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四二章 环鼎交击
  对方这样说了,已经是勉为其难做了让步,他不立字据就不让他走,他也只能是答应。

  其实对他来说,立不立字据还重要吗?东西是他拿走的,借走山河鼎的帐,有没有字据都得算到他头上,都得惊动圣境那边。打着冰雪阁的名义借了山河鼎,这帐最终要归结到冰雪圣地那边。

  他现在只能祈求幕后的人说话算话,真的只是暂借,会归还,否则雪婆婆那边只怕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可他不做又不行,不然两边都不会放过他,听从幕后人的指示,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立字据简单,笔墨纸砚等物拿来,字据便立下了,还做了确实无误的画押,约期一个月之内归还!

  至于一个月内能不能归还,川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没底也没用,幕后人给予的好处不是白给的。

  留下了字据,川颖一块布包了山河鼎便拎走了,池清丽想派人护送,结果川颖拒绝了,不用!

  目送的池清丽面色阴晴不定,事到如今,她岂能不知,之前种种都是假象,人家之前的无知都是故意的,真正的目的就是冲山河鼎来的。若不是自己顺了人家的道,鼎若不在人家手上,搞得这边无法硬来,对方根本没办法这样把鼎给借走。

  道理很简单,就像他们不能从川颖手上硬抢东西一样,鼎在密室内这边不拿出来的话,川颖也不可能强抢。

  想到自己之前春心乱动,老花装俏的样子,她自己都有些臊得慌。

  总之就是一句话,中计了!

  看着手中的借据,聂震庭沉着一张脸,“池掌门,对方若是不还山河鼎,我韩国怎么办?”

  池清丽叹道:“真要是不还,问题也不大,东西是雪婆婆的孙女婿打着冰雪阁的名义借走的,雪婆婆的人出面我们不敢不给,到哪都说得过去。论及韩国的立国之本,这事雪婆婆得扛,不然冰雪圣地以后派人出面什么的,天下不会有人再信了。”

  百川谷长老程湖,“池掌门,你确认对方真的是川颖,不是人假冒的?”

  池清丽:“这个你放心,我是在冰雪阁遇见的他,好多人在场目睹了的,他身边当时还跟着彩虹客栈的掌柜楚安楼等一干冰雪阁的人,假不了。”

  无上宫长老廖平东,沉声道:“这是何苦来哉,好好的,你干嘛把他给惹来,真要有个什么意外,大家谁都别想好过。”

  池清丽当即隐瞒了一些事情做辩解,“我愿招惹他来不成?是他自己要来的,我能拦得住?换了你们,谁能拦?”

  她也不可能说出真相,继而转移话题道:“为今之计,当立刻向缥缈阁传讯上报此事!”

  ……

  无边阁,天湖底下,一块透明的大块水晶窗前,湖水碧蓝,上有天光向下渗透出瑰丽光景。

  无边阁阁主蓝明站在水晶窗前,抬手在窗前引动,窗外一条蛟龙贴在窗前随着他的手势嬉戏。

  一人一蛟互动着,湖水深处,隐见两条体躯更庞大的蛟龙游动,骇人!

  总管班海来到,奉上一封书信,“阁主,姓邵的那边又来信了。”

  挥手在窗前互动的蓝明淡漠道:“我不是说了,不再与他书信来往了吗?”

  班海犹豫一下,说道:“阁主,这信,你恐怕得看看。”

  蓝明慢慢回头看来,看了眼他的反应,知他这样说必有原因,窗前的手放下了,顺手接了信到手,发现信上只有寥寥几个字,但这几个字已经令他瞳孔骤缩。

  信上内容是:我知道你是谁,无!

  反复将这几个字细看了一遍,换了外人看不懂,他却是看懂了,唰!信已被他搓烂在了手中,咬牙蹦出两个字来,“区区凡夫俗子,竟敢与我猖狂!”

  班海束手在旁,沉默着。

  ……

  秦国境内,幽幽深山之地,山涧溪流旁,一长发披肩光着膀子的魁梧汉子负手而立,一直闭目养神着,正是乌常。

  静立在旁的黑石忽抬头看去。

  只见一只飞禽坐骑降落,跳下三人,其中一人正是捧着沉甸甸布包的川颖。

  见到乌常法驾亲临碰头地点,川颖心头吃惊,惶恐着跨步上前,躬身拜见,“参见圣尊!”

  他并未正式见过乌常,以前只是远远见过两面,但风格不一般,加之黑石在旁的恭敬态度,是谁还用说吗?故而能一眼认出。

  闭目中的乌常侧对,无动于衷着,长发偶尔被山风掀起,侧颜刀削斧劈般,有立体感。

  黑石看了眼川颖手中的布包,问道:“东西得手了?”

  川颖忙道:“幸不辱命!”

  黑石立刻伸手接了那布包,单手托着,一手解开,露出了那只黑鼎,略作观察,转身面对乌常,“圣尊,应该是那东西没错。”

  乌常这才睁开了双眼转身,一把抓了鼎耳,提了鼎在手,并冷目扫了眼川颖,把个川颖给看的心惊肉跳。

  翻动着手中的鼎看了看,嗯了声,“川颖,你这次做的不错。”

  川颖忙道:“这都是属下应尽的职责。”听对方亲口念出了自己的名字,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

  乌常没了后话。

  黑石当即细问借鼎的经过,川颖一五一十道来,也不敢隐瞒,谁知韩国皇宫内有没有这边的人。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黑石方挥手道:“你们先退下。”

  待到三人退开后,黑石转身道:“圣尊,川颖回去怕是要面临责问。”

  乌常:“那就先不要回去了,先躲一躲,待我回来了再说。”

  黑石:“不知圣尊何时能归?”

  乌常:“暂时还不能确定那边的情况,归期不定。”

  黑石:“川颖与韩国那边只定了一个月的借期,若是逾期迟迟不能将鼎归还,川颖又迟迟不现身,之后就算再回冰雪阁也怕是很难脱身。圣尊,能在老妖婆那边安插一个这样的人不容易。”

  乌常:“鼎要不要还,还要待我看过那边情况后再做确定。”

  黑石略惊:“若是不还,这事怕是会闹大了。”

  乌常:“闹大了又如何,是老妖婆的人借走了东西,与我何干?”

  黑石怔住,旋即明白了,若是鼎不还了,就说明这鼎比川颖的作用更大,还不了鼎,川颖也就没了再在这世上存活的必要。

  呼!地上的一只黑口袋吸附在了乌常的手中,袋口扯开,顺手将鼎也装了进去。

  抬头看天,一头长发突无风自动,唰!乌常人已化作虚影射向了苍穹而去。

  黑石在下方拱手目送……

  高空之上,一刻不停,以远超飞禽坐骑的飞行速度,一路急速横渡苍穹。

  抵达无边沙漠边缘地带后,乌常浮空,观察了一阵下方的地形,选了个荒凉山地做背地,唰一声落在了沙漠中。

  冷目环顾四周一阵,乌常扯开了手中的黑口袋,抓出了吞天环和山河鼎,黑口袋别在了腰上。

  一手持鼎,一手持环,不疾不徐地迈步而行,走上了一座沙丘,眺望苍茫。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环和鼎,突两手相击。

  “咚……”沉闷刺耳的交鸣声回荡,声音中透着一些怪异。

  这声音一出,似乎与这边沙地产生了奇妙的联系,沙地中隐隐有嚯嚯震颤声出现。

  乌常略凝神辨析原因,很快明白了,环鼎交击所发出的怪异声音与沙漠中的沙粒之间的空隙能产生共鸣。

  目光忽又投向前方,数只沙蝎突然破地而出,这奇怪的共鸣声,似乎令沙蝎在沙地中都呆不住了,有拼命爬出仓惶逃窜而去的感觉。

  也由此,乌常确认了,鼎环交击果然有特殊作用,以前居然没人发现。

  不过也能理解,哪怕是之前的几圣拿到了这东西,谁又能想到把鼎环拿到无边沙漠来做敲击测试的,没看到魔典的人,根本想不到这头上来。

  “咚…咚…咚……”

  看到了苗头没错的乌常当即双手连连敲击,结果发现连击之下对沙漠的共鸣反应似乎能传递的更远。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放眼看去,沙漠中蛰伏不住爬出逃窜的沙蝎也越多。

  他不断敲击着,亦时刻关注着沙漠中的反应,心头暗暗揣摩接引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开始,他有点怀疑是沙漠中的沙蝎,如同牛有道当时的反应一样,这沙漠中除了沙蝎还能有别的东西不成?

  可见到沙蝎有点受不了这声音,闻听后逃窜的反应,又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反复敲击之下,渐渐的,目力能及范围内,连逃窜的沙蝎都见不到了,四周也没点反应,心头可谓重重狐疑,难道是魔典被人做了手脚?还是说,不能站在一个地方敲击,要不断换地方?

  不管是什么情况,他既然来了,肯定要做全面的测试,毕竟沙漠这么广大,什么时候能把接引物给召来也不知道,准备花一天时间试试,回头再走遍沙漠试试。

  约莫小半天之后,傍晚时分,后方山顶突然出现一男一女。

  乌常察觉力非同一般,两人一现身,乌常立刻扭头看去,手上的东西敲击不停。

  年轻男女指指点点交谈一阵后,双双闪身飞掠而下,落在了隔壁的沙丘上。

  女子呐喊道:“喂,大块头,你在干嘛?”

  敲击声停下了,乌常慢慢转身,盯着二人,亮了亮双手上的东西,发出浑厚声音问道:“你们是来接引的?”

  PS:最近更新可能不稳定,预计要到七号之后恢复加更。感谢“找寻真我”的两朵小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