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九五章 摄政王
  围了?什么情况?昊真与车不迟三人皆惊,皆第一时间匆匆赶到大门口。

  门开,门外火光熊熊,一支人马将王府给围了个水泄不通,看穿戴是京畿护卫大军。

  双手拉了拉肩头披着的外套,昊真走下台阶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一将上前拱手道:“英王殿下,近期京城有晋国谍寇肆虐,为保护王爷安全,奉摄政王旨意,末将率人马前来护卫,王爷不必担忧。”

  “摄政王?”昊真勃然大怒,厉喝道:“哪来的摄政王!让开,我要进宫见陛下!”

  一名玄兵宗修士露面,沉声道:“王爷还请自重,请入内安歇,静候陛下旨意!”

  谢龙飞当即上前,拉了一下昊真,并回头示意了一下,车不迟与高渐厚立刻上前左右挽了昊真的胳膊。

  车不迟低语:“王爷,不可冲动!”两人近乎将昊真给拖了回去。

  此时谢龙飞方上前对那玄兵宗修士拱了拱手,“师兄,还请借一步说话!”

  两人分开围着的人马,到了外面偏僻之地,谢龙飞低声道:“师兄,究竟怎么回事?”

  玄兵宗修士亦低声道:“谢师弟,齐国已经变天了,这事你就不要掺和了,这是宗门的意思,也是三大派宗门的意思,我也是奉掌门法旨行事……”

  稍候,谢龙飞回府,命府中护卫关闭了大门,匆匆来到正厅与昊真等人见面,后者免不了问情况。

  情况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齐皇昊云图身体有恙,目前的局势下三大派觉得昊云图的精力不济,已经无法掌控内外交困的局势。与其等到昊云图的身体状况突然恶化导致到时候措手不及,闹得诸王争权内部大乱,不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稳住内部局面。

  三大派已经选了玉王昊鸿接位,在三大派的支持下,加之昊云图的身体状况,满朝大臣基本上已经倒向昊鸿,有异议者皆被控制住了。

  不过昊云图却不肯交权,昊鸿无法顺利上位,只能暂定为摄政王。

  昊鸿怕诸王作乱,下令京畿护卫大军将各王府给围了,也就是暂将诸王给软禁了,若有哪个王爷敢擅闯离开,旨意是杀无赦!

  那些掌控京畿兵权忠于昊云图的将领,也被三大派突然间之下给控制了,这才顺利调动了京城护卫人马。

  宫中禁军中的一批统领,死忠于昊云图者,已经被直接血洗了。

  而昊鸿,已经直接进驻了皇宫行摄政王之职。

  “这是谋逆篡位!”昊真一拳砸在了桌上,恨声不已,他隐忍多年,却事发突然,可谓连一点准备都没有,不甘心呐!

  车不迟、高渐厚、谢龙飞又何尝不是黯然神伤,宗门的突然决定,事先毫无征兆,他们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们和昊鸿的关系又何尝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们平常已经在暗中,已经在宗门内长期为昊真争取拥戴的人心,如今宗门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他们又能怎么办?能抗命不遵吗?

  “三大派能选定玉王,不是没有原因的,玉王身后有手握兵权的呼延无恨呐,目前的局势下,三大派怕是也要看呼延无恨的脸色行事。”高渐厚仰天一声长叹。

  不管怎么样,他们毕竟是三大派的弟子,还有退路。

  昊真目光闪烁,他却没了退路,生死怕是皆要系于昊鸿身上,回头昊鸿会怎么处置他,他心里根本没底。

  天微微亮,英王府上下人心惶惶。

  洗漱后穿戴整齐的邵柳儿现身了,已经听说了外面的情况,进入正厅,一脸担忧道:“王爷,出什么事了?”

  ……

  “摄政王?什么摄政王?”

  呼延府外,照样是大批人马围困,一帮军中退役的家奴毫不畏惧,手持刀枪在门前与大军对峙。

  明明是围困人马人多势众,可面对这些老弱病残的家奴,似乎都心虚的很,明显底气不足。

  已是大腹便便的昊青青手提宝剑,在门口大呼小叫,“让开,我要见父皇!”

  大军不肯让开,昊青青怒了,唰一声拔剑在手,“让不让开!”

  为首将领沉声道:“公主,您就不要为难我们了,若敢硬闯,休怪我等不客气!”

  一断了几根手指的老奴闻言勃然大怒,挥刀指去,“方野,想想你给老子牵马坠蹬的时候,老子可曾亏待过你?今天你敢动小主母试试看,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为首将领神情抽搐,目光扫了扫眼前对峙的一群老弱病残,头疼不已,真要对这些人乱来了,他今后恐怕要在军中丧尽人心,恐难再在齐**中立足。

  “不客气?狗东西,竟敢作乱到我家门口来!”一脸络腮须的呼延威冲上来就是一脚。

  咣!为首将领被一脚给踹的踉跄后倒,被身后一群人扶住。

  几名修士上前拦住,沉声道:“呼延威,不得放肆!”

  呼延威怒吼,“你们三大派有本事把我给宰了,否则老子今天就放肆给你们看!”

  几名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时候谁敢杀呼延无恨的儿子,谁敢动?真要动了的话,宗门那边交不了差。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为首将领站直了,摁了摁肚子,上前,示意几名修士退开了,近了呼延威身前,低声道:“小将军,体谅下我们这些人的难处,我们也是身不由己。你待会儿命一下人出去采买,暗携金翅向上将军传讯,我这边不会仔细检查。目前的局面只有上将军发话才有用,你我面对三大派挣扎于事无补,如今只有上将军能震慑宵小,唯上将军一言可定乾坤!”

  呼延威目光闪烁。

  正这时,额头上冒着冷汗的昊青青终于憋不住了,手捂着大肚子,摇摇欲坠,发出痛苦闷哼。

  这一幕顿时让对峙场面乱作一团。

  一个女婴在这齐京的纷乱局势中诞生了……

  宫中,玉王,如今的摄政王昊鸿在殿内焦虑徘徊。

  这边已经传讯给了呼延无恨那边,正在等呼延无恨的回复,也不知呼延无恨态度会如何。

  父皇昊云图不肯下旨给呼延无恨,不肯明旨告诉呼延无恨已传位于他。

  这令他万分不安,之前对三大派掌门的话,只是拿着妹妹昊青青是呼延家媳妇的招牌糊弄人而已,想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令三大派骑虎难下。

  可事实情况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呼延家一向跟他保持着距离,哪有什么暗中联系,也可以说是双方关系并不怎么样。

  他深知,呼延无恨手握兵权,值此关头的态度如何关系到他的生死,一旦呼延无恨不赞成他上位的话,那他的下场将会是万劫不复。他这个时候根基未稳,三大派能扶他,就能废了他。糊弄三大派的下场可想而知!

  种种后果他都知道,可他不得不冒险这样做,倘若他不这样做的话,三大派只怕要立马另扶他人,那么现在被软禁的就是他了。而他身为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上位者岂能留他这个后患?

  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他在赌,在赌命,在赌生米煮成熟饭后呼延无恨不得不为大局考量。

  “摄政王,摄政王,大喜啊,大喜啊!”一名太监突急匆匆跑来。

  昊鸿精神一振,忙问:“何喜之有?”

  太监一脸谄媚笑容,“是公主,公主生了,嫁给呼延家的公主为呼延家生下了一女!”

  昊鸿愣住,狐疑道:“不是离产期尚早么,怎么会突然提早生了?”

  太监迟疑道:“好像是呼延家被围困时,公主与围困人马吵了几句,动了胎气,故而早产了。”

  “什么?”昊鸿差点惊的魂飞魄散,这是什么时候?正是性命攸关求着呼延无恨的时候,此时真要是因为他让呼延无恨的孙女出了意外,一旦惹怒了呼延无恨,后果不堪设想!

  大喜?这算什么喜?惊魂未定的昊鸿一脚将那太监踹翻在地,连脚狂踢,“狗奴才,谁让你们惊着公主的!”

  那太监哀嚎惨叫。

  气喘吁吁着停脚了,昊鸿平复了一下情绪,又问:“早产的新生儿身体状况如何?”

  那太监爬起跪着,已是鼻青脸肿,口鼻流血,“具体情况不知,呼延家不让外人进去。”

  昊鸿怒吼:“还不快请三大派派法师前去看看?本王的外甥女若出了什么意外,本王将你凌迟处死!”

  目前呼延家的修士都被三大派给强制调离了,就是怕呼延家对军方的影响力太大,不想给呼延家串联京城守军的机会。

  那太监被吓得连滚带爬而去。

  ……

  啪!一记耳光清脆响亮。

  皇后应声倒地,捂着脸哭泣。

  被步寻扶着的昊云图气喘吁吁,似乎一夜间便苍老了许多,动手打个妇人都费力了。

  皇后跪着爬到了他跟前,抱住了他的大腿,抬头哀泣道:“陛下,鸿儿也不想行此大逆之举,可是鸿儿也没办法啊,他也不敢违逆三大派啊!陛下,您就算不为鸿儿着想,也要为齐国的天下着想啊,您就下道旨给上将军吧!”

  有些东西可以抢,皇位可以抢,皇帝玺印可以抢,连步寻对校事台的控制权都在一夜之间被剥夺了,可谁也没办法逼昊云图下旨传位,昊云图宁死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