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三三七章 生死已判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西门兄,为了保存玄薇玉容,我不惜动用罕见冰魄,诚意如何?”玉苍笑问一声,手掌一压,冰魄又回到了玄薇口中,五指虚空一抓,玄薇嘴又慢慢合上了。

    这纯粹是好听话,不是这边为了玄薇如何,而是这边不知道西门晴空何时能找来,担心玄薇的尸身坏了,遂想了办法保存尸体。

    收手后伸手,“东西呢?只要你交出东西,我保证,把人还给你,放你们离去!”

    坡地上的他,坐骑上的西门晴空,两人目光对视着。

    一个拿到了东西也不会放人,人已经送上门了,不会给西门晴空报仇的机会。如果只是个一般人,放也就放了,可西门晴空一身的修为威胁太大了,丹榜第一高手可以藐视,但不能无视!

    另一个心里也清楚,就算他交出了东西,对方也不会放过他,何况他手上根本没有对方想要的东西。

    两件东西,他记得一件在玄薇的梳妆镜内,一件在玄薇的手镯内。

    他不知是不是手镯里的东西藏的太隐秘还是怎的,玄薇已经落在了对方的手上,对方居然还没找到。

    然而他今天来,就算知道东西在哪,也不会说出来。

    因为,他压根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西门晴空目光挪开,盯在了玄薇那张安静却没了声息的容颜上,两人在一起的岁月,往事历历在目!

    抬手,抓了灰布斗篷,一扯,信手扔飞了。

    回手身后,抓握住了剑柄,拔剑!

    玉苍神色剧变,“西门晴空,你不想这女人的尸首被亵渎,最好老实点!”

    咣!剑锋骤然一劈,一道剑罡斩向对面,座下坐骑骤然腿软,强大的法力骤然爆发下,坐骑趴了!

    众人大惊,四闪而避。

    被抬着的那具尸体却是避之不及,当场被一剑碎裂,这一剑进攻的目标就是她!

    他不想她的遗体留在这遭人亵渎,亲自来,亲手解决了!

    四周天机破罡箭嗖嗖发射,数不清的牛毛针覆盖而来。

    西门晴空直接无视了,骤化蓝光剑影射出。

    “杀了他!”急闪而退的玉苍怒喝,见到玄薇尸体被毁,便知道一切心机都枉费了,心中的恼怒无法形容。

    独孤静和郭行山戒备在手的天剑符同时爆发。

    谁知西门晴空却并未直接冲杀而去,而是一剑开地,人剑合一从土坡下钻了进去。

    地面一道皲裂纹路,哗一下直冲后退的玉苍而去。

    独孤静和郭行山信手引出的天剑罡影立刻沿着皲裂地面狂轰而去,大地震颤,土石乱飞。

    谁知那皲裂状况只是西门晴空在地下发力破出的假象。

    西门晴空人并未前去。

    一道蓝光破地而出,独孤静裆下开叉,整个人瞬间劈裂成两半,血水,裂开的身躯,随着溃散的庞大能量激荡而去。

    正往前一路狂轰天剑罡影的郭行山察觉到异常,大惊!

    正欲回手引导强大的天剑符攻击威力反击冒出的西门晴空,却晚了!

    一道蓝光,以势不可挡之势从他颈项掠过!

    他看不到自己的脑袋冲天而起,只感觉到视线在乱晃,自己似乎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意识快速模糊。

    失去了驾驭能力的天剑符磅礴能量,瞬间将没了颈项的身躯给撕碎了。

    破地而出击杀独孤静的瞬间,西门晴空手中剑同时脱手攻向了另一边。

    几乎是瞬间毙杀两人!

    快!太快了!这就是丹榜第一高手出手的威力,目睹的修士皆大惊!

    尚在飘身后退中的玉苍,双目欲裂,两个调教了这么多年的心腹弟子,就这样没了!

    亦胆寒!他两个徒弟的实力并不弱,绝对算得上是金丹修士中的高手,竟同时被西门晴空一剑给击杀,他自认就算自己对上自己两个徒弟,也不可能做到!

    蓝光剑影闪回,凌空而起的西门晴空一把抓在了手中,兔起鹘落一个闪身,再次轰破地面而没。

    突一道暴裂纹路轰隆拱向玉苍落脚的方向,随同而退的两名晓月阁长老中的一位,立刻乱剑斩向地面,凌厉剑气摧枯拉朽般将地面给撕裂的粉碎。

    另一人手中的天剑符高度戒备着。

    落向地面的玉苍忽抬头,见到军中巡弋的一只飞禽坐骑在天盘旋,突双袖连拍,整个人凭空再起,迅速旋转升空,最终飘落在了那飞禽坐骑上,盯着地面。

    哗啦啦!地面陡然如蛛网般裂向四面八方,不知吓得多少人后退。

    砰!军营一角,地面破裂,一道蓝光剑影冲天而起。

    一群修士立刻闪身而起,追去!

    “走!”玉苍沉声一喝。

    驾驭飞禽坐骑的修士迅速令盘旋的坐骑加速振翅,快速飞掠而去。

    人到空中势竭的西门晴空手中剑反手一背,人剑合一,化作一道蓝色流光嗖一下追射而去。

    一群腾空追杀的修士,对法力的驾驭程度大多做不到西门晴空那般虚空御物自如的地步,势竭后不得不飞向地面。

    只有少数再次展袖横空追去,可是远远比不上西门晴空御剑飞行的速度。

    眼见西门晴空快速追来,玉苍大惊,手中捏住了天剑符预备。

    蓝光剑影突在空中一个飘忽,带出一道弧线划向苍穹,突又一个俯冲,以更快的速度射向了目标。

    人已杀到,玉苍手中天剑罡影立刻轰出。

    同样的,西门晴空亦挥手出一道天剑罡影。

    轰轰轰……

    十二道巨响,二十四道天剑罡影连轰十二次,震撼苍穹。

    驾驭飞禽坐骑的修士紧急飞身逃离,至于飞禽坐骑已被撕裂成血肉,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冲击余波。

    最后一道对轰完毕,蓝光剑影顺势斩来。

    玉苍双手推出一道旋转如磨盘的光华,瞬间迟滞陷住了冲刺而来的蓝光剑影。

    飘闪的蓝光一停,可见以指引剑式的西门晴空就在自己气化的剑罡中,正冷目盯着与自己对峙的玉苍。

    旋转如磨盘的光华不但陷住了西门晴空这一剑的攻势,还带着人剑合一的西门晴空缓缓旋转着。

    抵力对峙的二人,一起快速下降,谁也不肯松手,双双以自身修为硬耗着。

    玉苍是不敢松手,实在是西门晴空的剑势太过犀利无匹,他怕自己一松手就要被西门晴空给斩了!

    两人同时下降的过程中,玉苍法眼看到了西门晴空面颊上的新鲜针眼,立马知道他早已被天机破罡箭所伤,面露狞道:“西门兄,你已中毒,越急催法力,毒发的越快。我的人马已经追来,你势单力薄是跑不掉的,现在束手就擒,老夫念在你这个年纪能到如此境界,也算是修行奇才,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西门晴空漠然道:“生死已判,谁饶的过谁?”

    玉苍哼哼:“既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老夫了!嗯…”鼻音发声之下,他袖子里竟飘出了一张天剑符。

    西门晴空冷目一扫,立刻知晓了他的用意,凭对方的实力也的确有能力隔空施法驾驭天剑符!

    “生死已判!”西门晴空突一声铿锵,单手背在身后的剑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挥出的瞬间,双手同握,突略蜷的身躯如爆开一般的扭身发力,剑挥苍穹时有声回荡,“无我,无剑,斩!”

    声震长空!

    玉苍骤然瞪大了双眼。

    西门晴空身化的剑罡内突一道凌厉光芒如霹雳般闪出,一闪而没,如惊鸿一瞥!

    轰!玉苍身前旋转的磨盘光华如被一道闪电劈开,口中亦呛出一口血,迅速低头看了眼,发现一道血线断臂,血线从左臂位置直达右腰,然后感觉自己法力彻底不受控了,骤然见到自己的身躯斜斜分开了。

    砰砰两声落地,两截身躯分砸在方圆数丈内,暴洒的鲜血打的草叶乱颤。

    冲击而下的两人本就快要接近地面。

    地上滚了两下的上半身停住,玉苍口中“嗬嗬”着,满眼的难以置信,以身试法,领教到了自己与西门晴空之间的差距。

    落地的西门晴空仍保持着双手挥剑向天的动作,满是疤痕脸上的双眼冷冷盯着玉苍,与玉苍对视着。

    西门晴空忽松出一手,看也不看地两指一夹,翻飞落下的那张天剑符夹在了他的指间。

    他忽身形一晃,迅速单剑拄地,嘴唇已是一片乌青。

    与之对视的玉苍脸上渐露惨笑,口唇动了动,不知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双目渐失去了神采。

    空中追来的人,有凭空以自身修为飞来的,还有一群驾驭飞禽坐骑飞来的。

    他们见到了当空对战的一幕,也看到了眼前玉苍身首两地的情形,皆大惊失色!

    稳住身形的西门晴空走两步,一脚踩在了玉苍的脸上,挥手举剑,冷目指向空中冲来的一群人!

    无声无息,只剑指,冲来的一群人顿无人敢靠近。

    加之西门晴空手上明摆着还有一张天剑符!

    一群人纷落在四周,离的远远的,围困着。

    一长老似乎看出了端倪,大声喝道:“他中毒了,抗不了多久!”言下之意,大家就这样耗死他。

    没人靠近!西门晴空看了眼手中的天剑符,突挥手一甩,竟当着众人的面将那张天剑符给扔掉了。

    下一刻,西门晴空拖剑冲出,直冲那发话的长老冲去!

    ps:感谢新盟主“李工2013”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