  边上没了人,冯官儿问:“你来做甚?”

  袁罡:“听说你被软禁了,为何软禁你?”

  冯官儿:“这不关你的事,若是为这个,请回吧,你我没什么好谈的。”

  袁罡很直接:“跟我走,我带你离开。”

  这是想再续前缘吗?冯官儿面露羞愤,“我跟你已经没关系了,请你离开,再不走,我招呼他们送客了。”

  袁罡:“遇上了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我想办法帮你解决。”

  “不用,我自己的事自己…”冯官儿话说一半,忽怔住,想起什么似的,问:“听说如今在秦国掌权的玉苍以前和牛有道关系不错,是不是这样?”

  袁罡:“谈不上什么关系,相互利用而已。怎么,是玉苍害你被软禁的?若是这样,这事我帮你解决。”

  “不!”冯官儿迈步走出了亭子,结果一靠近,又闻到了记忆中熟悉的体息,银牙略咬唇,努力摒弃杂念,“秦国两位上将军攻打西屏关失利,接连被杀,如今罗照授命攻打,听说战况不利,我担心他步后尘,若真那般,你能否找玉苍说情,让他不要为难罗照?”

  袁罡:“我听说你和罗照已经结束了夫妻关系,为何还要操这心?”

  冯官儿咬了咬牙,“是我做了错事,是我对不起他,我欠他的,他面临生死之劫,我必须帮他一次。”

  袁罡:“对不起。这种事,关系到秦国生死存亡,玉苍不会听我的,我帮不了你。”

  冯官儿:“只要你帮他渡过这一关,我便跟你走。”

  袁罡沉默了,最终颔首道:“好,我帮你,跟我走吧。”

  “现在?”冯官儿一愣,没想到这位这么直接。

  袁罡:“有什么问题吗?”

  冯官儿:“他们不会让我轻易离开,你难道要带我杀出去不成?你能杀出这里,能杀出京城,能杀出宋国吗?还有,我现在不可能跟你走,你先把事办成了,兑现了承诺,再说带我走的事。”

  袁罡点头,“好,等我消息。”说罢转身而去。

  这么干脆?冯官儿一愣,忙喊道:“等等。”

  袁罡停步转身,问:“还有事?”

  冯官儿犹豫了一下,“你不怕我食言?”

  袁罡:“不怕,我欠你的,是为你解决麻烦来的。”

  冯官儿心头莫名一阵感动,凝视着说道:“他们不会轻易让我离开的,倘若离不开,不能算我食言。”

  袁罡:“事成后,你愿意留下,还是愿意跟我走?”

  冯官儿盯了他一阵,“我必须帮罗照渡过这一关,才能跟你走。”

  袁罡:“我知道了,你安心呆着,事成后我会找能带走你的人帮忙,不会让你有危险,一定能脱离这里。等我消息。”说罢转身走了。

  冯官儿无语目送……

  一天后,袁罡回到了南州,也站在了牛有道面前。

  牛有道坐在案后,翻着手里的东西,当做没看见。

  管芳仪在旁摇着团扇看热闹。

  袁罡出声了,“道爷,帮我一个忙。”

  牛有道嗤了声,看着手里的东西,阴阳怪气道:“你猴子大爷想干什么不行,还需要找我帮忙?这玩笑开的有点大,我可消受不起啊!”

  袁罡:“我敢带冯官儿杀出宋国,但是怕她会有生命危险,我不想她出事,你帮我把她捞出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几个意思?”牛有道抬眼望。

  袁罡:“她被凌霄阁软禁了,我想带她走。”

  牛有道:“她能有什么用处,凌霄阁软禁她干嘛?”

  袁罡:“不知道。”

  牛有道狐疑,“不知道?你不是见了她吗?”

  袁罡:“问过,她没说。”

  “……”牛有道一脸懵,“那你跑去干嘛?你什么都不知道,连她牵涉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让我帮你捞人?这不是你的办事风格吧?”

  袁罡:“她不一样,她不说,我不好多问。”

  管芳仪噗嗤憋笑。

  牛有道纳闷了,“到底几个意思啊,你带走她干嘛?她让你带她脱身的?”

  袁罡:“她愿意离开,我就带她走,但她想还了罗照的情再走。罗照的事我去处理,带她安全脱身的事就拜托道爷了。”说罢略鞠躬,之后转身就走,似乎笃定了牛有道会帮他似的。

  “罗照?你脑子进水了吧,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处理罗照什么事?站住,给我滚回来!”牛有道扔下手里东西站了起来。

  袁罡停步背对着。

  管芳仪一双明眸盯着他后背忽闪忽闪的。

  PS:月票三万五加更奉上。感谢一位无名氏和“飞天殇情”的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