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六三章 提前展开反击
  “嗯?”了声的商淑清回头看她,撞见她盈盈笑意,遂转了身,略低头,默默向大门外走去。

  管芳仪跟上了,在别院与王府之间的夹道陪行一阵后,突低声问道:“还当成是道爷呢?”

  商淑清贝齿咬住了唇,摇了摇头。

  管芳仪:“他是渡云山的人,郡主知道渡云山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吗?妖修,用俗世的话说,就是妖怪,他若现出真身来,恐怕会吓你一跳。”

  商淑清看了她一眼,又继续低头前行。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管芳仪:“郡主,其实有句话一直想问你,只是不知如何开口。”

  “嗯?”商淑清又抬头看向她,“红姐有话直说。”

  管芳仪欲言又止了一阵,最终还是问道:“郡主,就算道爷还在,你觉得道爷会喜欢你吗?”

  商淑清牵强一笑,“道爷哪能看得上我这种凡夫俗子,何况我还长这么难看。”

  管芳仪:“那我就奇怪了,郡主明知道不可能,为何还念念不忘?”

  商淑清掩饰道:“不是红姐想的那样,是我连累了他,有愧于他而已。”

  管芳仪意味深长地“哦”了声,摇头一笑,发现有些话就不该问。

  商淑清静默了一会儿,忽道:“红姐,我也有句话想问你。”

  管芳仪:“说呀!我什么不堪的事没经历过,我没什么忌讳的,说!”

  商淑清迟疑着徐徐道:“清儿虽不谙世事,可也知道男欢女爱乃人之常情,更何况之前的道爷年纪轻轻,想必也不能免俗吧?所以清儿不明白,道爷之前为何一直是孑然一身,身无女伴?”

  管芳仪呵呵道:“郡主高贵清雅在骨子里,说不出粗俗话,话说的斯文。郡主其实是想问,道爷为何不找女人吧?”

  商淑清面颊略红,“嗯”了声,算是承认了。

  管芳仪笑道:“他神出鬼没的,做事一向不露深浅,有没有在外面找女人快活,天知道!反正我是不信世上有不好女色的男人,我身边扶芳园的那些个,哪个能忍住不出去偷腥。不过话又说回来,找女人快活是一回事,找良配又是另一回事。有些事情你也知道的,他自出山以来,一直在跟别人你死我活的,不找是明智的,找了是累赘,也会害了对方,他一直理智冷血,懂吗?”

  商淑清默默点头,“还是我害了他,我若是不拉他出山,他现在应该连儿女都有了吧?”

  管芳仪:“郡主啊,你想多了,带刺的东西放哪都扎人,你以为你不拉他出山,他就能安分守己了?你以为他那种人能一直被上清宗给软禁?不可能的!潜龙可以在渊,却不可能在浅水池里游,接受被软禁,只是因为当时的他没实力反抗,一旦有了实力,你看他要不要搞事。”

  “就算不是因为你而离开了上清宗,这乱世之中,由得了他?跟他这么多年,我还不清楚他?你真的想多了,不要什么错都往自己身上揽,苦了自己,别人还不领情,没必要……”

  拎着买来的东西回到住处,东西放在了桌上,站在桌旁的牛有道略显沉默。

  云姬手上拿着译出的密信走来,刚想开口,牛有道先出声了,“红娘怎么有心思出来逛了?”

  云姬:“过来打过招呼了,她自己的事接手回去了,金丹境界的修为已经圆满了,待稳固一段时间,怕就要安排时间进行突破了。”手上信递予,“圣境那边有回复了。”

  牛有道收了神,接了信,快步进了密室后,才正儿八经打开了查看。

  云姬跟随着进了密室。

  徘徊着看完信后,牛有道轻轻缓出一口气来,“原来如此,果真是天意!”

  情况,莎如来已经确认了,无量果树的确开花了,开花的原因从银姬那得到了答复。至于答复的真假如何,莎如来不敢肯定,银姬说让他转话后他自然会相信。

  其余的就是圣境内目前的情况,算是给他通风报信了,让他早做准备。

  银姬既然那样说,牛有道自然是信了,心中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云姬身为译制密信的人,自然看到了信中的内容,试着问道:“罗秋的老婆还活着?在狐族?你认识罗秋的老婆?”

  “这事以后再说!”牛有道一句话岔开此问,目光再次浏览信中内容,忽哼哼道:“看守无量园的人居然跑了,有点意思。”

  云姬:“怎讲?”

  抖了抖手中信,牛有道嗤声道:“九圣大势已去!”

  云姬:“一群看守无量园的人,能决定大势?”

  牛有道偏头看来,“我所谓的大势,不是指九圣立马能垮,而是指九圣人心丧尽。仅此便能看出,九圣下面已经是千疮百孔,早已经是不堪一击,目前尚能稳住,只因九人武力可怕,无人敢反。只要有人敢反,其实处处都是漏洞,那庞大势力一击便垮!连无量园的人都管不住了,我更有信心了!”

  云姬会意,颔首道:“这恐怕也是九圣要整顿缥缈阁的原因。”

  牛有道:“整顿有用吗?周而复始罢了。”

  云姬:“谁又敢反?谁敢跳出来,谁就得死!你现在也没有正面对抗的实力。”

  牛有道点头认可,手指敲了敲手中信,“麻烦要来了,无量果树突然开花,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有些动作怕是等不到我慢慢准备妥当了。”

  “现在只是圣境内交叉排查有无人突破到元婴境界,接下来很显然,九圣不可能放过对外面人的排查。”

  “先理清圣境内部,继而便是外面的缥缈阁。之后,天下各大派首当其冲,尤其是各派的高层。道理是显而易见的,有能力盗取无量果的人,必然有一定地位,普通修士难有参与的能力,首批的核查对象可想而知。”

  云姬略惊,她如今负责这边的高度机密书信来往,反复之下隐约知道哪些门派牵涉到无量果。

  神情凝重道:“如此一来,的确是麻烦了,现在总不能让突破元婴期的人突然假死吧?真要那样做了,岂不是不打自招?若真灭口的话,那些门派势力暴露了,必遭铲除,你的布局也就白费了。”

  牛有道冷哼,“有本事九圣亲自把天下每一个修士查一遍,否则岂能由得他们。我说了,有能力盗取无量果的人,必然是有一定地位的人,你觉得九圣彼此间会互相信任吗?恐怕九圣首先怀疑的就是彼此,现在的排查举动只是在核实,一旦发现和外人无关,九圣彼此立马要干起来,不会等到对方的元婴修士实力大成后令自己陷入险境。”

  云姬面带忧虑:“可九圣还是要排查外面的修士,有关的人避无可避!”

  牛有道:“我说了,由不得九圣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他们在明处,我在暗处,他们搞不到我头上,只有我在背后捅他们刀子的份,他们已经落于下风,且我手上握着这么多牌,岂能任由他们为所欲为。”

  回头冷眼瞥向云姬,“我不会让他们把手伸到各派头上去,核实缥缈阁那一关我就要让他们过不去,就要把他们卡死在那!内部嫌疑是最大的,连内部都无法肃清,九圣还想肃清外部?想的美!搞不定内部,他们必然越发怀疑内部有问题,所以必须打乱他们的节奏!”

  心中略紧张的云姬呼出一口气来,她虽没有服用无量果,可她也突破到了元婴期,可不想成为被核查的对象,否则她这辈子只有逃命的份了,能不能逃掉还是个问题,见牛有道有信心应对,她也松了口气,但不免关注,问:“怎么做?”

  牛有道未吭声,在屋内徘徊着,反复徘徊着,最终仰天闭目着。

  云姬静静看着他,也未吭声,知道他在想办法应对即将来到的危局,不敢打扰他的思路。

  她很清楚,面对这种局势,凭她的手段能力是无法应对的,只能指望牛有道。

  许久之后,牛有道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向她,平静道:“联系我们背后的门派,让他们搞清哪派的督查人员是直接和督无虚联系的。”

  云姬狐疑,“督无虚?”

  牛有道嗯了声,“背后的事一时跟你理论不清,总之局势到了这个地步,不能等事情到了头上再应对,要提前展开反击乱了对方的分寸才能给自己留余地,蓝明那张牌,我要提前扔出来了!趁九圣正在排查圣境,一时间没那么快结束,我们还有时间,让他们尽快把和督无虚联系的人找出来。”

  云姬奇怪,蓝明和督无虚能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督无虚?

  此时也没多问,知道了事情要紧,迅速转身执行去了。

  数日后,宫临策、西海堂、晏逐天和文华陆续都有了消息反馈,经过与下面介入缥缈阁的督查人员沟通,打探到了与督无虚联系的督查人员是哪个门派的,分别是韩国百川谷和燕国灵剑山。

  知情的牛有道立刻让云姬通知安排,他要与宫临策等人见面,亲自布置安排相关事宜。

  ps:感谢新盟主“芦军”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