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六七章 意外中的意外
  返回阁内的蓝明被大门口的守卫给拦了,虽然之前看见这位出去了,可这易容进出的,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自然是要盘查一下。

  出去容易,想再这样进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一旁有人“咳咳”一声,两名守卫回头一看,只见等候在一侧的总管班海偏头示意了一下。

  两名守卫立刻放行,蓝明大步而入,从一侧现身的班海快步跟上……

  门开,两名弟子入内,待门一关,等候在屋内的李正法忙问:“任何与其接触的人都要紧盯,可有盯上?”

  负责盯人的弟子摇头道:“没办法再盯了。”

  李正法立问:“离开了无边阁不成?可判明去向,派人以飞禽坐骑提前赶到前面布点?”

  盯梢弟子再次摇头:“长老,与目标接触的人没有离开,而是直接进了后面的城府内。”

  “什么?”李正法一愣,抬手捋须,面色有几分惊疑不定,徐徐道:“果然是与缥缈阁有勾结,难怪敢躲这里,看来这无边阁城府内也有内奸。”

  他这么一说,盯梢弟子当即补充道:“长老,我看到了城府内的内奸,是无边阁总管班海!”

  李正法两眼瞪大了几分,“班海?”

  盯梢弟子道:“是!我以前来往此地的时候见过,是班海没错。我看到接头人进府城大门后,班海亲自露面接应的,陪着接头人一起进去的。”

  “你说什么?”李正法反应激烈,假面下的脸色更是大变,“你说班海亲自接应陪同?”

  盯梢弟子颔首道:“是!绝不会有错,弟子亲眼看到的。”

  李正法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再次追问:“可有见到班海对那人态度如何?”

  盯梢弟子:“两人很快入内,无法过多观察,我们也不好接近,不过能看出班海对那人态度比较客气,亦步亦趋跟在后侧…”话及此,他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及时打住了,眼中神色惊疑不定。

  “嘶…”李正法倒吸一口凉气,与之前留守此间的弟子相视一眼,目中神色亦惊疑不定。

  班海是什么身份?在无边阁那是一人之下所有人之上,能让班海亲自接应就足以引起人重视,还客气着亦步亦趋?在无边阁谁能让班海这般态度?那个接应人的身份让人有些不敢再想下去。

  盯梢弟子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他之前不在这边的观察视角,所以并不知道这里的两位看到了谁,反而试着提醒了一句,“长老,那个接头的人搞不好就是无边阁阁主蓝明!”

  “闭嘴!”李正法陡然喝止。

  盯梢弟子有点莫名,发现师兄正对他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言,当即闭嘴不言了。

  而李正法已经是在焦虑中走来走去,蓝明?蓝明是什么身份?那可是九圣之一蓝道临的儿子啊!刚只是怀疑与诸葛迟接头的人是无边阁内的内奸,可现在发现这个内奸极有可能是蓝明时,他可谓一个脑袋两个大。

  是谁不行,为什么偏偏有可能是蓝明?这说明什么?说明诸葛迟当初逃脱九圣亲自围捕的幕后,很有可能就是蓝明走漏了消息。若真是蓝明,也就是说,蓝明和诸葛迟勾结在了一块!

  他意识到这事麻烦大了,是谁都行,现在可能会牵涉到蓝明,这事一旦抖出来,就算蓝明被收拾了,他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也把蓝道临给得罪了?蓝道临哪是他能惹得起的,整个百川谷加一块也不敢招惹啊!

  无意中触及了极为恐怖的黑幕,李正法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不听掌门的话,干嘛介入这样的事?现在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这已经不是能不能及时收手的问题。

  这次事件动用的人手太多了,他不敢保证这次的行动不会不被缥缈阁知道,将蓝明抖出来的下场他很害怕,可若是不抖出来被发现了的话,如此大事隐瞒不报,他的下场照样会很惨。

  什么叫骑虎难下,他现在深深体会到了,内心涌出深深的恐惧感。

  “笔墨纸砚!”李正法回头唤了声,他要亲自拟密信向掌门禀报,看掌门如何定夺。

  ……

  回到阁内自己屋内的蓝明一把扯下了脸上的伪装,一副牙痒痒的模样。

  班海近前问道:“阁主,可是有什么问题?”

  蓝明咬牙低声道:“你知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他么的,居然是诸葛迟!”

  “啊!”班海大吃一惊,“他怎敢跑这来,活得不耐烦了不成?”

  蓝明呵呵道:“岂止是活得不耐烦了,他估计是嫌我也活得不耐烦了,居然还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居然还想在这里长住,还想让我来帮忙安排,这老王八蛋!”

  班海心惊肉跳道:“阁主,这可万万不可答应,一旦被缥缈阁察觉,后果不堪设想啊!”

  蓝明手轻轻拍着桌子,“我还没糊涂,怎么可能答应,可咱们也没办法把他给轰走!不过我话已经说死了,你给我盯着,他什么时候走了立刻来报!”

  “好!”班海连忙应下。

  ……

  “什么?蓝明?”

  屋内负手而立的晏逐天骤然转身,惊疑不定地盯着前来报信的弟子,“你怎知是蓝明?”

  他并未告知下面人前来和诸葛迟接头的人是蓝明,也未告知蓝明去见的是诸葛迟,下面人怎么会知道是蓝明的?

  弟子禀报道:“我看到了班海……”他所报知的和李正法那边报知的情况差不多。

  “……”晏逐天无语了,牛有道那边的意图是,只要暴露了诸葛迟和无边阁的人接触,蓝明自然要暴露,可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暴露方式,若早知这么容易暴露,便另行计划了。

  回过神来,晏逐天急问:“那边可有发现是蓝明?”

  弟子不知道这位到底在密谋什么,不过知道这位亲自出马肯定不会是小事,回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在盯目标的状况,我们在盯他们,我们这边看到的事情,他们自然也看到了。班海经常在外面的交易地现身巡视,见过他的人应该不少!”

  “唉!”晏逐天摇头,果然还是出事了,他发现那个蓝明未免也太不小心了吧。

  不过也能理解,蓝明压根不知道诸葛迟已经被盯上了。

  他这次亲自前来的目的便是为了掌控局面的,怕计划偏离出现意外,牛有道让他亲自来掌舵,以保证计划不偏离。

  没想到计划不如变化,果然还是出现了意外。

  蓝明的提前暴露,令他意识到了,只怕李正法那边未必敢再上报了,这些大门派的想法,他是特别心里有数的,这也意味着牛有道的计划出现了意外。

  ……

  百川谷宗门,接到了李正法密信的掌门阴如术脸色大变,近乎是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

  李正法居然追查到了诸葛迟的下落?居然追查出了蓝明有可能和诸葛迟勾结到了一块?

  这个消息令他措手不及,可谓惊吓得不轻,蓝道临的家事,岂是他们这种所谓的大门派能插手的?

  这一旦插手了,可就是在向蓝道临的儿子下毒手!

  脸上神色先是惊恐,继而是无比的怨恨,无比怨恨李正法,这事闹大了的话,恐怕不是李正法那三个督查弟子的性命能解决的,恐怕整个百川谷都要遭受灭门之灾!

  砰!忍不住拍案而起,一口怒火无处可泄,恨不得将李正法给活剥了!

  早知如此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授权给李正法,害得整个百川谷卷入了滔天巨浪之中。

  然而怒归怒,现在该怎么办是个问题,怎么办?怎么办?阴如术是真的有些不知该如何收场才能妥善,他现在甚至不敢和其他长老去做商量。

  ……

  临时借用的一座豪宅大院内,幽静庭院深处,大树下落叶飘零。

  一只棋盘,牛有道与海无极对坐对弈,彼此来回捻子落下。

  牛有道自然未以真面目示人。

  闲聊中,牛有道忽调侃了一句,“听说陛下如今的烧饼手艺不错。”

  海无极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你们安排的么,我不学像一点怎么掩饰,先生不会是想尝尝我手艺吧?”

  牛有道呵呵一笑,“卖烧饼自在还是做皇帝自在?”

  举棋的海无极忽僵住,陷入了沉默,最终慢慢落下一子,“自在?谁能真自在?先生能否?”

  牛有道:“看来陛下对故国还是念念不忘。”

  海无极:“国仇家恨,我人还活着,如何能忘?”

  正这时,云姬来到,俯身在牛有道嘀咕了一阵。

  牛有道欲落下的棋子捏回了掌心,眯眼道:“这还真是意外中的意外,蓝大少爷未免也太自大了些,草包一个,难怪屡屡出问题。”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云姬:“那边的观察,百川谷的人似乎不敢轻举妄动了,问怎么办?”

  牛有道呵了声,目光落在了棋盘上,“既然已经上了棋盘,就由不得他们。传话过去,做好提前撤离的准备。撤离之前,让百川谷的人消失一两个,让百川谷知道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敲山震虎,吓唬吓唬,我看他百川谷还敢不敢隐瞒不报!”

  他相信,凭晏逐天的修为和实力,让百川谷在无边阁那边的人消失一两个压根不算什么问题。

  PS:补上月十三万票加更。感谢新盟主“978463”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