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三八零章 圣罗刹现世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身边没人了,罗秋再次打开了手中信,再次浏览信上内容,脸色渐阴沉了下来,之后将信翻转,审视地图。

    这次终于看懂了地图,上面标示的某个地方,便是让罗芳菲去往碰面的地点。

    银姬信中的大概意思是,想念女儿了,想见见女儿,希望罗秋能网开一面,让她与女儿见上一面,会在画定的地点等女儿,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

    唰!信被他给毁了,呼吸略有急促。

    之前,他只是怀疑银姬还活着,并不能完全确定。

    这回,见到银姬的笔迹,再有秦度的亲眼所见,确认了,银姬果然还活着。

    当年只逼其挖去了竖眼,以为她会死来着,才没有继续下毒手,没想到一时的心慈手软竟留下了后患。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可能让罗芳菲知道自己的母亲是狐族,否则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

    更不会让另八圣知道,否则其他麻烦或成为天下人笑话不说,另八位必然要逼他剿灭狐族,狐族哪是说能剿灭就能剿灭的,可他一旦落了借口在人手上,就会被人不断拿来做文章,后患无穷。

    “银姬啊银姬,为何还要露面!”满脸阴霾的罗秋自言自语着。

    出了圣殿的秦度没有带两名手下离去,让两人继续在这呆着,之后便下山去了。

    他心中也很是惆怅不忍,他能想象到这两名手下会是什么下场,他之前还想保来着,可看到罗秋的态度后,见罗秋要严加保密,便知道这两人活不了了,能放他一马已经算是给面子格外开恩了,哪有他说情的余地。

    不出他所料,两名手下随后就被快速处决了,两人自己都死得莫名其妙,只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人。

    ……

    天都峰缥缈阁,一名执事快步进入殿内,奉上情报,“掌令,万兽门传讯!”

    岳光明去了圣境,暂由这位执事代行其事。

    坐在案后已焦头烂额的霍空满脸的不耐烦,嘿嘿冷笑道:“万兽门的督查人员不是在圣境吗?万兽门也开始凑热闹了?说吧,查出什么了?”

    执事忙道:“掌令,不是督查事务,是万兽门在蝶梦幻界发现了圣罗刹的踪迹!”

    “什么?”霍空骤然站起,一脸惊奇。

    执事再报,把话尽量说清晰了,“万兽门在蝶梦幻界发现了圣罗刹踪迹!”

    霍空一把扯了奏报到手查看,看后,既稀奇,又冷笑,“还真是奇了怪了,这是嫌不够乱还是怎的,连从未露面的圣罗刹也在这个时候跑了出来凑热闹,还真是活见鬼了,总不至于有人能和圣罗刹勾结上吧?”

    拿着奏报琢磨了一阵,说实话,他还真想去看看圣罗刹究竟长什么样,好开开眼界。

    然而万事缠身,无法走脱,只能递还道:“立刻将消息发往圣境,不得有误!”

    “是!”执事领命而去。

    ……

    天蓝圣殿内,拿着密报的蓝道临面色沉冷。

    弟子青九束手静默在旁,密报是他递上来的,齐国玄兵宗督查人员传来的密报,玄兵宗督查人员也是和蓝道临直接联系的,只不过在圣境之外,圣境内的是燕国紫金洞。

    玄兵宗抓到了向诸葛迟通风报信的上线,还抓到了逼死洪运法的幕后上线,洪运法的事似乎又牵涉到了蓝明,玄兵宗不知该如何处置,不知是不是要继续深挖下去,紧急上报给了这边。

    事情不知真假,但估计有假的可能性不大,青九静默在那暗暗感叹,没想到洪运法的死也是蓝明干的,师尊这个儿子背地里还不知干了多少好事,估计要把师尊给气得够呛!

    连亲生儿子都不可靠了,搞得他们这些做徒弟的处境很尴尬啊!

    他现在也搞不清究竟是谁在搞鬼,最近的各派督查人员查办的效果很给力,屡建奇功,搞得缥缈阁上下人心惶惶。

    殊不知玄兵宗也很无奈啊,不知被谁送上门的两条线索,一查,居然查到了蓝明的头上,进退两难,只能是上报!

    “孽子!”蓝道临忽沉沉一声,密报在手中慢慢的狠狠的揉成了团,问:“其他人不知道吧?”

    青九迟疑道:“玄兵宗应该知晓分寸,想必不敢乱说!”

    蓝道临徐徐道:“也就是说,顺着这条线继续挖下去,有可能找到那孽子的下落?”

    “应该可能!”青九弱弱回了句,也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

    他估计师尊不想让蓝明落在别人手上,搞不好要亲自出马了。

    原因很简单,最近的缥缈阁就像漏风的筛子,这事瞒怕是瞒不住了,何况还是玄兵宗捡来的线索,哪有这么好的事。而瞒不住就必然要查,可要查的话就不得不考虑一点,诸葛迟很有可能和蓝明在一块,这不是谁都能收拾的了的。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会惊动九圣中的其他人动手,之前八圣瞒着这边动手就是前车之鉴。

    师尊哪能让别人介入,哪怕要清理门户,也得是自己亲自处决,落在其他人手上不说会不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至少落网后令师尊颜面无光的情形不该出现,死也要死得干脆些,哪能被别人利用来羞辱这边。

    至少蓝道临的儿子,不该出现怕死求饶的样子给别人欣赏!

    “你看好家,我亲自走一趟,看看情况!”扔下话的蓝道临一闪而去,果然亲自出马了。

    ……

    “师尊,人来了。”

    无虚圣殿,司少东将两名战战兢兢的无虚圣地人员带到,正是之前从敖丰手下侥幸逃过一劫的两人。

    “参见圣尊!”二人恭恭敬敬行礼。

    督无虚缓缓转身,审视着二人,“你二人确认那人是叶念的弟子敖丰?”

    一人道:“回圣尊,不会有错,我们都认识,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另一人连连点头附和。

    督无虚:“你们说敖丰的修为可能突破到了元婴期?”

    那人紧张回道:“应该不会有错,实力太强悍了,我们四散而逃,他横空四处追杀……”将事发时的情形详细说了遍。

    听完详报,督无虚负手来回踱步。

    无量园之前休假失踪后的徒孙敖丰居然突破到了元婴期?而看守无量园的徒弟叶念也失踪了!

    也就是说,无量园被盗的十二颗无量果,这师徒两个很可能都有份,难怪都失踪了!

    督无虚内心是愤怒的,涌起巨大的被欺骗感,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怎么都没想到,无量果被盗竟和自己弟子有关!

    震怒之余也头疼,之前针对诸葛迟的事情挑起无边阁之变的人可是他,回头叶念师徒的事爆出来的话,他免不了有贼喊捉贼、嫁祸转移目标、掩饰自己的嫌疑。

    别人不说,蓝道临吃了那亏之前是理亏没办法,一旦出了这事,蓝道临肯定会死咬不放报那一箭之仇!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首要的是找人!

    回头立刻命人秘密执行搜捕,他自己也亲自出马了,赶赴事发之地查看打斗痕迹,有些事情毕竟还是要自己亲自确认了一下才行,不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自己就是元婴期高手,从打斗痕迹上能看出是不是真的有元婴期修士出手了。

    另外,按理说,被发现了踪迹后的敖丰是不太可能再继续逗留原地的,但也要防范敖丰玩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那套把戏!

    ……

    “确定?”

    无双圣殿,纱幔后方浴池氤氲中泡着的吕无双回头发问,明眸略放光。

    纱幔外面的弟子安游儿道:“应该不会有误,妖魔岭那边传来消息说,那个冯官儿留下信走了,说是要去找罗照。魔宫那边略有骚动,他们估计袁罡之后的失踪应该是去找冯官儿了。”

    吕无双琢磨了一阵,忽讥笑道:“为那么个女人,为别人的老婆,竟要死要活的连性命都不顾,那位还真是个痴情种!”

    之后不再多言,迅速清洗了一下身子,更衣整装露面后,清新脱俗,款款而行之际,叮嘱了一句,“看好家!”

    人出无双圣殿,忽掠空而去,快速消失在了远空。

    ……

    “圣罗刹?”

    大元圣地,歌声悦耳,舞姿曼妙,躺椅上咬着瓜果流汁的元色拿着奏报啧啧惊奇,“居然现身了。传言这个圣罗刹就住在商颂行宫,找到了这个圣罗刹,也就能找到商颂行宫。”

    元妃在旁好奇道:“商颂行宫中有什么?”

    元色呵呵道:“正因为不知道有什么,所以才想找到看看。当年的天下第一人,那可是能破碎虚空的人物,你想想,那是何等的修为境界,真正神仙般的人物,遗址中有什么很值得期待啊!目前有迹象可找的商颂遗址,也只剩这地了。”

    元妃颔首:“如此说来,的确是值得期待。”

    元色肥胖身躯爬了起来,“通过缥缈阁上报的,那些个家伙应该也得到消息了。看好家,我得去看看,万一有什么宝贝可不能被那几个家伙给捷足先登了!”

    “是,你放心。”元妃媚笑点头。

    嗖!元色身化虚影从一群歌舞伎上空而去,四周垂挂的纱幔飘舞荡动。

    元色一走,元妃转身看向一群穿着暴露的女人,眼中闪过不快,喝道:“还扭什么扭,恶心,滚!”

    歌舞立刻停下了,众女皆快快退场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