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九九章 赵雄歌的儿子
  妖魔岭所属魔宫后山,半山腰的洞外露台,赵雄歌悬腿坐在崖边,吹着山风,抱着酒壶慢饮,看那乌云不散之下偶尔渗透出的诡谲光柱。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洞口,长发随风,正是乌常。

  赵雄歌头也不回,灌着酒冒出一句,“来了。”

  乌常:“不是你要见我么?”

  赵雄歌:“好歹是位列天下至尊的九圣之一,还真乖,让你来就来。”

  看了看黑漆漆的洞窟,再看看崖边的邋遢男人,乌常冷冷道:“好歹是圣女看中的男人,魔教也不会亏待你,魔宫内没有你的容身之地吗?何苦把自己搞得这副穷酸样。”

  赵雄歌叹道:“我也是没有办法,魔宫内谁知有你多少眼线,还是独居自在些。”灌了口酒,抬袖擦了把嘴,打着酒嗝道:“东西在我手上!”

  乌常目光一震,凝视着他的背影,徐徐道:“我早就知道东西在你手上,怎么?终于想通了,肯交出来了?”

  赵雄歌伸手拍了拍地面,“来,过来坐。”

  乌常没有动静,居高临下瞅着,有点不知这位搞什么鬼。

  赵雄歌回头看来,嘿嘿一笑,“你圣尊的威吓在我身上折腾过多少回了,我不怕你,在我面前摆架子有意思吗?这里也没其他人,过来陪我喝酒。”

  乌常目光泛冷,但最终还是挪步了,走到崖边矮身坐下了,也悬了双腿在外面,看向前方的光影,“还挺会挑地方,没想到这里风景还不错。”

  赵雄歌:“你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这般风景你不是没见过,只是你从未这样坐下来看过。看不到美好,不分对错,甚至是无情无义,只顾往前走,活着还有意义吗?”

  乌常:“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难道就是美好?我若不出头,当年的魔教,早就被人扫平了,还能存活到现在?什么是对,又什么是错?如今,不管什么风景,我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你觉得我有意义吗?”

  赵雄歌:“你也是这世间道德准则中长大的人,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害死圣女,谋害自己义父,残杀同门,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

  乌常目光中闪过深沉,“我来,不是陪你谈人生道理的。交出魔典,我许你逍遥自在,你若怕我食言,想要什么保证尽管说!”

  赵雄歌递出酒壶,“尝尝,味道不错。”

  乌常顺手挡了回去,“你自己慢慢喝。”

  赵雄歌戏谑道:“怎么,怕我下毒?”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反而轻松了,反而有心趁机爽一爽。

  乌常手掌一翻,啪!赵雄歌手上的酒葫芦瞬间凭空暴裂,酒水纷纷洒洒向山崖下方,酒香却是四溢。

  他手指碎后坠落山崖之物,发出了警告,“你如果只是把我喊来耍耍的,代价会很惨痛的。”

  赵雄歌忽回头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无所不能?”

  乌常:“你到底想干什么?”

  赵雄歌忽惆怅一叹,“帮我救个人。”

  “救人?”乌常倒是有些意外,“救谁?”

  赵雄歌:“我儿子!”

  “……”乌常明显懵了,真以为自己听错了,再问:“谁?”

  赵雄歌斜睨,“我儿子!”心里给了句,牛有道你这混蛋!

  乌常神色反应无法形容,纵然是见惯了场面的九圣之一,也无法摁下自己熊熊烈焰般的好奇之心,“谁是你儿子?”

  赵雄歌:“袁罡!”

  “……”乌常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竟是这位的儿子?真的假的?之前就怀疑袁罡和这位有关系,难道是真的?

  他反复上下审视着他,似乎想把赵雄歌给看穿一般。

  见他半晌说不出话来,赵雄歌:“我就问你一句,能不能做到吧?”

  这哪是什么能不能做到的事,乌常惊疑不定道:“赵雄歌,你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是你儿子?”

  赵雄歌:“有什么不可能的,这种事我还要提前向你禀报不成?”

  乌常盯着他,“年纪对不上!圣女都死多少年了?”

  赵雄歌:“不是我跟圣女的,喝酒…”凝视着手上酒葫芦碎后的酒水痕迹,“有时候的确会误事。”

  乌常心态谨慎,“你儿子放在一个小山村里养大?”

  赵雄歌:“还不是你逼的?我敢拿出来让你知道吗?后来见他慢慢长大,终于下了决定,想安置在上清宗,当时托付给了东郭浩然,谁知东郭浩然未能安全脱身,他受的重伤是你派人造成的吧?”

  乌常没承认,也没否认,盯着他。

  赵雄歌斜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以为东郭浩然为何会突然跑到小庙村收牛有道那个弟子?东郭浩然赶到了小庙村,本是要找袁罡的,谁知小庙村刚好遭遇了官匪搜刮抢掠,幸存的百姓不知躲去了哪里,东郭浩然又身负重伤,没了再去寻找的精力,恰好遇见了牛有道,牛有道因此去了上清宗。”

  “本还想把袁罡托付给唐牧,谁知唐牧也出事了。有些事情,除了东郭浩然和唐牧,也不好让上清宗其他人知道,这事就暂时搁置下了。”

  “你以为牛有道之后为何会带上袁罡出来?他为何不带别人只带袁罡?为何对袁罡视若兄弟?那也是我对牛有道的吩咐。我后来为何会出手帮茅庐山庄?也是因为这个。”

  合情合理,乌常嘴上虽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感觉一些疑惑解开了。

  但并非所有疑惑都解开了,问:“袁罡那身古怪的横练功夫是来自魔典?”

  赵雄歌摇头:“魔典上都是些歪门邪道的法门,我怎么可能传授给自己的儿子,最重要的是,袁罡天生不适合修炼,有些东西也没办法修炼。他练的横练功夫来自我当年从圣女那看到的一套凡人锻体之术。”

  “上清宗突然出事,两位师兄都死了,已不便再托付给上清宗,于是我隐瞒身份找到了他,以路人的方式将那套横练功夫传给了他,本是希望他能强身健体多些自保能力,我也没想到他后来居然还能练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名堂。”

  乌常听后,目光徐徐凝动,早先他既然有针对牛有道设局,有关牛有道和袁罡的一些情况他自然是知道的。

  根据掌握的一些情况,东郭浩然的确是重伤下去了小庙村无奈之下收了牛有道,那山村小子这才孤不零的一个人带了具尸体去上清宗,由此可见东郭浩然当时是多没办法,不得已之下的选择。

  而小庙村在东郭浩然赶到前也的确是遭遇了官匪洗劫。

  还有就是袁罡,也的确是在牛有道去了上清宗之后才开始变了个样似的,居然开了窍,开始练起了强身健体之术,敢情这背后是赵雄歌在作祟。

  难怪不惜暴露和牛有道的关系也要帮茅庐山庄应付那场危机,说到底都是在为自己儿子。

  殊不知,这都是牛有道为赵雄歌缜密编织好的。

  牛有道是什么人?能突然崛起不是吃素的,精心编织的东西不会有什么漏洞,拿出来定然是有用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赵雄歌口中充满了无奈,心里其实是真无奈,不知道咒了牛有道多少回,自己居然就这样冒了个儿子出来!

  乌常心里霍然开朗是回事,嘴上却不松,“圣女死了,牛有道也死了,你找出两个死无对证的人来,让我如何相信?”

  赵雄歌:“还需要什么对证?我话说到这个地步,你难道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乌常试着问道:“你想拿魔典做交换?”

  赵雄歌回头看向他,目光坚定,一字一句道:“你救我儿子,我给你魔典,行还是不行?”

  乌常略沉默,目光看向了远方。

  换了平常,肯定没问题,可现在的话,他很难一口答应下来,哪怕早点说也好办些,现在袁罡可是杀了吕无双的弟子,九圣之间也达成了协议,让他怎么去救?

  当然,他也知道,换了平常,袁罡若是没出这事的话,赵雄歌不可能求到他头上,他也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

  琢磨再三后,又回头了,“我得先确认魔典真伪才行。”

  赵雄歌摇头:“乌常,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是什么好东西不成,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你放心,除非圣女给我的是假的。总之,只要你救了人,我交给你的肯定是圣女给我的。凭你的实力和势力,你能救人,就能杀人,你拿到了东西还能不知真假?我没必要跟你玩什么花招!”

  乌常干脆也挑明了,“这事不好办,你儿子杀了吕无双的弟子,现在被联合看管了…”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赵雄歌。

  还别说,这父子两个相貌上看起来不像,可性格还真是相似。

  当年的赵雄歌受尽折磨不肯交代,如今的袁罡也同样是如此,面对这般威胁、苦头和压力都能这般硬骨头还真不像巧合,看来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他已经相信了袁罡就是赵雄歌的儿子,牛有道编织的谎言能吻合上是一回事,愿意拿出魔典做交换更是铁证。若非是为了救亲生儿子,乌常不信这位能拿出魔典来。

  赵雄歌:“我就是听说了这事,知道他已陷入绝境,不然岂会找你?答不答应吧,不答应,我就算死,你也休想得到魔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