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零五章 残了好
  见到这个样子的袁罡,手脚基本上都废了,好好一个汉子就这样被搞成了残废,他的真实心情恨不得宰了这女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然而他不能这样做,必须克制住自己的怒火。

  他太了解袁罡了,真要杀了这个女人,没办法对袁罡交代,袁罡事后非跟他翻脸不可。

  兄弟之间,不管兄弟之情多深,有时候真的比不上一个女人,也不能用‘比不上’来形容,但是这样做就是不行,一旦触及了不能触及的点的话,就是会闹得连兄弟都没得做了。

  反过来说,同样的事情放在女人身上也一样,女人也会为了男人跟姐妹翻脸。

  别说兄弟,就算是亲生父母冒然这样做了,做儿女的也得翻脸。

  尽管憋的难受,可他的理智还在,这个分寸还能把握住。

  见此情此景,一旁的赵雄歌微微摇头,大概明白了牛有道把人给带来的用意,以此示警,免得这女人再蛊惑好不容易躲过一劫的袁罡去冒险。

  冯官儿悲泣哽咽了,流泪了,亲眼见到了,才知道自己把人给害成了这样,泣不成声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救他!求求你救他!”

  “救他?现在知道救他了?”牛有道一阵冷笑,手突然松开,化作掌刀,一掌砍在了她的脖子后面。

  哭声顿止,冯官儿白眼一翻,带着满脸的泪珠昏倒在了一旁,没了动静。

  牛有道一脚又将冯官儿给拨开到了一旁,这才蹲在了袁罡跟前,伸手去查探袁罡的伤势。

  的确伤的很重,但袁罡的生命气机依然很旺盛,若非如此强大的生命力,被弄成这样,只怕早就连命都丢了。

  确认无性命之忧后,知道袁罡的身体能承受到什么程度后,他才伸手抓了插在袁罡身上的钢针,一根根的拔出,拔除之际,另一只手始终摁在袁罡的身体上,施法关注着他的身体状况,避免有不测出现。

  待穴位上的钢针全部拔除后,牛有道目中闪过一丝讶异地看向袁罡。

  就在穴位钢针全部祛除的瞬间,他清晰感觉到了,袁罡的气血瞬间充盈了起来,充盈循环了起来。

  已经被伤成了这样,肉身还能有如此强大的自发图强的生命力,实在是让他感到意外,发现袁罡勤练的“蚩尤无方”对肉身的锻炼能力几乎强大到有点变态。

  制住穴位的实物一除,气息循环一畅通,昏迷中的袁罡似乎立刻清醒了过来,“唔”了声,竟立马缓缓睁开了双眼。

  昏昏涣散的目光也迅速明亮了。

  见到蹲在眼前的陌生人,他以为自己还在审讯中,目光中迅速绽露出野兽般的凶狠,挥臂就打!

  啪!牛有道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虽然清醒的快,但还是太虚弱了,被牛有道扔了回去,“哟!还有力气打人,精神头不错嘛。”

  一听这声音,再看对方的眼神,袁罡瞬间愣住,“道…”话刚开口,似乎瞬间警醒,看了看四周,不知身在何处,看到了昏迷的冯官儿,也看到了赵雄歌,这才放心喊出来,“道爷,你怎么…这是哪?”

  记得自己明明在囚禁中,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也不知牛有道为何能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牛有道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冷笑一声,“看来还没糊涂。”手中一颗蜡丸捏碎,也捏开了对方的嘴,一颗天济丹直接塞进了对方的嘴里,巴掌在他嘴上一拍,将天济丹打进了对方的肚子里。

  能见到牛有道,对受尽煎熬的袁罡来说,实在是喜出望外,还以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

  顾不上冯官儿是怎么回事,喉结咽下东西受了刺激,咕嘟耸动了一下,欲挣扎着爬起,然手掌上的痛令他难起,喘气道:“道爷,这是怎么回事?”

  “别!你猴子大爷多牛的人,我可当不起你的爷!”牛有道满嘴的阴阳怪气,手也不老实,一根手指直接戳进了袁罡肩窝插过钢针的地方,而且是用力插了进去,丝毫不留情的样子。

  赵雄歌看的牙口微微裂出,帮袁罡感到疼。

  “嗯…”袁罡亦疼的闷哼一声。

  牛有道乐了,“哟,你猴子是条铁打的好汉,也会怕疼啊!不应该呀,我是不是看错了?”似乎真的看错了,手指又在袁罡的伤口处使劲来回钻动着。

  呲着牙的袁罡用力绷住了,不让自己发出痛苦声来。

  手指拔出,拍了拍袁罡的脸,“不错!果然是条好汉。”手一伸,又捉了袁罡的手,拎起来,拎给袁罡自己看,“好汉给谁看呐?好看吗?再看看你自己的脚,手脚都残了,都废了,以后是准备在地上爬还是准备像蒙山鸣一样坐轮椅?”

  啪!突一记耳光狠抽在了袁罡的脸上,牛有道陡然变得声色俱厉,“你脑子进水了吧?我看是进尿了!”

  一只胳膊肘半撑起身子的袁罡被打的默不吭声。

  这世上能打的他不吭声,能打的他不会兴起丝毫还手念头的人,也只有眼前这位了。

  他又不傻,到了这个时候岂能不知,是道爷出手救了他。

  似乎每次都是这样,以前也是,每当他命悬一线的时候,屡屡都是道爷把他从死亡边缘给拉回来的。

  很显然,这次也不例外。

  他本以为自己再也活不成了,没想到又是道爷救了他,真不知道道爷是用了什么办法把他从九圣手上给救出来的。

  但他明白,道爷就是道爷,道爷自有道爷的办法,若非能人所不能,又怎会是道爷!

  牛有道回头伸手一捞,又抓了冯官儿的胳膊给拖过来,“看好了,你要的人,我给你弄来了,又能怎样?让她跟你这个残废双宿双飞吗?你不恶心,人家恶心!”

  袁罡:“道爷,不是你的想的那样。”

  牛有道怒了,“那是哪样?少跟我扯你那狗屎大道理!自己连自己都保不住,你有什么资格妄为?”说罢胳膊一挥,将冯官儿甩开到了一旁,气呼呼着在山崖露台上来回走动。

  若仅仅是受点重伤也倒罢了,残了,居然成了残废,他实在是怒火难消。

  袁罡低头黯然着,知道自己真的把道爷给气着了。

  赵雄歌看看牛有道,又看看袁罡,也实在是服了袁罡,有够生猛的,也够愣的,居然敢正面杠九圣之一的吕无双,居然还把吕无双的徒弟给杀了,胆子得肥到什么地步才干的出来?

  也得亏牛有道想办法营救,不然这二愣子的这条命不交代在圣境里才怪了。

  当然,他赵雄歌自己也没资格说袁罡什么,想当年他赵雄歌自己又何尝不是因为女人而失去理智,明知道和魔教圣女是不可以的,可他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

  牛有道终究是理智的人,知道事情已经这样了发火也没用,必须要面对。

  “呼~”仰天呼出一口气来,又转身走回到袁罡身边,淡然道:“残了好,残了,以后就老老实实呆在这妖魔岭吧。”

  “妖魔岭?”袁罡愣怔抬头,又看了看四周。

  “乌常具体是怎么摆平的这事我目前还不太清楚,不过乌常能把你领来,你的危险暂时应该是过去了。”牛有道说着指向冯官儿,“你要的人,我也给你带来了,安心呆在这,吕无双那口气还没过去,这里毕竟是乌常的地盘,不要再乱跑,否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回头又对赵雄歌道:“赵师叔,以后就劳烦您帮我看着他了。”

  赵雄歌:“我?”

  牛有道:“顺带的事嘛。”

  赵雄歌微微摇头,“圣女的托付,我已经完成了,乌常拿到了东西,我也解脱了,我可能要离开妖魔岭了。”

  牛有道意外,“去哪?”

  赵雄歌:“晋、卫一战,上清宗损失惨重,正是要人的时候,我想重返上清宗试试。”

  牛有道:“你认为唐素素能接受你?”

  赵雄歌:“试试看吧,实在不行,我就守在上清宗边上,我欠上清宗太多了。”

  牛有道:“你若真是为了上清宗好,就留在这里。”

  赵雄歌不知他又有什么想法,问:“怎讲?”

  牛有道:“师叔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事情到了这一步,风里浪里你我都难以置身事外。上清宗兴与衰非一时之功,你应该知道乌常拿到东西后的目的一旦达到,你还有上清宗会是什么下场,你现在跑回上清宗有意义吗?”

  赵雄歌叹道:“我继续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继续当我的酒鬼吗?”

  牛有道指向袁罡:“他现在成了圣子,不便再回南州,而这也是乌常给的机会,不妨顺势而为经营魔教。他人生地不熟,为人处世又时常犯傻劲,你对魔教很熟悉,留在这里助他一臂之力,顺带可以看着他,有什么事及时联系我。”

  圣子?袁罡不知在说个什么东西。

  赵雄歌懂了他的意思,默默点头。

  “此地我不宜久留,先走了。”牛有道说这话时看了眼袁罡,也是说给袁罡听的。

  袁罡想起事来,忙喊道:“道爷,吕无双想要蝎皇。”

  牛有道漠然道:“这事我听说了。”

  袁罡:“我在问天城被她的人第一时间带回了无双圣地,她不是为了拿我出气,吕无双反复折磨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我召唤出蝎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