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一一章 瞬间梦醒
  确认人走开了,走到门口翘首望的昊丞立马转身,直奔玄薇而去,眼睛里闪耀着奇异光芒。

  玄薇意识到了这家伙想干什么,慌忙后退,然撞上了身后长案。

  稍这么一耽搁,昊丞已将她搂了个满怀,一双手更是不老实,不该摸的地方一点没客气。

  玄薇被摁倒在桌上,推他不开,又不敢大叫,遂一把掐住了他脖子。

  手摸进了她衣服里的昊丞吃不消了,松手一推,后退开了,摆脱了,捂着脖子,喘着粗气咳嗽着,“贱人!”

  慌忙爬起的玄薇整理着衣裳,“你敢在这乱来,就不怕他宰了你?”

  “宰了我?呵呵…”昊丞忽笑的前俯后仰,又是几声咳嗽,待到气喘匀了,走到她跟前,戏谑道:“现在,你舍得让我死吗?玄薇,求人就要有个求人的样子,这点人情世故,我不信你不懂。”伸手去撩拨她的下巴。

  玄薇愤怒,一把拨开了他的手,“你再乱来,我喊人了!”

  “喊?你尽管喊好了,杀了我,我不信那狗杂种跑得出这京城!我死了,你们逃不掉,都得死,你复国的大梦也得破灭!”昊丞强行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我告诉你,其实我对你这种老女人没一点兴趣!”

  玄薇又用力拨开他的手,“既然没兴趣,那就请你高抬贵手!我说了,只要你帮了我,以后定不会亏待你,金银财宝要多少你尽管开口!”

  “金银财宝?”昊丞面浮狰狞,“我这辈子的名声都毁在了你的手里,你知不知道这次回来,我那些兄弟姐妹们是怎么看我的?我成了天下人眼里的笑话!多少金银财宝能挽回我的名声?贱人,不让你雌伏,我咽不下这口气!”

  玄薇:“你应该明白,我若再起,对你也有莫大的好处,只要我有利用价值,你在齐国眼中就同样有价值!你有什么怨气,以后再说,梁丞相到底怎么说的?”

  昊丞突伸手,揽了她的腰肢,一把勒进怀里。

  玄薇又是一阵挣扎,昊丞忽警告道:“玉苍可是来京城了,秦国可是把卫国的地盘当做了后路在谈,你不急吗?”

  玄薇立马不挣扎了,与之四目相对着。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忽又察觉到对方的手摸在了不该摸的地方,玄薇咬牙道:“放开我!”

  昊丞手上不停,“想让我帮你,就别空许诺,先给点甜头再说。明天,我要去城外的庄子,把我伺候高兴了,什么都好说,否则,空许诺这套还是找别人吧!别怪我没提醒你,晚了,玉苍那边谈妥了,朝臣们再想反悔阻止可就真晚了。”

  说罢重重在她臀上捏了一把,又一把推开,转身而去,“明天是要去尽兴的,我不想看到那碍眼、败兴的杂碎!”

  玄薇一脸忧虑的站那,玉苍的来到让她心急如焚……

  次日大早,车队和护卫在王府门口等候着。

  昊丞静坐在马车内,也在闭目等着。

  车帘突然掀开了,玄薇上了车辕,钻进了马车内坐下。

  车帘挡下,车队出发。

  昊丞笑了,靠近了她做,又伸手搂了她腰肢,“还是乖乖来了,我还当你不来呢。”

  玄薇神情明显有些慌乱,慌忙着推开他,目光瞟向车窗位置。

  昊丞意识到了不对,立刻靠了车窗,拨开窗帘往外一瞅,看到了端坐马背随行的西门晴空。

  放了车帘,昊丞立刻又凑近她耳边,“让别带他,你还把他带上,什么意思?”

  玄薇:“我不管去哪,都一直带着他,这么多年一直是如此,突然之下不带,会惹他生疑,他很有可能会跟来。”

  昊丞咬牙,“你耍我是不是?”

  玄薇咬了咬唇,“我回头会找机会支开他。”说出这句话来,她自己都觉得情何以堪。

  昊丞气呼呼倚靠在了车壁上。

  ……

  皇家庄园,依山傍水,是处好地方。

  一行抵达安顿下来后,忧心忡忡的玄薇静坐在水榭中,西门晴空静立在旁。

  忽一只金翅从天而降,随行雾府人员接收后,迅速取了密信进行解密,译出后,迅速进入水榭内呈报。

  玄薇看后,起身了,递给西门晴空,“这事恐怕还得你亲自跑一趟。”

  西门晴空接到手看过后,没有吭声,而是抬眼凝视着她的双眼。

  玄薇被他看的有些心惊肉跳,信中内容是她昨晚安排好的,就是为了今天能支开西门晴空,按理说西门晴空是不知道的,可西门晴空眼里透出的意味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似的。

  她不知是不是自己做贼心虚的原因。

  西门晴空忽出声道:“此去恐要一两天时间。”

  玄薇牵强道:“这里有齐国修士护卫,不会有事。”

  西门晴空微微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玄薇目送着,银牙几欲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西门晴空走后没多久,获悉西门晴空走了,昊丞出现了,直奔水榭。

  一见面,玄薇还来不及说话,昊丞已是一个俯身,直接抄了她双腿,将其横抱在了臂弯。

  “你干什么?”玄薇惊恐四顾,没想到这位居然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行难堪之事。

  “怕什么,我自己的夫人,谁能说什么?”昊丞哈哈大笑,迫不及待想看这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女人的雌伏模样。

  两名雾府人员迅速上前,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如昊丞所说,对方毕竟是玄薇的丈夫。

  两人看玄薇的反应,等玄薇的号令。

  然玄薇放弃了挣扎,闭目了,任由昊丞抱着她赶往寝居之地。

  玄薇都没有意见了,夫妻间的事,两名雾府人员又能怎样,面面相觑。

  昊丞刚抱了人出水榭,一太监跑来,禀报道:“王爷,步总管传话,说有要事,让您立刻回城一趟。”

  “我这笑话能有什么要事,滚开!”昊丞一脚踹开了对方,继续自己的,有什么事等自己快活完了再说,否则那讨厌的家伙一回来,又要泡汤了。

  ……

  河畔,刚出庄园纵马疾驰的西门晴空忽回头看去。

  只见远处近百骑蹄声隆隆过桥,冲那皇家庄园而去,为首者,法眼细看之下,他有些眼熟。

  忽紧急勒停了坐骑,因想起了是谁,玉苍的徒弟独孤静!

  早年,玉苍顶着名师的名头四处游历,到往过卫国京城,玄薇还特意会见过,因此他见过独孤静。

  晓月阁的人!来这做甚?西门晴空心中突一惊,一个闪身而起,飞身返回!

  ……

  榻上,昊丞摁倒着玄薇一阵翻腾,玄薇不太配合。

  恼怒之下,昊丞突然爬了起来,指着捂住胸口的玄薇,呵呵道:“好!我不勉强,你自己脱,自己脱光了!”

  玄薇蜷缩着不动,目光有些发呆,哪还有当初那个卫国女相的丝毫风范。

  “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脱还是不脱?”

  玄薇面露惨笑,手动了,慢慢摸向系腰的腰带,闭目,眼角有泪光沁出。

  昊丞顿时两眼冒光,欣赏着,期待着,同时快速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轰!外面忽传来厮杀打斗的动静,屋内两人一惊,玄薇慌忙坐起……

  齐国护卫修士已被临时调离了,玄薇的雾府人员遭了殃,根本不是晓月阁来人的对手。

  独孤静带人闯入,直接大开杀戒。

  咣!一道剑气从天而降,土石崩飞,炸出一个坑来。

  惊得独孤静等人迅速戒备,一条人影落地,正是横剑在手的西门晴空。

  一个吓的连滚带爬的太监已抓在了他的手上,西门晴空厉声质问,“玄薇在哪?”剑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太监结结巴巴道:“在在在…在后面…后面寝殿…”

  独孤静一挥手,一群人闪身而出,将西门晴空给围了。

  西门晴空一把扔飞那太监,冷目四顾,这些人他倒不怕,倒是四周建筑上已上弦的天机破罡箭令他颇为忌惮。

  此物阴狠,能破开护体罡气,传言中喂有剧毒。

  独孤静微笑:“原来是丹榜第一高手西门先生,早年一别,想不到今日能在此相见。西门晴空,男人就该有个男人的样子,女人就该有个女人的样子,为个只知道利用你的女人不值得。我的目标不是你,只要你乖乖呆在这里不动,我不为难你。”

  说罢正要绕开行事,不远处陡然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众人看去,只见云鬓松散、衣裳凌乱的玄薇出来了,一把剑在手,抹在了昊丞的脖子上。

  昊丞没穿外套,脖子上已经出血了,战战兢兢着被推来。

  之前被外面的打斗动静所惊,一时没注意,竟被玄薇拔了陈设用的宝剑架在了脖子上,被玄薇给挟持了。

  而玄薇起先只是发现不对,挟持了人以防万一,出来见到独孤静后,瞬间梦醒,知道自己被齐国给出卖了。

  独孤静眉头略皱,不知搞什么鬼,昊丞怎么没撤离,怎么会在玄薇手上?

  这毕竟是在齐国的地面上,弄死了昊丞的话,不太好向昊云图交代,略有忌惮。

  独孤静突偏头一个示意,四周角落里立刻有人影闪动,悄悄接近玄薇。

  这动静岂能瞒过西门晴空的高度警惕,西门晴空身躯上气流激荡,脚下地面突然皲裂。

  眼睛余光一扫的独孤静立喝:“放箭!”

  PS:感谢新盟主“败类牛道德”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