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九四章 拥立
  “你听听,不懂就别瞎说,看病治病,人家比你懂行。”元色转头批评了元妃一句,之后又对鬼医乐呵呵道:“黑离呀,那这事你就尽快去办吧,有什么需要和协助的,可以直接和元妃联系。”

  鬼医欠身遵命,“是!”

  元色沉重身躯从躺椅上爬了起来,又对鬼医笑眯眯道:“事先让你把药谷的人给支开,你知道我的用意吧?”

  鬼医:“明白,这事不会让其他圣尊的人知道。”

  “好,我等你消息,尽快!”元色拍了拍鬼医肩膀,一个闪身而去。

  ……

  夜幕下的齐国皇宫,天火教掌门宇文烟、玄兵宗掌门北玄、大丘门掌门三千里联袂直闯寝宫。

  寝宫外徘徊的大内总管步寻忽抬头看,见三人来到,赶紧迎去,“见过三位掌门。”

  宇文烟沉声道:“陛下怎么样了?”

  步寻挤出笑脸道:“只是过度劳累,休息一晚就没事了。”

  三位掌门相视一眼,这已经是齐皇昊云图第三次突然晕倒了。

  也能理解,面对外敌,加之内部人心惶惶,屡有不轨迹象呈现,如今的齐国就像是一艘负担过重的大船在惊涛骇浪中跌宕起伏,随时有沉没的危险。内外交困,昊云图的压力很大,已有些不堪重负。

  见三人要继续闯入,步寻下意识阻拦了一下。

  “嗯?”北玄鼻腔内发出威严质疑声。

  步寻忙道:“陛下已经歇下了,不宜打扰。”

  三千里冷冷道:“让开!”

  步寻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乖乖让路了。

  三位掌门直接闯入了寝居殿内,直接拨开珠帘进了里间,走到了昊云图的榻前。

  昏昏沉沉的昊云图隐约听到脚步声,神经一直绷着的他,第一时间睁眼,见到这三人,忙支撑双臂而起,很是费力。

  跟入的步寻忙伸手将其扶靠在靠背上。

  “三位掌门来了。”昊云图尽量让自己吐字清晰,尽量装作轻松一些,脸上挤出笑容。

  宇文烟俯身,抓了昊云图的脉搏施法检查。

  昊云图无法回避,强颜欢笑道:“朕没什么,只是有点累。”

  检查完的宇文烟靠边了,没吭声。

  接着,北玄又上手检查了一下。

  轮到三千里检查时,外面突传来一声高呼,“报,军情疾报!”

  昊云图一惊,大晚上的来了军情疾报?当即喝道:“传!”

  宇文烟三人暂时退开到了一旁,步寻快步而出,不一会儿捧来一份奏报,对于是否要递给,他明显有些犹豫。

  昊云图伸手索要,“拿来!”

  步寻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奉上了。

  倚靠在榻上的昊云图双手扯开奏报,看过奏报内容后,突两眼怒瞪,厉喝一声,“逆贼!”

  呼吸猛然急促起来,两手抖动了一阵,忽两眼翻白,脑袋一偏,双手一耷拉,又昏厥了过去。

  “陛下!”步寻惊呼。

  三千里上前,一把将步寻扯开,亲自上手检查后,迅速施法为昊云图梳理气息。

  气息顺畅后,略睁开眼的昊云图又陷入了激动情绪,“逆贼…逆贼…”

  三千里一指点在了昊云图的脖子上,令昊云图昏睡了过去。

  之后对步寻解释道:“让他静心睡一睡,否则一直心神不安的话,他的身体根本吃不消。”

  步寻应了声:“是!”

  三千里顺手拿了奏报起身查看,宇文烟和北玄左右凑近了一起查看。

  步寻将昏睡中的昊云图给放平躺了。

  奏报上说,大将军顾远达杀了监军,改旗易帜,举了晋国旗号,反了!

  原本负责镇守国内的三十万大军,已经朝京城方向杀来了!

  “狗东西,三大派的随军修士干什么吃的?”三千里恨恨一声。

  北玄沉声道:“还用说么,顾远达敢反,必然是得到了外应的支持,里应外合之下,我三派弟子怕是已经遇难了!”

  宇文烟:“现在说这些没用,当想办法应对。”

  三人陆续回头,看了眼榻上昏睡的昊云图,一起离开了寝居殿内。

  皓月下,三人走进了一座亭内,北玄忽道:“昊云图年纪大了,已经是快七十的人了,身体虽还算健在,可内外压力已令他渐老体躯不堪重负,这种事不是一般的灵丹妙药能解决的。他现在躺下了,内外军政事务的繁缛调度,需要一人掌舵,又值此内外交困的关头,你们说怎么办吧?”

  宇文烟:“你什么意思?”

  北玄:“我的意思,应该要换人了,换个年轻一点的,在这内外交困之际身体能扛得住的。”

  三千里沉声道:“这种时候换人?只怕人心会越发激荡难安,越加容易出事。”

  北玄:“那你说怎么办吧?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若是直接倒在了朝堂上,倒在了满朝文武的眼前,只怕那些摇摆不定的心思立马要做出不利决定,晋国的攻心之策只怕越发容易得逞。我们总不能把门中弟子全部派往齐国各地当官去吧,先不说他们能不能做得来,齐国大大小小官职得散出多少人去,我们的人一散,三大派立马就废了。”

  宇文烟叹了声,“立太子的事,我们不该犹豫拖拉至今的。”

  北玄:“现在不是后悔这个的时候,是谁能胜任的问题。”

  三人一阵静默,三千里忽道:“英王昊真,虽不出众,却沉稳,倒适合在乱局中坐镇,且从往日办事来看,没出过什么岔子。”

  宇文烟:“昊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你别忘了现在是战时,兵权最重要!”

  北玄:“怎么讲?”

  宇文烟:“现在面对外敌,就指望能稳住局面的呼延无恨了。你们别忘了,他是陛下的亲家,他的儿子是皇后的女婿!”

  北玄皱眉,“你的意思是属意玉王昊鸿?”

  宇文烟:“若选了英王昊真,昊真将来能容下昊鸿那个隐患吗?呼延无恨能没一点顾虑吗?他能不担心将来遭到清算吗?呼延无恨手中掌握着兵权,选了他一家的人,他至少不忧身家性命,所以他不至于乱来。选了英王昊真的话,呼延无恨会干出什么来,恐怕难以预料。”

  “还有,金王昊启逆反之后,玉王昊鸿就是嫡子了,不少朝臣平日里已有偏颇之意。选了昊鸿,也算是名正言顺,至少朝中反对的声音不大,加上他背后有手握兵权的呼延无恨,越发能稳定人心,可以得到齐国上下最大的支持力度。”

  “二位,这个时候力求稳妥啊!”

  三千里和北玄略琢磨后,皆微微点头,之后联袂而去,直接找玉王昊鸿去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而其他皇子,在这关头,就因为身后缺了个手握兵权的强力支持者,美梦刹那化为泡影。

  寝居殿门口,步寻孤零零站那,看着三位掌门离开的身影,神情可谓异常复杂。

  昊云图的事情他是最清楚的,为了显得自己身体还好,之前不堪内外压力倒下两次的昊云图甚至都让不要声张,不让三大派的人检查身体。

  往日里,昊云图还要佯装三天两头日御一女,来证明自己身体还棒棒的。

  可这次昊云图倒在了宫内显眼的地方,终于把三大派掌门给惊动了。

  看三位掌门匆匆离去的情形,还不知要发生什么事。

  回过神来,步寻挥手招来一名校事台的人,低声耳语道:“派人盯住三大派掌门,所有情况必须及时上报……”

  玉王府,三大派掌门突然同时法驾亲临,令玉王昊鸿颇感意外,赶紧出来拜见。

  三大派掌门也没有多话,带来的叛军奏报扔在了昊鸿面前,问他准备怎么办。

  顾远达居然反了?昊鸿看后大惊,可又意外三大派掌门居然会一起跑来问自己这事。

  联想到来自宫里的密报,说父皇身体今天似乎出现了状况,立马猜测到了点什么,内心暗暗振奋。

  表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端倪,略斟酌后,小心回话,平叛事宜讲的头头是道,糊弄一些经验老到的朝中大臣也许糊弄不过去,但应付三大派掌门还是绰绰有余的。

  三位掌门听后没有表态,宇文烟问:“这边人马调动,前线的呼延无恨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昊鸿顿时一脸肃然,义正言辞道:“平叛岂能有意见!三位掌门大可放心,我与上将军乃亲戚,暗中常有交流,上将军若有什么意见,本王亲自传讯安抚,定不会有事!”

  三位掌门相视一眼,没了二话,立刻让昊鸿传讯召集朝中大臣连夜赶来玉王府议事,商议平叛事宜,三大派掌门要亲自在现场为昊鸿撑腰……

  天未亮,还在室内与邵柳儿相拥而眠的英王昊真陡然被一阵急骤敲门声惊醒。

  夫妻二人皆抬头,昊真喝了声,“谁?”

  外面传来车不迟的声音,“王爷速醒,急事!”

  看看窗外天色,还黑着,在这个时候被惊醒,昊真立马意识到发生了大事,立刻匆匆而起,随便抓了件外套披身而出。

  一出门,只见大丘门的车不迟、天火教的高渐厚、玄兵宗的谢龙飞都到齐了,一个个面色极为凝重。

  三人顾不上礼仪,直接将昊真给拉到了一旁,车不迟沉声道:“王爷,大事不妙,我三派宗门已决议扶玉王昊鸿登大位!”

  昊真两眼渐渐瞪大。

  就这时,寂静王府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一护卫修士闪身而来,急报:“王爷,外面来了一支人马,把王府给围了!”

  PS:今无加更。年前要处理一些家事、私事,较忙,争取年前把上月和本月月票加更欠账还完,梧桐的黄金盟加更可能要等到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