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八七章 又搞事了!
  “你还佩服?”牛有道盯向了她,“你若真佩服,岂能见死不救,要不你去出手搭救搭救?”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跑到九圣眼皮子底下去抢肉,她云姬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随口回了句,“你若不怕,可以试试。”

  牛有道一声“哼”,也就是哼了声,有些话也只能是气话,真让云姬去抢了人的话,改天这里怕是要有一堆人被带走等着云姬去救。

  而这也是牛有道恼火和苦恼的地方,既不愿坐视袁罡去死,又不能给一堆人招来杀身之祸,实在是九圣的势力太庞大了,威慑力也足够强大,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任何对抗的资格。

  九圣甚至用不着动手,只需一句话就够了,他台面上的势力就全部得瓦解掉,什么金州、光州之类的,会毫不犹豫调转枪头围剿南州这边,宫临策掌控的紫金洞敢站出来撑腰吗?

  其实他也知道云姬说的佩服是另一重意思,不是说袁罡做的好,纯粹是指袁罡胆大。

  而云姬和管芳仪也的确是佩服袁罡的胆大,对她们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胆大。

  尤其是管芳仪,以前最讨厌袁罡的窝里横,如今方知什么叫“英雄本色”,人家岂止是窝里横!

  要被圣境给抓走了,两人也都担忧起了袁罡的安全,也明白牛有道此时的左右为难,就算能救也不敢救!

  “段虎他们三个,盯紧点,避免消息传出来后他们会乱来。”牛有道忽冒出一句,担心段虎他们会去盲目救袁罡。

  有句话说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段虎他们跟着袁罡跟久了,多多少少受了袁罡潜移默化的影响,这点上,牛有道已经隐隐感觉到了。

  为什么不会是段虎他们影响了袁罡?跟袁罡两世兄弟,牛有道岂能不知道袁罡,袁罡身上有其独特的东西,谁都染不黑他,跟他牛有道相处了两世,他牛有道能染黑袁罡吗?又岂是段虎他们能影响的。

  袁罡是什么样的人?头可断,血可流,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多年来,不管什么事,袁罡这家伙,一旦认为他牛有道错了,袁罡将坚决抵制,也休想他袁罡去做他自己认为是错的事!

  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个人的存在,身边有个提醒一直存在,一直在坚持,面对种种恩怨情仇、是是非非、利益诱惑他牛有道才没有迷失自己,因为身边始终有面镜子在照着自己。

  某种程度来说,他牛有道也受到了袁罡潜移默化的影响。

  袁罡身上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牛有道上辈子就曾评价过:堂堂正正,死而慷慨,谓之浩然,谓之气节,也许那就是浩然正气吧,以致出淤泥而不染,百邪不侵,岂能被宵小之心给影响?对宵小甚至有震慑作用!

  “嗯,知道了。”管芳仪点了点头,这事的确得留心,不然段虎他们还真有可能乱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她出去后,走到庭院分叉路口时,脚步一顿,又改变了去向,直奔冯官儿的落脚点。

  坐在亭子里胡思乱想的冯官儿一见她来,立刻站起,问:“他没事吧?”

  “唉!”管芳仪叹了声,“遭遇了晋国的刺杀,晋国未能得手,但之后却因此冲撞了不该冲撞之人,如今缥缈阁要抓他,等到秦军过了无边沙漠这一关,他怕是就要被缥缈阁给抓走。之后不用晋国和其他人再出手,就这一关,他恐怕就过不去了,怕是很难再活着回来了。”

  “其实你应该明白,罗照离开宋国的真正原因是因为罗照自己不肯向吴公岭妥协,和袁罡无关。你呀,这次真的是把他给害了。站在女人的角度,我说句良心话,过了这次,他真的不再欠你什么了。”

  冯官儿一脸纠结,“怎么会这样,你们没办法救他吗?”

  管芳仪反问:“缥缈阁要直接出手了,你告诉我怎么救?”

  冯官儿银牙咬唇不语,神情复杂。

  ……

  四趟运送,秦军横渡沙漠的行动终于结束了。

  最后要运抵的人马全部抵达,沙蝎退去的沙漠边缘,等待的、接应的、抵达的人马,秦国的、齐国的人马,人头攒动。纷乱中,玉苍没管其他,匆匆脱离队伍赶往前方,那里站了一排缥缈阁的人等待着。

  玉苍赶了过去拜见,缥缈阁掌令霍空的副手岳光明亲自来了。

  袁罡看到了,虽不认识缥缈阁来的是什么人,但看到了玉苍在一群缥缈阁的人跟前毕恭毕敬着,不知在问答些什么。

  边上的其他人目光收回,都落在了袁罡身上,暗暗摇头的有,略有唏嘘的有,等着看戏的也有。

  稍候,玉苍又快速回来,回到了袁罡面前,略有尴尬道:“那个,袁兄弟…”面对这种人,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袁罡:“该做的我已经做完了,告辞!”说罢转身就走,也知道处境危险,要从沙漠离开。

  “袁兄弟!”玉苍喊了声,也挥手示意了一下。

  唰!一群晓月阁人员闪身挡了袁罡的去路,虎视眈眈着,不让他离开。

  袁罡慢慢转身回头,“玉苍,你想干什么?”

  玉苍苦笑,“老弟,我们也是没办法,还请见谅。”

  还在途中,半天前他就接到了这边的传讯,说缥缈阁的人来了,是来带走袁罡的,让他们看住袁罡,别让袁罡跑了,务必将袁罡顺利带到交给缥缈阁。

  因为缥缈阁说了,他们不想介入战事,所以在运兵事情完成前不愿做任何干预,希望晓月阁能自觉点配合。

  也就是说,玉苍半天前就知道了袁罡来到这里后将要面对什么,可是他隐瞒了。

  换个角度说,是在眼睁睁看着袁罡往罗网里撞,而且他们是帮凶。

  人家帮了自己,自己不报答也就罢了,还要做帮凶,尤其是对这种人,玉苍一路上都觉得有些尴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惭愧感。

  转身伸手,指向缥缈阁那群人,“缥缈阁掌令副使,岳光明先生来了,请你过去一趟。”

  袁罡:“不去又怎样?”

  玉苍叹道:“老弟,你就别为难我们了,我们知道你不怕死,可你也不能连累我们啊!我们也不想这样,更不想当这么多人的面立马过河拆桥,对你不好,我们也尴尬,会弄个里外不是人。”

  “真的,别让我们难做,只要你今天不让我们难做,今天当着晓月阁众兄弟的面,我玉苍在这里给予保证,将来我晓月阁上下,为难谁也绝不为难你袁兄弟,我对天发誓!”

  一些晓月阁人员微微点头着,表示同意的样子。

  袁罡反问:“小人!也配发誓?”

  “呵呵…”玉苍真正是摇头苦笑,换了一般人当面这样说,他非翻脸不可,但眼前唯有苦笑,“行,我小人,在你老弟面前,我还真是小人,我小人行了吧?但你很清楚,你真的跑不掉,就算能跑掉又如何,以你袁兄弟的为人,又何必连累其他人,你答应了帮冯官儿,不想连累罗照吧?请吧!”拱手相请。

  早先,袁罡说是受冯官儿所托来帮忙的,他还心存很大的怀疑,不信能为此冒这么大的危险,但是他现在信了,百分之百信了只是受人所托。

  袁罡慢慢偏头看向了离此不算太远的罗照,而罗照也正看着他。

  回头避开了罗照的目光,袁罡迎着玉苍走了过去,抬手一拨,直接将玉苍给拨开到了一旁,可谓直接将玉苍给无视了,径直向缥缈阁那群人走去。

  对这位的无礼,玉苍叹了口气,习惯了,也没什么不良反应,也跟着袁罡去了。

  看着走来的大红脸,岳光明反复上下打量着,也有点好奇,这家伙真的当着吕无双的面差点一刀把华美如给砍了?还逼得吕无双出手才保了华美如一命?

  袁罡走来,站在了他面前,淡然道:“走吧!”

  岳光明略偏头,“带走!”

  立刻上来两人,左右抓了袁罡的胳膊,就要押走。

  袁罡左右一瞅,突双手成拳,左右崩出。

  砰砰两声,力道凶猛,左右二人措手不及,腹部皆遭受重击,当场震飞了出去,皆噗血落地。

  此举一出,缥缈阁诸人大惊,立刻戒备,虎视眈眈。

  岳光明也没想到这位居然敢拒捕,厉喝道:“大胆!”

  玉苍等人也吓了一跳,心中狂呼,疯子,果然是疯子,这疯子又来了,又搞事了!

  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将缥缈阁的人给打伤了,一群反复受到惊吓的人算是服了他,过了今朝,若还能再见,定要离这二不拉几的家伙远一点才行。

  打了缥缈阁的人,玉苍等人也不得不做出应对反应,也都摆出了围攻的态势。

  袁罡冷眼环顾,最后盯向了岳光明,“我说了跟你们走自然会跟你们走,我没做错什么,我不是犯人,谁再动手动脚…袁某无非一死!”抬手,拔了三吼刀,横在手中。

  玉苍无语,原来是因为这个,这厮还真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换句话说,似乎对缥缈阁的人很没好感。

  岳光明脸颊绷了绷,能一刀斩杀金丹巅峰修为的修士,还差点一刀斩了华美如逼得吕无双出手的人,他不得不有所掂量动手后会是什么情形。

  另就是,若动起手来,真逼得这家伙宁死不从了,真把人给搞死了,他也没办法回去交差,这可是九圣要的人,否则他这个坐镇人间的掌令副手也不会亲自出马。

  目光一阵闪烁后,左右挥手示意放下武器,盯着袁罡冷冷道:“那就走吧!你最好老实点。”

  PS:月票五万加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