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四零二章 上将军开始不讲道理了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好!”商朝宗以拳击掌,下了决心,“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就这么定了,抢占先机,先行动手!我这就与韩国那边联系。”

    至于燕国朝廷那边,他可以撇过,这么大的便宜,燕国三大派不可能不捡。

    蒙山鸣忽轻声道:“还需问问道爷那边的意思。”

    “这是自然。”商朝宗略点头。

    牛有道那边虽说让这边自己做自己的,不会多管这边,可这不是小事,还是问问意见的合适,万一有什么相左的话,那就尴尬了。

    结果没什么变化,面对商朝宗的请示,牛有道就一句话,你们自己看着办就好!

    商朝宗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发现这位道爷心也够大的,连这么大的事都渐渐不当回事了,连问都懒得多问了,想当年与宋国交战时,可是一直隐匿紧随大军动向,生怕出什么意外的。

    事实上,牛有道的确已经不把这种所谓的灭国之战给放在眼里了,商朝宗这些人还是颇有能力的。

    内政方面有蓝若亭,内政治理方面蓝若亭可谓处理的井井有条。

    而军事方面商朝宗本身就不错,更何况还有蒙山鸣这么个顶级的战略、战术方面的高手。

    这些人打仗好像不用担心会吃什么亏,反正自己也不懂打仗,这些人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也不是什么乱来的人,应该不会做蠢事。

    至于修行界方面若有什么问题,什么这个三大派的那个三大派的,谁敢跳出来找麻烦,他自能帮商朝宗他们摆平,凭他如今的势力不足为虑。

    他对商朝宗这些人只有一点约束,那就是这批势力必须牢牢掌握在他的手中,一旦需要对他所面对的局势施加影响时,必须要随时拿得出手!

    与商朝宗短暂照面后,云姬送来一封圣境那边传来的消息。

    牛有道拿着消息看后略皱眉,嘀咕自语,“药谷…”

    就一个岛上的事,有些事情不太可能瞒过七圣,元色去了药谷的事已经被另外六圣给发现了。

    六圣用屁股也能猜到元色跑去找鬼医是干嘛去了,肯定是为治眼睛,至于怎么治就不太清楚了。

    这消息属于莎如来那边传来的通报消息中的一则,牛有道也就看了看,并未太当回事,关键药谷那边他也不好接近,不便做什么手脚。

    根据他从莎如来那边的了解,鬼医的存在有点尴尬,杀掉嘛可惜,似乎还有点备着的用处,可若是归于九圣中的哪一家的话,其他人又不愿意,于是弄了个岛养着。

    岛上有九圣的人,现在应该是七圣的人,要弄什么药的话,七圣那边传个话,药谷那边就会有自己人安排。

    ……

    韩国,御书房内,皇帝聂震庭和大司马金爵一起站在地图前。

    拿着商朝宗传来的信看过后,金爵反复对照地图,最终点头道:“商朝宗说的没错,高品的确有可能这样做,当抢占先机动手才行…这恐怕是蒙山鸣的眼光!”说到这一声叹。

    聂震庭略笑,“大司马何故喟叹?”

    金爵抖了抖手中纸,苦笑:“若非看到这个提醒,老臣还未想到这方面,蒙山鸣那老匹夫的战略眼光的确是毒辣,对战局变化的掌握可谓是洞若观火。仅这料敌先机的眼光,老臣就自叹不如,战场上仅这眼光就能占大便宜…这老匹夫迟早会是我韩国大患!”

    聂震庭道:“大司马多虑了,大司马又不是没有遏制过这老匹夫的锋芒。”

    金爵摇头:“并非多虑,我与他交过手,这老匹夫只要一上战场,便所向披靡,近乎是个战无不胜的存在,谁对上都得心里发毛。之前的吴公岭就是,开始还敢嚣张折腾,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等那老匹夫一出山,吴公岭对上他就彻底没了胆子,就只有吓得到处跑的份。”

    “说什么我能遏制住他的锋芒,纯属夸大,当年实在是没人能挡住他了,先帝才对老臣寄予厚望,殊不知老臣当年也是被这老匹夫给逼得没了办法,打不赢怎么办?那就只能是防守了,总不能逃跑吧,老臣是被逼得不得不想尽办法去钻研防守之道的!能有把握打赢,谁还会去一味防守?”

    这说的倒是大实话,聂震庭闻言莞尔一笑,说道:“大司马多虑了!人力不可胜天,大司马比他年轻就占了胜算,蒙山鸣年纪不小了,已老迈,还能活几年?再耗些年头,他也就死了,死人不足为虑。”

    金爵略默,想想也是道理,遂拱手道:“陛下英明!”

    ……

    呼延无恨全面撤军,对晋国不再设防之举,令天下动容。

    然真正震惊的还是齐国朝廷。

    梁丞相手下的亲信大员被妄杀,愤怒不已,当朝上奏谴责,要求朝廷严惩呼延无恨。

    愤怒虽是真,可也只是做给下面人看看,谁能把呼延无恨给怎样?朝廷有本事下旨撤换呼延无恨试试,这个时候谁敢?换个人去也降不住那数百万人马。

    兵权这东西不是一盘菜,不是摆上桌谁都能吃的。

    摄政太子昊鸿更是又怒又惊,呼延无恨直接越过朝廷,直接以军令凌驾于朝廷旨意之上是几个意思,这是仗着兵权把朝廷和自己给架空还是怎的?军令盖过了朝廷旨意,军令比朝廷旨意还管用,他还摄个鬼的政。

    最可怕的是,护卫他安全的禁卫军也在呼延家的手里,他现在解除呼延威的禁军统领之职不是,不解除也不是,只好不断赏赐呼延威东西安抚,并让母后没事就以看望女儿和外孙女的名义经常往呼延家跑,常找呼延威谈心。

    自古以来,帝王对手握兵权大将的忌惮,无非如此。

    可是又能怎样?此时也不敢怎样。

    昊鸿只能是找到三大派,然三大派自己一时间似乎都有些拿不定主意,面对局势也乱了分寸,态度有些模棱两可。

    世人眼中,呼延无恨这是怒了,这是要报杀子之仇了。

    可效果是明显的,呼延无恨貌似挟私怨而来,无视朝廷,触及怒锋者皆被灭门,连朝廷都约束不住了,游戏规则对呼延无恨没用了,阴奉阳违那套玩不下去了,谁不怕?

    一时间,军令所到之处,无不战战兢兢执行,短时间内竟又凑出了二十万人马,硬着头皮迎上去与顾远达叛军交战!

    然而走到这一步,齐国内部已是千疮百孔,国已不国,的确是大势已去。

    之前见情况不对,已不知多少人与晋国暗通,许多人已主动授晋国以柄,表明相投的诚意。

    被呼延无恨这么一搞,都不敢明着反了,晋国人马可远水解不了近渴,谁现在跳出来就是找死。

    哪怕集结在一起,也不敢去和呼延无恨去战,这就算晋国逼迫也没用。

    只能是暗中做手脚,于是拼凑出的人马屡屡败于顾远达叛军之手。

    不过多少还是迟滞了顾远达的行军速度,为齐军和秦军先前赶来的援军多少争取了一点时间。

    齐国三大派一看,咦?发现呼延无恨这胡作非为的办法还挺有效的,局面到了如此地步哪还管什么朝廷死活,面对朝廷的说法越发模棱两可了。

    面对阻挡叛军不利的态势,呼延无恨不是傻子,战场上的这点猫腻,他一看就懂,但局势如此,他也不捅破,真要彻底撕破脸了,那些人怕是不公然反叛都不行了。

    一伙人既然这样玩,那他就不客气了,大军所经之州府,一律开库搜刮库粮,要把某些人私存的粮食全给压榨出来。

    想把粮食藏起来是没用的,是交粮还是交脑袋,或是干脆起兵造反,随便你们选择,一点都不勉强的。

    规定的期限内交出了规定的粮食,可免一死,没了足够的粮食,你们爱怎么反就怎么反。

    交不出粮,愿意交脑袋的,那自然是好说。

    愿意起兵造反的,尽管试试看,随时奉陪!

    想跑?军方的探子也不是吃素的,骁骑军的奔袭速度还算可以,手上还有大量修士可用。

    更何况,齐国三大派坐镇各地的修士还算配合。

    呼延无恨是统兵作战出身的,不打无准备之仗,动手前就已经让各地修士提前配合了,譬如事先控制一些人的家眷。等到他一动手,各地都被闹了个措手不及,没想到呼延无恨竟敢如此搞。

    上将军开始不讲道理了,那相关方面也就讲不出了道理,愿意交脑袋和敢在上将军大军面前造反的,一个都没有,只有交粮这一个办法。

    一些属于朝中大员的产业内囤积的粮食,被呼延无恨直接派兵给抄了,美其名曰捐献,说事后朝廷会还。

    事先派出了谍报人员去摸底,管你朝中有谁撑腰,一旦发现有粮就直接派兵扑去“逼捐”,连梁丞相的人都杀了,哪还会管其他人。

    总之,呼延无恨只想在最短时间内筹措出能够维持大军长久存活下去的军粮!

    这其实和抢劫没什么区别,可呼延无恨也是没了办法,通过正常渠道筹集粮草,从上到下处处诉苦、摆困难。

    国都要灭了,既然大家还困难,那呼延无恨只好亲自动手来解决困难!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