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七六章 妖风阵阵
  天都峰,缥缈阁,看着手中收集的情报消息,端坐案后的霍空脸色阴沉。

  也不知从哪传出的风声,说什么九圣对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不满,意图血洗各派督查人员,准备命各派掌门亲自担任督查人员之类的云云。

  可以想象,这风声一出,对各大派的影响有多大。

  以前,修行界各方哪敢议论九圣的事,现在的状况似乎越来越失控,暗中议论的人太多,总不能都杀光吧?

  圣境那边也察觉到了异常,显然也意识到了局面有些失控,已经命这边暂停对诸葛迟和蓝明的追查,先集中力量梳理缥缈阁内部,说是一个都不许漏过,核实每个人的修为。

  待厘清内部之后,再全力追查其他事情。

  他明白,这是攘外先肃内,可现在的乱象越来越严重,缥缈阁内部不断有人失踪,核实修为,这些失踪人员的修为要不要核实?真要是有谁突破到了元婴期,以此来躲避核实的话,真可谓是顺其自然,届时失踪的人数众多,想追查都难。

  性质更严重的是,还不断有缥缈阁的人被杀。

  缥缈阁的人被杀了,要不要追查?不查,坐视缥缈阁的人继续被杀不管不成?死了这么多人,要不要派出大量人员去追查,去震慑遏制?还怎么集中力量来核实?火烧起来了得先救火!

  乱象频发,他是既火大,又焦虑,只恨那丁卫早不死晚不死,死在这种时期,害得他来接手这烂摊子。

  他现在已经是时常掰着手指头算缥缈阁掌令的轮值替换时间了。

  右使岳光明大步入内,也是一脸的憔悴,拱手见礼后,一份名单放在了案上,沉声道:“下面传来消息,又有二十三人失踪,十七人遇刺身亡!”

  砰!霍空看都不看,拍案而起,厉声道:“妖风阵阵,哪来的妖风!”

  岳光明绷着脸道:“太猖狂了!”

  霍空:“一定有内鬼!不要被我揪出是谁来,否则我扒了他的皮!”

  岳光明试着问了句,“掌令,你怀疑是内部人干的?”

  霍空:“除了内部人,谁还能有这么大的胆子?缥缈阁之外的修士,谁敢不敬缥缈阁,谁敢对缥缈阁的人妄下毒手?嘿嘿,圣尊决定核查这边,这边立刻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哪有这么巧的事,分明是有人想阻挠核查!”

  继而意味深长道:“光明,搞不好内鬼还真不在圣境内,还真有可能就在这人间境内的缥缈阁人员当中,这是被踩到了尾巴,开始狗急跳墙了!你看看吧,什么乱七八糟的怪事都出来了。”指了指案上另一份情报。

  岳光明上前拿到手查看,发现是要各派掌门或宿老亲自担任督查人员的谣言。

  粗略看后,放下了,“这消息属下有所耳闻,据报,各派掌门已经有些心慌慌了。”说着看了看四周,忽低声道:“这虽是谣言,可圣尊们未必没有这个想法,让各派掌门来担任督查,能调动的各派力量将更加庞大。李正法动用门派力量强力介入,缥缈阁都找不到的人,却被百川谷的人给找到了,这效果,圣尊们应该看到了,也许的确动了这方面的心思。”

  霍空也放低了声音,“圣尊们有没有这心思,我不排除,就算有这心思,事先也不会张扬出来,一定是事到临头再突然决定,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事先闹得人心惶惶。”

  “是!掌令言之有理。”岳光明点头称是,不过之后还是指了指那份名单,再次压低了声音,“先生,这份名单你还是看看吧。”

  听他这么一说,霍空意识到了有蹊跷,再次拿起名单,仔细瞅了瞅,却没看出什么名堂,不由皱眉道:“这名单这么了?”

  岳光明左右看了看,登上台阶,到了他身边,在他耳边耳语道:“名单上失踪的古正兴是我们的人,当年弄死那个女人的事,是他去操办的。现在突然失踪了,属下担心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霍空猛然醒悟,顿时心惊道:“糊涂!你怎么搞的?”

  岳光明忙道:“先生放心,属下已经安排了人去将他上线给灭口,只是希望先生心里先有个准备,以防万一!”

  霍空略安心,却也越发忧心了,缥缈阁内的人明里暗里分属各个派系,这么多年来不知多少人做过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随便一搞,连他都牵涉到了,事情再这样发展下去,那些失踪的人怕是不知要让多少人寝食难安!

  经由此事,他深知,缥缈阁的人,突然大量遭遇刺杀,突然大量失踪,史无前例,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估计是许多人始料未及的事情。

  “能在短时间内对这么多人下手,还能不走漏任何风声,连个走脱来报信的活口都没有,这个隐藏在背后的人,势力不小,非同一般呐!”霍空有感而叹。

  岳光明提醒:“先生,那可是十二颗无量果啊!真要是十二个元婴期的修士出手了,没有活口报信不足为怪!”

  十二颗无量果!霍空听的心痒痒,可惜自己不能分润一颗,也不知是谁那么神通广大,竟然能从看守严密的无量园把东西给偷出来,屡屡想起,依然是觉得不可思议!

  ……

  燕国京城,天下钱庄分舵,坐在案前看着账本的南海三当家,身穿缥缈阁服饰的红盖天对着账本,在那摇头晃脑。

  账本,他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查账也不是他擅长的。

  不但看不进去账本,还不时唏嘘感叹一声,当年在圣境抽签,抽到天下钱庄时,还以为能庆幸,如今的局势看来,似乎反倒成了倒霉的事。

  钱庄内能有什么事,无法就是钱财和帐上的问题,这玩意把帐做平了,便很难揪出什么问题来。

  这个地方一找事,就得面对账本,快把他给愁死了,现在觉得远不如外面那些打打杀杀的清查起来方便。

  现在可是刀架脖子上的时期,谣言四起,先不管谣言是真是假,圣境那边施压是真的,南海法王也就是他老大,现在也急眼了,死命的向他施压。

  他知道老大的想法,生怕被弄来当这什么破督查,干这活做好了没什么名堂,做不好就是摘脑袋的事情,躲都躲不及的事,谁愿来?

  现在的情况是,半年之期啊,拿不出成绩的话,圣境要杀他,拿出了成绩还得继续做下去,否则老大也不会放过他。

  “唉,摊上这种破事,简直倒了八辈子霉!”红盖天忽捂面长叹一声。

  门外,心腹手下,贼眉鼠眼长相的苏公爷进来了,鬼鬼祟祟递了张纸给他,“三大王,又被人悄悄塞了情报。”

  红盖天拿起一看,乐了,“这谁呀,连偷人老婆的消息都送给老子,想干嘛呀这是?”

  苏公爷竖起三根手指:“三大王,这已经是莫名其妙接到的第三份情报线索了,要不要查呀?”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红盖天皱眉,“这来路不明的线索,怎么查?别让人挖个坑给埋了。”

  苏公爷躬要凑到他边上,“既然有了线索,查一查又何妨?说不定是真的呢?总比咱们这样毫无头绪的好吧,有误,大不了老实交待不知谁送来的情报便是。三大王,半年,只给了咱们半年的期限,半年要是没有能拿出手的东西,咱们可都是要掉脑袋的。”

  红盖天目光闪烁不定,似乎意动了,思之再三后,砰!拍案而起,两手叉腰,抬头挺胸道:“好!查!”

  ……

  茅庐别院密室,云姬入内,又几张纸扔在了案上。

  靠在椅背的牛有道探身,伸手捞了纸张到手翻看,看后,呵呵一笑,摇着头,感慨万分的样子笑道:“又来了,收获不小啊!”

  他之前让各方对缥缈阁的人下手,是想挖点消息好利用来掩护,却没想到这一耙打下去,竟打出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实在是意外啊,竟无意中搂了一把好牌在手。

  宫临策等人都传消息来夸他,夸他高明,不是嘴上说的好听,而是真的对他心悦诚服,都夸他运筹帷幄果然有一套。

  其实压根不是那么回事,以前没人这样搞过缥缈阁,他牛有道心里也没底,也没想到平常高高在上的缥缈阁中硬骨头也不多,竟一下搂出许多意想不到的秘密来。

  这才发现,缥缈阁内部果然是千疮百孔,还没动多少人呢,就弄出这些秘密来,真要范围再广一些的话,估计缥缈阁内部屁股真正干净的不多。

  九圣下面烂成了这样,的确够他乐一阵的,也难怪九圣要整顿。

  他已经传话了,再对缥缈阁的人下手,尽量抓活的审问!

  见他在那看别人的秘密乐个不停,云姬抬手指了一下他手上的,“里面有信问你呢,还有些门派的督查人员找不到事干,要不要都放点线索给各派。”

  牛有道头也不抬,继续查看着手上的内容,略摇头道:“不!适当放点线索出去就行了,有人干出了成绩保住了命的话,有得比较,保不住性命的人才会着急。得让其他门派的人着急,缥缈阁死人又失踪的,他们又不傻,之后他们会慢慢琢磨出线索是怎么来的,你不觉得拉各派一起下水找保命的线索很有意思么?坏事不能光我们干了。”

  PS:补上月十四万月票加更。感谢“熊猫o公爵”小红花捧场。终于都感谢完了,松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