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八五章 废墟
  纠缠的蝶罗刹太多,且越来越多,已经看不清四周情况,听到召唤的乌常、雪婆婆和牧连泽正扫清障碍赶来,意图照元色所言联手灭了圣罗刹再说。

  然轰开碍眼乱飞的蝶罗刹,见到坏了一只眼的元色后,皆吃惊不小。

  九圣各有所长,他们在曾经的角力中都是和元色交过手的,别看元色体态不堪,却也是个打不死,一身肥肉极为抗揍,八圣联手也难制住,令人无可奈何,不想今日竟被弄瞎了一只眼。

  挥手扫开四周纠缠的元色,独眼看到三人来临后,独目中怨色闪烁,突轰开上方扑下的蝶罗刹,冲天而起,凭着一身的让人无可奈何,横冲直撞,竟不管不顾地就此脱身而去。

  对他来说,此时身体状态已是不佳,最危险的不是此间的蝶罗刹,而是同伙前来的一群人。

  剩下的三人不断轰开打死围攻的蝶罗刹之际,环顾四周,已不见圣罗刹踪影,不知去了哪,深知目前的罗刹狂潮下,再想找到有点难了。

  察觉到元色已脱身而去,三人连商量都不需要,就做出了同样的反应,纷纷猛烈出手,轰开纠缠脱身。

  然就在这时,圣罗刹骤然现身,从密密麻麻阻拦的蝶罗刹中杀出,拦下了牧连泽,与之轰轰烈烈交手。

  听出动静的乌常和雪婆婆立刻返转,杀出一条血路冲来,欲联手解决掉圣罗刹。

  交手中的圣罗刹一见二人出现,迅速闪身后退,又没入了如潮水拥挤而来的蝶罗刹中。

  三人狂轰滥杀,随便一出手就是几十上百只的蝶罗刹坠落,欲分开阻挠追杀。

  可哪还能见到圣罗刹的影子,到处是飞行的动静,无法用听声辨位的察觉力判断出圣罗刹的去向。只要圣罗刹往罗刹群中一躲,是上飞了,还是下行了,或是左闪右躲了,纷乱嘈杂遮眼中根本无从锁定目标。

  不管三人怎么横冲乱闯,仿佛永远身处在无尽的罗刹潮中,无法想象到底有多少的蝶罗刹聚集在了此地,这就有点像是乌常施展的“无边魔域”,而这里就是罗刹之域。

  三人深知,再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修为再高,也经不起这样无止境的不断且不停的法力消耗,一旦法力不济,搞不好要死在这群不在他们眼中的妖精手中。

  和人不一样,也许天下修士一起联手这般,他们九圣也要吃不消,可人有私心杂念,有畏惧,不会人人不怕死与他们死拼到底。

  见已经失去了解决圣罗刹的机会,三人不再纠缠,也没了再耗下去的意义,开始突围离去。

  然这个时候圣罗刹又现身了,又再次出手攻击牧连泽,又将牧连泽给拦下了。

  一听打斗动静,乌常和雪婆婆再次轰开阻碍前往联手,结果二人一现身,圣罗刹再次隐没在了罗刹群中,又消失了。

  当突围再次受阻,牧连泽再次被圣罗刹拦下,这次的乌常竟轰开阻碍,直奔雪婆婆,见之喊了声,“再试最后一次!”

  雪婆婆点头,遂与之联手轰杀返回。

  可就在这时,挥手轰开纷飞纠缠的乌常突然出手,一记雄浑巨大掌影而出,魔焰灭生掌悍然袭向雪婆婆。

  咣!反应不及的雪婆婆仓惶横杖反击,震的一口蓝色鲜血狂喷而出,人亦震的坠落进了蝶罗刹潮水中被淹没。

  “乌常!”雪婆婆厉声悲吼。

  面无表情的乌常转身狂轰,一路轰杀而去!

  他自认凭自己的实力难以杀掉雪婆婆,遂帮蝶罗刹一把,看蝶罗刹有没有那个福气。

  明显的,圣罗刹不袭击其他人,只攻击三人中的牧连泽,似乎卯上了牧连泽不放,他再重创一个雪婆婆,留下两个给圣罗刹解决,应该足够他从容脱身。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原因。

  长孙弥已毙命,若是牧连泽和雪婆婆也死在了这里,就算没能有机会寻宝商颂行宫,没能有机会杀掉圣罗刹,九圣中多死些在此也是好事。

  圣罗刹的深浅已试出,就算离开了蝶梦幻界,到了外界也难产生多大的威胁。

  面对无休无止的纠缠,牧连泽脱身的速度本就受到了阻碍,再加上圣罗刹的阻挠,自己又无法将圣罗刹给痛快解决掉,他感觉自己已陷入了泥涝之中,难以自拔。

  又见乌常和雪婆婆不再现身相助,立刻意识到了,凭自己多年和这些个交往的经验也能想象到,自己怕是成了其他人用来迟滞圣罗刹的脱身之物。

  面对这无休止且不绝的无数蝶罗刹的纠缠,牧连泽内心涌现惶恐,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死亡逼近的恐惧感。

  他看到了圣罗刹眼中冒出的冷漠和杀机!

  圣罗刹为何会死缠着自己不放,他猜到了原因,自己折断了圣罗刹的双翅,把对方给得罪到家了,圣罗刹已死死盯上了他,圣罗刹可以不管其他人,但绝不会放过他!

  孤立无援,又无法脱身,那种绝望感令与圣罗刹交手的他施法怒吼,“乌常,老妖婆!”

  没有回应,没有乌常和雪婆婆的任何回应,后悔,无尽的悔恨,悔不该自大来此!

  悔不该贪心,不该贪心商颂行宫,一时贪念竟让自己陷入了绝境!

  遭受重创的雪婆婆哪里还有闲心顾上他,她可没有元色那抗揍的本事,乌常偷袭之下,害得她差点应付不急被蜂拥而来的蝶罗刹给活撕了,已是披头散发,衣衫给撕的破破烂烂。

  狼狈不堪的朝地面而去,没有从空中逃逸,伤的有点重,面对无边无际的罗刹狂潮,加之圣罗刹的存在,她必须要寻找最稳妥的脱身之道。

  落在地面的厮杀中,终于找到了那条之前在空中看到的河流,跳入河中,法杖击水,巨大的水柱冲天,瞬间凝结成冰柱,将一群扑来的蝶罗刹给冰封在了冰柱中。

  雪婆婆自身没入冰中,化作一道蓝光遁水流而去。

  砰!冰柱崩裂,一群血罗刹振翅崩裂了冰封,在河流上快速追寻,已不见雪婆婆踪迹。

  空中,疯狂突围的乌常终于从无边无际的罗刹狂潮中杀出,却见远方还有源源不断的蝶罗刹飞来,向此地云集。

  乌常加速掠空而去,没了阻碍的他,飞行速度不是一群追杀的蝶罗刹能比的。

  后方成群的蝶罗刹在追杀他,前方还有蝶罗刹不断升空拦截,都被他从高空之上一闪而过,将不断升空拦截的蝶罗刹给抛之身后。

  无数流光如光幕流云追来,又似巍巍山岳推来,穷追不放,不时回头看的乌常也是头次在蝶梦幻界见到如此壮观景象……

  面对圣罗刹和无数蝶罗刹无休止的纠缠,无法摆脱的牧连泽法力疲耗之下终究是走上了末路。

  衣衫褴褛,浑身爪痕的牧连泽看了看贯穿自己心窝的利爪,面露惨笑,“我一世纵横,不想竟栽在了这里!”

  圣罗刹不懂他说什么,也不想知道他在说什么,啪!另一爪插进了他的面门,人一拉来,獠牙血口一张,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汩汩吸食着他体内的血水。

  松开嘴后,圣罗刹一把拧下了手中的脑袋,双手一抛,尸首两地飞离。

  一群蝶罗刹追上尸首抢夺撕扯,将尸首撕扯成了碎片。

  四周找不到了追杀围攻目标,数不清的蝶罗刹四处飞舞,轰轰烈烈的气势渐消。

  双翅无力耷拉在后背的圣罗刹,眺望入侵者逃离的方向,浮空而立,没有去追,也没有了力量再去追,面部银纹逐渐黯淡了下来,整个人忽摇摇欲坠,两眼无力一闭,忽从空中掉落。

  遭受五圣的连续攻击,伤的太重了,若非支撑不住了,圣罗刹会自己来应对,不会牺牲这么多同族来拼杀,它也是面对残酷现实没了办法……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牛有道三人已经躲入了地下,没办法,蝶罗刹太多了,多到将宫城都给拥挤了,屋里已经无法藏身了,继续呆在屋里肯定要被蝶罗刹给发现,只好往地下躲。

  躲了一阵后,察觉到上面似乎没了动静,云姬先上去探了探,之后返回告知:“外面大部分的蝶罗刹似乎都走远了。”

  是走远了,蜂拥着追杀入侵者去了。

  三人这才从地面钻出,鬼鬼祟祟地在一片废墟中冒头,因为空中还不时有蝶罗刹飞过。

  而整座宫城基本上都变成了废墟,之前的蝶罗刹太多了,宫城内的建筑经不起如此庞大规模的罗刹狂潮冲击,尽管蝶罗刹不是有心毁之,可还是毁了。

  四周只剩厚实的围城还在,围城之内只剩残垣断壁,唯一完整屹立的,是那座金属打造的圆柱形大殿,那座封印了圣罗刹数百年的金属建筑还在,在废墟中异常突兀。

  空中虽不时有蝶罗刹飞过,可较比之前,已经是很安静了。

  那座被圣罗刹击打出的深坑旁,长孙弥现出原形的尸体已被刨出,已被撕了个粉身碎骨。

  四处观察的三人,也不知圣罗刹与五圣的厮杀究竟怎样了,不说已经打远去了,就算在现场,充斥的蝶罗刹太多,不敢露面的三人怕是也没机会看清经过如何。

  “看!”云姬忽警醒一声。

  牛有道和西海堂顺她所指方向看去,只见远处流萤飞舞般的光幕正浩浩荡荡向这边来。

  ps:快过年了,调整了一下作息时间。今天预估有四章,至少鼓起的精气神是这样打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