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六零章 人算不如天算
  知晓了一些不该知晓的事情后,王尊眉宇间透着一丝忧虑,倘若真如对方所言,牛有道的确不知道无量果树提前开花的事,这事真不是牛有道安排的,那这次的变故还不知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也难怪莎如来要对自己说出安排后事般的话来。

  莎如来:“出了这样的事情,按理说,我应该出去一趟,去找牛有道面谈,可目前的情况不合适这样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在这个时候离开圣境不合适,会惹来怀疑,你传讯跟他联系一下,把情况告诉他,让他有个准备,也好确认一下果树提前开花是不是他搞出来的。”

  王尊点了点头,又迟疑道:“九圣打起来了,也不知罗秋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倘若不能活着回来,我们是不是要另做准备?”

  莎如来反问:“这个时候谁敢妄动?在没有看到确切结果前,谁都不敢轻举妄动,万一罗秋回来了,一旦被他察觉到了,让他看出谁在做他死后的打算,那个后果谁也承担不起,这就是其他人把罗芳菲给推出来的原因。”

  “我们不需要做其他准备,只需提高警惕,一旦发现不对,一旦罗秋真回不来了,其他几家免不了清剿大罗圣地,我们只需做好随时撤往荒泽死地的准备便可。何况,仅凭惑心散这种低劣玩意就想让罗秋丧命,我总感觉有些不现实,最好是不要抱那个幻想。”

  “还有,你最近也不要离开圣境,也尽量不要离开大罗圣地,免得惹来不必要的怀疑。”

  王尊点头,“明白了。”

  莎如来:“你去安排吧,我过来就是向你交代这些的,现在罗芳菲六神无主,我不管不顾也会惹人怀疑,我得过去安她的神。”

  “嗯,好,我这就去安排。”王尊领命而去。

  ……

  来自圣境的密信第一时间抵达了茅庐别院。

  云姬持信来到密室后,看到盘膝打坐的牛有道,竟反手将信背在了身后,上前道:“有点事问你。”

  牛有道缓缓收功,慢慢睁开了双眼,有点奇怪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怎么了?”

  之所以觉得奇怪,是没见过云姬这种说话的态度,还背着个手。

  云姬还是那句话,“有点事问问你。”

  牛有道狐疑,再次盯着她打量一阵,才缓缓道:“说!”

  云姬问:“惑心散,知道吗?”

  牛有道略怔,“听说过,怎么了?”

  云姬:“你使用过吗?”

  牛有道又是一怔,目光略闪,盯着对方的反应慢吞吞道:“那种下三滥的东西,听说一些人用在女人身上较多,不备之下被此药给蛊惑的女子容易被祸害。你不会认为我需要用这种东西吧?”

  云姬:“你真没用过?”

  牛有道:“你觉得这天下,我想要个女人很困难吗?只要我看上的…我犯得着用这东西吗?”

  云姬:“我没说女人,譬如圣境内,你用过没有?”

  牛有道面色中闪过警惕,沉声道:“你身后藏了什么?”

  云姬:“我问你有没有用过。”

  “圣境来消息了?”牛有道问话的同时,也伸出了手索要。

  云姬竟忍不住学管芳仪那般,啧啧两声道:“看来还真是你干的,无量果被盗的事已经暴露了,九圣中了惑心散的毒,打了起来。”背后的信递了出来。

  神情一震的牛有道迅速接了信查看,人也下榻了,捧着信来回走动着。

  云姬扭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心中是真服了这位,堂堂九圣居然会被这位的惑心散给坑了,这位还真敢玩呐。

  也实在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这位下什么毒不好,干嘛偏偏用惑心散这种没什么作用的下三滥的玩意。

  用惑心散去毒九圣,亏这位想得出来,这是开玩笑呢还是玩什么乐子?

  咚!来回踱步看完信的牛有道突然一拳砸在了案上,脸上带着无尽惋惜模样,恨声道:“竟如此破功,看来九圣还真是命不该绝!”

  云姬心中的好奇实在是憋不住,也实在是这事太过匪夷所思,问:“下什么毒不好,干嘛非要用惑心散?”

  牛有道冷哼一声,反问:“那你倒是找出一样不用吸食入体内、体外触之既亡的剧毒来,有吗?若是有,我还犯得着用惑心散吗?”

  云姬相当不解,“那也没必要用惑心散吧,你总不会认为这种下三滥的东西能杀了九圣吧?”

  牛有道哼道:“我只想他们丧失一段时间的自我保护能力,而我拿到了无量果,足以塑造出一批元婴高手来,待到机会合适了,我把人给带进去,再捅破无量果被盗之事,兴许能毕其功于一役。我也没指望他们能中此毒,只是顺手留了一招,看能不能有机会。”

  云姬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位用惑心散的用意,一旦机会来到,捅破无量果被盗之事,九圣中毒后,而这位已经在无量园外布置妥当了,不管九圣往哪跑都有可能被他盯上,这边弄进圣境的一批元婴期高手完全有可能趁他病要他命!

  “这也行,牛有道,你还真够阴狠的。”云姬啧啧摇头,说不清是夸赞还是嘲讽,“刚问你,你还死不承认,不把墙给撞破了硬是不肯透风啊!”

  “这是我预留的杀招,有必要到处张扬吗?”牛有道不满一声,继而又仰天叹道:“没想到那九位还真都情绪失控着了道,可惜天不绝他们!”

  云姬:“还是有用的,也算是中了你的离间计,八圣不是联手追杀雪婆婆去了么?”

  牛有道摇头,“就算真能杀了雪婆婆,你觉得九圣和八圣有什么区别吗?于事无补!我就纳闷了,无量果树必须要在摘了果子后三十年开花,这才过去多久,怎么就开花了呢?人算不如天算呐!”

  可惜之情真正是溢于言表,在他身上前所未见的可惜之情。

  云姬懂他惋惜什么,若真是顺了他的暗招发展的话,九圣还真有可能被他给一杆子全部打翻,还真有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的确可惜了!不过我今天算是领教了,遇上你们这种杀人不见血的人,再高的修为也比不过人心的狠毒。你也别纳闷了,圣境那边也在问你,问果树提前开花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牛有道好气又好笑,“鬼知道怎么回事,我都说了,天不绝九圣!我若知道,亚能不提前有所准备?”

  云姬:“行吧,那我就这样回了。”

  牛有道抬手,“回信通知那边,我要进一趟圣境,有什么话我跟那边面谈。”

  云姬一惊,“你好不容易从圣境出来了,还要回去?万一出不来怎么办?”

  牛有道手指连连戳着桌面,“提前开花的事,我若搞不清情况的话,更危险,谁知这是不是九圣的阴谋?通知那边接应我便可。”

  “好吧!”云姬转身而去。

  “慢着!”牛有道忽又抬手打住,似想起了什么。

  云姬转身看着他,等他后话。

  牛有道抬起的手又慢慢放下了,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声,“我现在进圣境的确不合适,若事情属实的话,九圣接下来有可能会封锁圣境出入口严查,不说进不进得去,进去了只怕也很难再混出来了。”

  “回信告诉那边,先核实无量果树是不是真的开花了,若真开了,让他去找狐族。整个圣境内,对无量果树的了解程度,恐怕没人比狐族更清楚。让那边弄清情况后尽快回复我消息,不掌握情况,我有点不敢轻举妄动了,万一是九圣张开了网等着我自投罗网呢?叮嘱一下,让那边谨慎行事。”

  云姬疑惑,“狐族?”

  牛有道不耐烦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云姬不再追问,却仍有担忧:“你盗取无量果的事会不会被发现?”

  牛有道又敲了敲桌子,抑扬顿挫道:“这就是我要把事情给搞清楚的重要所在,若真是提前开花了,反倒好办,果子摘了三十年后才会开花,不用干什么也掩饰过去了。若不是,那麻烦就大了!”

  云姬想想也是,又盯着他,认真问道:“出了这事,我突然想知道一件事,若真把九圣给除掉了,你这又一手搞出了这么多元婴期修士,如何收场?一代新人换旧人?”

  牛有道叹道:“我说你们女人呐,瞎想什么东西呢,能不能有点脑子,我自己都成了元婴期修士,有什么好怕的?我看渡云山能存在那么多年,全靠你能钻洞逃跑。别想这没用的,先尽快回信,事情要紧,懂不懂?”

  云姬翻了个白眼,欲怒,然知道眼前的事非同小可,可能会牵动一连串的事,暂未计较,迅速转身照办去了……

  不出牛有道所料,圣境的进出果然被更严格管控了,想易容进出的可能性不存在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大罗圣地,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罗秋回来了。

  失踪一整天,化解了惑心散的毒性后,立马回来了。

  一回来,九圣立马联手将圣境给严格管控了,至于八人追杀雪婆婆的事,既然没杀死,回头立马当做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雪婆婆心中有气也没办法,她一人还能找八人讨回面子不成?能做到也不用等到今天。

  类似的事情其实一直在九人之间反复上演。

  九人都不承认自己盗取了无量果,三十年前的事情连记都记不清了,也不记得三十年前的无量园发生过什么异常。

  倒是眼前的无量园,人都跑光了,追杀的,和被追杀的,都没了影。

  PS:七号补完。感谢新盟主“跃冰凌”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