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九三章 元色,药谷求医
  这话,银姬略莞尔摇头。

  牛有道瞥到她的反应,下一句话就送给了她,“老族长,若是让你和罗秋对上,让你杀了罗秋,你能做到吗?”

  银姬顿时笑不出来了。

  所有人,黑云等狐族的目光皆瞬间盯在了她的脸上,都在关注她的反应。

  牛有道逼问:“老族长,现在可以犹豫,倘若真到了生死一搏的关头,你这般犹豫会害死大家的。若不愿,还请明说,大家就不做你的指望了。”

  银姬:“我的实力杀不了他。”

  牛有道:“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对他下杀手。”

  银姬回头左右,见狐族都盯着自己,脸上略有苦涩浮现,点头:“能除掉九圣还我狐族自由,我自然是愿意。”

  “好!”牛有道就此打住,“劳烦老族长将莎如来保存在此的那颗果子也给我,我顺带一起给他。”

  稍候,银姬亲自取来了一只匣子,递给了牛有道。

  牛有道打开匣子查看,立有红光从匣内冒出,探手取出一颗无量果,顺手直接扔给了昆林树,“给!”又顺手合上了匣子。

  双手捧着发光果子的昆林树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无量果?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得到这等宝物,好像还是被人给逼着要似的。

  一旁的火凤凰神情复杂地看着师兄,不知是该不该为师兄感到高兴。

  二人心情如何,牛有道未理会,之后又去见了紫金洞遗留在此的二人,秦观和柯定杰,对二人进行了一番安抚,命二人在此安心修炼。

  他也没有在此久留,因和莎如来约好了见面时间。

  离开时,狐族再次派了人相送,将牛有道送达目的地后,狐族送行人员自行返回。

  碰面的地方还是老地方,以前经常与莎如来见面的那座峡谷内。

  牛有道先到的,等了小半天后,蒙在黑斗篷里的莎如来才匆匆来到。

  “来迟了,有点事耽误了。”莎如来稍微解释了一下。

  牛有道:“无妨。给!”掏出一只匣子递予。

  莎如来不解,“什么东西?”

  牛有道:“无量果,我顺便从狐族那边帮你带来了。我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突破元婴期的事,你要抓紧了。”

  莎如来略默,没有去接那只匣子,思索了一阵后,反倒说,“等等。”说罢闪身而去。

  牛有道目送,狐疑,不知什么意思。

  没等一会儿,莎如来返回了,同时还带来了一人,正是他的心腹手下王尊。

  牛有道略皱眉,莎如来指着王尊道:“给你介绍一下,王尊,也是幻丽的亲舅舅。”

  “亲舅舅?”牛有道错愕。

  “没错。”莎如来颔首,指了指对方手中的匣子,“这个,给他吧。”

  “啊?”牛有道惊讶,确认一声,“给他?你确定?”

  莎如来伸手拿了匣子到手,转而递给了王尊,“给你了。”

  王尊亦满脸的不解,不知什么东西,尝试着打开了匣子查看,结果匣子一开立有红光冒出,惊的他又迅速合上了,心惊肉跳地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先生,这是?”

  莎如来:“无量果,给你用了。”

  “这…”王尊是既兴奋又心惊,看看莎如来,又看看牛有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而牛有道则一直在盯着莎如来的反应,此时终于忍不住道:“莎先生,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这可是最后一颗剩余的果子了,错过了这次的机会,恐怕就再难有机会了。就算再有,估计也要等到六十年后了。”

  也不全然是最后一颗,至少他手上还有一颗,不过那颗他是留给自己用的,不会给别人。

  闻听此言,略犹豫的王尊忽将匣子推给了莎如来,“先生,这东西我承受不起,还是你留着用吧。”

  莎如来单掌推回,对牛有道说:“我这样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你说了,我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可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接连出这么大的事,罗秋瞪大了眼睛,高度警惕着一切,我根本不可能闭关一个多月不露面。我若引起了什么怀疑,你和圣境内的联系就要中断了。王尊不一样,他消失一段时间我有办法安排。”

  牛有道不语,闷了好一阵后,再次问:“你确定要这样做?”

  莎如来脸上神色有某种煎熬感,“我要给我女儿一个交代,要给我死去的妻子一个交代,也要给罗秋一个交代。”

  牛有道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最终默默点头,“东西既然给了你,怎么处置是你的事。”

  看向对方的目光中多少透着些许欣赏,不为别的,就凭对方能拒绝无量果的诱惑,就值得欣赏。

  莎如来:“王尊值得信任,你们可以单独建立一条联系渠道,以防万一。”

  牛有道点头,就凭王尊刚才能拒绝无量果。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元色的一只眼睛瞎了。”莎如来告知了一个新的情况。

  ……

  茫茫大海深处,一座火山岛,山上白雪皑皑,山下沟谷中却是四季如春。

  此地正是所谓的药谷,鬼医潜修之地。

  一张躺椅上,元色静躺,元妃守候在旁,紧盯着鬼医的一举一动。

  鬼医俯身揭开了元色一只眼睛上的眼罩,施法检查那只眼睑已经凹陷了进去的眼眶,发现那只眼球已经没了。

  仔细检查一阵后,鬼医小心翼翼重新帮元色盖好眼罩。

  元色独眼瞅了瞅他,“黑离,能给我治好吗?”

  鬼医迟疑着摇头道:“眼球已经没了,我也束手无策。”

  一旁的元妃喝道:“胡说!以为我不知道不成,你这药谷,没少干过修复身体残缺的事,据我所知,就曾治愈过双眼皆瞎之人。黑离,我警告你,圣尊们之所以容你,是看你还有点用处,提供这么个与世无争的地方给你,也是希望你与世无争,不是让你仗着医术跑出去兴风作浪的!上次跑出去擅自干涉诸国之事,还没找你算账呢!”

  “诶!”元色抬手阻止了一下,乐呵呵道:“黑离这样说,想必有这样说的原因,听人家把话说完也不迟。黑离,我既然来了,你就给我个‘束手无策’的说法,似乎说不过去吧?”

  鬼医略欠身,“圣尊,这眼球不是地里的菜,让它重新长出来,我也没那本事。刚才圣妃说修复身体残缺倒是说到了点上,若只是修复,我倒是可以做到,可修复的东西毕竟不如原本的好用,想修复到和原来一模一样更是不太可能。换了其他人,我大可以照常修复,可圣尊的圣体,我实在是不敢妄动!”

  元色略皱眉,“不能修复到和原来一模一样?”

  鬼医:“多少还是有点差距的。说白了,就是要挖取别人的眼睛填补给圣尊,我刚才检查圣尊的肉身,发现圣尊肉身强度远超常人,这一般人的眼睛放在圣尊身上,一旦圣尊动用强大修为,修补上的眼睛怕是承受不住啊!”

  元色:“凭你的医术,难道就没有其他完美些的解决办法?”

  鬼医:“办法也不是没有,按理来说,圣尊自己应该就能解决才是。”

  元色哦了声,“说来听听。”

  鬼医:“我听说无量果就能重塑肉身,圣尊为何不动用无量果,反而用我这拙术?”

  元色独眼翻白,无量果?他倒是想用无量果,九圣留下一颗果树没有摧毁,就是存了以防万一的准备,就是留来备用的,可无量果被人给偷了。

  三十年了,被偷的无量果恐怕早就进了人肚子,现在让他到哪找去。

  同样的道理,九圣留着鬼医其实也没什么用处,只是留着以防万一而已。

  “你好像也没那么老实,外面好像也有些眼线,无量果被盗之事闹那么大的动静,你不会不知道吧?”元色问了句。

  鬼医略欠身,“听说是听说了,我也不知道真假。”

  元色没跟他继续啰嗦无量果,琢磨一阵后,问道:“若是换一只眼睛,我施法时控制住法力,不让法力伤害到那只眼,是否就能正常使用了?”

  鬼医:“若圣尊能小心控制,应该是可以的,起码能正常视物,双眼外观上肯定也比一只眼睛好看。”

  元色双手拍了拍躺椅扶手,做出了决定,“那就这样办,先给我换一只先用着。”

  鬼医欠身,“遵命!”

  元色:“那你看什么时候合适?”

  遇上了这种事,身为病人,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是圣尊,态度上都显得比较虚心。

  鬼医:“这个不一定,我也无法给出确切时间。”

  元妃顿时沉声道:“黑离,你胆子不小,鬼医的威风耍到圣尊面前来了!”

  元色再次抬手阻止,“你不要多话,听人家把话说完。”独眼盯向鬼医,“说吧,时间无法确定是几个意思?”

  元妃撇了撇嘴不吭声了,冷冷盯着鬼医。

  鬼医:“圣尊,整颗的眼球置换,不是什么人的眼睛都能用的,人跟人的身体是有先天差异的。换句话说,不是什么人的血脉都能彼此相融的,需要挑选,而且是精心挑选,要挑选出与圣尊肉身不会出现排斥反应的才行,否则用不了不说,还会给圣尊肉身带来巨大痛苦,到时候圣尊岂能放过我,这也有违我行医的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