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三一零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对于对方的身份和所言,敖丰并不怀疑,若非牛有道交代了,对方也不可能知道这事。

    也不用怀疑对方的歹意,真有歹意不用节外生枝,如今的情况下,牛有道已经死了,狐族大可以不用管他,这么多年了,九圣也奈何不了狐族,狐族没什么好怕的。

    正因为如此,敖丰竟有些感动,他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无处可去,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想到狐族居然还遵守着牛有道的遗嘱。由此看来,这些狐妖似乎比人类靠谱的多。

    感动归感动,可心中还是下意识有所戒备,“你们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我留有后手。”

    老头摇了摇头,“你的后手对我狐族没用,走吧。”说罢闪身而去。

    敖丰没得选择,假期结束后他也不敢再回无量园,整个圣境除了狐族赖以生存的荒泽死地,其他地方都很危险,都躲不长久,只能是跟着闪身而去。

    飞落山崖,两条人影一前一后在茫茫沼泽上飞掠。

    途经沼泽中的一处山林时,一只飞禽坐骑接应了他们而去,牛有道留给狐族的飞禽坐骑。

    抵达荒泽死地深处后,两人从空中跳下,老头带着敖丰遁入了沼泽地底。

    之后抵达了沼泽之下的一座地宫内,眼见地宫内到处是妖狐在嬉戏,此情此景令敖丰浑身不自在,以前见了就杀的东西。

    地宫一座静室内,狐族现任族长黑云正等着,老头来到行礼,“族长,人带来了。”

    之后又对敖丰介绍,“这是我狐族黑云族长。”

    放在以前,敖丰哪会把狐族放在眼里,此时却是毕恭毕敬的拱手道:“敖丰拜见族长。”

    黑云:“不用客气了。”背在身后的手松开,拿出了一只匣子,“这是牛有道留下的,让见到你之后交给你。”

    敖丰双手接了,暗中施法查探,发现没什么问题,才打开了匣子。

    匣子一开,红光跟着开启的匣盖冒出,一颗无量果静静躺在匣子里,沁人心脾的芬芳溢出。

    这是什么东西,敖丰亲手从树上摘下来的,自然认得,情绪瞬间激动了起来,牛有道许诺他一颗的无量果,竟然真的兑现了,狐族竟然真的给了他。

    想起之前在无量园内的无尽煎熬,拿到此物的刹那,瞬时觉得一切都值了,所冒风险真的值了。

    看出了他的激动,黑云没多说什么,指向了室内的箱子,“这是牛有道让人送来的灵元丹,助你突破元婴境所用,你看看够不够,不够的话,回头再联系牛有道。”

    “多谢族长…”合上匣子的敖丰十分感激,刚拱手躬身谢着,忽一愣,猛抬头,“族长刚才说什么?再联系牛有道?牛有道不是已经死了吗?”

    黑云冷冷道:“你傻呀!牛有道死了,我们还有必要冒险收容你这个外人吗?还犯得着给你无量果么?你杀我多少同族?若不是牛有道作保,说让你将功赎罪,我们才懒得管你死活。他没死,诈死脱身了而已。”

    “没死?”敖丰愣怔,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九圣亲自验过尸,怎么可能没死?”

    黑云:“天下那么多人,谁会心甘情愿被九狗压榨,九狗不就是用来骗的吗?那家伙狡诈的很,哪有那么容易死。你听好了,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没有我狐族同意,不准跑出去!”

    敖丰有点没缓过神来,还在惦记牛有道怎么可能没死的问题,闻言唯唯诺诺了一声。

    其实也不用提醒,他现在的情况,哪还敢出去乱跑。

    黑云:“还有,这里没有九圣,只有九狗,再九圣九圣的,别怪我翻脸!”说罢甩袖而去。

    狐族都出去了,只剩敖丰一人怔怔在原地。

    将黑云提供的消息默默消化后,他又再次打开了匣子,看着那颗红融融的无量果,心头渐涌起狂喜,自己居然有机会迈入修行界人人梦寐以求的元婴境!

    再次觉得之前所冒的一切风险都值了。

    兴奋情绪平淡下来后,走到一角打开了箱子,见到满装的灵元丹,眼眶都红了,竟差点喜极而泣。

    牛有道都帮他准备好了,他只需安心修炼突破便可。

    这次他是真的感动了,牛有道的守信令他为之动容,也算是让他真正认识了牛有道,跟牛有道这种人办事,他还有什么是不放心的?之前的一切担忧都多虑了。

    ……

    齐国皇宫内,高阁之上,昊云图宴客,客人是晓月阁阁主玉苍。

    一群人登上高阁,宾主落座,天火教掌门宇文烟、玄兵宗掌门北玄、大丘门掌门三千里陪同。

    秦、齐已成联盟,如今更是唇齿相依,待客之道自然是不会差的。

    落座后,昊云图呵呵道:“玉苍先生,可有触景生情?当年一别就在此地,先生的身份可把我们给骗的好惨呐。”

    玉苍摆手道:“情非得已。”

    昊云图也没有追究责任的意思,反而赞道:“晓月阁为了复国,可谓忍辱负重!”

    玉苍亦感慨,“一把辛酸,谢陛下体谅。”

    一番客套,酒菜上来,举杯互敬之后,玉苍话题突然一转,“听说玄薇来了齐京?”

    昊云图目光略闪,大概知道了这位的来意,叹道:“国破家亡,毕竟是朕的儿媳,朕岂能不管。”

    “那是自然。”玉苍放下酒盏,“可我听说,玄薇意图复国。”

    昊云图:“拿什么复?痴心妄想罢了。”

    玉苍:“话不能这样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卫国虽倒在了顷刻间,可暗底下,雾府的框架还在,捏在玄薇手上。卫国那边想必也还有一些遗老遗少念念不忘旧主。而陛下也说了,她可是您的儿媳,你们毕竟是一家人。诸般种种算下来,老夫甚是不安呐。”

    三大派掌门的目光互相交汇,知道这位担心什么,这边许诺了联手击退晋国后,卫国的地盘给秦国。

    而秦国那边的局势明摆着的,不管此战胜负如何,秦国的地盘都成了韩国和燕国的嘴边肉,两国是不会放过这大好良机的。秦国出兵齐国,可谓背水一战,卫国的地盘成了秦国最后的退路。

    换句话说,玄薇的存在的确让这位有些不安,这位此来哪是什么来礼仪拜见的,分明是来扫清隐患来要玄薇命的。

    玄薇的命对三大派掌门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名份上玄薇毕竟是昊云图的儿媳妇。

    昊云图不傻,心知肚明,徐徐道:“玉苍先生意欲何为?”

    玉苍微笑道:“昊丞皇子不怕找不到良配,只要陛下愿意,秦国境内佳丽,任由皇子挑选!”

    昊云图面无表情道:“她毕竟是朕的儿媳。”

    玉苍:“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和陛下无关,也和齐国无关,秦国自己来处理。这城中戒备森严,出个什么事的话,守卫若置之不理也说不过去。不知诸位怎么看?”举杯遥敬。

    三大派掌门不吭声,当做没听到、没看到。

    昊云图沉默着,然最终还是拿起了酒杯回敬。

    玉苍哈哈大笑,捧杯一饮而尽,亮出了喝干的盏底给众人看。

    垂首静默在旁的步寻左看右看,心知一切尽在不言中。

    ……

    新赏赐的王府内,昊丞的王府。

    昊丞大步而来,欲闯一门,守在门口的西门晴空立刻挪步,拦在了门口,拦住了来人。

    昊丞脸色瞬间沉下,盯着西门晴空咬牙道:“你最好搞清楚了,这是本王的家,不是你家。搞清楚这家的主人是谁,搞清楚你现在是住在谁的家里。你住本王家里,吃着本王的,还敢在本王家里阻拦本王?”

    他一回到齐京就想做掉西门晴空,奈何西门晴空的实力和身份摆在那,没有上面的首肯,没人愿意听他的胡来。

    说到底,他现在没什么实权,轻易动用不了够实力的人手。

    西门晴空脸颊略绷,不吭声,也不让开,就挡在门口。

    昊丞气得够呛,却又不敢对他怎样,气的来回踱步,忽喊道:“玄薇,你不是想拜访朝中诸位大臣吗?你既然喜欢跟本王摆架子,那你就慢慢摆好了,别后悔!”甩袖扭头。

    “慢着!”玄薇的声音从屋里传出,“西门,让他进来。”

    正要步下台阶的昊丞止步,回头看着。

    西门晴空沉默着,可最终还是挪步让开到了一旁。

    昊丞一声冷哼,转身了,大步入内,而西门晴空也尾随着跟了进去。

    屋内端坐在案后的玄薇抬头看了眼,手上一叠来自雾府的传递情报反扣在了桌上,起身,盯着昊丞问道:“可见到了梁丞相?”

    她一来到齐京就想拜会齐国首相,奈何人家有意回避,借口之下就是不见她。

    那位梁丞相的态度摆在了那,其他朝中大员也都回避,她只好求昊丞利用皇子的身份帮忙。

    “本王毕竟是皇子,本王亲自上门,谁敢阻拦?”昊丞背着双手,冷哼哼着。

    玄薇立刻绕出长案,问:“不知梁丞相可愿前来赴宴?”

    昊丞鼻子抬上了天,阴阳怪气道:“本王在自己家里,居然还要被一外人给盯着,很不舒服!”

    玄薇懂他的意思,暗暗咬了咬牙,对西门晴空微微点头,示意回避一下。

    西门晴空迟迟未动,冷冷盯着昊丞,可最终还是转身了,慢慢出了门,走下台阶的步伐沉重。

    PS:感谢温兄大红花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