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三一三章 最后一丝希望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西门晴空笑了,她终于舍得离开了,终于要走了,只是,却是以这种方式离开,不知道是不是晚了点,“齐国京城不能再回去了,不走也不行了。”

    玄薇:“是啊,不能再去齐京。我的手镯,雾府的名单在里面,一旦有变,记得带走。”

    西门晴空对那东西没兴趣,“你不用担心,雾府的接应点一直备着,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的,我们很快就能赶到。”

    玄薇“嗯”了声,依偎在他肩头,闭上了双眼,不再吭声了。

    西门晴空亦不吭声了,保持赶路速度,必须要在追杀者形成围追堵截之势前赶到接应点,接应点有飞禽坐骑带玄薇脱身。

    至于自己,他估计自己是无法再活着离开了,天机破罡箭的毒性已经开始发作,他在施法强压着。

    也无法全力压制毒性,他还要逃离,还要带着玄薇这么个累赘逃离,又不敢耽误速度。

    要不要全力压制毒性,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让玄薇先安全脱身……

    一路急速飞掠着,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玄薇身上有些发凉。

    后来,感觉到玄薇的身子有些微微颤抖。

    其实玄薇在强忍着,不希望自己抖动,不希望西门晴空知道她中毒了。

    她太了解西门晴空了,一旦知道她中毒,未知不明之剧毒,为了保她性命,西门晴空势必要带她返回齐京去找鬼医弟子。齐京怎么能回去?昊云图已经把她给出卖了,跑回齐京就是羊入虎穴,就是送死。

    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对不起西门晴空了,悔不该向昊丞妥协,也认为是自己连累了西门晴空,不能让西门晴空为她送死,她希望西门晴空能好好活着。

    所以她不想西门晴空知道她中毒了,希望西门晴空能顺利抵达接应点。

    然而毒性对肉身的侵蚀所造成的反应,并非她的意愿所能克制的,甚至是双臂都有些搂不住了他的脖子,她拼尽全力坚持着,希望能坚持到西门晴空抵达接应点再倒下。

    西门晴空察觉到了,察觉到了她不正常的抖动。

    猛然惊觉到了什么,抖开肩头趴着的她,搂在怀里一看,发现她嘴唇已经变得乌青,明显是中毒了。

    好烈的毒性,并未多久就成了这样。

    玄薇本靠意志坚持着,被这么一抖开,意志顿时有所松懈,终于坚持不住了,感觉到了自己意识的涣散,失去意识前喃喃了一句,“接应点…去接应点……”两眼无力着闭上了,瘫软在了对方的怀里,彻底没了动静。

    “玄薇!”西门晴空一声惊叫,迅速检查,终于找到了她脚踝上的那三支毒针。

    一把拔到手中,看着那三支蓝汪汪的毒针,“啊……”西门晴空仰天一声悲鸣,那份痛苦到极点的绝望无法形容。

    愿一生去守护的人,却在这仓促逃命的关头给疏忽了,那份自责几欲将他整个人给撕碎。

    他恨自己的无能,堂堂一个大男人,还号称什么丹榜第一高手,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往事种种,眼睁睁看着自己所爱的女人在漩涡里煎熬,自己一身修为却无能为力,上阵不能破千军万马为她守护家园,势逼之下又无能为她扭转乾坤,守护着她却连她的安全都保护不了。

    就只能像个木头似的跟在她身边,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人家有笑话错吗?可不就是个笑话吗?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

    无能无力的绝望之下,抱着一个人,不知路在何方,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废物还能有什么用!

    除了去齐京找鬼医弟子,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

    可他也知道,去了齐京就算求得了鬼医弟子出手,也无异于落入了虎口,无异于又将玄薇送进了死路。

    可他还能怎么办,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玄薇这样去死,他无法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也只能是二话不说,不再迟疑,不再犹豫,突然改变了飞掠的方向,抱着玄薇直奔齐京方向而去。

    他岂能不知玄薇为什么不及时说自己中毒了,就是不想让他去送死啊!

    她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他去死啊!

    正因为如此,他越发痛彻心扉,途中屡屡仰天发出无尽懊恼的悲鸣……

    “改变了方向!”追杀之人看到远处的追杀目标,那个黑点变更了方向,指着说道:“先生,好像是在返回京城!”

    独孤静挥手喝道:“追!”

    一群人立刻变向追去……

    城门越来越近,就在前方,可西门晴空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了。

    既要压制玄薇体内的毒性,还要稳住自己体内的毒性,还要抱着一个人长途奔波。

    最重要的是全力压制玄薇体内的毒性,不然不行,玄薇之前已经耽搁太多了,他不尽力的话,玄薇根本坚持不住。

    毒性侵蚀下,真的感觉自己快扛不住了,嘴唇已是乌青。

    “对方的速度好像越来越慢了!”追击的人发现目标的身形能越看越清楚了。

    都感觉到了目标的速度越来越慢。

    城门口,人来人往,西门晴空几无力再带着人飞跃过那高高的城墙。

    抱着人落在了城门口,脚步略有虚浮踉跄感,抱着人直冲城门守军而去。

    “什么人!”士兵立刻阻拦。

    反倒是守将认出了,赶紧上前行礼,同时大吃一惊,“西门先生,王妃这是?”

    也只是认识,下面人压根不知道上面的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名修士从城头飞落,“西门先生,这是怎么了?”欲伸手给玄薇检查。

    西门晴空抱着玄薇略作回避,不给他碰,也不相信这些人。

    几次欲开口却说不出话的他,突然“噗”一口鲜血吐出,喷了那守将一脸。

    守将目瞪口呆,一脸鲜血滴答。

    毒性作用下,一口血吐出,口腹气息终于顺畅了些,“马!”西门晴空就吐出了一个字,之后抱着人直接撞开士兵。

    获悉抱着的是什么王妃,王妃显然是出事了,下面军士也不敢阻拦了。

    一把扯断了拴马桩上的缰绳,西门晴空抱着人翻身上马,拨转缰绳,两脚跟狠狠一敲马腹,不顾城门口人来人往,直接冲进了城。

    他已经是法力不济,加之毒性作用,能坚持到这里已是拼尽全力,真的无力再抱着玄薇施法飞掠了,只能借助马匹的脚力尽快完成最后一段距离。

    直接冲上了城内街头,纵马在街头上狂奔,惊的路人惊慌四躲。

    问话的修士迅速闪身上了城头,进行通报,很明显的,西门晴空和玄薇似乎中毒了。

    门口守将等人面面相觑,下面人问:“将军,这是怎么了?”

    守将挥了下手,“上面人的事,不肯告诉咱们,咱们就自己长点眼,不该问的别问。”一把扯了问话士兵腰间的毛巾,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而独孤静已率人飞掠赶到。

    城头上的守城修士见到这么多修士飞来,起了警觉,一群修士飞身而下,拦住了。

    有三大派弟子认出了,问话:“独孤静,你想干什么?”

    独孤静反问:“西门晴空抱着人往城内哪个方向去了?”

    对方再质问:“你想干什么?”怀疑他们想对西门晴空和玄薇不利,也的确是没看错。

    独孤静忽沉声道:“他们杀了昊丞皇子,不能让他们跑了!”

    城门口顿时一阵骚动……

    一路疾冲到小巷里的西门晴空一把勒停了坐骑,坐骑吃痛立足嘶鸣。

    西门晴空抱着人紧急跳下,跑上一门台阶,来不及敲什么门,二话不说就是一脚。

    咣一声,直接一脚把门给踹开了,踹得门后的门栓崩飞,人也顺势闯了进去。

    一道人影闪来,厉喝:“什么人!”正是守卫的颜宝如。

    丹榜第一高手和丹榜第二高手再次相逢在了这座庭院内。

    看清抱了个人来,且狼狈不堪的擅闯者是谁后,颜宝如吃了一惊,“西门晴空,你这是怎么了?”

    西门晴空喘息道:“救人!快请先生救人,快去!”

    颜宝如回头,已见到无心和郭曼从屋内走了出来,两人也是被踹门的动静给惊出来的。

    西门晴空顿时不管颜宝如,直接从她身边跑了过去,抱着人咣一下,就直接跪在了无心面前,双目含泪道:“求先生救救她!”将人横放在地,跪着后挪了几步,俯身连连磕头,磕响头,“求先生了!”

    这一幕令颜宝如唏嘘不已,那个孤傲的西门晴空,这个丹榜第一高手,在无心先生面前竟变得这般没有尊严。

    无心略瞥一眼地上的人,一眼便看出两人是中了剧毒,但他无动于衷,“你擅闯我宅院,打破我家门,如此无礼,还想我救人?我凭什么救她?”

    西门晴空猛抬头,泪洒泣声道:“只要先生救她一命,西门晴空这条命便是先生的,愿为先生做牛做马,愿为先生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无心略有沉默,似在思考什么。

    颜宝如走到了无心身边,在其耳边嘀咕道:“这女人我以前见过,卫国女皇玄薇!”

    无心在乎的倒不是两人的身份,而是邵柳儿上次来求他救西门晴空时,曾说过西门晴空是她朋友。

    邵柳儿当时也只能是那样说,不好说是救一个无缘无故的人。

    PS:感谢新盟主“油饼夹烧梅”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