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一五章 小先生好大的脾气!
  扶芳园内,玉苍亦黑着一张脸。

  独孤静讲完事情经过后,尴尬着站立一旁,也知道事情办砸了。

  果然,玉苍怒斥,“没用的东西,那么多人,让你带上了天机破罡箭,还有天剑符,居然拦不下一个西门晴空,你干什么吃的?”

  独孤静忙解释道:“师尊,西门晴空的实力的确超群,带去的好手,竟无人能挡他一击,还有,他手上有一堆天剑符,确实令人忌惮。不过他们已经中了天机破罡箭,本以为他们迟早要倒在路上,谁知竟还敢跑回城中自投罗网,更没料到鬼医弟子会出手阻拦!”

  玉苍震怒,“鬼医弟子?鬼医来了又如何?一个个躲躲藏藏的鬼东西,他敢插手这事,我就将他从修行界除名!”

  独孤静:“弟子也不怕他,只是这事,弟子有些忌惮,不得师尊授意,弟子不好妄动。”

  玉苍一个冷眼扫来,“事没办成,还弄死了昊云图的儿子,你让我如何向他交代?”

  独孤静忙道:“昊丞的确是被玄薇亲手所杀,此事千真万确!”

  玉苍冷冷道:“你别忘了此事因我们而起!”

  独孤静无言以对。

  正这时,玉苍次徒郭行山来到,当年陪着庄虹母子在茅庐山庄呆过的那位,一来便拱手禀报道:“师尊,山庄彻查过了,没发现任何东西。”

  玉苍沉声道:“商环和名单一件都没找到?”

  郭行山:“仔细搜过了,只要是玄薇带去的物件,一样样掰开揉碎了查,确实没有。”

  “没带着,那就是藏哪了。”玉苍深吸一口气,忽大步前行,“走!要人去,我倒要看看那个鬼医弟子长了几个脑袋。”

  ……

  御书房,端坐案后的昊云图静默无言。

  步寻低头跪在下面,事情办砸了,自行请罪!

  殿外进来三人,无人敢拦,正是天火教掌门宇文烟、玄兵宗掌门北玄、大丘门掌门三千里。

  见到下跪的步寻,三人猜到了是什么事,已经听闻了。

  三人进来后也没帮步寻说什么,知道皇帝自会决断,而且事出意外,错也不能全部怪在步寻身上,步寻肯定不愿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想必皇帝也不太可能为难步寻。

  见到三人进来,昊云图起身绕出桌案行礼。

  “我们听说了,陛下节哀!”宇文烟叹了声。

  昊云图绷着脸道:“说来,朕的确对不起这个儿子!玉苍那边的说法是玄薇亲手杀了老十七,听说玄薇和西门晴空中毒后逃到了鬼医弟子那,得了鬼医弟子的收留。”

  昊丞究竟是怎么死的,事后过问,这边竟没有目击证人,去查看的人倒是从现场看出了灭口的迹象。

  三位掌门相视一眼,三千里道:“陛下想从鬼医弟子那要人?”

  昊云图:“毕竟是朕的儿子,怎么死的只是晓月阁一家之言,怎么的都要将玄薇给带来弄清死因吧?不然朕没办法向他娘交代。不知三位掌门意下如何?”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事情牵涉到鬼医,也就是牵涉到修行界的事,万一有事恐还要三大派出面,遂问问意见。

  三千里道:“现在的情况,就算查清是被晓月阁害死的又如何?就算是玄薇干的,陛下已经答应了将玄薇交给玉苍,目前的局势也不好反悔。”

  昊云图的语气有点泛冷,“三位掌门是要朕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宇文烟摁了摁手,道:“绝非此意!陛下不要误会。是这样的,刚才我们三个听说了,玉苍已经带着人亲自去找鬼医弟子要人去了,玉苍已经去了,陛下就没要再插手。”

  昊云图不解:“宇文掌门的意思是?”

  宇文烟:“那个鬼医神叨叨的,行踪不定,早年也的确干出过一些震慑人的事,让人摸不清深浅。所以陛下没必要去要人,对方若是不给,强行索取的话,恐会惹出什么不必要来。不管怎么说,那个无心毕竟救过陛下众多的儿子,闹翻脸不太好看,落在外人眼里,倒显得陛下无情无义。”

  三千里颔首,“玉苍要人,让玉苍去要好了,得罪人的事让玉苍去做,玉苍现在就是条见了饵的鱼,非咬不可。让玉苍试试那个鬼医的深浅没什么不好的,那鬼医倘若真有能力和晓月阁一较高下,那我们又何必冲在前面,就更没必要轻易去招惹。陛下,不妨静观其变!”

  北玄嗯声道:“等玉苍要到了人,就和鬼医无关了,回头我们再找玉苍要人问清真相便可。在这齐京,我们三家施压,又有查清皇子之死的借口,玉苍不好不交人。”

  昊云图:“只怕玉苍会杀人灭口!”

  北玄:“都杀人灭口了,还用查吗?帐该怎么算,记好了便是。在这京城一带,敢妄杀皇子,也是在打我们的脸,我们不会坐视不理,定要对方给出个交代!”

  三人联袂而来,就是这个意思,制止昊云图妄动。

  ……

  巷院门口,玉苍一行来到,有人挥手示意人翻墙而入,玉苍抬手,还是制止了。

  他回头问了声,“确认人还在里面吗?”

  独孤静:“在的,我们的人一直盯着。”

  玉苍抬了抬下巴,独孤静会意,立刻上了台阶敲门。

  连敲一阵后,门开了,郭曼露出脑袋一看,看到了独孤静,立道:“先生今天不见客。”就要关门。

  独孤静出手,一把挡住了要关闭的门,回头看向自己师傅,在以目光询问,对方这态度,该怎么办?

  郭曼生气了,“你们干什么?”

  玉苍淡然道:“既然是给脸不要脸,那就只好不请自入了!”

  几人立刻冲上前去开路,直接将门给推开了,逼得郭曼警惕着步步后退。

  另有人直接闪身越过墙头进了院子。

  一群人的簇拥下,玉苍不疾不徐地登门而入,进了院内好似闲庭信步一般左看右看,略点头赞许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倒是个闹中取静的雅致地。”

  随行人员四布戒备,玉苍走到院子中央停步,对郭曼笑道:“无心先生呢,劳烦请出一见。”

  郭曼没杠过晓月阁这么大的势力,更是头回见到敢硬闯这里的人,心中多少有几分胆怯,却仍壮着胆子道:“我说了,先生今天不见客。”

  “那恐怕由不得他。”玉苍微微一笑,忽施法大声道:“无心先生,晓月阁阁主玉苍前来拜访,还请一见。”

  声震庭院,郭曼暗暗心惊,竟是晓月阁阁主法驾亲临!

  对她来说,晓月阁阁主在修行界是大的不得了的人物,有点后怕,幸好对方没有乱来。

  无心没出现,正忙着救人,哪有闲心停手,不过颜宝如倒是露面了。

  一个闪身,人影落地,环顾四周布置的人手,冷笑道:“玉苍,这么大场面吓唬谁呢?”

  玉苍:“讲道理自然就不用害怕!早就听说你在这里打杂,今天算是见识了,何苦来着,若来我晓月阁,必不亏待。”

  颜宝如:“一群偷偷摸摸的人从暗地里爬出来了,就以为自己不是鬼了?”

  在丹榜排名上,她领先对方好几位,心气劲上不会轻易让步。

  玉苍:“我不是来跟你斗嘴的,也不想跟你大动干戈,你也不要自找没趣,请无心先生出来吧。”

  颜宝如:“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

  玉苍:“你若是能做主,那也好办。你应该知道我为何而来,只要把玄薇和西门晴空交出来,我们立刻离开,绝不为难你们。”

  颜宝如:“敢强闯到这里来要人的,你玉苍是第一个,自封了个什么国师,果然是不一样了。这里不是秦国,也不是你晓月阁,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不管外界的恩怨,你们有什么仇怨的,回头自行解决,现在立刻滚出去!”

  玉苍:“颜宝如,我现在给着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此话一出,四周的弓箭手立刻拉开了天机破罡弓对准了这边,玉苍左右的独孤静和郭行山更是直接亮出了天剑符!

  颜宝如脸色一沉,环顾四周,目光最终定格在玉苍脸上,“玉苍,你可要想清楚了,真要惊动鬼医出山吗?”

  玉苍:“我也不想跟他结怨,也不想仗势欺他徒弟,但这里有人杀了我晓月阁的人,他的徒弟非要插手庇护的话,那就是主动跟我晓月阁过不去。欺到我晓月阁头上来了,我不管他是鬼医还是神医,活得不耐烦了,大可以来试试!”

  左右略回头,“既然请不出来,那就搜吧!”

  随行而来的一群人中立刻有人四散去搜索。

  这么大点的地方,哪经得住这么多人搜,生怕无心出事,颜宝如一个闪身而去,去了救治之地。

  瞅其去向,玉苍亦快步朝那方向去了。

  一群人跟随而去,没人把郭曼当回事,也没人为难。

  郭曼左顾右盼了一下,手上镯子悄悄褪下了……

  医治室内,颜宝如闪身而入,先提了外间昏迷中的西门晴空,快速退到了里间。

  里间,无心额头上冒汗,正在为玄薇救治的最关键时刻。

  入内的颜宝如急声道:“先生,晓月阁阁主硬闯进来了。”

  无心正要紧,手上忙着,无暇多想,就一句话,“让他们滚!”

  “滚?小先生好大的脾气!”玉苍声音传来,帘子一掀,已带人直接闯了进来。

  PS:月票九万加更奉上。感谢新盟主“牛有德地牛”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