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千三百章 风声起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能不答应吗?因为他乌常想要!

    可目前的情况,九圣之间互相制衡着,他又没办法一口保证下来,心里那叫一个别扭。

    之前做梦也没想到袁罡居然会是赵雄歌的儿子,若早知道赵雄歌有这么个软肋存在,又何至于如此。

    有些事情后悔也没用,之前也不可能往这方面去想,谁又能想到对圣女一片深情的赵雄歌会跟别的女人弄出个儿子来?谁能想到?

    他慢慢收腿站了起来,“这事我看看情况再说。”

    赵雄歌:“你听好了,我可不是让你暂时把人捞出来应付一下我,拿到了东西又让他送死吗?不要跟我耍花招,我要的是他平安渡过此劫,圣境那边没人再找他麻烦,我希望我的儿子此生平安。否则你得到了东西的秘密瞒不住,你杀了我也没用,其他人会知道的,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后果。”

    这点,乌常岂能不知道,否则他大可以把袁罡拎出来暂时应付一下,得到了东西宰了这厮后又把袁罡给扔回去便是。

    “你还是操心操心我能不能救出你儿子吧。”乌常冷冷一句,面对这般威胁,心里却涌起了杀机。

    有些事情也只能是暂缓,如果可能,先拿到东西再说,只要东西能帮他最后成功,待到成功之后,定让眼前这厮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赵雄歌:“这事不要让南天无芳知道,否则恐会制止我把东西交给你。”

    “这个不需要你交代,我也希望你管好你自己的嘴!”乌常冷哼一声,心中恼火。

    赵雄歌:“袁罡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不要让他知道。”

    乌常呵呵,很想说一句,圣女也是瞎了眼,居然会看上你这么个东西。

    然怕搞得这厮醒悟,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一个闪身冲天而去,消失在了空中。

    赵雄歌呼出一口气来,身子慢慢后倒,躺在了地上,双臂交叉枕了脑袋。

    稍候,一条人影落在了他边上,居高临下看着他,“他来了?”正是南天无芳。

    赵雄歌嗯了声。

    南天无芳盯着他,“什么事?”

    赵雄歌:“他找我还能有什么事?”

    南天无芳:“他是你找来的?”

    赵雄歌:“你觉得可能吗?”

    南天无芳:“我的人看到你联系他派来驻此的人,后者立马发出了金翅传讯,然后他就来了,什么事能让他这么快赶来见你?”

    赵雄歌:“你想说什么?”

    南天无芳冷冷道:“我警告你,你若敢交出不该交出的东西,我不会放过你!”

    赵雄歌:“你想多了,我说了,东西不在我手上,所以魔教不会有任何问题。”

    南天无芳黑白发骤然被风吹起,“但愿如此!”转身。

    赵雄歌忽道:“南天,我激怒了他,他把我酒壶给打了,让人送个新的给我。”

    “自己去城里买去。”南天无芳闪身而去。

    看着天,赵雄歌躺那嘀咕自语,“王八蛋呐王八蛋,但愿你是对的,否则老子里外不是人。”

    ……

    问天城内的牢笼很牢靠,因职责所在,有特殊的专门对付妖魔鬼怪的地方。

    铜墙铁壁之地,金刚铁链绑了袁罡的双臂,悬吊着,整个人惨不忍睹,面目全非,头发已全部拔光了。

    此时更是发出着痛苦的闷嚎声,悬在铁链子上挣扎,身上插着钢针,被钢针制住了穴道,无法吞吐运用自己的横练功夫,正在干受着苦神丹之苦,痛苦到连眼珠都要爆出来一般。

    “把解药给他!”

    一群审讯人员正在瞅着,要看袁罡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身后忽传来沉沉一声。

    众人齐回头一看,只见一披头散发、光着膀子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的身后,目光冷冷盯着悬吊的袁罡。

    乌常!众人一惊,迅速拱手行礼。

    乌常再次出声,“我说把解药给他!”

    一名天魔圣地在职缥缈阁的人迅速几步,到一人袖子里摸索出了解药,赶紧过去塞进了袁罡的嘴里,施法助其缓解苦神丹之毒效。

    乌常静静等着,盯着袁罡的反应。

    见了赵雄歌,牵挂上了袁罡的安全,回到圣境后,乌常担心袁罡这里出事,没有回天魔圣地,直接来了这里。

    他站在这里,众人皆静悄悄的,大气都不敢喘。

    对许多来说,这位可是个牛人,能从八圣之外杀进来位列九圣之一的人,当年的一些举动至今提起依旧让人胆寒。

    外面脚步声传来,缥缈阁掌令霍空闻讯来了,上前行礼,“拜见天魔圣尊!”

    乌常没有理会,继续等着。

    等到挣扎中的袁罡终于缓下来了,方淡淡出声道:“把人放下来。”

    “这…”霍空有些为难,拱手请教道:“不知天魔圣尊有何指教?”

    乌常回头,冷冷盯着他,不言不语,仿佛在说,我让你把人放下来没听见?

    感受到了这位的威压,霍空喉结耸动,最终还是朝审讯人员挥手示意了一下。

    立刻有人跑去松开铁链,将袁罡落地放开了,倒在地上的袁罡从痛苦中缓过来,已是奄奄一息。

    乌常突抬手一抓,近乎昏迷中的袁罡唰一下被摄来,一条胳膊被乌常抓着,人也被他拎住了。

    提了人,转身拖着就走。

    霍空一怔,忙追步过去,“不知圣尊这是何意?莫非要亲自审讯?若如此,不如就在此地,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乌常:“聒噪!人,我先带走了。”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霍空忙道:“圣尊,这不合规矩吧?您这样,我无法向其他圣尊交代!”

    乌常:“本尊得到消息,有人欲对人犯密谋暗杀,这里鬼心思的人太多,本尊先把人带回天魔圣地保护,就这样交代!”

    “圣尊,这不行的…”霍空话没说完,乌常已一个闪身带着人嗖一下走了。

    监牢内谁人敢拦?

    霍空闪身追去,待出了监牢,发现乌常已化作一个黑点遁往了远空。

    “唉!”霍空唉声叹气,也很无奈,不知自己倒了什么八辈子霉,居然在这个时候接手了缥缈阁。

    行!既然乌常已经给出了交代,那他也只能这样上报了。

    不只能这样也没办法,若是天魔圣地的人来,他们还能阻拦,乌常亲自出马,这里谁拦得住?

    ……

    一道人影横空而过,进了天魔宫洞窟之内。

    见到乌常回来,黑石赶紧上前行礼,却见乌常随手扔下一人,正是袁罡。

    黑石一愣,“圣尊,这是?”

    乌常:“我亲自从问天城带回来的,带下去看好,不要让人搞走了。”

    他把人给带回来,还是那句话,担心袁罡在问天城出事,人还是控制在自己手上更安全点。

    至于办法,先把人弄回来,先掌握在手捏住了赵雄歌的软肋再说,其他的再想办法应对。

    “呃…”黑石又是一怔,继而问道:“莫非圣尊已经获得了消息?”

    往里走的乌常问了句,“什么消息?”

    黑石指了指昏迷中的袁罡,“难道不是因为吕无双和元色?”

    乌常骤然停步,“说清楚!”

    “是!”黑石应下,也明白了,对方还不知情,还当对方反应迅速呢。

    但不知情之下就把人给弄来了是几个意思?

    摁下心头疑惑,回禀道:“属下刚得到消息,圣境内有风声传,牛有道遇刺前从无量园出来时遇见吕无双,曾告诉过吕无双,牛有道发现疑点要查的人其实就是当时的缥缈阁掌令丁卫!”

    “丁卫?”乌常慢慢转回身来面对,“哪来的风声,可有证据?”

    黑石摇头道:“刚刚风闻,暂无证据,属下已经命人去查!”

    乌常徐徐道:“丁卫是元色的徒弟,吕无双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保他!如果属实的话,也就是说,是吕无双和元色联手摁下了此事?”

    黑石:“现在想想,丁卫因查案不利被元色免去了缥缈阁掌令一职,结合这风声,现在想想,的确有些可疑。”

    乌常:“可疑在何处?”

    黑石道:“传出的风声中有一条,发人深省,那就是如今的状况下,其实没人愿意去接手缥缈阁掌令一职。丁卫办案不利,因此受惩,被免职,可这个时候被免,是惩处吗?似乎更像是解脱。还有,元色宁愿办错不可放过的严查态度下,玄耀却因为不堪刑罚而自尽!”

    乌常开始来回走动着,徘徊着,忽哼哼了一声,“我正担心吕无双因弟子的事不肯放过,不管真假,正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不仅仅是眼前有了带人到此的借口。

    还有赵雄歌的要求,是袁罡此后也必须有安全保障,可袁罡毕竟杀了吕无双的徒弟,事后吕无双要算这个帐的话,谁都没话说。他若做不到这一点,不算救了袁罡,一旦赵雄歌那边抖出他得到了魔典的事,会是大麻烦。

    现在,这事得看吕无双怎么说了,否则还不知道是谁找谁的麻烦。

    黑石不知情,还未联想到赵雄歌的头上,不得不提醒,“圣尊,因为这个袁罡,咱们之前已经引得他们怀疑了,再这样急切把人给搞来,是不是有些不妥?”

    “不妥?”乌常回头看来,明着告诉了他,“袁罡是赵雄歌的儿子!赵雄歌要拿魔典换儿子!”

    PS:月票六万五加更奉上。感谢“鲁慧深”小红花捧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