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二九一章 贱人!贱人!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莎如来传来的消息被他顺手砸在了一旁,内心里略有怒火,有着对莎如来的不满。

    很显然,莎如来并未按他的意思去做,并未及时在圣境内捅出风声,否则那九位有所分心的话,猴子可能不至于这么快被弄进圣境里去。

    然而这种事情,他也不能把莎如来怎么样,而莎如来的想法也能理解,在事情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前,莎如来不可能为猴子冒这险。

    云姬嘲讽道:“你出手?你不是说不管他的死活吗?”

    “哼!”牛有道面露自嘲,他倒是不想管,然而有些话只能是说说。

    袁罡没出事的时候他可以不管,真到了这个关头,他真的能撒手不管吗?

    他没办法摁住自己不管袁罡的死活,除非实在不行,否则很难坐视。

    云姬:“问题是你出手又能怎样?这件事根本没办法,天下谁能从九圣手中捞人?”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办法不是没有…这死猴子非要逞强为那女人出头的时候,我就担心他会引起九圣的关注,就在考虑他一旦有事该怎么办,给他擦屁股都快擦成习惯了。结果不幸,这家伙惹出的事比我预料的还糟糕。不幸中的万幸,这家伙嘴硬,九圣关注点的谜团解不开的话,他最多受点罪,暂时…九圣应该不至于立马杀了他。”

    云姬:“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

    牛有道:“办法是有,就是代价太大了!”

    云姬:“有件事情我要提醒你,目前看来,没人相信南州会干这样的蠢事,事情暂时只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你若是为了一个他,把大家伙的性命都搭进去的话,别怪我不答应,我不会因为他的不听劝告而把我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牛有道:“你放心,我不会暴露自己,也不会让咱们这边卷入进去。”

    云姬:“那你所谓的代价太大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放了双足下榻,负手徘徊着,“求人!求人帮忙,求人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云姬不解:“这天下谁能从九圣手里把人给捞出来?”

    牛有道:“捞人?能从九圣手上把人给捞出来的,目前看来也只有九圣自己了。”

    云姬一惊,“你要去求九圣?这还能不暴露自己?”

    牛有道:“不是我去求九圣,而是求人去求九圣。传讯联系赵雄歌,约他一见。”

    云姬狐疑:“你是说赵雄歌能做到?”

    牛有道:“这个你就不要多问了,背后牵涉的事情太过复杂,涉及的一些隐秘我也做不了主,也不好乱说,总之我自有分寸。另外,回个消息给圣境那边,让严密关注猴子那边,有什么动静立刻第一时间联系我,有什么变故我也好及时做应对。”

    云姬略颔首,转身去照办了。

    ……

    一座蜿蜒曲折的巨大地下空间内,犹如地下世界,遍布发光的植物,给人迷幻感。

    “沙沙”声不绝于耳,是那种听着会给人头皮发麻感的沙沙声。

    声音来自一种筷子般长短的蠕虫,通体透明,体内脏器犹如一团迷雾。

    这种蠕虫是无双圣地的特产,称之为玉蚕,正攀附在生长于地下的树枝上沙沙咀嚼发光的树叶。

    袁罡就被吊于这种散发诡异光芒的地下空间内,脖子以下部位犹如被蚕茧包裹,只露个脑袋。

    从昏迷中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吊在了这里,上方只有几丝宛若蚕丝的丝线而已,却稳稳吊着他这么个壮汉。

    醒来后尝试挣扎过,然将他困住的蚕茧韧性十足,拼尽力气也无法将其给扯破,加之重伤未愈,只能作罢。

    吕无双将他困在这里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对付修士也许还好办,将修士身上下禁制便可。

    可这位呢,施法也无法制住他,铁链之物也许能捆绑住,可铁链的另一头恐怕还得找个牢靠的地方,否则恐经不住他的挣扎而垮塌。

    无双圣地没想过会遇上这种人,没准备有那么牢靠的地方,对付修士也不用那么麻烦的。

    最终只能采取类似华美如将人给绑来时的做法,用这地宫的产物来束缚,刚好顺带在此关押。

    此时,袁罡的口鼻间有血雾来回循环,呼出又吸入,呼吸声宛若风箱。

    地宫下行通道方向传来了脚步声,袁罡略睁眼,忽一口深吸,血雾如流云般吸回了他的肺腑之内。

    稍候,一人出现,正是吕无双,不疾不徐地从发光植物间走来。

    走到悬吊之地,吕无双抬头看了看,一个闪身,落在了边上一块凸起的大石上,差不多与袁罡等高了。

    一男一女对视着。

    吕无双见他气色不错,抬手,手指摁在了他的脖子上,施法查探后,略有惊讶,才一夜之间,这位的伤居然好的差不多了。伤的那么重,居然痊愈的这么快,这应该不是天济丹的功效。

    “你那吞云吐雾的吐纳锻体术哪来的?”放手后的吕无双问道。

    人吊在这里,不可能没人看管,吐纳的动静自然有人发现上报了。

    袁罡:“给了你,你也练不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要废话。”

    这倒不是虚言,他在小庙村苏醒来时,为了锻炼身体,就是把原来会的硬气功练来锻炼身体的。一开始压根没想过会有什么特殊的奇效,他在小庙村也没有藏私,为了让同村的小伙伴也把身体给锻炼好,倾囊相授了。

    可是奇怪的是,练的人不少,对大家的身体也起到了强健的作用,可练出他这种奇效的唯有他一人。

    他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后来请教牛有道,牛有道也搞不清,帮着梳理过,也找不到答案。

    直到他带着苏照在无边沙漠逃命,发现自己被逼入绝境后竟召来了沙蝎相助,由此牛有道似乎找到了原因,估计这所谓的“蚩尤无方”和修炼人的性情有关。

    沙蝎肯定不是因为他的声音招来的,真要这样的话,以后直接说话就行了,不用大喊大叫的召唤,沙蝎是受到了他声音中的情绪感染而来的。

    牛有道估计应该是人的情绪和性情要和“蚩尤无方”这门硬气功相匹配才能练成。

    牛有道甚至玩笑说,难道蚩尤也是你猴子这种性情?

    玩笑归玩笑,牛有道如此分析也不是全无一点道理,就连修士的各种修行功法都是由人的思感来调控的,气息的吐纳节奏之类的都受思感控制,而情绪绝对是思感的一部分。

    哪怕不是修士,普通人也能因情绪和性情而导致身体出现好坏不同的结果。

    当然,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不是这回事牛有道也不能完全肯定,这只是牛有道的个人分析,实在是袁罡练习的硬气功吐纳方法很简单,却能练出这种神奇效果来,牛有道也感觉匪夷所思,无法真正断定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吕无双不知真假,也不是很在乎这个,在乎的是袁罡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她担心的就是这个,都敢跑到她跟前撒野了,还敢抡拳头来砸她,这是怕死的人么?这种人若死不开口的话,用什么刑罚估计都够呛。

    略默之后,吕无双道:“你帮我找到蝎皇,我便保你无事,如何?”

    袁罡:“我说召唤不出来,你信吗?”

    吕无双不信,“为了一只蝎皇,丢掉性命值得吗?”

    袁罡:“那我告诉你,当初我被追杀,是蝎皇救了我,我这条命本就是蝎皇给的,还给它,不亏什么。”

    吕无双目光闪烁,也很无语,实在是难以理解这种人的想法,忽微微一笑,“蝎皇重要,还是冯官儿的命重要?”

    显然,这边已经知道了袁罡帮助秦军的原因。

    袁罡面浮狰狞,“贱人!”

    啪!吕无双挥手就是一记耳光,清脆响亮,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骂我贱人!

    然而转念一想,这位可不就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被打的甩头一边的袁罡,用力扭回头面对,“你不用拿这个威胁我,也威胁不了我!男子汉大丈夫,仰不愧天,生而有义,俯不愧地,死得其所,方为顶天立地!我不会因为在乎谁而对他人忘恩负义,你要杀她,我便竭尽所能阻止,若阻止不了,你最好连我也一起杀了,否则只要我还活着,迟早会为冯官儿讨回那笔血债,不死不休!”

    话中的慷慨激昂可不是假的,吕无双也丝毫不怀疑他说的是假的。

    而他也的确是这样的人,他不会因为在乎牛有道,就不去帮冯官儿,他对不起她,欠她的,愿以命相报。而牛有道太了解他了,知道除非将他给杀了,否则他迟早还是要去做的,所以劝不住后也就没有非勉强不可。

    正因为知道他没说假,吕无双才忍不住凝视了他好一阵,方徐徐道:“没让你对人忘恩负义,我要那只蝎皇,不是找你要人,是蝎皇,不是人!”

    袁罡怒斥:“人若无情无义,与畜生有何区别?畜生若有情有义,哪怕是一只狗,与人又有何区别?”

    吕无双盯着他,沉默着,忽出声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袁罡:“反正不是你养活的,你若死了,我会活得更好!”

    吕无双好气又好笑,有点怀疑自己还是不是天下九大至尊之一?至少这位是完全不会把她给当做什么高高在上的人。

    被咒去死,也没流露出什么恼怒,改口道:“你提条件吧!”

    袁罡:“没有条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啪!吕无双突又是一记耳光赏出,清脆响亮,并附赠了一句话,“贱人!”

    骂完扭身就走,碰上这种油盐不进的,谈不出什么名堂,回去想想再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