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零一章 抢占先机
  “唉!”帐内静默许久的罗照仰天一声长叹,“大势已去!”

  呼延无恨撤军,不会不跟这边打招呼,让罗照这边独自应对晋军,让秦军伺机与晋军决战!

  晋军规模如此庞大,秦军区区两百来万人马,又面临粮草短缺的局面,已是一日粮草当做两日来用,如何决战?

  可罗照知道,呼延无恨也是没了办法,呼延定战败对战局产生了致命性的影响,齐国摇摆不定的人心已经崩了。

  呼延无恨若不挥兵回去震慑的话,后方叛逆之心将成燎原之势,回头顾远达轻易就能席卷起浩大声势,投靠而来的叛军将会越来越多。一旦顾远达声势搅乱或控制了后方,届时秦国和齐国双方主力人马的后勤补给全部都要被切断。

  没了粮草,数百万大军面临的后果将是不战而败,那一切都完了。

  呼延无恨这是要趁着局势尚未完全崩溃之前,趁着手中还有些粮草之前,去奋力一搏!

  呼延无恨就这样跑了,晓月阁却是有些慌了,狂骂呼延无恨背信弃义。

  罗照只能是再三解释厉害关系,重新调配秦军兵力,准备与晋军正式开战,也是要配合呼延无恨。

  一旦晋军趁势出击,他罗照要拖住晋军主力,给呼延无恨争取肃清国内的机会。

  虽知大势已不在这边,可他罗照还是要尽力而为,呼延无恨又何尝不是在尽力而为,欲力挽狂澜!

  ……

  晋军前线指挥中枢,一座庭院内,坐在地图前的高品看着手中传来的最新情报,冷哼连连,“明知齐国朝廷已丧尽人心,呼延无恨犹不甘心,还妄想困兽之斗!局势到了这个地步,高某若还不能败你,那高某可以回去种地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一旁的器云宗长老见他如此胜券在握,很是高兴,就喜欢听他这样的话,顿时抚掌哈哈大笑。

  有些话也只是说说,但高品心里明白,呼延无恨突然这样搞,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这边本欲助顾远达形成声势彻底摧毁齐、秦两军的后勤补给,欲不战而屈人之兵,现在被呼延无恨这样一搞,顾远达那边的声势怕是鼓动不起来了,齐国内部蠢蠢欲动的人都被呼延无恨给震慑住了。

  而呼延无恨全面撤离,他进还是不进,面临两难。

  一旦大军深入,后撤难以及时的话,搞不好就要在草原上与呼延无恨进行决战了。真要这样搞的话,恐怕正中呼延无恨的下怀,呼延无恨恐怕是求之不得,最后谁胜谁负还真说不定了,而这正是他一开始就要尽量避免的。

  他一开始就让呼延无恨清楚看到了,他不会陪呼延无恨那样去玩。

  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弄成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他身为晋军统帅,必须要对晋国负责,也必须要对晋国儿郎们负责,要最大限度的保有本国力量再击败敌军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尽量保存了晋国的国力,在占领齐、卫之后才能快速恢复过来。

  高品起身了,徘徊良久,又站在地图前静默许久,陷入了长久的深思过程中。

  足足半个时辰后,高品转身了,徐徐道:“传我军令,告诉顾远达,齐国京城城池厚实高耸,利于坚守,又有我内应,让他尽快攻占齐国京城,而后据守齐国京城。他手上有三十万人马,足够守上一守,让他务必坚守到我军来援!”

  本来是让顾远达打下齐京后四处席卷起势,断绝齐、秦两军后勤的,如今考虑到呼延无恨要扑灭顾远达,顾远达根本不可能挡住,遂改变了计划。

  “是!”传令官领命而去。

  器云宗长老略担心,“顾远达三十万人马守城,怕是无法坚守太久,我军驰援来得及吗?”

  高品淡然道:“守不住也得守!我压根没指望他能守住,也没打算去援他,只是让他为我大军拖延争取时间而已。能不能守住,就看他自己的本事和造化了!”

  “啊!”器云宗长老吃惊不小,“将他逼至绝境,你就不怕他反投?”

  高品:“反投?他怎么投?他走到这一步,又杀了呼延无恨的儿子,已没有退路,一旦他攻入齐国京城内,他除了死守齐京没有其他选择。”

  这是当做了弃子,器云宗略颔首,明白了高品的意思。

  高品突一声喝,“黑水台何在?”

  门外当即有人传令招呼,很快,一名黑水台驻此的负责人快步入内,拱手道:“卑职前来听令!”

  高品:“传令下去,命黑水台动用一应策反人员,务必尽力协助顾远达尽快攻入齐国京城,懈怠者,军法无情,斩!”

  “是!”来人领命。

  高品:“另外,传讯黑水台中枢,命黑水台动用一切力量,想办法联系上晓月阁,不惜代价说服晓月阁投降。”

  “这…”来人有些犹豫,“大帅,这个怕是难以说降。”

  高品:“这个不用你操心,告诉黑水台,我大军自会策应,自会为黑水台制造劝降良机。去吧!”

  “是!”来人领命而去。

  待人一走,器云宗长老道:“晓月阁手握雄兵,如何肯降?”

  高品哼哼冷笑,“呼延无恨不搭理我,我也不搭理他,咱们一个一个来收拾,先集结重兵对付秦军。晓月阁不过一群杀手粉墨登场,卫国三大派能倒向我们这边,足见晓月阁深浅如何。长老不妨等着看,不需要跟秦军打,只要集结重兵将秦军一困,威逼利诱恐吓之下,晓月阁必会屈从!”

  “届时我给他们两条路,其一归降,其二我放开西屏关,放秦军回秦国。晓月阁必选其一!”

  “若秦军降,则解散混编入我大军,为对齐最后一战而用。若愿返回秦地,便让他回去,也省得燕国和韩国的便宜捡的太顺利!”

  “顾远达攻入齐京之日,便是我大军对秦军动手之时!”

  ……

  南州府城,英武堂内,轮椅上盯着地图的蒙山鸣一声长叹,“高品占尽优势,掌握人心,可用的底牌太多了。呼延无恨则在劣势中挣扎,已陷入处处被动之地,对上高品逐渐蓄势的稳扎稳打,怕是无力回天了。”

  商朝宗微微摇头,“齐国坚持不了多久,怕是到头了。”

  蒙山鸣:“王爷,可联系韩国那边,燕国和韩国的人马可以集结动手了,要抢占秦国地盘做好联手抵御晋国的准备了。晋国势大,非一家可轻易力敌!”

  商朝宗迟疑:“现在就动手么?现在秦军还在与晋军对阵中,我们现在动手,怕是对秦军的军心士气不利,不利于秦军对抗晋军。”

  蒙山鸣摆了摆手,指向地图,“呼延无恨大军已撤离两日有余,已足够远撤,高品大军却依然没有动静,并无趁机捡便宜的意思。齐国内部乱象丛生,晋国目的已经达到,高品定不会坐视呼延无恨以军事手段强势肃清国内不管,此时不动为何?”

  “高品占尽优势,类似金爵稳扎稳打的痕迹很明显。他现在不需要冒进,也不会让呼延无恨给牵着鼻子走,摆在他眼前的人,秦军,他必然要处理,不解决秦军,他也无法安心对齐国做最后收网。”

  “那么高品眼前不动的目的很明显,在等呼延无恨大军走远些,再走远些,等到呼延无恨短期内无法回援秦军时,便是他动手的时候。”

  “王爷,高品占尽优势稳扎稳打,已无冒险之必要。高品不对秦军动手则已,一旦动手,必是以绝对优势碾压!”

  “草原上作战,地势开阔,没有太大的花招。所以,他不会和秦军血战,秦军毕竟有两百万人马,罗照也非泛泛之辈,血战的代价太大。我敢断定,高品必是以困和扰为手段,只要切断秦军本就不足的补给,秦军坚持不了太久。”

  商朝宗徐徐道:“呼延无恨回头怕是也能看清,可他没得选择,不肃清国内,一旦大军补救中断,照样是败。”

  蒙山鸣:“对秦一战,力敌为下策,攻心为上策,高品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困兽犹斗,拼死一搏!高品求稳,不想付出太大代价,会避免的,怕是要逼晓月阁屈从。晓月阁夹缝中钻营而出,阴沟里呆惯了,底气不足,必然屈服。”

  商朝宗盯着地图眯眼道:“也就是说,秦军届时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降,要么…”目光骤然盯向西屏关,“高品很有可能会放秦军回秦国领地,以给燕、韩挥军西进制造阻力,说不定晋国还会提供一批粮草给秦军,让秦国跟我们耗!”

  蒙山鸣:“对!所以我们要动手了,必须要断了秦军返回的那条选项,逼秦军面临另外两条选项,要么降,要么和晋军死战到底。总之我们得抢占先机在前,否则等到战况明晰后秦军已经在返回,我们再集结人马做准备怕是来不及了。”

  “一旦秦军返回的动静一起,秦国留守人马的抵抗意志多少会助长几分,于我军攻占秦国领地不利。”

  “一旦秦军缴械东归,放下了武器的秦军就没了选择,就会被高品给逼出西屏关。高品拿下齐国已成定局,有没有秦军助力不重要,所以他必然会逼秦军遵守承诺返回秦地,再交还武器,或再赠送一批粮草,送一个大麻烦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