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三七五章 暗流涌动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码头上,装船卸船,升帆降帆,牲畜拉货,忙碌而艰辛的人们令这里多少有几分繁华景象。

    夕阳西下,烧饼摊收摊了,海无极拉着板车往回走。

    渔翁打扮的诸葛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与之并行,却并未帮他拉车。

    一身烟火味的海无极偏头看,见是他,又看了看四周,低声问:“怎么了?”

    诸葛迟低声回了句,“我有点事要离开一趟,他们的人会负责保护你。”

    看四周无人注意,海无极低声道:“又让你办什么事吗?”

    诸葛迟:“具体办什么事不知道,刚得了那边的通报,修行界发生了不少的事,动静不小,这边要展开反击了。”

    海无极叹了声,“去吧!早去早回。”

    诸葛迟略感意外,遂伸手示意了一下。

    海无极将板车拉到了一旁,避开了人来人往,站在了路边。

    看到他架好板车时手上磨出的茧子,诸葛迟:“让你受苦了。”

    海无极笑了笑,“总比丢了性命的强。我也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当年在燕国为质子时,受的罪比这多了去。记得回国见到母后时,母后见到我的样子,哭的好伤心…唉,真想去看看母后。”

    诸葛迟:“还是不要再见了,至少现在不行,也不能再书信往来了。现在太后那边,肯定被缥缈阁当做了诱饵,你不去见,对大家都好,一旦你落在了缥缈阁的手中,太后的性命也就到头了,受牵涉的许多人都要性命不保。只有你好好活着,太后才能好好活着。”

    海无极颔首,“落地的凤凰不如鸡,普通百姓再不济还能与家人团聚,而我呢,家婆人亡,妻离子散,自己的妻女为奴为婢遭人肆意凌辱,成了别人的玩物,自己的儿孙被人肆意屠杀,连与亲人见面的资格都没有。回想往事,我也就是发发感慨罢了,也无能为力。”

    诸葛迟知道这是他心中的痛,所以一直想复国,不过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来到这里后,只要我稍离开,你都会不安,如今似乎坦然了。”

    海无极左右看了看,给了一句,“商令,我已经交给了对方,只能寄希望于他们了,不坦然还能怎样?”

    诸葛迟一惊,“什么?”

    ……

    缥缈阁一行九人,分乘三只飞禽坐骑,从百川谷飞离。

    一行此来,还是为蓝明和诸葛迟的事,是来核实李正法所提供的情况的,有些事情也必须要核实清楚,毕竟牵涉到蓝道临,肯定要查清是否有什么疑点。

    然离开百川谷未有多久,斜刺里一只飞禽坐骑升空,逐渐与一行平齐飞行。

    九人眼睁睁看着对方靠近,待发现靠近的飞禽坐骑上只有一人,而此人还一身蒙面装时,顿感不妙。

    为首者喝道:“什么人?”

    蒙面人没有回话,只有行动,唰!快若魅影闪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三声悲鸣,三只飞禽坐骑当空毙命!

    蒙面人横空快闪连击,九人无一人是其一击之敌。

    见来敌强悍,幸存者不得不逃。

    蒙面人未追击,横空追上了自己来时的飞禽坐骑,乘着徐徐降低飞行高度。

    临近地面时,犹如巡视一般,下方一群蒙面人正在围攻逃逸的缥缈阁人员。

    ……

    百川谷议事大殿内,一干高层,人心浮动,掌门阴如术面带忧虑,与众人议事。

    不忧都不行,前几日,缥缈阁来了人查案,谁知过了几天缥缈阁又来人了。也没别的原因,问这边之前的人可有回去,这边自然是告知早已回去了。

    双方这么一碰面,立刻察觉到了事情不对,按理说之前的人早该回缥缈阁复命了,如今却不见人影,也不见任何音讯,什么情况?

    这里自然是出动人帮忙寻找。

    “掌门,找到了!”一名长老突然闯入议事大殿内急报,打断了众人的议事。

    阴如术忙问:“人在何地,为何不回缥缈阁?”

    长老跺脚道:“诸位,出事了,在咱们西南方向一百来里的地方,发现了三只飞禽坐骑和五具尸体,还有四人不见踪影,不知遭了谁的毒手!”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

    阴如术:“可有确认是不是缥缈阁的人?”

    长老焦虑道:“不会有错。本来还找不到,是附近的猎户无意中发现了尸体报了官,我亲自过去确认了,是上次来的缥缈阁一行没错。”

    有人惊呼,“竟敢动缥缈阁的人,连飞禽坐骑也不放过,谁这么大的胆子?”

    谁那么大的胆子不重要!众人已经有些慌了,缥缈阁的人来这查案,人一走,案情还没带回去,人也未走多远,就遭了毒手,还不知能不能撇清百川谷的关系。

    ……

    秦国境内,一座山洞中,十余名缥缈阁人员挤在一起。

    门口有蒙面人现身,指了一人,沉声喝道:“你,出来!”

    被指之人怒道:“你们究竟是何人,可知我们是什么身份?”

    管你什么身份,见不听招呼,立刻有人进入,直接将其人给拖了出去。

    拖出洞外,将人带到了一处血腥峡谷内,地上已有几具身穿缥缈阁服饰的尸体,鲜血还在流淌,可见刚死没多久。

    心惊肉跳之人被摁跪在了蒙面的主持审讯者的面前。

    蒙面审讯者手中带血的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说吧,说点我感兴趣的东西。”

    摁跪之人咬牙道:“我不知你究竟想知道什么。”

    审讯者冷笑道:“什么都行,只要是你知道的,任何缥缈阁人员违规的事,或任何见不得光的事,都可以说。”剑指了指对方身后的那些尸体,“你都看到了,不说,那就是下场!”

    ……

    茅庐山庄密室,云姬拿着牛有道亲笔拟好的密信看了看,是她看不懂的草书,但她知道上面的大概意思,刚问过了,是要传给袁罡的。试着问道:“让猴子引诱吕无双,之后事情爆发出来,吕无双会不会怀疑猴子?”

    牛有道:“怀疑有什么用?她又不能确认,重要的是,她想要猴子干的事,不敢暴露,有怀疑她也只能是放在心里。你放心吧,只要猴子按照吩咐严格执行,就不会有事!”

    “既然你都不担心猴子出事,那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我相信猴子就算出了事也不会出卖你。”云姬叽叽咕咕了两句,转身离去,遵命传讯去了。

    ……

    妖魔岭,魔宫内,赵雄歌进了袁罡的室内,看到冯官儿正在干丫鬟的活,认真仔细地帮袁罡打扫房间,而袁罡则坐在案后梳理魔宫内的人员情况。

    这是袁罡擅长的,也是他最近一直在做的,想梳理出魔宫内的人哪些人有问题,实际上也的确被他察觉出了一些。

    赵雄歌站在门口瞅了一阵,心里有些纳闷,不知这对男女究竟算是什么关系。

    根据从茅庐山庄那边得知的情况,这两人早就有了男女关系,袁罡为了冯官儿干过什么更是人尽皆知,可目前的情况,这对男女似乎一直保持着距离,各有各的房间,并未宿眠在一块。

    袁罡警觉性高,忽抬头,看到了门口的赵雄歌,问:“有事?”

    冯官儿也回头看了眼。

    赵雄歌走了进来,“咳咳”干咳了两声,冯官儿会意,知道两人有事谈,端了盆离开了,出去后把门也关上了。

    走到案前,慢吞吞道:“你们两个何必这样熬着,窗户纸早就捅破了,再糊上一层算怎么回事?傻子都看出来了,这女人不怨不悔的在你身边,这是已经决定跟你了。有些事,不要给自己留遗憾。”

    袁罡面无表情,反问:“你很无聊吗?”

    赵雄歌呵呵一笑,目光看了看案上摆放的勾勒出人物关系的魔宫人员名单,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又发现什么了?”

    袁罡:“有事说事。”

    “你这人真没劲,没点人情味。”赵雄歌嗤了声,袖子里拿出了密信,扔到了案上,“那位给你的。”

    袁罡拿起一看,见到熟悉的草书字体,立刻知道是牛有道的亲笔手书,当即细看内容,看后点火烧毁了。

    赵雄歌低声问:“什么情况?”

    袁罡默了默,有些事情需要他配合,牛有道信里也是这样说的,所以也就没瞒他,低声着把信中内容告知了。

    “让冯官儿去找罗照?”赵雄歌嘀咕着,有些不解。

    袁罡:“三天,道爷要求了,三天之内我必须把她给找回来,不能太早回来,也不能太晚回来,就三天,我也必须回来,否则会有危险。”

    赵雄歌狐疑,“他到底想干什么?”

    袁罡:“不知道,道爷既然这样安排了,必然有他这样安排的原因,我们尽管执行便可。你这里有没有问题?”

    他的确不知道牛有道这样干的意图是什么,对于牛有道的安排,他很放心,因为知道牛有道不会害他。

    赵雄歌略摇头,“这事简单,我没什么问题,可关键是那女人,要让她配合才行。”

    袁罡:“这个交给我,我来跟她谈。”

    “好,那我去安排。”赵雄歌点头,之后快步离去。

    ps:感谢新盟主“神v火”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