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七一章 蓝明投奔
  “无边阁?敢躲在无边阁?”督无虚有点意外,一把扯了密信到手,亲自查看信上内容,看着看着,眉头忽一挑,一个名字脱口而出,“蓝明?”

  司少东心中暗叹一声,事情是真是假不知,不过估计百川谷的人敢这样上报,应该是假不到哪去的。

  他都不知道该说蓝明什么好,九圣整顿缥缈阁,针对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总不可能是针对底层之人吧?蓝明这事一出,只怕九圣越发怀疑他们这个层次的人,越发想要针对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动手。

  这蓝明已经到了这般地位,还不老实,这是何苦来着。

  不过也能理解,正因为到了这般地位,没了其他追求才更渴望追求长生,眼睁睁老死谁能甘心。

  哪怕畏惧之下没有这种想法的人,九圣怕是也免不了有所怀疑,这种隐藏的矛盾,似乎永远无解。

  看着看着,看到李正法上报已经撤离的情况,督无虚两眼略睁,脸上浮现怒色,“不在那盯着,人跑了都不知道,谁让他们撤离的?”

  司少东小心道:“师尊,这也能理解,一名弟子在天湖客栈内无缘无故失踪了,还是知道紧要情况的人,肯定会担心被蓝明给发现了。那可是蓝明的地盘,紧急撤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否则很容易被蓝明给灭口,到时候只怕连这消息都未必能传出来。”

  他倒不是帮百川谷的人说话,而是陈述理性的事实。

  督无虚冷哼一声,此事暂且不提,甩手将信递还,“立刻誊抄七份,发给除蓝道临之外的七人,等不到他们碰头了,我先去无边阁,看还能不能逮住诸葛迟!”

  “是!”司少东拱手领命。

  唰!督无虚身形一闪,已划空而去。

  “又出事了,唉!”目送的司少东无奈一叹,感觉现在的局面似乎有些失控了,圣境内外到处出事。

  ……

  百川谷宗门,后山几位太上长老的潜修之地,掌门阴如术连同诸位长老全部到到齐了,一群人沉着一张脸。

  阴如术将事情向大家做了通报。

  接到了李正法的信,获悉李正法因意外情况不得不把蓝明之事捅了出去后,阴如术便不敢再隐瞒了,否则一旦事情搞大了,他这个掌门没办法向宗门交代。

  一群人已经狠狠咒骂了李正法一顿,骂归骂,骂完之后还得面对现实。

  也有人责怪掌门不该瞒着他们,可也能理解,之前的情况让阴如术怎么公开?

  现在一群人有些束手无策,内心皆有惶恐,只能等着那不知是福是祸的结果到来。

  ……

  晋京,蓝明来了。

  迟迟不敢露面,仔细观察确认后,犹豫再三的蓝明还是找上了门。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又换了个打扮,邵三省还是将他给领到了邵平波的书房。

  书房内老熟人相见,邵平波面露笑意拱手见礼,“先生突兀前来,有失远迎,还请先生恕罪。”

  蓝明瞅了瞅他,没搭理,自顾自地走到了案后,在邵平波的位置上坐下了,伸手抓了案上笔墨未干的批文看了看,扔回,又拿了笔架上的笔端详。

  邵平波有点搞不懂他这态度是什么意思,走到案前试着问道:“先生此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啪嗒!蓝明手中笔随手扔在了案上,笔头上的墨迹弄脏了桌面,人靠在了椅背,貌似漫不经心道:“我这次来,是来投奔你的,给我安排个稳妥的藏身之地。”

  “投奔我?”邵平波略怔,之后笑道:“先生说笑了。先生有话直说,我洗耳恭听。”

  蓝明慢吞吞道:“我跟诸葛迟接头的事暴露了,没办法再继续呆在无边阁了,一时间去别的地方也不知道稳妥不稳妥,只好先来你这了,这也是诸葛迟的意思。”

  “暴露了?跟诸葛迟接头?什么诸葛迟的意思?”邵平波狐疑不解,问:“先生,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懂?”

  蓝明:“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没这么蠢吧?”

  邵平波摆手,解释道:“我没听懂什么意思,究竟怎么回事?”

  究竟怎么回事?蓝明一想起就牙痒痒,“诸葛迟那老王八蛋被人盯上了都不知道,居然还主动找上了我……”他把事情前因后果详细讲了遍。

  邵平波越听眼睛瞪的越大,听完后脸色大变,急了,“那你还不躲起来,还敢往我这里跑?”

  蓝明挑眉道:“怎么?以前求着我来,现在想赶我走还是想过河拆桥?”

  砰!拍桌而起,绕出桌案,一把揪住了邵某人的衣襟,“若不是你干的好事把我暴露给了那伙人,我能落得如此下场?我告诉你,我若是出了事,你也跑不了!”

  邵平波挣扎了下,双手拉着他手,想扯开,然实在没办法扯开,只好任由揪着,脸色不太好看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这意思,你确认你没有被人跟踪?在不能确认的情况下,你往我这跑的话,到时候大家谁都跑不了!”

  “哼!”一声冷哼的蓝明撒开了他,背着手在书房内踱步道:“这点你放心,我肯定是确认后才敢过来。”

  邵平波追问:“你我之前联系,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蓝明:“我手下虽有些人,但基本上都不知道我跟你有来往,就算知道的,也都是跟我一条船上的,保密还来不及,没人敢乱说。”

  听他这么一说,邵平波稍微放心了些,顾不上胸前的褶皱,慢慢走到了案后,又在蓝明刚坐过的位置坐下了,皱眉思索着,思索了好一阵之后,忽“砰”一声,一掌拍在了桌上,一副恨得牙痒痒的样子,“咱们被耍了!”

  踱步中的蓝明怔住,走到案前,两人转眼间换了个位置,问:“什么意思?”

  邵平波咬牙道:“咱们被另一伙人给算计了,诸葛迟是故意暴露的!”

  蓝明双手撑在了桌上,略俯身道:“另一伙人?你指诸葛迟现在所在的那一边?”

  邵平波:“除了他们,谁还能驱使得了诸葛迟?”

  蓝明琢磨了一下,略摇头道:“这点,你恐怕是误会了。”

  邵平波被他说的一愣,“怎讲?”

  蓝明:“我这边抓了百川谷的弟子,刑讯逼供出了真相,应该和诸葛迟那边无关。”

  还当是什么,邵平波顿时哭笑不得,“蓝大阁主,你能不能动动脑子?诸葛迟跑去依附你,找你寻求庇护,这怎么可能?是那边抢先一步把诸葛迟给挖过去的,怎么可能再送回你手上,你觉得可能吗?”

  “那边真要做手脚的话,想让人发现诸葛迟的踪迹有的是办法,只要有心暴露,这很困难吗?”

  上了这种当,到了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邵平波实在是不知道这位是怎么混到今天的,要不是蓝道临罩着,估计早被人给弄死了,就这点脑子,还敢暗中在缥缈阁搞事,跟这样的人勾搭在一起,他想想都有些后怕。

  双臂撑在桌上的蓝明略懵,继而幡然醒悟,正因为明白了,牙都呲了出来,面露狰狞,情绪失控,“狗东西,敢害我!”

  邵平波看了眼窗外方向,抬手示意他噤声,“你轻一点。”

  蓝明也看了眼窗外方向,低声道:“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告诉我!”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蓝明已经落在了他手上,邵平波越发不会告知,反借口道:“你现在正在气头上,真要跑去了,那是找死。我现在不告诉你是为你好,你先冷静一下,等你冷静了,有些话再说也不迟。”

  蓝明:“你放心,我有分寸,是谁?”

  邵平波摆手:“先冷静。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给我点时间想想,做点布置,看把你安置在哪合适。”

  蓝明怒道:“我现在要知道坑我的人是谁!”

  邵平波骤然站起,“你疯了吧?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九圣包括你父亲,马上要翻天覆地到处找你,我这里到处是黑水台的耳目,你在这里逗留久了,一旦惹出丝毫的嫌疑,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下场!你先走,我回头尽快跟你联系。”

  一听这话,蓝明有些紧张了,不敢逗留了,不过还是扔下了一句狠话,“我不会放过他们的!”说罢甩袖而去。

  目送人消失在了门外后,邵平波嘴里蹦出字眼来,“蠢货!”

  稍候,邵三省进来,告知:“人走了。大公子,他何事前来?”

  “出大事了,蓝明被人废了一半武功,成了丧家之犬,咱们被人给耍了……”邵平波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邵三省惊疑不定道:“贾无舌究竟想干什么?”

  “此人手段深不可测,我也很想知道他要干什么,扔这么一块烫手的宝贝疙瘩给我,我就不信我出了事他能好的了!”邵平波略显火大。

  之后立刻命邵三省传讯给贾无群,质问贾无群究竟想怎样,还有完没完了,是不是想鱼死网破?

  他要看贾无群那边的回复,做了确认后才好对蓝明进行安排,否则糊里糊涂的被人玩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说实话,接连在贾无群手上吃亏,贾无群想搞他就搞,连声招呼都不打,简直将他视若无物,加之不清楚背后的情况,无从判断,他真的有点被贾无群给搞怕了。

  PS:感谢新盟主“牛有道的牛”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