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千四百章 罪不容赦
  顾远达转身,看向他,“长老息怒!并非玩笑。呼延定脱离大部人马,亲自前往各州府征调人马,呼延无恨不会不考虑他的安全问题,安全上定有不少高手保护。此时看似容易得手,实则反而是最不容易得手的时候。”

  “此时对呼延定的保护一定是警惕性最高的时候,此时一旦让呼延定跑了,再想对其进行斩首就难了!”

  “此时要做的,就是不妄动。”

  “此时正是齐国人心不稳之际,对方肯定也会担忧身边是否会有异心者,否则呼延无恨不会让自己儿子亲自来召集人马。此时定然是呼延定对身边诸侯人马的警惕性最高的时候。”

  “按常理,就如长老所言,此时正是容易下手的时候。所以身边人马要有异心动作的话,一定会在此时发作,呼延定焉能不妨?”

  “所以我们必须反常理而行,让他顺利将人马集结,要让那边慢慢放松警惕。等到他发现大军在握,发现诸侯人马还不至于逆反时,加之大军保护周全了,外敌难近其身,他身边的护卫修士定然也要发挥监军作用,定会散出一批监视麾下人马。”

  “只要他警惕性降低了,我们这边策反的人马才能在不容易引起他怀疑的情况下在他身边就近布置。”

  “而此时方是最佳的动手时机。灵虚府、守正阁、大乐山,三派所有的高手,不管他是掌门也好,还是长老也罢,哪怕是三派的太上长老,也要给我一起上,能用的天剑符也都要给我用上,不惜代价将呼延定给我拿下!”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器云宗长老皱眉,迟疑道:“如若失败呢?”

  顾远达:“这就是我要等到那个时候动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现在动手,就算杀了呼延定,呼延无恨还有可能派出其他人来指挥呼延定召集来的人马。”

  “而等到我所说的时机成熟后再动手,效果则不一般!”

  ……

  “大帅,少将军二十万人马已经集结完毕!”

  帐内,一将前来报上军情,呼延无恨点了点头。

  之后帐内相关人员立刻将军情地图化,展开了图上作业,将平叛人马和叛军之间的敌我态势在图上标示了出来。

  站在地图旁查看的呼延无恨仔细审视着。

  一旁将领道:“大帅,顾远达那狗贼摆出的阵势,似乎是想和少将军决战呐,这是欺少将军人马少于他么,岂不知少将军只是纠缠,压根不会与他决战!”

  却不见一旁的呼延无恨已经变了脸色,正目光急闪中。

  嗅到危险气息的呼延无恨忽沉声道:“不好!速传讯呼延定,紧急提醒,他身边人马中定有叛军内应,快,三只金翅同时传讯!”

  一个优秀的将领之所以优秀,就是在战场上有敏锐的危险察觉能力。

  此话一出,帐内立刻忙成一团,迅速有人拟文,三道传讯紧急发出了。

  站在地图前的呼延无恨脸色阴沉,紧盯地图,脸色可谓很难看。

  亲自监督,确定消息已经顺利发出的将领走到一旁,“大帅,何以见得?”

  呼延无恨:“顾远达岂能不知呼延定集结的人马只是纠缠?顾远达擅长奇袭,此时摆开决战阵势,根本无用,也犯不着虚张声势,唯一的结果,呼延定身边必然有变!一旦有变,必然是在黎明时分,趁黑突袭,而后趁亮发动全面进攻,否则茫茫草原四处可跑,达不到顾远达想一举击败的效果…但愿还来得及!”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顾远达曾是他手下将领,他岂能不知顾远达的作战风格。

  一旁将领脸色也变了,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们此时才接到消息,兴许少将军已有反应也不一定!”

  ……

  “报!上将军疾报!”

  天微微亮时,传讯官顾不得礼数,竟紧急闯进了呼延定帐内。

  正在行军榻上和衣而卧的呼延定猛然惊醒而起,一把抓来急报查看,看后惊得头皮发麻,大喊一声,“来人!”

  轰!回应他的是适时骤响的轰鸣声……

  不出呼延无恨所料,顾远达果然在黎明之际天微微亮时发动了突袭。

  呼延定右翼人马主将早已被晋国给策反,灵虚府、守正阁、大乐山所有高手倾巢而出,换上军士衣裳在内应的协助下,竟靠近了呼延定中军帐附近。

  中军帐四周和空中的防御警戒顿时形同虚设。

  措手不及的齐国修士情急之下仓促抵御,天剑符罡影轰隆隆狂轰滥炸,齐国大军从最中间乱做了一团。

  打斗动静一起,三里外的叛军顿时倾巢而出,骑兵隆隆冲击在前,率先赶到发动袭击……

  也许真是时命不济,又或许真的是气数尽了,呼延无恨的紧急警讯若能早到片刻,局面也许都会不一样。

  趁着天黑遮掩,原卫国三大派的高手成功接近发动了突袭。

  双方大军一阵厮杀,二十万拼凑的人马在失去了有效统一指挥的情况下,被三十万叛军一冲就冲溃了。

  溃败的二十万人马四处逃逸,而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溃军逃向看得清清楚楚。

  叛军四处追击,穷追不舍,骑兵追上就是一阵砍瓜切菜般的屠杀……

  跃马上了一座草坡的顾远达举目四望,见大势已定,终于大大松了口气。

  这就是他想要的,他要一举击溃诸侯集结的人马,也是要震慑诸侯,令朝廷散布人马无法再轻易集结出有效的阻拦力量,如此他方可从容攻打京城。

  他也需要一场大胜来鼓舞军心士气,需知麾下不少跟叛的人马都是齐国子弟,心中对叛国多少都有些抵触,或者说是畏惧。

  他要让麾下人马看看,朝廷大军不过如此,齐国气数已尽,没什么好怕的。

  随扈器云宗长老哈哈大笑,“大将军运筹帷幄英明,立下如此大功,朝廷必不会亏待!老夫这就为大将军请功!”

  ……

  数名齐国三大派的弟子,狼狈不堪的来了。

  带回来的还有呼延定的尸体,尸体被砍成了两截,是拼凑起来摆放在地上的,惨不忍睹。

  也是三大派弟子拼死抢回来的,否则弃主将而逃没办法交代。

  “是木州的人马叛了,把敌方给带入了营地,我等拼死抵御,可对方的高手太多了。是灵虚府、守正阁和大乐山的人,连掌门和三派太上长老都全部出动了,三派高手几乎是倾巢而出,天剑符不要钱似的狂砸出来……”

  玄兵宗一名在呼延定身边随军的长老苦着脸诉苦,呼延无恨木着一张脸盯着地上的尸体,没有任何表情。

  查虎绷着脸颊,双拳紧握着。

  三派随军长老神情凝重,不时看看呼延无恨的反应,不知这位老将的内心该是何等的悲痛,长子战死,如今次子也同样战死了,三个儿子只剩下京城那个草包了!

  “上将军,节哀吧!”天火教长老沉沉一声。

  呼延无恨终于出声了,“走时,我叮嘱过,顾远达能坐镇国内,非泛泛之辈,再三叮嘱他要小心谨慎,可他还是出了漏子。看不出对手招数也就罢了,无非是他自己无能,竟连大量莫名之人靠近都未能察觉,是怎么布防的?这是懈怠军务,这是渎职!他这次若不死,就算活着回来了,误我军机大事,我也定斩不赦!”

  一旁将领道:“这也不能全怪少将军,近卫人马都是诸侯人马,难以如臂使指也正常。”

  呼延无恨怒喝:“若是不难,我为何要他亲自前往?”

  继而绷着脸道:“他从军后,经历的战事毕竟还是少了,缺少磨炼,不如他大哥,也不如顾远达老练,让他领军平叛,是我之过,我当向朝廷请罪,且罪不容赦!”

  随后一声令下,没什么厚葬,也不许送回京城,命人一把火将呼延定的尸体给烧了草草了事。

  ……

  呼延家府邸,二哥的死讯传来,呼延威彻底懵了。

  大哥战死,已经对他刺激不小,如今二哥也战死了,他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了?

  整个呼延家都陷入了哀伤气氛中,死气沉沉。

  而此时的齐京,真正被震惊的是朝堂上下,他们在乎的不是呼延定战死,而是呼延定战败。

  二十万人马被顾远达给一举击溃,这也就意味着,叛军无人能阻,已经直奔京城而来。

  朝廷百官的主要家业和家眷在京,如何能不惊慌,卫国灭亡后的百官是什么下场?依然历历在目啊!

  而两路援军起码要晚十天左右才能抵达,京城十万守军能抵挡十天吗?

  就在齐国上下人心惶惶之际,就在许多人意图谋后路,开始跟晋国那边的秘密人员勾搭之际,又一震撼消息传来。

  呼延无恨请罪,朝廷还进行了安抚。

  呼延无恨说罪不容赦,朝廷还说容他戴罪立功。

  结果呼延无恨就已经玩出了大动作,不经朝廷允许,也未请旨,就只留少部人马断后,一声令下三百万大军全面后撤,晋国大军想怎么打任由了,呼延无恨不管了。

  三百万大军全面后撤的口号震天:剿灭顾远达叛军,所有叛军杀无赦,不留活口!

  这口号一出来,把叛军给吓得够呛,顾远达也有些紧张了,呼延无恨亲领三百万大军来围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怎么都能把他给兜住,死定了!

  更大的震慑效果是对那些开始起了异心的人,呼延无恨亲率三百万大军回来了,谁敢妄动?

  人还没回来,路上就已经大开杀戒了,途径一州府,逮住齐国丞相的亲信以懈怠军务为由,将一州刺史全家老少悉数尽屠,所属亲信下官十余人连同家眷全部屠戮一尽!

  呼延无恨直接越过朝廷传军令给临近京城的各州府官员,命动员所有力量阻击叛军,懈怠者杀无赦!

  ps:月票双倍一万票加更。那个不要急,剧情已经在快进了,这段省略带过后面剧情就连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