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三四章 形象
  “近墨者黑,你这德性,我看是越来越像红娘了!”牛有道指着她说了句,有训斥的意味,不知因何而不满。

  云姬不屑:“还挺在乎自己形象,自己缺德事做多了遭雷劈,怪谁?毛病!”扭过了头去不理会。

  实则,她内心里有些憋笑,还没见过这智珠在握的家伙如此狼狈,她真想让茅庐山庄那群人看看他们眼中的道爷如今是什么模样。

  袁罡蹲水边保持着沉默,他了解牛有道,知道云姬有句话说对了,道爷一贯比较在乎自己形象,从前大背头梳理的纹丝不乱,爱洗澡爱干净,哪见得自己这么邋遢。

  其实以他的出身来说,他也挺讨厌牛有道那些臭毛病的,又不女人,那么讲究干嘛?

  和云姬保持了默契不说,未必没有让牛有道适应适应的心思。

  牛有道指了指她,好吧,这女人修为太高,就不多说了,忽指向蹲着的袁罡,“还有你,看到了为什么不说?怎么,我变得跟你一样红了,你很高兴是不是?”话毕照袁罡屁股上就是一脚。

  哗!袁罡一个不测,扑进了水里。

  ……

  马车摇晃,出了城门,端坐在马车内的晋国驻齐国使臣柏宽原面带微微笑意,不时拨开车窗帘眺望外面风光。

  如今的晋国得势,有强大的国力在背后做支撑,他这个使臣做的也风光。

  待确认已经离城门远了,柏宽元扭身摁下身后靠板,抓住雕纹一拉,后面露出了暗间。

  狭小的空间里,蜷身坐了一人,满脸结痂的伤痕,不是别人,正是西门晴空。

  脸上的伤,都是遭遇苦神丹折磨时自己抓出来的。

  鬼医弟子的落脚地,有晓月阁的人盯着,是这位晋国使臣动用了晋国的力量帮忙,把西门晴空给带出城的。

  柏宽元挪了挪身子,靠边坐了,拍了拍空位,“西门先生,请!”

  西门晴空翻身而出,坐在了空位上,一声不吭。

  柏宽元目带诡异的微笑着看着他,“先生威名,我知晓,我也钦佩!先生之心,我也知晓。先生放心,柏某定会给先生创造报仇的机会!如今,也只有我晋国有能力影响秦军的调遣,为先生创造报仇良机!”

  西门晴空还是不吭声,沉默着。

  柏宽元见状,笑而不语了。

  晋国自然没理由帮西门晴空,不过顺带着帮一把,让西门晴空去杀一些晓月阁的要员,对晋国不是坏事,若能搅乱秦军那边就更好了。

  连苦神丹都降服不了的人,不指望能交出什么卫国机密。

  但晋国相信西门晴空一定掌握有一些卫国的秘密力量。

  毕竟是天下第一高手嘛,这么厉害的刺客,若再握有卫国机密力量,不发挥点价值,未免可惜了!

  晋国也相信西门晴空会不惜代价动用卫国的机密力量来报仇的。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车队一行忽然停下了。

  柏宽元拨开窗帘,指向远处的一座山峰,“西门先生看到了没有,就那座山头,有人会接应你,会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帮助。跟他们去吧!我就不远送了,先生保重!”

  轰!马车突然四分五裂,一道蓝光剑影四闪,如闪电霹雳一般,一队随行人马如割麦子般,齐腰而断,倒下一排。

  事变太过突然,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空中抖出天剑符的人,被一道冲天而起的剑形蓝光斩出血雨。

  几十名随扈法师当即联手围攻,一片混乱中,蓝光剑影闪烁纵横。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血水四溅中,蓝光剑影一顿,满脸伤疤,面无表情的西门晴空落地现形,手上抓着一道刚刚抢来的天剑符!

  而几十名围攻者,只剩三人战战兢兢地站在不远处。

  三人满脸的惶恐,这么多人,竟无一人是对方一击之敌,几十人就在这转眼间毙命,快!太快了!

  三人已经胆寒,今日方见识到丹榜第一高手的恐怖实力!

  马车早已受惊,拉着破烂车架子奔跑,颠簸下,车上滚下一具尸体,确切的说是两截。

  齐胸断开的柏宽元瞪大着双眼,嘴巴仍在一张一张。

  剩下的几十名晋**士护卫,皆拿着武器不知该如何是好,无人敢靠近西门晴空。

  三名幸存的修士,回头看了眼已死的柏宽元,突发现西门晴空冷眼扭头看来,三人如同同时触发了机簧似的,同时闪身逃离而去。

  柏宽元已死,已失去了保护的价值,他们没必要为个死人去拼命。

  西门晴空突一个闪身,几个起落,追上一匹惊慌而逃的马,飞身骑乘在了上面,抓住缰绳拨转方向,双脚跟连敲马腹,向着草原深处一路飞驰而去……

  一片牧场,几座相连的帐篷,一骑飞奔而至,纵马跳过了圈栏,直接闯入了其中,惊的牛羊之类的跑开了。

  牧场内的人,还有从帐篷里跑出来的牧场主,都纷纷拔出了腰刀。

  西门晴空驱马到了牧场主的跟前,一把勒停坐骑,居高临下的与之对视着。

  认出了这张恐怖的疤痕脸是谁后,牧场主赶紧收了刀,并立刻对围过来的人打出手势,围来者当即四散而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实则在警戒四周。

  这里,其实是雾府在卫国的一个点,西门晴空曾来过。

  牧场主抓住了缰绳,目露悲痛神色,仰望着他,颤声道:“听闻先生遭险,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先生。”

  西门晴空没有跟他过多的悲伤,翻身跳下了马,大步走进了帐篷内。

  径直走到了案前,抱起了奶壶,昂头咕嘟咕嘟喝着。

  站在后面的牧场主已经哽咽出声,仰头泪流满面,国破,国主也死了!

  放下奶壶,抬袖擦了把嘴,西门晴空背对着问道:“玄薇遗体到了什么位置?”

  牧场主哽咽道:“君上遗体已经被玉苍带回了秦军前线。”

  西门晴空:“确认接应点那边的飞禽坐骑还在不在,立刻安排妥当,我要用,再给我找一把趁手的剑,最好与原来的大小相仿!”

  牧场主抹泪,“先生要…”

  西门晴空转身,一张被抓的有些狰狞的脸正对上了对方,一字一句道:“立刻去安排!”

  天近暮色时,牧场主归来,带回了一支布包,双手奉到了榻上盘膝打坐的西门晴空面前。

  “接应的飞禽坐骑已经布置妥当,已命其回到原来待命的点!”

  西门晴空睁眼,伸手抓了布包,哗啦,法力迸发下,布包碎裂四飞。

  双手抓剑,拔剑一看,验过后,又“呛”一声归鞘,起身,抓来几根绳子,将剑一绑,系于了身后。

  挂在支撑帐篷的柱子上的一件灰布斗篷,被他顺手摘了,双手抖开,披在了自己身上,系了围肩的带子,帽檐一翻罩了脑袋,半遮了脸,大步而去。

  牧场主忽抢步而去,拉住了他胳膊,激动而问:“先生可是要去给君上报仇?”

  西门晴空:“走开!”

  牧场主:“先生三思,那是陷阱呐,玉苍从齐京带走君上的尸体,就是为了引诱先生呐!”

  西门晴空:“我若不死,玄薇的尸体将永不得安宁,恐受辱!”

  牧场主痛声道:“先生手上必有君上托付之雾府机密,我等愿听先生号令,可暗中重整旗鼓,完成君上遗志,还我卫国河山!晓月阁能复秦,我等未必就不能做到!先生,卫国遗民在翘首以盼呐!”

  西门晴空胳膊一抖,震的对方踉跄后退几步,继续大步而去,“玄薇已死,卫国于我何干!”

  “先生!”牧场主追了出去,眼睁睁看着西门晴空扯了匹马翻身而上,不由大呼道:“我等怎么办?我等怎么办?”

  马蹄声急骤响起,西门晴空已经纵马疾驰冲出,马匹一个跳跃出了圈栏,再次加速驰骋。

  遮脸的连衣帽吹起,西门晴空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在夕阳下,在风中,一路尘烟而去,远去!

  “啊!”牧场主跪在了地上,仰望苍穹悲吼,泪满腮。

  ……

  冰雪阁,抱着小孩徘徊的川颖,面部神情突剧烈抽搐了一下,脚步一僵,绷住脸部反应后,立刻转身走到一旁,将襁褓中的小孩转交给了下人带着。

  他自己,步履匆匆而去,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把门一关,快步到梳妆台前,趴在了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随着法力的慢慢松懈,脸上的皮肉竟渐成扭曲之势。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走过,他猛回头看了看,心惊肉跳模样。

  带脚步声过去,方松了口气,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喉结耸动,对着镜子再次施法,令渐扭曲的面容恢复了正常,之后迅速出门离去。

  离开了冰雪阁,飞掠进了茫茫雪原深处的雪山中。

  再从雪山中出来时,已戴上假面,换了装束,变了另一幅模样。

  飞掠疾行,径直闯入了冰雪阁人来人往的交易峡谷内。

  落在一排商铺外的路上,快步疾行,找到一家商铺,抬头看了眼,便闯了进去。

  走到柜台前,掌中亮出了一块牌子给掌柜的看。

  掌柜的看后,示意伙计去门口看着,之后带了川颖直奔内里深处。

  二人进了一间屋后,川颖主动把门一关,之后上前拉住了掌柜的,沉声问道:“药呢?药怎么还没到?为什么还没给我送来?”

  掌柜的束手而立,缄默不语。

  “药在我这里!”屋内不知何处突然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谁?”川颖迅速四顾。

  嘎吱!贴墙摆放的一只立柜被推开了,里面走出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天魔圣地的长老黑石。

  ps:上月十二万月票加更奉上。感谢新盟主“叁声缘仙帝”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