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七九章 银姬夫人
  简单一点说,圣罗刹能打赢九圣中的一部分,才有可能打赢另一部分,连一部分都打不赢就更别谈全部,分批次应对能增加圣罗刹的成功率,也能更大程度保障圣罗刹的安全。

  很简单的道理,说出来了就简单,但并非人人能运用,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云姬终于明白了这位为何要想尽办法调离九圣中的一部分人,也越发体会到了自己与这位之间的差距,这也是她,或者说是一群人愿意跟着牛有道的原因之一。

  让银儿那吃货去和九圣硬碰硬,牛有道心里很清楚,这次搞不好会置银儿于死地。

  而之所以敢拿银儿来一试,是因为狐族老族长银姬当初的一番话,若圣罗刹在,岂容九圣轻易崛起,这说明银姬是认可银儿实力的。而云姬也和银儿交过手,自认完全不是银儿的对手。

  但银姬说的是当年的银儿能遏制九圣的崛起,现在的银儿被封印了数百年,如今的九圣实力到了何等的地步,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银儿可能遭遇的危险性很大,令他心情很沉重,也非他所愿。

  靠在椅背的他,有些心力憔悴地慢慢挥手,“去执行吧。顺便把手头上的事跟红娘交接一下,我们也该先行动身了。”

  云姬看出了他突然间的身心疲惫,声音放柔了,问:“去哪?”

  牛有道:“去蝶梦幻界。”

  云姬讶异,“我们也去?”

  牛有道叹道:“能不能诱使成功,或者能诱离多少,我并无把握。一旦在蝶梦幻界内动手,外人很难清楚里面的情况,万兽门恐怕也很难知晓,我不掌握情况的话,有些事情无法做出判断,咱们不亲自走一趟不行呐。”

  “好!”云姬点头,转身安排去了。

  ……

  茫茫大海,潮起潮落间,一块陆地寂寂无名。

  一支搜寻无量园逃逸看守人员的队伍降落在陆地上,展开了搜寻。

  “报,前方发现人为的火堆痕迹,痕迹新鲜。”

  搜捕人员立刻扑去,找到了火堆,之后沿火堆旁的足迹,一路向山中搜查而去。

  最终,一群人围在了山中的一座洞口外,为首者打出手势,有五人小心翼翼的成三角阵型缓缓入内。

  咣咣声突然在洞内响起,夹杂着几声惨叫,两具尸体飞出,跟着,一道人影从洞内闪出在外,傲然而立。

  围在洞口外的十几人中,有人认出了洞内现身之人,讶异道:“敖丰!”

  没错,洞中现身者正是敖丰,冷目一扫众人,二话不说,身形一闪,骤然出手,屠追捕人员如砍瓜切菜般简单。

  无招架之力,转眼被杀的七零八落的幸存者纷纷仓惶四散逃离,不逃不行,压根不是敖丰的对手。

  敖丰人影四闪,横空四处追杀逃逸者。

  最终仅剩两人遁入茫茫大海中逃离而去。

  闪身落在浪起浪涌岸边的敖丰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并未继续追杀仅剩的两名逃逸者,或者说是故意放逃的。

  逃逸者他认识,故意放了两名无虚圣地的人逃离。

  这是牛有道那边交代的,并交代要严格按照牛有道的时间计划来执行,敖丰搞不清牛有道为何要这样做,但还是遵照执行了。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只要不是明摆着的致命危险,牛有道的指令,他执行起来是没二话的。

  不执行也不行,否则不怕他修为高,敢抗命的话,荒泽死地便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何况他知道,荒泽死地还有一个实力强过他的狐族老族长,由不得他不遵命!

  十二颗无量果,他只占了一颗,便造就了今天的他,所以他明白,如今的牛有道,手上掌握的实力很强大。而他如今已没得选择,已选边站在了牛有道这一边。

  ……

  秦度,大罗圣地的老人了,已是白发苍苍,年纪也不小了。

  此时乘坐一只飞禽坐骑,领着两名随从,刚从巡查的某个点归来,返回大罗圣地。

  一道人影从大地而起,很快追上了飞禽坐骑,与之伴飞。

  来人衣袂飘飘,银裳华美,容貌更是明媚,光彩照人,美不可言,只是雍容神态中带着些许淡淡惆怅之意。

  两名随从大惊,惊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不是因为来人的美丽容颜,而是对方能在高空这样伴随飞行,那对方的修为岂不是?可九圣中,他们又未见过这号人物。

  秦度则是瞪大了双眼,可谓满眼的难以置信,喉结耸动一阵,结结巴巴道:“夫…夫人!”

  来者正是狐族老族长银姬,银姬明眸流波,看着他,微微颔首微笑,“老秦,多年未见了。”

  秦度满嘴干涩道:“夫人,真的是你吗?”

  “把这个交给他吧!”银姬拿出了一封信,手指一甩,扔给了对方。

  秦度接到手,看了看手中信,再看对方,发现银姬已骤然转向,向另一个地方快速远去了。

  他目送着,直到人影彻底消失了,才再次看向了手中信,对方所谓的那个“他”,他自然知道是谁。

  “执事,这女人是谁啊?您认识吗?”一名随从问了声。

  秦度神情复杂,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她居然还活着,回头看了看两名随从,警告道:“管好你们的嘴,当做什么都没见到,否则谁都保不了你们。”

  凭他在大罗圣地多年的经验,三人见到了这女人还活着,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是!”两名随从尽管心存疑惑,但还是拱手领命了,只是在心中嘀咕而已。

  加快了速度,抵达大罗圣地后,秦度并未回去向上峰复命,而是直奔大罗圣殿,还带着两名随从。

  不让两名随从离开他的视线,也不让两人跟任何人接触或答话,约束着直接带往了大罗圣殿。

  在大罗圣地多年,能活到现在,他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他也没资格直接闯入圣殿,自然要先行向守卫通报。

  守卫也有些意外,这位竟然要求直接面见圣尊,而且态度强硬,问什么事不肯说,只说必须要见到圣尊本人才能说。

  看出了有要紧事,守卫迅速入内通报,稍候出来,挥手招呼一声,“圣尊让你进去。”

  秦度点头,回头叮嘱两名随从,“你们就在这等着,不许擅离,没有圣尊发话,不许和任何人交谈,明白吗?”

  “是!”两名随从拱手领命,心弦也绷了起来,就凭他们,和人说话,居然要经过圣尊同意才行?

  秦度抬头看天,稳了稳神,方大步进入了圣殿内。

  有人引领他直接到了圣殿后面,见到罗秋正在轩阁内与弟子陆之长下棋。

  见到秦度,平常不苟言笑的罗秋略露笑意,知道这位虽没什么本事,却是个老实本分人,目光回到棋盘上,淡然道:“老秦,什么事非见我不可?”

  秦度看了眼陆之长,对其拱手道:“陆先生,还请暂且回避。”

  “……”捻子在手的陆之长愣怔无语,相当意外,这位虽是大罗圣地的老人,但也没资格这样跟自己说话,可毕竟是当着罗秋的面,不禁看向罗秋的反应。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罗秋也很意外,不过还是偏头示意了一下。

  于是陆之长放下了棋子,起身而去,与秦度擦身而过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坐吧。”罗秋伸手示意了一下对面。

  “不敢!”秦度躬身婉拒。

  罗秋淡笑:“你是圣地老人了,这里也没外人,不要那些个规矩。”对于老实本分人,没什么野心的人,又是效命多年的老人,他算是比较宽待的,平常见到甚至会主动打招呼,令人受宠若惊,也可以说是笼络人心。

  不过见他还是不敢坐,也就不勉强了,“人走了,有什么事说吧。”

  秦度沉声道:“圣尊,属下奉命外出巡查,回来的途中遇见了一人,遇见了夫人!”

  罗秋抬眼,一时没反应过来,“夫人?哪个夫人值得你大惊小怪?”

  秦度一字一句道:“银姬夫人!”

  罗秋瞳孔骤缩,缓缓站了起来,走出棋盘,与之面对面道:“老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属下不敢相信,难以置信,居然会见到已故去的夫人,这是夫人给属下的信……”秦度双手奉上一封书信,躬身着将事发经过详详细细讲了出来。

  听完后的罗秋脸颊紧绷,目光盯在信上,法眼仔细审查了一下,在无量园差点阴沟里翻船的事他还记得。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方接信到手,开了密封,小心着扯出了里面的信件,慢慢打开了。

  入眼看到的是一幅地图,一看便知是荒泽死地的地图,没看懂是什么意思,不过背面明显有字迹。

  翻过来看,行行字迹,这才是信的主要内容,字体字迹他很熟悉。

  而看明信中内容后,罗秋的嘴唇抿上了,信慢慢合上,抬眼,“老秦,你说还有两个人见到了夫人?”

  秦度道:“是!就在殿外,属下将他们一路带了过来,严禁了他们与任何人接触和交流。”

  罗秋:“做的对。那两个人就留在这,你不用管了。你是我信得过的老人,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事你就当做没发生过,我不希望听到什么流言蜚语,明白吗?”

  秦度:“明白。”

  罗秋:“你回去吧。”

  “是!”秦度拱手后退几步,方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