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九二章 我给你们的路才是最好的路!
  的确已经安排好了,不过现在进出不方便了,圣境出入口管控较严,莎如来是借着押送缥缈阁人犯把两人给弄进去的,也就是押送牧连泽和长孙弥的缥缈阁嫡系人员。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其实莎如来是不建议现在进圣境的,有什么事传讯不行么?何况现在连传递消息进出都不方便了,需要人默记密信的密码进出后再背写出来才行。可牛有道说有要紧事安排,必须得进去一趟。

  不得已,莎如来只好想尽了办法,这还是他趁着之前圣境出入口进出人员调整时为了便于传讯提前安插了自己人,在此时行了方便才把牛有道二人给顺利弄进去。

  至于出去时,还要牛有道外面的人配合,放出一个督查人员查到的事关大罗圣地某人的线索,莎如来好从罗秋那得到授命离去,才好方便抗拒严格搜查把牛有道给带出去。

  过关时,火凤凰不是一般的紧张,但总算是进了她从未涉足过的圣境之内。

  圣境对她来说,是无比的高高在上之地。

  牛有道和火凤凰顺利脱身后,赶往了指定的地点,有狐族人员接应,所用飞禽坐骑也是牛有道以前留下的。

  一行顺利抵达荒泽死地后,进入了狐族的某处地宫内。

  银姬和黑云皆闻讯来迎,见面一番客套免不了。

  发现牛有道还带了一个陌生女人来,黑云对火凤凰抬了抬下巴,“什么人?”

  牛有道笑言:“昆林树的夫人,今后怕是要安置在这了。对了,劳烦请昆林树来一下。”

  黑云看了看银姬的意思,见其没有反对,当即对一旁的长老点头示意。

  火凤凰双手十指纠结在了一起,要见到丈夫,内心有些激动。

  牛有道看到了,只是微微一笑,没多说什么,也没有为火凤凰介绍银姬和黑云,让火凤凰自己以后慢慢了解。

  昆林树出现的很快,听说火凤凰来了,从地宫深处快闪而出,见人便唤了声,“师妹!”

  “师兄!”火凤凰惊喜万分,飞奔而去,相拥不放。

  银姬似乎很喜欢看这种场面,露出笑容看着。

  牛有道咳嗽一声,引她回头看来后,说道:“有件事难以启齿,也不瞒老族长,此来是有求于老族长的。”

  银姬不解,“何事?”

  牛有道:“狐族手上还有一颗果子,此来,是想向老族长讨要那颗果子的。”

  银姬笑了,“拿去便是,我当初说了,让你留着,你却偏要给我。”

  牛有道拱手:“老族长的好意先谢过,不过话还是要说清楚的,银蝶儿已经和九圣交过手了……”他把蝶梦幻界内发生的事情说了遍。

  听说长孙弥和牧连泽死了,一旁久别重逢细语的夫妻二人一起回头看来,尤其是昆林树十分惊讶。

  火凤凰虽然知道了二圣的死讯,却不知内幕,此时听闻亦吃惊不小。

  狐族黑云和一干长老闻听后则是振奋不已,黑云更是一声喝:“死得好!”

  银姬虽也高兴,不过却皱起了眉头,“连银蝶儿也不是九圣对手么?”

  她没黑云那么嘴贱,非要骂九圣为九狗不可。

  牛有道:“单打独斗,论实力应该不弱于九圣,但吃亏在不擅长变通,她那种状况下,咱们也没办法与她沟通。在幻界内,有无数蝶罗刹相助,她还能应对,一旦出了幻界,她不太可能是九圣的对手。而经由此事后,剩下的七圣也不太可能再进蝶梦幻界。”

  银姬略点头,又疑惑,“和你要果子有何关系?”

  牛有道:“前番听了老族长的话,我本对银蝶儿有些信心,但事实证明九圣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在无人能克制的情况下,仅靠一些手段,很难扳倒他们,靠暗算怕是不行了。老族长,仅靠手段不行了,恐怕还得做一些硬碰硬的准备!”

  银姬:“你的意思是希望与之对抗的元婴期修士能多一点?”

  牛有道:“不错!原本我认为多一两个少一两个影响不大,可现在看来,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只怕是多一两个才能多一些胜算。”忽回头看向旁听的昆林树,“若是让你突破到元婴境界,你可敢与九圣一战?”

  昆林树凝噎无语,刚才哪怕这里说到‘果子’的字眼,他也没及时反应到无量果头上去,“道爷,我怎么可能突破到元婴境界?”

  牛有道掷地有声道:“给你一颗无量果!”

  “……”昆林树再次无语,这里有无量果?

  火凤凰却紧张了,能得无量果自然是好事,可让师兄跟九圣拼命,那还有命吗?下意识牵了昆林树的手,捏了捏。

  牛有道:“你怕了?”

  昆林树:“并非害怕,只是怕自己实力不济!”

  牛有道:“我身边不是没有其他人,知不知道我为何要将狐族仅剩的一颗无量果给你?”

  昆林树慢慢摇头:“不知!”

  牛有道:“因为你是天火教数代以来唯一练成了《天火无极术》之人,奇功**再配以修为,应该不是废物。你可知乌常,他突破到元婴后能与另外八圣抗衡,你难道就不想试试看?你也是有血性的人,难道就不渴望有与九圣一战的机会?”

  火凤凰看出了对方在拿话激将,突然出声道:“道爷,他连你都不是对手,又怎么可能是九圣的对手。”

  牛有道:“火凤凰,我选他是有原因的。我不妨挑明了,金丹境界内,论实力,恐怕还没人是我对手,能有实力与我一战的人,绝对算得上是丹榜顶尖的高手。”

  “你没必要小看自己的丈夫,他之所以一出山就再次败在我手上,是因为他挑错了挑战的对象。我也可以告诉你,如今的丹榜第一高手颜宝如,她不是你丈夫的对手,因为我和颜宝如交过手,她也是我手下败将!”

  “火凤凰,你丈夫若在外,足以挑战丹榜第一高手的地位!”

  一旁的银姬略露笑意,倒不认为牛有道在吹牛,商颂的徒弟,说昆林树挑错了挑战的对象完全有那资格。

  更何况她对牛有道出手过,能挡住她一击的人,说金丹境界内没有对手,言符其实,不算夸张。

  不过多少有些奇怪,“你还要多久才能突破到元婴境界?”

  牛有道:“应该不超过两年。”

  银姬越发奇怪了,“凭你的对战实力,只要你突破到了元婴境界,肯定不会比乌常新晋元婴时差,别说现在的七圣,就算是九圣齐全,应该也很难把你给怎么样,两年时间不长,为何不能再隐忍隐忍?”

  牛有道:“我假死脱身,就是想隐忍来着,其他种种只是以防万一的布局,谁知无量果树提前开花,天不遂人愿,彻底打乱了我的节奏。如今我在修行界搞出种种事情,就是想迟滞七圣的动作,可现如今的情况看来,七圣不愧是久经风浪的人,我搞出的那些纷乱,他们七个居然在坐视,显然是要稳步推进他们的意图。”

  “照这进度下去,两年?恐怕是等不及两年了。”

  “我一人还好说,我手上有足够的资源,躲起来躲两年的话,他们未必能找到我。”

  “可其他人怎么办?我身边有太多人卷入了其中,届时受牵连的人将会是尸山血海。”

  “老族长,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你让我如何能独善其身不顾那么多人的死活?有些事情必须要未雨绸缪先做准备,事来时方能从容应对,您说是不是?”

  银姬微微点头,明白了。

  牛有道忽又看向昆林树,“你也算是个有血性的男人,想独善其身不成?你若真有这想法,那我当初费尽心思招揽你,还真是看错了人。你们夫妻扪心自问,我可有真把你们夫妻当成过仆人,难道我身边还会缺两个打杂的废物不成?”

  昆林树嘴唇紧绷,能察觉到师妹又用力捏了捏自己的手。

  牛有道目光在两人牵手上瞥了下,又定格在火凤凰的脸上,“火凤凰,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在七圣的眼中,你丈夫早就是个死人,除非他一辈子躲着不见人,否则只要露面,七圣就必然要拿下他!躲了这么久,牵涉到我,又牵涉到狐族,落在七圣手上,你丈夫能平安无事才怪了,你们夫妻都会是同样的下场,不死也得脱层皮!”

  “你丈夫若不跟我们同心,我们也绝不为难,但我们这里绝不容身怀二心之人,你夫妻二人可就此离去,今后你们夫妻的死活我们不会再过问。不过这里是圣境,你们能不能从容自在,你们心里应该清楚。”

  “而你丈夫只要用了无量果,就是七圣的仇人,除非打败他们,否则七圣是容不下他的。”

  “你们还有选择吗?昆林树,火凤凰,你们夫妻没得选择,我给你们的路才是最好的路!”

  火凤凰银牙咬唇,低头不语。

  牛有道突然喝道:“昆林树,是带着你妻子去躲躲藏藏逃命,还是跟我们一起去拼命,现在就给我答复!”

  昆林树慢慢抽手,手从火凤凰手中抽了出来,苦笑道:“道爷,我从命便是。只是,你没必要把我师妹也给带进来冒险。”

  牛有道淡定道:“我一片好心,冒险让你们夫妻团聚,还赠送无量果,当领情才是。”

  PS:今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