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三零一章 管芳仪是什么人?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这…”黑石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他找我就为这事……”乌常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

    黑石听后心存怀疑,“圣尊,此事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乌常:“我不管是不是他儿子,只要他愿意拿出魔典来交换,就足够了。”

    黑石微微颔首,也是,其他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边能拿到魔典,费尽心思惦记了这么多年,如今赵雄歌承认了,且愿意交出,让这位如何肯错过,难怪不管不顾先把袁罡给提来了。

    “这事尚有许多麻烦,就算吕无双能放过袁罡,又如何让另外七人放手?”黑石迟疑着。

    而这正是需要商议解决的问题。

    ……

    小楼上,牛有道独自凭栏,仰望星空,目中多虑色。

    这里接到了赵雄歌的消息,重饵已经扔出去了。

    至于乌常会怎么做,这边暂时不知道。可是他又不得不这样做,扪心自问,没办法坐视袁罡去死,可又实在是没办法解救,思之再三,只能是将魔典给抛出去,只有足够大的诱惑才能促使乌常去尽力。

    云姬身形出现,慢慢走到了凭栏处与之并肩而立,“我不知道你跟赵雄歌究竟在干什么,不过我知道,你为了救猴子费尽了心思。从九圣手上救人,能成功吗?”

    牛有道:“不知道。”

    云姬:“若是救不了呢?”

    牛有道:“我又能怎么办?不惜一切,让大家一起送死吗?”

    云姬:“为了救他,为了证明给赵雄歌看,你差点被圣罗刹给打死,你已经尽力了,猴子能有你这样的兄弟,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这辈子……”牛有道嘀咕了一声,惆怅着。

    ……

    黄班满脸惊恐着,押着他的人放开了他的双臂,黄班双手捂住鲜血汩汩的脖子,嘴里咕咕着。

    轻纱蔽体,身段曼妙的元妃伸出舌头,舔着尖尖食指上的血迹,一脸笑吟吟,看着黄班无力倒地。

    是她划破了黄班的脖子,要了黄班的命。

    丁卫同样被人给押着,双臂被两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给别在身后摁着,眼睁睁看着黄班倒在地上抽搐着直至没了声息,怒而抬头,“你想干什么?是不是要连我也杀了?”

    元妃回头看来,笑语盈盈,“丁卫,没办法,牛有道告知吕无双在查你的事,已经走漏了风声。”

    “那是牛有道在陷害我!”丁卫嘶吼,也意识到了什么,拼命挣扎。

    然法力受制,难以挣脱,身后两个女子稍加施立,直接将他摁跪在地上。

    元妃:“是不是陷害已经不重要了,你应该明白,他们很快就会逼圣尊交出你,以查明事情真相,圣尊交还是不交?不交,面对这些人联手施压…倘若交出了,连自己弟子都护不住,让圣尊情何以堪?”

    “更重要的是,此事圣尊必然要回避,恐怕你经不住那些人的手段,一旦吐露圣尊和吕无双联手摁下玄耀刺杀牛有道之事,到时候就算你是被陷害,圣尊亦百口莫辩。”舌头又舔了一下。

    抬头看到元妃舔着手指血迹的模样,丁卫不寒而栗,大喊道:“你放心,请师尊也放心,弟子绝不会出卖师尊,绝不会!”

    元妃居高临下,垂视着,“这种保证可靠吗?圣尊有必要承担这个风险吗?”

    “我要见师尊,我要见师尊!”丁卫忽朝四周大喊,“师尊,弟子冤枉啊,弟子冤枉!”

    元妃蹲下了,食指摁住了他大喊大叫的嘴,然后慢慢下滑,最终停在了他的心窝部位,“你知道的,只要你还活着,就会有人揪住你不放,你又何必活得那么遭罪?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彻底消失。丁卫,你应该知道这是谁的意思,不要恨我!”

    “你…”丁卫话刚开口,便僵住了,慢慢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有鲜血渗出。

    元妃一指刺穿了他的胸膛,直破心脏。

    “呵呵……”丁卫忽一脸惨笑,“元妃,你迟早也会有这一天的…”

    元妃忽一把捞住他脖子,在他耳边耳语道:“我跟你不一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和你师傅其实是夫妻!”

    丁卫瞪了瞪眼,忽又面露嘲讽意味,带着讥讽神色倒下了。

    他这神色令元妃很恼火,非常恼火,起身喝了声,“处理干净!”说罢扭身而去。

    其实死的又何止两个,当初参与了刺杀的人,在不利风声出来后,迅速被全部处理干净了。

    ……

    妖魔岭后山断崖上,赵雄歌与乌常派来的人交谈着,不时点头着。

    南天无芳来了,落在了两人身边,来人对南天无芳拱了拱手,旋即闪身离去。

    南天无芳目送后回头,脸色不好看,沉声道:“你与乌常之间究竟在干什么?”

    他这里已经被乌常给找上了,乌常要魔教承认袁罡是圣女的传人,要魔教立袁罡为圣子。

    赵雄歌也知道了,刚才来人就是找他说这事。有些事情,乌常可以以武力来胁迫,但胁迫的效果如何不知,所以乌常这边也希望赵雄歌能帮忙说服魔教。

    面对质问,赵雄歌略沉默,之后徐徐道:“乌常没有乱说,袁罡的确是圣女的传人。”

    南天无芳怒了:“你开什么玩笑?历代圣女的传人都是女人,怎么会是男人?”

    赵雄歌平静道:“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创立魔教的圣女一直在等一个人的来到,历代传承圣女也一直在等待。”

    这件事上,他不算说谎。

    那个人,他等到了,他代为等到了。

    在蝶梦幻界见到圣罗刹现出人形后,他就知道自己等到了魔教历代圣女等待了数百年的那个人。

    南天无芳惊疑不定:“你千万别告诉我说,等的就是袁罡?”

    赵雄歌语气坚定:“是!就是他。”

    当把魔典交给牛有道后,他就知道自己承受的圣女临终嘱托完成了,魔教历代圣女的传承所在,在他手上完成了。后果如何,他不知道,但他庆幸自己完成了。

    乌常接连害死了魔教的两任圣女,就是不希望魔教的秘密再传承下去,想逼现形。

    魔教已无圣女,也许再也不可能出现圣女,又也许是天见可怜,就在这个时候,历代圣女等待的人却出现了,所以赵雄歌很庆幸,逝者应该能瞑目了。

    当把魔典交到牛有道手上的那一刻,他解脱了,也坦然了,此时也能坦然面对了,说这个慌也能不眨眼了。

    南天无芳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襟,怒气冲天般,“赵雄歌,别以为我不知道,因为上清宗的关系,你和茅庐山庄那边一直是不清不楚,你是不是为了救袁罡,想交出魔典?”

    赵雄歌忽然也怒了,也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襟,怒道:“那你告诉我,上上任圣女在察觉到自己有危险前,是不是已经暗中下达了寻找传承人的法旨?你当年是不是领受了前去寻找圣女的任务?”

    南天无芳情绪激动:“魔教的内部机密不需要你来管!”

    赵雄歌用力扯了他一把,“其实,你按照筛选项,早已找到了符合条件的圣女是不是?”

    南天无芳:“是!成为了圣女,却被你给害死了!”

    赵雄歌怒斥:“放屁!其实她本不该是圣女,其实只是你的次选项,原本的圣女应该是另有其人,是不是?”

    “满口胡言,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南天无芳一把打开他胳膊,推开了他,怒而转身。

    赵雄歌却不肯放过,一把抓了他肩膀,硬将他掰了回来,咬牙切齿道:“管芳仪是什么人?”

    此话一出,南天无芳的目光有些飘闪,再次打开他胳膊,转身避开了赵雄歌那灼人的目光,看着远方道:“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我不清楚!”赵雄歌情绪也激动了,“你告诉我,你想掩饰什么?”

    南天无芳:“我没有掩饰什么!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魔教便不可能答应让袁罡成为圣子!”说罢欲闪身离去。

    赵雄歌迅速出手,一把抓住了他手腕,拽住他,一字一句道:“管芳仪,其实就是圣女!管芳仪本该是上一任圣女,是不是?”

    南天无芳用力甩胳膊,欲甩开,却被赵雄歌拽死了不放。

    赵雄歌声色俱厉道:“但你却没有将她带回魔教,因为你不想让她接任圣女之位,因为你见到了当时圣女的处境,因为你怕管芳仪步当时圣女的后尘,因为你担心她会死在乌常的手上!是什么让你不顾魔教传承而护着她?”

    突一把甩开对方,指着对方的鼻子,“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喜欢上了她,宁愿她沦落风尘,也不想她卷入这样的是非丧命!于是你弄了个本不该是圣女的人来继承了圣女之位,结果如你所愿,你保住了管芳仪,眼睁睁看着本不该是圣女的人被乌常给逼死了!”

    南天无芳一脸惊恐的看着他,慢慢后退了两步,接着整个人如同被抽干了力气一般,颓然跌坐在了地上,一脸的惨然,再也不见那份飘逸洒脱。

    PS:抱歉,更新晚了,有事耽搁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