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零七章 废太子和皇后
  他说的是实话,但也没有说实话,人家儿子杀老子的事,皇家内部的事他不愿多说,与呼延家的家教有关。

  倒是昊青青在默默垂泪,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哥哥居然要杀父皇,谋朝篡位也就罢了,自己的亲哥哥居然要杀自己的亲生父亲。

  原本任性的她,最近莫名变得哀戚戚容易哭泣了。

  呼延威说自己不懂是怎么回事,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昊云图不管,但昊云图自己却懂了,齐京一丢,手握齐国主力人马的呼延无恨就成了三大派最后的牌。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呼延无恨为何会让儿子呼延威接受昊鸿的任命,为何会让儿子呼延威答应成为禁卫军统领。

  只要呼延威捏住了宫里的兵权,控制住了禁军,有了呼延威的保护,宫里那些侍卫、太监、宫女之类的一般人根本就动不了他。

  至于一般人之外的修士,只要呼延威拼命保护,连三大派也不敢对呼延威硬来。

  昊云图暗暗感慨,不愧是善于用兵的齐国上将军,一早就不动声色地埋下了后手,既稳住了昊鸿,又暗中授以军令,以保全他这个皇帝。

  也可以想象,呼延无恨做出一些决定的时候是多么的无奈,在他这个皇帝和齐国之间做着艰难的平衡。

  “朕的上将军没有让朕失望!”昊云图略点头,手中毒酒向后一抛,啪嗒落地。

  呼延威拱手:“陛下,三大派有撤离之意,修士力量一撤离,仅凭禁军是守不住皇宫的。情况紧急,还请陛下不要迟疑,请速随末将离去,末将拼死也要让三大派带陛下一起安全撤离,绝不让陛下有失!”

  “嗯!”抬手抹泪的昊青青连连点头,赞同呼延威的意见,夫妻以来,还是头回毫不犹豫地赞成丈夫。

  昊云图大手一挥,“走,出去看看。”

  呼延威喝了声,“护驾!”

  随行禁军立刻列阵,护在昊云图四周而去。

  昊云图一身宽袍大袖素衣,长发披肩,大步前行之余问道:“呼延威,上将军如今与晋军交战情况如何?”

  “父亲已经下令全面撤军了……”呼延威将外面战事情况详细道来。

  听完后的昊云图骤然止步,慢慢抬头看天,呢喃道:“上将军不惜纵兵抢粮,局势竟已恶化到如此地步…”

  呼延威略着急,“陛下,快走吧,弟兄们挡不了多久了。”

  昊云图目光收回,环顾四周宫墙,忽深吸一口气道:“呼延威听令!”

  呼延威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拱手道:“末将在。”

  昊云图一字一句道:“命禁军将后宫无法带离的妃子一律处死,即刻执行,敌军攻陷大内之前,务必执行完毕!”

  昊青青心惊肉跳,“父皇!”

  昊云图骤抬手,阻止了她再说下去。

  呼延威也有点犹豫,“陛下,带不走也没必要都处死吧,任她们自生自灭,有些人兴许还有条活路。”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什么活路?”昊云图扭头看向他,“你应该清楚,叛军攻陷大内后那些女人会遭受怎样的凌辱。朕的国都不保,还要让朕把自己的女人拱手让给敌人高兴快活不成?没人管着,你以为她们都是贞洁烈妇不成?她们可以受辱苟且献媚求生,但朕不许!”

  目光骤然森冷,“还有那些带不走的皇子和公主,朕的儿女不许落入敌手受辱,一同处死!”

  “这…”呼延威瞠目结舌。

  昊云图沉声道:“你想抗旨?”

  “末将不敢!末将遵旨!”呼延威拱手领命,继而对旁手下偏头示意,硬着头皮咬牙道:“立刻去办!时间来不及了,没有讲究,怎么快就怎么处置!”

  “是!”手下领命飞奔而去。

  正宫大殿外,一群妃子云集,一群惶恐不安的妃子,被一排修士拦在了外面。

  这些女人不傻,已经察觉到要撤离了,生怕不带自己走,都跑来了眼巴巴。

  也都清楚,撤离的飞禽坐骑有限,不可能所有人都能撤走,大部分都要留下,只有少部分能撤离。

  因此,有的妃子刻意带着昊云图的儿女在身边,妄图借着皇家骨血的情面,能成为逃脱的一员。

  然哗哗脚步声跑来,一群禁军冲来,直接将这些人给围了。

  被围的这些贵人们,一个个惊慌不已,不知这是要干什么。

  殿内的人也被外面的动静给惊动了,三大派掌门,昊鸿,以及皇后等人都快步到了门口。

  昊鸿喝了声,“怎么回事?”

  禁军刀枪在手,指着那群被围的贵人,没有回应。

  正殿一侧略有骚动,昊鸿等人偏头看去,只见一行来到,披头散发的昊云图大步而来,呼延威和昊青青跟随左右。

  三大派掌门略皱眉,昊鸿和皇后则脸色大变,尤其是昊鸿,心虚不已,很显然,他派去的人未得手。

  再看看那些似乎已经失去控制的禁军,昊鸿嘴里发干,喉结耸动,心中涌起莫名惊恐。

  “陛下!陛下……”被围的贵人们此起彼伏地呐喊。

  看着这些人,昊云图止步在禁军包围圈的外围,忽朗声道:“享受了荣华富贵的好处,就要承受荣华富贵的代价,你们先走一步等朕!”略偏头,“动手吧!”

  呼延威暗暗叹气,但还是对手下将领点了点头,示意动手!

  领命将领当即大手一挥,“杀!”

  刹那刀枪无情,合围推进刺杀,鲜血飞溅,惊恐的人四处冲撞却无处可逃,谁也没想到噩运会这样突然而至。

  “陛下,父皇……”凄厉惨叫声不绝于耳,垂死哀嚎。

  昊云图面无表情地站在那,昊青青低头哭泣,颤抖着双肩。

  殿内的小孩,有资格撤离的孩子,纷纷被大人蒙住了眼睛,转身快速带离。

  三大派掌门震惊,所有在场修士面面相觑,昊鸿和皇后的脸色都吓白了,两腿发软,若无旁人扶着,竟差点站不住。

  当所有惨叫声终止后,禁军后撤离去,继续搜查整座皇宫是否还有漏网之鱼。

  腥风吹起长发的昊云图则踩在血泊中,行走在倒地的尸体中,一步步走向台阶,伸手推开了拦着的修士,一步步登上台阶,走到了昊鸿母子跟前。

  母子二人惊恐后退了几步。

  昊云图无视昊鸿,盯着皇后,“怕了?朕的王妃,本该是这齐国的皇后,就死在眼前,就死在他们倒下的地方。乱军围攻,尸骨堆叠,血流成河,朕的王妃不怕,以身挡箭,香消玉殒,救了朕。你沾了朕王妃的光,才能做上这齐国的皇后,你看看你自己,配吗?”眼神中满是蔑视。

  这蔑视的眼神,可谓深深刻在了皇后的骨子里,令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昊云图转向了三大派掌门,“外面杀声阵阵,宫城就要被攻破了,带不走的,朕都处理了,要走就趁早吧。”

  三位掌门看了看台阶下的一群尸体,今天算是见识了这位帝王的冷酷无情。

  宇文烟抬手示意了一下,“陛下随我同乘一骑吧,我为陛下护驾。”

  昊云图摇头:“朕走或不走,已经没了意义。齐国到了如今的地步,朕难辞其咎,朕既然敢坐这天下,就敢同众将士血战到底守卫这齐国的天下!”

  忽又看向昊鸿,“你想做齐国皇帝?我给你机会,我若走,你便留下,你若敢留下与众将士血战到底,朕现在就将皇位传于你!”

  北玄叹道:“陛下,事已至此,父子之间的恩怨不妨暂且放下,先去了上将军那边再说。”

  昊云图盯着昊鸿:“他敢让朕去吗?朕和他若一同去了,朕第一道旨意便是命上将军处死他!昊鸿,朕让你来选择,是你我父子一起走,还是你我父子当中留下一人?”

  昊鸿喉结耸动,脸色难看,众人也都看着他的反应。

  见他迟迟不语,昊云图失望了,真的失望了,他压根就没打算离开,这样说只是想看看昊鸿的反应,他想给他一次机会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呐,昊鸿却是这样的反应,昊云图太失望了!

  昊云图不再与他纠缠,对三大派掌门道:“把他们母子两个带走吧,朕留下,免得到时让上将军为难!”

  三位掌门相视一眼。

  昊云图:“临别前,朕以齐国皇帝的身份再给三位掌门最后一道旨意,也请代转给上将军!”

  三千里道:“陛下但说无妨!”

  昊云图:“朕最后一道旨意传三大派和上将军,即刻废太子和皇后,所出子嗣一同贬为随军杂役!齐国在,他们母子二人在,齐国亡,他们母子二人不得苟活,处死!”

  昊鸿母子大惊失色,皇后悲呼,“陛下!”

  宇文烟看看母子二人反应,苦笑道:“国不可一日无君,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昊云图:“朕见临朝的皇子无一人在场,想必还有活口,三大派和上将军可择优奉为君上,不必拘泥!”

  三位掌门面面相觑,最终统一了意见,一起拱手道:“遵旨!”

  见这三位居然遵旨答应了,昊鸿呼吸急促,一脸惨然,怎么会这样?难以置信,这里明明已经是他大权在握,父皇已经被夺权软禁,怎么会一露面便瞬间令局势翻转?

  殊不知他刚才的表现也已令三大派掌门也腻味了。

  换句话说,玩这种帝王手段,他压根不是昊云图的对手,昊云图与三大派周旋了多少年?就是要让三大派看看昊鸿配不配为齐国皇帝,顷刻间便将昊鸿给逼入了绝境!

  “你干脆杀了我算了!”昊鸿忽大吼大叫,竟冲向昊云图。

  “不得无礼!”宇文烟伸手一拨,昊鸿踉跄后退,宇文烟又挥手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两名天火教弟子将昊鸿给押了下去。

  皇后更是颓然跌坐在地,泪水涟涟。