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二七六章 就一刀,恩怨两消!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并给了独孤静一个眼色,独孤静会意,略点头,转身走了。

    玉苍再次请袁罡坐下说话,袁罡不坐,背着刀站那等着。

    玉苍挺无奈的,感觉这位有点油盐不进,摆个臭架子,什么东西嘛,奈何有求于人,只好站着陪同。

    这次等的有点久,约莫半个时辰后独孤静才回来,同时跟进一名老者,袁罡一瞅对方那挂胡须,就认出了的确是当年在沙漠追杀的人。

    对这挂胡子,他印象很深刻,一直记着。

    老者一进来就盯着袁罡打量,独孤静找他时已经说明了原因。

    “阁主!”老者先对玉苍行礼。

    玉苍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多礼,又对袁罡道:“袁兄弟,这便是你要找的敝派长老白上城。”

    回头又对老者道:“白长老,这位便是茅庐山庄的袁罡袁兄弟,你应该是认识的。”

    白上城盯着袁罡道:“的确认识。”

    袁罡亦盯着他,声音他也牢记着,没错,是这个人。

    玉苍:“想必独孤都跟你说了,不是我说你,你当年亲眼目睹过袁兄弟驾驭沙蝎,知道袁兄弟能利用沙蝎帮大军横渡无边沙漠为何不早说,害我秦国损兵折将不说,还害得袁兄弟主动跑这一趟。”

    白上城略拱手,“的确见过他驾驭沙蝎,但是能否利用沙蝎运送大批人马,我不敢确定,也未做这联想。”

    玉苍正要再开口,袁罡插话了,“白长老,苏照本名叫什么?”

    白上城略默,“她是我侄女,本名叫白苏。”

    袁罡:“既是你的侄女,为何忍心杀害?”

    白上城:“叛徒!放在哪个地方都容不下。”

    袁罡:“她未曾背叛,也未曾出卖过晓月阁什么。”

    白上城:“那她就不应该跑,留下把事情说清了就行,一旦擅自逃跑,那就是叛徒。”

    见两人话锋有些针锋相对,玉苍咳嗽了一声,抬手拦了拦,“白长老,来者是客,你这岂是待客之道?”在提醒对方,咱们有求于人。

    白上城深吸了口气,语气稍微放缓和了,“她是我亲侄女,我也不想那样做,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许多事情大家都是不得已。袁兄弟此来,不知究竟是为了帮我秦国,还是来找老夫报仇的?”

    袁罡:“我不是来帮秦国,而是来帮罗照,顺便来找你算账!”

    白上城:“莫非要趁机要挟晓月阁杀了老夫不成?”

    袁罡抬手身后,抽出了背在身后的大长刀,刀背三只虎饰,一为怒虎,二为奔虎,三为卧虎,极为显眼。

    看他这动作,玉苍忙道:“袁兄弟,有话好说,不必大动干戈。”

    袁罡提刀在手,不理他,只盯着白上城道:“苏照是你亲侄女,她将你视若亲人,没你那么狠心,未必愿意让我帮她杀你报仇!苏照的事可放于一边不提,但你当年追杀我,且将我打伤,还差点要我性命,我捡了条命回来,当找你了结此事。”

    挥刀指向白上城,“受我一刀!你若接得住,我便既往不咎!”

    白上城哦了声,“就一刀么?”

    袁罡:“就一刀,恩怨两消!”

    白上城看向玉苍,“阁主,我没意见,不知你意下如何?”

    一听就接一刀,玉苍顿时放心不少,呵呵道:“这一见面就动刀的,袁兄弟,这合适么?”

    袁罡不多话,提着刀从他身边走过,独自一人走向了外面,出了门,直奔殿外台阶下去。

    殿内几人面面相觑,玉苍低声问白上城,“白长老,小心着点。”

    白上城捋须道:“他的刀力我见识过,说是达到了凡夫俗子的巅峰也不为过,的确非同寻常,可我还不至于连他一刀都接不住,阁主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玉苍抬手拍了拍他后背,“糊涂,我是让你小心着点,别伤了他,暂且大局为重,其他的不用我多说吧?”

    白上城颔首,“阁主放心,自有分寸!”

    玉苍这才大步走了出去,白上城和独孤静跟随左右。

    几人先后下了台阶,只见袁罡已经站在广场空地上转身面对了,横刀在手。

    玉苍止步,独孤静跟着止步,站在了边上。

    白上城继续向前走去,走到与袁罡相隔十丈距离的样子,停步了,右手抬至左边腰间,抓握佩剑剑柄,缓缓抽出宝剑在手,左手对袁罡做了个“请”的手势,随时领教模样。

    正这时大殿旁的长廊拐角处来了两人,身后跟了一群宫女太监,正是秦国皇太后庄虹和秦国皇帝夏令沛。

    两人正是听说袁罡来了,遂赶来一见,果然见到袁罡,却见双方刀剑对峙模样,多少都有些意外。

    庄虹有些担心,她对袁罡是有好感的,而且是男女之间对壮男心动的那种好感,奈何矜持自己的身份。

    夏令沛对袁罡也有好感,在茅庐山庄住了那么久,自然知道袁罡是自己老师牛有道的兄弟。

    不想一见竟是要打斗的情形,母子二人从长廊走近后,夏令沛高喊一声,“袁先生。”

    庄虹则喊道:“阁主,这岂是待客之道?”

    玉苍和独孤静回头看了眼.

    玉苍倒不嫌母子二人来的不是时候,若母子二人能阻止袁罡的话,不是什么坏事。而且母子两个应该是跟袁罡比较熟悉的,能中和一下袁罡那油盐不进的态度也是好的。

    白上城也回头看了眼,然回头之际,眼角目光又攸地瞥向了袁罡。

    袁罡突然动了,犹如伺机发动进攻的野兽一般,一见对方稍有懈怠,立刻嗖一下蹿出。

    偷袭吗?玉苍亦机敏回瞥,发现这油盐不进的家伙有些不地道。

    殊不知在打斗方面的袁罡丝毫不迂腐,从接触到打斗观念开始,第一个训练他的人就告诉他,对待敌人只有一个目的:击倒敌人!

    发现袁罡已经展开进攻了,庄虹母子一惊,袁罡刚跑动的几步还能看的清楚,之后只见一道人影在广场上闪过。

    玉苍暗赞,好快的奔跑速度!

    十步疾冲后,袁罡突然蹿起,人借蹿起之势扑向目标,双手握刀狂斩而下。

    “呜嗷~”一声惊雷般的虎啸声陡然从刀身上爆发而出,回荡于整个广场,惹得四周当值的宫中侍卫皆瞬间回头看来。

    庄虹母子吓一跳。

    目光紧盯进攻态势的白上城嘴角微露一抹笑意。

    对方的进攻速度只能用迅猛快捷来形容,但他以静制动的反应速度也不慢,从容抬剑格挡。

    然就在刀剑交碰的瞬间,凌空斩来的袁罡突然拧转旋身,借其势,甩手加速,手中劈出的刀势竟再次加快,进攻的刀势竟凭空二次加速!

    “呜嗷~”第二道虎啸声再次从刀身上爆发出来。

    啸声远没有第一道虎啸声的声势惊人,却宛若沉闷于九天之上隐藏于乌云中酝酿待爆发的雷电,那感觉就像大家看着乌云中的闪电,知道迟早有一道惊雷会爆发出来一般。

    声音不大,沉闷,却震慑人心。

    刀光陡然加速,阳光折射下,宛若一道霹雳,又宛若一道转瞬即逝的虹光。

    “小心!”发现不对的玉苍惊呼一声。

    从容应战的白上城亦大吃一惊,发现对方这一击中采取了战术,发现自己上当轻敌了,然刀剑相撞就在瞬间,反应不及之下,只能是拼尽全部修为抵挡这一击。

    轰!震响,以交战两人为中心,强劲罡风四溢。

    好似隐藏于乌云中酝酿的惊雷终于爆发了出来,震撼全场。

    刀剑交鸣的金属震颤声回荡,令人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砰!白上城手中剑震脱,震碎了地面石板,再次崩飞,丁零当啷在远处地面几个抛滚后静止。

    袁罡以一个扭转身姿的动作双手持刀,动作静止不动,呼吸沉闷,如同风箱里发出的动静,忽偏头略抬,冷冷盯着白上城。

    白上城满眼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袁罡,喉管里发出怪异的“嗬嗬”声,似乎想说话,但却漏气。

    他的双脚裂碎了石板,钉入了地下,没至膝盖。

    打入地下的余力反馈,令四周石板紊乱而翻,地面鼓起了一圈包。

    反馈力一出,白上城的半边身子突然垮塌,血水狂涌,肚破肠流了一地。

    斜斜失去了半边身子的双腿却仍钉在地面上,死况不堪入目。

    倒地的半截身子,眼珠子还能动,还满是难以置信的盯着袁罡,喉咙里还有咕咕动静。

    这场面,令廊下的庄虹迅速捂眼扭身,不敢再直视下去。

    夏令沛亦扭头看向了一旁。

    独孤静则是惊呆了,不管白长老的个人打斗实力如何,但的确已是金丹巅峰的修为,居然挡不住这个袁罡的一刀?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袁罡说:就一刀,恩怨两消!

    可不是就一刀便恩怨两消么。

    堂堂晓月阁长老,就这么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给一刀斩了?

    玉苍喉结耸动,盯着袁罡手中静止如悬钟的大刀,似乎想起了什么,嘀咕自语着,“西无仙的三吼刀…怒虎易啸,奔虎无声…奔虎啸,无坚不摧…卧虎醒,天下无敌…难道西无仙狂言属实?”

    袁罡的沉闷呼吸声平复,收刀,刀上不沾丝毫血迹,雪亮,也不再看眼前惨死之人,一刀结束一切,恩怨两消,面无表情地朝玉苍那边走去。

    PS:感谢“sunky书友”和“一尘喜欢老跃”的小红花捧场!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